最後,停在了她身邊。

「顧兮兮!」

墨錦城卷著一身風塵僕僕,出現在了顧兮兮的跟前。

看到了單薄的女人東倒西歪的靠在墓碑的前面,面前有兩個紅酒瓶已經見了底,另外一個也空了半瓶。

這些都不說了。

她醉的迷迷糊糊不說,懷裡還揣著一瓶沒開封的呢!

看到這一幕,剛剛因為看到顧兮兮平安無事兒平復下去的心情,頓時又有怒火湧上來。

墨錦城居高臨下的看著她,語氣惡劣:

「顧兮兮,你可真實出息了,一個人跑到這裡來喝酒?」

男人的聲音有點大。

顧兮兮被吵的耳朵嗡嗡的。

她迷瞪瞪得睜開了眼睛。

這個男人好好看呀!

臉型好看,五官好看,身材也跟模特似的。

如果只能用一個詞語來形容的話,那就是完美!

這麼完美的男人,看著有點眼熟。

但是,他是誰呢?

顧兮兮用力的甩了甩腦袋,卻想不起來。

「小哥哥,你長的可真好看呀!你是來找我的嗎?你陪我一起喝酒嗎?」

顧兮兮將手裡的紅酒舉了起來,笑顏如花。

不過很快,她又露出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可是你長的那麼好看,陪酒的費用應該很高吧?我現在很缺錢呀,可能給不起你多少——啊!」

顧兮兮的醉話還沒有說完,突然感覺到身體一輕。

下一秒,整個人就被打橫給抱了起來。

墨錦城強忍著怒火,沒說話。

抱著她就往回走。

顧兮兮不依不饒的,還不停的在他懷裡掙扎:「你放開我!你想幹什麼?我剛才……嗝,我剛才不是已經說過了嗎?我沒有錢的,我很窮的。陪酒的錢都給不起了,賠睡的錢更加沒有了,你放下我!」

陪酒?

賠睡?

墨錦城聽到這兩字,一張俊臉徹底黑成了鍋貼。

這個該死的女人滿腦子裡到底裝著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顧兮兮,你最好給我閉上你的嘴!」

這句話,他幾乎是從牙縫中擠出來似的。

顧兮兮這個時候如果是清醒的,一定能夠看到他額頭鼓起的青筋。

只可惜,她並不清醒。

所以,還在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著墨錦城的底線。

她笑嘻嘻的伸手,突然一把捏住了墨錦城的俊臉,眼神痴迷:

「小哥哥,你真的是我見過,最最最好看的人了。能不能留個電話呀?或者,加個微信也行……嘻嘻。」

墨錦城嘴角一抽,低頭看她:「電話微信就不必了,直接去酒店怎麼樣?」

他說這話的時候,幾乎是咬牙切齒了。

顧兮兮卻沒有察覺。

她還認真的思考了一番,然後搖搖頭:「去酒店就算了,我不是說了我給不起錢嗎?親一個還行!」

說著,她直接捧住墨錦城的臉,飛快的在他唇瓣上吻了一下。

蜻蜓點水的一吻,卻讓墨錦城像是觸電一樣,直接僵在了原地。

他低頭看著顧兮兮得逞的笑容,怒火中燒。

今天得虧他及時趕回來了。

要不然,換作其他的男人,她是不是也是這副模樣?

一想到她極有可能會對其他男人說這種話,做這種事,他沒來由的怒火升騰。

他盯著顧兮兮,一字一句,「給不起錢沒關係,我很便宜的。」

說話間,兩個人已經來到了路邊。

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安靜的停在路邊等候。

陸行焦灼的站在車邊,張望著。

三少調動了私人飛機,從M國直飛沛城。

因為這臨時的飛行線路,不知道打亂了多少航空公司的飛行計劃!

文學網 一個小小的農家院前

陳隊長這支隊伍,與那支十人小隊碰到了一起。

【009,確定一下,這是不是尹風那支隊?】

肖笑坐在車內,眼眸微閉,只以神識看著那對峙的雙方。

【宿主,是的!站在那後邊的一男一女,就是尹風、柯瑤,正往這邊來的男子名叫宣揚,專門對外交流的,是空間系異能者!站在最前的名叫常晉,火系異能者。】

肖笑聞言,神識著重在這四人身上徘徊了一周。

雖說是在末世了,人類連生存都難,但做為男女主就是不一樣。

俊男美女是標配,那衣著整潔如新、皮膚白嫩的能掐出水來,哪像是在吃飯艱難的末世求生存。

常晉是位四十歲的男子,長得五大三粗,看相貌就給人脾氣不太好的樣子。

宣揚與尹風的年齡差不多,二十多歲,天生臉上帶笑,怪不得由他對外。

此時,宣揚已走到陳隊長面前,一臉真誠地建議道:「兄弟,你們隊這麼多人!這麼一個小院,也擠不下,不如去尋找新的落腳點!」

說著,他的目光有意無意地、在後邊的普通人身上掃過。

陳隊長眉頭一皺:「落腳點?這周圍十幾里全都是平原,哪有其他的地方可以存身?你看我們這裡有老有少,實在是需要一個院子來避一避,就……」

宣揚:「哎!這話可不能這麼說!你弱你有理,那是道德綁架!要說弱,我們也挺弱的,我們才十個人,一路上打了多少喪屍,都累了!」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陳隊長搖頭,「眼前這院子的房間是不夠,這不還有著院子,也不是不能擠的?」

「兄弟,你說的是人話嗎?我們又不認識,共擠一院子,萬一你們起了歹意……」宣揚一聽,臉色就變了,身子往後急退。

尹風、常晉兩人一步上前,手中就冒出了火球以及淡紫色的電流,而其他人將宣揚、柯瑤圍在了中間,手中持槍,對準了陳隊長這邊的普通人。

陳隊長:「……」

他說什麼了?他什麼都沒說,怎麼就對他們不懷好意了?

慌張之下,陳轉頭尋找肖笑的蹤影,哪知……肖笑連車都沒下,玩著她那把手槍,一臉的事不關己。

「……」陳隊長心中嘆了口氣,揮手讓開了一條道來。

這位自顯露身手后,態度就一直冷冷的,除非是遇到特大規模的喪屍群,其餘時候那是一動不動。

這樣子,顯然是不想管了!

他們這一隊的實力是還行,可面前一副先拿普通人下手,根本是賭不起啊!

「諸位,我們今晚就待在車上!但有喪屍群過來時,麻煩你們搭把手。」

陳隊長雖然讓開了路,卻是手一伸,拉住宣揚求一個保證。

「兄弟明智!搭把手的事,好說!我們都是人類,能幫的,還是會幫上一手的。」

宣揚拍了拍陳隊長,連聲保證道。

但……下一刻,他一進入小院,「砰」地一聲,就將小院之門甩上了。

陳隊長:「……」

肖笑:「……」

眾人:「……」

寂靜過後,一個個小聲嘀咕起來!

【你們隊好慫!真是太慫了!】系統009吐槽道。

肖笑臉黑:【你個統子懂什麼?陳隊長那些人是憨,不想打無謂的架!要是遇到的是喪屍,他們慫不慫?】

她可以說陳隊長這些人不好,但…一個沒感情的系統憑什麼說?

【這話又不是我說的,是那些人說的。】009委屈。

肖笑視線一掃,確實有某些人在抱怨尹風小隊無情外,也在抱怨陳隊長無能、太慫、不威風。

不過……因著上次加油站的教訓,這些人只敢小聲嘀咕,且說的話也有所保留。

【真慫的是這些說閑話的人,也就那張嘴厲害。】

【宿主,找著尹風了,你打算怎麼進入那小隊?你……總不會一直在這裡待著吧?】009小聲地問道。

宿主這麼在意陳隊長等人,該不會是捨不得離開了吧?

【不急!】肖笑回道。

看到這麼一隊人,她並不想加入,就想遠遠跟著他們,直到找到龔玉英兄妹三人。

……

農家小院子內

「尹大哥,宣哥,常叔,我們這樣是不是太冷漠了一點?」柯瑤皺著眉頭,一臉不安道。

宣揚:「阿瑤,別想多了!比起因為善良而丟命,我們寧可冷漠一點。」

「那些人是怎麼樣的人,我們可是一點也不了解,而且他們這麼多人,萬一趁著我們睡著時,做些什麼,我們可就慘了!」

「再說,我也答應了他們。萬一有喪屍群,他們叫上一聲,我們就去幫忙。」

柯瑤眨了眨眼睛!

這、這是說真的?不是一句客氣話嗎?

「大家今晚也警醒一點,照常守夜!」尹風說道。

常晉:「我覺得沒有必要!他們那一隊那麼多人,可不差我們這麼幾個人。」

宣揚:「常哥,你又不是沒有看到!那些老弱就是些拖後腿的……」

「什麼老弱?不就是跟我們一樣是普通人!我們能守夜,能能喪屍,他們怎麼就不行了?」

「對,章大哥說的對!」

「我們普通人,怎麼了?怎麼就成了老弱?」

隊內那幾個沒有異能的男子,紛紛出聲說道,除了那正在燒飯的阿姨一聲不發。

要說老弱,這一隊人也就是她一個,專門為這隊伍做飯、做菜、洗衣、打掃衛生什麼的!干好自己的活,沒有說話的份!

於是,就這般!

宣揚所謂的承諾,就這樣都消了去。

聽著這一切的肖笑,忍不住朝著車頂翻了個白眼!

果然,能將小三捧上天,還藉此為難原配的隊伍,三觀又能有多正!

將承諾當放屁,不就很正常的事嗎?

「肖姑娘!」

「陳隊長來了!是不是問我周圍有沒有什麼大的喪屍群?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