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川哥哥給自己買那些小玩意兒。

所以,是男女朋友?

丁寧暗暗竊喜。

可朝川哥哥卻像是什麼都沒有聽到一樣,繼續往前走。

丁寧急忙跟了上去。

這一天,在城裡,真的很開心。

回去的時候,朝川哥哥還專門買了一種薰衣草味道的沐浴露,給丁寧。

丁寧覺得自己的整顆心,都滿了。

酣甜。

接下來的日子裡,丁寧就像是打了雞血一樣,廢寢忘食的干這活兒。

什麼活兒都不拒絕。

髒的累的。曬著太陽的。

只是,在一日淋了雨之後,丁寧突然間感冒了。

原本以為的只是一場小感冒。

卻沒想到,丁寧一感冒就是一個禮拜,縣城來的醫生,最後說丁寧肺部感染了。

需要轉到大醫院。

是朝川哥哥親自帶著丁寧去醫院的。

原本朝川哥哥還打算陪丁寧幾天,可是突然間來了一個緊急的報告。

朝川哥哥必須回去。

所以,醫院只剩下了丁寧一個人。

這一躺,又是一個禮拜,醫生原本說一個李白絕對痊癒。

可是丁寧不停的反覆,最後醫院建議丁寧去大城市,最好是帝都。

丁寧在一天燒的糊塗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自己似乎在被人移動。

醒過來之後,發現自己已經不在原本的病房裡了/

這間病房裡只有她一個人,一個床位,還有一個陪護的護士。

「你醒了?」

護士看著她。 「誰送我來的?」

「醫生,你還是好好休息一下吧,我現在去通知主治醫生。」

一番治療之後,丁寧的身體開始好轉。

也接到了朝川哥哥的電話,丁寧在電話里說自己好的差不多了,很快就可以繼續回去工作了。

壓抑著咳嗽,直到掛了電話。

休息兩天之後,丁寧便可以下床了。

感覺躺了太久的丁寧,在能下床之後,很快的離開了醫院,想要出去走走。

呼吸新鮮的空氣,鍛煉自己的身體,看看這裡的風景。

一切似乎都很不錯。

只不過丁寧似乎忘記了自己穿著的是病號服,也沒有仔細看自己的面容和神情。

便跑了出來。

一路的逛著。

在經過一家服裝店的時候,丁寧突然看到了一款特別好看的連衣裙。

丁寧愣了一下,打算進去看看。

在入門的時候,突然有個人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這位小姐,我們這裡的衣服可是米其林專屬定製哦,是國際高端的奢侈品牌。」

雖然這個賣衣服的服務員笑眯眯的說著。

但是語氣還是讓丁寧極度的不舒服,就好像是在說,我們這裡的東西不是你可以買得起的,所以不要進來了。

服務員似乎看到丁寧還站在那裡不走,繼續道,「小姐你可以去看看隔壁的那家比昂專賣店,我覺得那裡的衣服更適合小姐。」

丁寧退了一步,站在那裡。

想了想,自己現在太虛弱,如果要打架,也是自己吃虧。

所以,還是退了,走吧。

轉身的時候,丁寧突然看到了陸洋。

陸洋怎麼會在這裡?

陸洋身旁,一個穿著靚麗的女人,挽著他的胳膊。

手裡拿著衣服袋,從奢侈品專賣店走了出來。

「親愛的,我還想要那家的那個鑽石項鏈。」

女人撒著嬌,盯著陸洋,胸前的兩大團在陸洋的面前晃來晃去的。

陸洋這麼有錢?

這是丁寧的第一反應。

第二反應是這個女人是誰啊?

和陸洋是什麼關係啊?

那個剛才讓丁寧離開的服務員,在看到陸洋和女人之後,頓時端起了熱情的笑臉,

「先生小姐,我們這一季的新款已經出來了,兩位進來看看吧。」

服務生說著還趕緊的讓開了道。

陸洋看到了丁寧,丁寧看到了陸洋。

陸洋沒有開口。

丁寧覺得特別的難堪。

「陸洋,我想要這條裙子。」

丁寧指著店鋪里的一條裙子說道。

陸洋看著丁寧沒有說話。

「親愛的,這個女人是誰啊?怎麼穿的這麼邋遢,好像是從貧民窟出來的一樣。」

陸洋身旁的女人鄙夷的說道/

服務生也好笑的看著丁寧。

似乎覺得這個女人瘋了吧,居然看到人就讓人家給她買衣服。

丁寧尷尬的站在那裡,陸洋還是不說話。

「陸洋,不就是借你一點錢嗎,不借就算了,我又不是非要借不可!」

丁寧說完,快速的轉身,逃離了這裡。

眼淚不爭氣的全部都掉了出來。

委屈,極度的委屈。

丁寧直接回了醫院,躺在病床上。

腦袋海中出現了朝川哥哥,出現了陸洋,混亂極了。

不知不覺,丁寧就睡了過去。

再次醒來的時候,突然看到陸洋出現在自己的病床前。

「你怎麼在這裡?」

丁寧沒有好氣的問道。

「我來看看平日里那麼厲害的丁寧同學,怎麼就淪落到了這種地步?」

陸洋看著丁寧的床,看了看病房裡的環境。

「丁寧同學不是跟著心愛的人一起離開了嗎?怎麼現在自己一個人在這裡?」

「你怎麼知道?」丁寧脫口而出,自己離開的事情,她是沒有和陸洋說過的。

陸洋沒有回話。

「好吧,既然你這麼想看我的慘樣,現在你也看到了,可以走了吧?你的媄人還在等著你,」

丁寧揶揄道。

「我的美人?」

陸洋皺了皺眉,忽然間恍然大悟,「你說她啊,難不成你是在吃醋?」

「想得美,我會吃你的醋?別做你的春秋大夢了!」

「趕緊走吧,我要休息了!」

「這麼沒良心,我專門來看你,還給你點了我家私廚的外賣,你就這麼對待我?好歹我們也是同床共枕過的人啊。」

「滾!」

丁寧更生氣了!

這個人,怎麼能這麼不要臉呢?

為什麼剛才她需要他的時候,他卻帶著另外一個女人,讓她在那裡被人看笑話。

現在又來送好意。

陸洋沒有打理她,直到私廚把陸洋要的飯菜全部送了過來,還連帶著帶了幾件女生的新衣服。

放下之後,私廚便離開了。

丁寧一句話不說,似乎在賭氣。

「你要賭氣也要,要詛咒我也好,那也必須要自己身體健康吧?所以這些東西你先吃,我先去忙了。有事的話,可以打我電話,我會再來的。」

在陸洋的身影剛出病房的時候,突然聽到,「你怎麼會在帝都?」

「我家在這裡。」

丁寧詫異的看著離開的陸洋。

陸洋家在帝都?

還那麼有錢?

似乎是個富二代?

那為什麼會忍受她那麼久,還和她合租在一起?

之前完全看不出來啊!

更何況,現在的陸洋,不應該在學校里嗎?

丁寧爬了起來,打開陸洋讓人送來的飯菜,四菜一湯,看著特別的精緻。

法醫星妻太妖嬈 吃起來,也真的是很好吃,簡直比丁寧吃過的飯菜都要好吃。

私廚?

丁寧突然想到了這個詞。

陸洋這個富二代,到底有多富二代啊?

吃完之後,丁寧看道了病床上一旁的衣服袋。

打開之後,是兩條好看的裙子,和兩套上下的衣服。

看了看牌子,全是英文,丁寧有些不認識。

隨即也就不想那麼多了。

現在的她,身上沒有多少錢,有衣服穿就好了吧。

躺在帝都某棟別墅里的陸洋,心情似乎有些不佳。

整棟別墅里除了管家之外,全部被他放假了。

陸洋看著牆上的一幅照片,照片里的女生巧笑嫣然,很是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