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兩人施展秘術打爆了黑天魔君。

但因為施展秘術反噬巨大,而且血王為人正直,並沒有留餘地,最終他精元枯竭而死,臨死前用血衣裹身,保持身體,讓幽王幫他尋找傳人。

幽王答應,在血王斷氣后便將血王放到了九星觀日塔中。

幽王卻沒有想到,黑天魔君的身體雖然被打爆,但故技重施,靈魂殘識早早脫身在一旁靜潛。

當血王斷氣之時,黑天魔君便悄然附在了血王的身上。

幽王不知道血王已經被黑天魔君所附,只當黑天魔君和血王皆死,於是他將血王的屍體放在這裡后就離開了。

重生做回心上人 不久,青甲三人進來守護。

再之後的事情黑天魔君就不知道了。

因為血王的身體已經損傷嚴重,黑天魔君又怕青甲三人察覺到什麼,所以這些年他一直深潛著。

至於青甲三人進來后的一些事,方昊天從獲知信息中能想象到後面的一些大概。

幽王生性自私,沽名釣譽,估計離開九星觀日塔后根本就沒有打算幫血王找傳人的意圖。

因為他誘殺黑天魔君的事是不光彩的。畢竟誘殺之前他並不知道黑天魔君是惡魔。

雖然殺死了黑天魔君,但也陪上了血王的性命。他出來后深怕此事被人知道,反正以他的地位隨便編了個理由都能塞搪過去。

他想將這個秘密永遠埋葬在血王境。

於是出來后讓青甲三人進來守護血王的軀體,等他替血王找到傳人時便恢復他們三人的自由,說這是血王的遺願。

實際上幽王讓青甲三人進來也是不安好心的。幽王當時也只是九重巔峰的實力,他對青甲甲三人的實力有所忌憚,深怕青甲三人以後對血王的死會知道什麼,於是幽王讓青甲三人進來想他們老死在九星觀塔中。

青甲三人被騙進九星觀日塔后幽王便下令將血王境列為禁地。

他身為創建幽血門的老祖,他的命令無人不遵,於是乎幽血門之前一直沒有人進入血王境。

如無意外,血王境將會永遠成為幽血門的禁地,幽王,黑天魔君和幽王的事將永遠被埋沒。

只是任何秘密都敵不過時間。

時間,便是最容易產生變故的搖籃。

前幾年出現了一個意外。

而這個意外便是成了這一次方昊天等人能進入血王境的原因。

這是另一件秘密了。

方昊天嘴角勾起冷意,這個秘密,也算是他進入幽血門的另一個大收穫。

"怪不得此塔有惡魔把守……"

方昊天內心輕喃,然後睜開眼。

"怎麼樣?"

一看到方昊天睜眼醒來,守在一旁的青甲三人迫不及待的問道。

"血王老祖已經將傳承悉數給我,以後你們三人就跟我。"

方昊天說道。

青甲三人精神一振,可是三人又沒有馬上表示臣服,而是都目光熾熱的盯著方昊天。

方昊天微怔,不知道這三人還有何事。

青甲三人對視了一眼,青甲說道:"你既然得到了老主人的傳承,那你能不能施展一下他的戟法讓我們看看?"

血王用的武器是血王戟,他的戟法是不傳之秘,只有血王一人懂得。 星際音樂大師 既然方昊天獲得了血王傳承,那此戟法他也懂得。

青甲三人實際上並沒有懷疑什麼,因為他們親眼目睹了血王的體內有一道血芒射入方昊天的眉心。

他們三人都是修鍊大行家,九重巔峰實力的大高手,靈魂意識授藝之事對他們來說並不是什麼親鮮之事。

只是出於他們三人的身份,他們想進一步確認而已。

黑天魔君當年附身血王身體時血王剛死,靈魂意識還沒有完全消散。

戟法是血王最重要的東西,最不容易消散,於是黑天魔君附身之時順道就煉化了血王的殘識,像戟法等一些重要的傳承黑天魔君也會。

現在方昊天也煉化了黑天魔君的殘識,自是得到了黑天魔君所學,黑天魔君從血王那裡得到的東西自然也被方昊天得到了。

轟!

方昊天將劍亮出,以劍代戟便是向青甲三人揮出。

青甲三人跟隨血王多年,雖然不懂此戟法,但能戟法的一些招式還是很熟悉的。就算現在多年過去,他們仍然有很深的印象。

方昊天現在雖是以劍催動戟招,可是戟招一出,青甲三人便認出。

三人無視方昊天揮來的劍,直接跪下。

劍,倏然而止。

"青甲!"

"青乙!"

"青丙!"

"叩見主人。"

青甲三人誠心跪成一排,臣服方昊天。

方昊天看著青甲三人,並沒有馬上叫他們起來,說道:"你們可是真心認我為主?"

"是。"

青甲三人同聲應道。

方昊天聲音微沉,再問道:"不管我是誰,不管我做什麼事,你們都絕對服從我?"

"是。"

青甲三人再度應聲。

方昊天笑了笑,然後笑道:"那你們能不能跟我簽定靈魂契約?"

青甲三人一怔。

杜嬋音 顯然他們事先沒有想過此事。

也沒有想過方昊天這個新主人需要他們簽下靈魂契約才能相信他們。 不可否認,青甲三人對血王的忠誠是不容置疑的,是絕對的。

不然的話,這麼多年在這裡守護,不離不棄,過著雕像一般的生活都毫無怨言。

這點方昊天也很清楚。

但他們絕對忠誠的對象是血王。

但方昊天更清楚,青甲他們會因為他成了血王的傳人而對他忠誠,但前提還是因為血王。

可是於方昊天需要的絕對忠誠,並不是因為血王才對他忠誠。

重生之逆天寵愛:首席老公太無賴 因為另一個人才對他忠誠,這種忠誠是不牢靠的。

因為他出去后做的一些事,有可能會被青甲三人認為傷害到幽血門。

血王可是幽血門的創建者之一。

青甲三人對幽血門自然會有一些特別的感情。如果他們認為方昊天做的事傷害到幽血門,就等同傷害到血王,到時青甲他們還會繼續忠誠於他嗎?

方昊天覺得機會不大。

有可能到時青甲他們不但不再忠誠他,反而會走到了與他為敵的對面去。

再說了,他對青甲三人真的不了解。這三人的實力又是如此的強大。他怕出去后對這三人有失控的情況發生。

所以方昊天認為只有簽定了靈魂契約他才絕對信任他們的忠誠,他才絕對放心。

青甲三人自是不會想到方昊天有可能會做出傷害幽血門的事,他們想到的只是方昊天是血王的傳人,然後他們就要按照血王的遺願認方昊天為新主。

他們三人哪裡想到,所謂的血王遺願只是幽王騙他們的謊言?

當然,幽王更沒有想到,他當年為了掩飾一個小小的真相卻白白送給了方昊天三個元陽境九重巔峰大高手。

青甲三人絕不會違背血王的遺願,所以他們對視了一眼后便點頭應下。

"那就好。"

方昊天見他們同意,內心暗喜,心念微動之間便是一指點出。

方昊天先點向青甲的眉心。

青甲三人以青甲為首。如果青甲真肯老實接受靈魂契約,青乙和青丙就更加沒有問題了。

青甲沒有任何反抗,誠心接受。

很快,青甲三人便是跟方昊天簽了靈魂契約,他們的忠誠再無半點問題,方昊天徹底放心了。

簽了靈魂契約,方昊天便不再隱瞞青甲三人,當場就將他的身份說出來,並說出他進入幽血門的目的,然後交代他們出去后注意的一些細節。

青甲三人現在對方昊天已經是絕對忠誠,自然不會對方昊天有什麼異心,對他自是言聽計從。

當然,青甲三人對方昊天絕對忠誠,對血王也是保持著忠誠,所以三人對惡魔仍然深惡痛絕。

當知道下面的守塔者竟然是惡魔時,他們既驚又怒,要下去將那些惡魔斬殺。

方昊天對惡魔當然是沒有好感與憐憫,心想著他們三人在這裡困了這麼久,確實需要鬆鬆筋骨,於是點頭應下。

方昊天將血王留下的血衣收走。

這件血衣可是准天級的防禦寶衣,名叫禁力凝氣衣。穿上此衣,就算是九重巔峰大高手的全力攻擊也能防禦三次。像之前方昊天和青甲他們激戰中產生的餘波就無法衝破此衣的防禦之能了。

只是這件血衣看上去男子穿著真不好看,他打算拿回去給虛夜月穿。以虛夜月的實力,一旦穿上此衣,就是面對元陽境九重巔峰高手都有了此許自保之力了。

除了這件寶衣之外,血王留下的血王戟也是一寶。

可惜當年幽血將它帶出去了,說是以後如果有人持此戟而來便是他替血王找的傳人。

方昊天覺得此戟現在要麼已經被幽王帶走,要麼還在幽血門中。

如果是後者,方昊天覺得有必要的話就拿回來。

當然,除了禁力凝氣衣和血王戟,這個九星觀日塔才是最大的寶物,但青甲聽血王說過,此塔是整個九星觀日境空間世界的核心。

所謂的九星觀日空間世界,就是現在幽血門人所說的血王境。

如果有人能煉化九星觀日塔,那整個血王境也等於被收走了。

只是此塔的來歷就連血王和幽王都不知道。他們當時也是無意中發現這個小空間世界的。

而此塔要想煉化,元陽境層次是無法做到的。

方昊天覺得就是他現在以魂武天人境來煉化也做不到。

既然煉化不了,那就留著,就當是給幽血門留一條後路。

"我們如何出去?"

方昊天看向青甲。

"這個簡單。"

青甲雙手施展奇特的手印向前輕輕一拍,一道小門戶便出現。

方昊天與青甲三人跨進小門戶,下一刻,四人便出現在了九星觀日塔的第九層。

"咦?"

一出來,方昊天就靈魂力稍微感應便滿臉驚訝。

下面的守塔惡魔竟然不見了,闖塔的陸原也不見了蹤影。

這就奇怪了!

如果陸原最終戰勝了七層守塔的惡魔,那他現在應該在第九層才對。

陸原對血王傳承勢在必得,就算得不到也絕不願意讓方昊天得到。

雖然第九層那傳送圖案因為方昊天已經進入古樸大殿而消失,但陸原若是能到達第九層,他就算進不去古樸大殿也不會輕易放棄,肯定會在這裡死死研究。

方昊天一日不出現,就代表方昊天有可能還沒得到血王傳承,陸原就會覺得有希望,就會一直在這裡研究下去。

又或是說以陸原的實力根本無法闖過七層。

在某一層就戰敗,然後被打敗他的惡魔吃掉了。

但就算如此,惡魔呢?

"難道真的是陸原戰敗被吃,然後黑天魔君的死讓活著的惡魔有所感應而逃了?這個倒是有可能。我還是大意了,當時不應該只是簡單控制他們,應該直接將它們控制成奴。"

方昊天帶著青甲三人一層層下來,走出九星觀日塔后目光向前凝視而暗道。

對血王早就被黑天魔君附體,青甲三人一直守護的是大仇人之事方昊天並沒有跟他們說。

不是不信任,是不忍心。

如果讓青甲三人知道真相,當不知道會憤怒,會悲傷到什麼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