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信飛了出去,撞斷了幾十顆竹子,口吐鮮血,儼然受傷。

“聖女息怒!”其餘三人惶恐起來,紛紛求饒。

“你們不要在喊了,我根本不認識你們。”聖女怒道。

“都到這個時候了,你爲何還不承認?”葉黑冷冷道:“我們都已經落到你手裏了,你爲何還要騙我們?”

“我沒有騙你們,你要是不相信我,就試試攻擊我,看這個法陣,是不是和他們說的一樣,能夠保護我。”聖女怒道。

“好,我就攻擊你試試。”青清道,說完後,手間一道青氣飛出,凝聚成光團,朝聖女打了過去。

“當!”

一道符文屏障,無聲無息出現在聖女身前,擋住了這個光團。

聖女無恙,青清的攻擊被法陣擋了下來。

“你還又什麼要說嗎?”葉黑淡淡道。

“呵呵……”聖女大笑起來,聲音很淒厲:“你爲何到現在還不相信我,這明顯是有人在陷害我。想把誰有的罪過推到我身上。”

“誰在陷害你?你能證明嗎?”青清冷冷道。

“是啊!我是不能證明誰在陷害我,但是我能證明我自己的清白。”聖女慘笑起來,手中聖光浮現,凝聚成一杆長矛,穿透了自己的身體。

血液流下,十分悽美,和聖女的臉一般,美到了極致,也慘烈到了極致。

“呵呵……”聖女笑了起來,像是入魔一般,十分的淒涼。葉黑、美人魚、鬼仙子都被震懾住了。

這一切太突然了,誰會想到,聖女會在衆人面前自傷,以此來證明自己的清白。

衆人都說不出話來了,不知該安慰她,還是該……

“別在我們面前演苦肉戲了。”青清冷聲道:“如果你真要證明自己的清白,爲何不刺向自己的胸口?”

“哈哈……”聖女淒厲的笑了起來,長髮飛揚,嘴角流血,慘烈到了極致。只聽她冷冷道:“你非要看着我死在你面前,你才肯相信我嗎?那我就死給你看好了。”

說完,她掌間又一杆長矛凝聚而出,這次她真的對準了自己的胸口,而且毫不猶豫的就刺了下去。

“啊——”美人魚和鬼仙子都不忍心看接下來的一幕了,全都閉上了眼睛。

可是災難性的一幕沒有發生,一隻強有力的手製止了聖女。

葉黑在關鍵時刻阻止了她。

“我好傻,我直接衝過來就可以了的,卻那樣懷疑你。”葉黑後悔道。兩人處在同一個法陣裏,如果聖女真的在謀害衆人,是絕不會讓人靠近她的。

葉黑只要能衝到她身邊,就能證明一切。可是葉黑沒有那樣做,他懷疑聖女,所以才導致了現在的慘烈結果。

“你相信我了?你終於相信我了?你們都相信我了吧?”聖女大喊道,聲音不在悅耳,而是有些沙啞。

“爲何你要這樣做,你不知道你這樣做很傻嗎?”葉黑關切的責備道。開始幫聖女療傷,鬼仙子和美人魚也衝了過來。

“你不懂……幕後之人很陰險,想把所有的一切推到光明之地的頭上,到時光明之地就要遭到所有大勢力的討伐,如果我不在這裏證明自己的清白,證明光明之地的清白,那麼光明之地就有可能覆滅,我就有可能成爲光明之地的罪人。”聖女解釋道。

“我們相信你了,你不要在說了,快運功療傷。”美人魚焦急道。

一旁,青清依然冷冽的站在那裏,依然冷冷的盯着聖女,還是冷冷的說道:“戲演的還真是好啊!” “都到這個時候了,你怎麼還在說風涼話?”鬼仙子不滿道。

連葉黑也有一點生氣了。

“我說錯了嗎?她知道你們不會,看着她死在這裏,所以才這樣做,你們都被她騙了。”青清道。

“我看我們都是被你騙了吧!”美人魚冷冷道:“在四百里地域,你幫助這些騎士逃走,這件事情,你又怎麼解釋?”

“我那是被人逼的,我不得不那樣做。”青清解釋道。

衆人沉默下來,死靜一般的沉默。然而就在這時,屋子裏面,暈倒的那幾人,突然醒了過來。

她們看到青清的瞬間,立刻大驚失色,問道:“青清,你爲何要欺騙我們?”

此話猶如驚雷,炸響在了葉黑的腦海裏。這些是被害的人,她們不可能說謊。那麼她們說的就是真的了,那幕後的黑手,居然真的是青清。

她纔是在一直欺騙衆人,然後想嫁禍給聖女。

屋子裏一共有五人,都是絕世美女。其中三人來自洪荒神獸山,分別是孔雀公主,大鵬天女,和恐龍的妹妹。而另外兩人來至神域,其中一人,葉黑也認識,是風雅,而另一人是朱雀神女。

如果洪荒神獸山的三人可以說謊,那麼來至神域的朱雀神女,還有風雅就不可能說謊冤枉青清了。

更何況,風雅跟青清的關係十分要好。她絕不可能會誣陷青清。

“爲什麼?”葉黑看着青清問道。

“哼……”青清冷笑起來,算是承認了。

“爲什麼?”葉黑吼道。

“不爲什麼。”青清淡淡道。

“爲什麼你要這樣做?”葉黑在此怒吼道。

“不爲什麼……哈哈……”青清笑了起來,彷彿瘋了般:“她們哪一個不想抓我,哪一個不想害我?就因爲我是神獸體,所以衆人都那樣對付我。你忘了在神器嶺裏發生的事情嗎?我們兩個,拼死救了他們一命,結果卻是他們恩將仇報,差點殺死我們。特別是你,如果沒有我相救,你早就死了,現在還有什麼資格問我爲什麼?”

衆人都有些慚愧的低下了頭,特別是葉黑,他更加的愧疚。青清說的沒錯,這一切都是事實。

神獸體太誘人了,誰都想得到,誰都想擁有。這些人來這裏,還不是衝着葉黑來的,目的就是想得到他的神獸體。

“青清,不是這樣的,我從來沒想過要害你。”風雅突然出聲勸道。

“呵呵……”青清冷笑起來,像是在嘲笑一個白癡,她冷冷的看着風雅,依然冷冷的說道:“你能代表神域嗎?你不想害我,他們也不想嗎?醒醒吧,我們都不天真了,都長大了,就應該面對這個世界的殘酷。”

“哈哈……”青清大笑起來,身影一閃,消失在了法陣裏面。

轉眼間,她就出現在了朱信他們面前。

此刻,四人圍在她身邊,無比的恭敬。

債妻傾嵐 “殺了他們。”青清冷喝道,離開了這裏。

朱信、張力、阿三、宋忠圍了上來。

四人身上開始發光,一股靈力匯聚到了法陣之上,把他們相連了起來。整個法陣更加璀璨了,符文滿天,凝聚成刀劍,就要刺落下來。

天空中響起一陣破空之音,像是空間被割裂了一般,無比驚人。衆人無法躲避,只有硬抗這種攻擊。而且這法陣與地脈相連,攻擊不會斷絕,長時間下去,衆人絕對難以抵擋,所以他們幾乎都被困死在了這裏。

如無意外,他們必死無疑。

然而就在這時,聖女腳下,靈力匯聚,而後又像銀色的溪流,涌向四面八方,同時這個法陣居然開始在被瓦解。

滿天的符文黯淡下來,凝聚的刀劍也消失不見,片刻之後,法陣居然自行瓦解了。

四人大驚失色,立刻逃離了這裏。

“你不是說你破不開法陣嗎?”美人魚好奇道。

“如果不這樣,怎麼能引出幕後之人。”聖女淡淡道。

葉黑沒有注意這些,他還在那裏一陣失神。洪荒神獸山的三人走了過來,淡淡道:“你就是葉黑?”

三人一陣搖頭,顯然葉黑讓她們很失望。

然而葉黑根本就沒有理會她們,而是轉頭看向了風雅,突然拉住了她,着急問道:“青清爲什麼會變成這樣?”

風雅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來這裏之後,青清的就變了,非常古怪,後來她突然偷襲我們……”

葉黑聽着她的訴說,腦海一片混亂。這裏面肯定有什麼隱情,葉黑不相信青清會變成這樣。他要去問個明白。

“你瘋了嗎?她要殺了你,你在去追她,不是找死嗎?”鬼仙子着急道。

“我懷疑過你,懷疑過美人魚,懷疑過聖女……結果怎麼樣?都是別人在戲弄我。這次我不想在懷疑青清了,無論如何我都要去問個明白,都要去弄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葉黑道。

衆人無法阻止他,只有任他前往。

青清他們沒有離開這裏,而是前往了六百里的地域。

只要能從一百里的地域走到五百里的地域,並集全五種寶術,就能前往六百里的地域,脫變出厲害的寶術來。

葉黑現在集全了五種寶術,可以直接前往那裏。他沒有遲疑,立刻出發。

衆人都爲他送行。鬼仙子道:“我們在這裏等你,你一定要快點回來。”

“這件事情關係甚大,一定要查探清楚。”美人魚也說道。

“幫我弄清楚,那些人爲何會使用聖光。”聖女也道。

……

衆人都有囑託,因爲這件事情,的確關係重大。因爲居然有一股勢力,敢於七大勢力做對,那就說明他們很強大,已經威脅到了七大勢力。當然,這還不是最重要的。

因爲最重要的是,這股勢力居然如此神祕,沒有露出一點端倪,這纔是最可怕的地方。

六百里地域,一片荒蕪的景色。地面成灰褐色,碎石沙粒遍地,周圍都是石山,但卻千瘡百孔,像是被打爛了的怪獸。

天也灰濛濛,有一股令人窒息的壓迫感。形走在裏面,猶如行走在末日裏一般,彷彿這世界都毀滅掉了,只有一人活了下來。

一望無際,沒有任何的生物。葉黑四處尋找,希望能發現一點蛛絲馬跡。

“轟!”

一道天雷落下,足有碗口粗細。十分驚人,大地被轟出一個大坑。直徑足有十幾丈。

滿天灰褐色的烏雲翻滾起來,是蛟龍在裏面翻騰,無比壯觀與驚人,像是天上的混沌世界壓迫下來了一般,這個世界都彷彿要被模糊掉了。

一座低矮的石山上,站立這一個人影。他渾身繚繞着電光。像是雷神鎧甲,電芒閃爍,周圍的空間都彷彿被撕裂了。

葉黑冷冷的盯着他,剛纔那道雷光就是他發射出來的。這人葉黑認識,正是朱信。

“你居然敢跟來,就不怕我們殺了你嗎?”朱信道。

“青清在哪裏?你們對她做了什麼?”葉黑問道。

“你都要死了,還問這個問題幹嘛?”朱信道,擡手間一道雷芒飛出,天地都轟動起來,周圍音浪滾滾,似萬馬奔騰而過,周圍的岩石都被震裂了。

葉黑凝重起來,渾身發光,靈力狂涌,五種屬性的寶術齊出,化爲五杆長矛,如長虹般,轟了上去。

“轟!”

天地震動,周圍颳起了風暴,煙塵滾滾,讓世界都黯淡下來。

雷芒直接折斷了五杆長矛,轟擊在葉黑身上。將他打飛了出去,口吐鮮血,皮肉焦黑,十分悽慘。

葉黑的攻擊,居然連片刻都被擋住,就被朱信的雷芒瓦解了。這就是脫變之後的寶術嗎?實在是太驚人了。

葉黑倒在地上,渾身還在益處電弧,他像是被烤焦了一般,十分悽慘。

朱信走了過來,眼中無悲無喜的看着葉黑。如果他現在要殺了葉黑,也是輕而易舉的一件事情。可是他卻沒有這樣做。

“傳說神獸體很了不起,不過我看來不過也是這麼垃圾,殺了你跟宰了一條狗差不多。”朱信冷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