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小嫦覺得一把風扇根本就不足以讓她降溫。尤其是今天晚上氣溫要是不下降一點點的話,她就只能去將床鋪布置在冰箱裡面了。

尚謙也附和朱小嫦的提議,說:「施恩哥,像這些天的酷暑,光靠這一個電風扇是撐不到夏天來臨的。」

是啊,他們現在可還沒到夏天,就已經這麼熱了。

若是真到了夏天,他們豈不是要化身一條固執的魚,每天泡在水裡面,久而久之就成了水煮魚了。

不是開玩笑的,這樣的天氣還真有可能把水煮沸。

但是,施恩還是義正言辭地拒絕說:「說什麼傻話。錢從哪兒來啊?」

「我們這幾個月都沒有任何收入,完全就是在吃老本,你還讓我去買空調,有那個時間幻想什麼空調,還不如學一學心調。」

尚謙一愣,問道:「什麼叫做心調啊?」

「心調就是類似於移魂大法,正所謂心靜自然涼,南極也會變成北極,巴拉巴拉…」

施恩講了一大堆尚謙聽不懂的話,但是尚謙還是從裡面聽出了一點不正常,便是拆穿道:「施恩哥你是不是哪裡搞錯了,南極和北極雖然在對立面,可南極並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樣四季常夏的。」

施恩一聽,眉毛頓時一挑,然後立即為自己辯解:「這個我當然知道。南極怎麼可能是四季常夏的天堂,我跟你講那麼多,其實主要是在說,只要你的心足夠靜…」

施恩還沒有說完,朱小嫦就插嘴說:「也依舊改變不了現狀的炎熱。」

施恩白了對方一眼,接著轉移話題。說:「不是我小氣不肯買空調,而是現在這種天氣,我出去了就等於是叫我去送死。沒買到空調之前我就要死翹翹了,你們難得忍心我英年早逝,讓你們舒姐年輕守活寡嗎?」

尚謙:「……」

朱小嫦:「不要臉!」

「就算你們讓我撐到晚上再去買。可晚上了人家賣空調的也下班了,沒有辦法只能等到第二天人家上班了再去,可這樣就又是開始了惡性循環。天氣太熱出不了,等晚上人家下班了,一直循環著就彷彿進入到了地獄無間道一樣。想想就讓人起一身的雞皮疙瘩。」

不過,也因為這一想象,讓施恩可以在這樣炎熱的天氣能感覺背脊一涼。

如果能再幻想出一些能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說不定連開風扇的電費都省了。

不得不說一句,施恩還真的是有夠摳門的。

「好了,我已經找到了讓自己度過這個炎熱日子的辦法,風扇就讓給你們兩人了。」

施恩說著,已經閉上眼睛開始幻想著一些恐怖的事情,「這風扇可是你們最後唯一的救命稻草,可一定要小心使用哦。」

就在施恩說完這句話的時候,風扇不知為何居然停止了運作。

一切都發生得太過突然了。 在風扇停止運作,且開始冒出黑煙的那一刻,感受到周圍氣溫急劇上升的朱小嫦,彷彿一條失去希望的鹹魚。

沒錯,風扇壞掉了。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天氣這麼熱,這風扇已經不停歇地工作了整整三天三夜,上吊都要喘口氣,這風扇也終於是不堪重負。了結了自己年輕而又寶貴的生命。

而施恩這邊還沒有發現到風扇的離世,還在繼續說著:「對了,晚上睡覺的時候。不能一直開著風扇,不然是會吹壞肚子拉稀的。」

結果,卻是發現客廳的氣氛有點不對。

待得他轉過身看去,便是看到了風扇正在冒著煙,尚謙和朱小嫦兩人都被融化作了一灘液體。

當然沒有這麼恐怖的事情發生,只不過兩人都像是中暑一般軟倒在地。

這可把施恩給嚇了一大跳。怎麼說他們也是學過武功,有內力和真元力護體的強者,居然會被這種炎熱天氣給打倒了。

這大自然的力量還真的是不可抗衡。

沒有辦法。包正經趕緊將打開了冰箱,此時冰箱裡面是空空如也的。不得不說,這一次舒小小學聰明了,在離開的時候曉得將冰箱裡面的哈根達斯清空,不然現在這裡面也會被施恩他們三人給清空的。

二話不說,直接將融化成一灘液體的尚謙和朱小嫦兩人扔進了冰箱裡面去。

但這也不是個辦法啊,總不能讓這兩人從今以後都呆在冰箱裡面直到這個春天過完,再讓最終炎熱BOSS夏天度過後,再讓他們二人從冰箱裡面出來吧。

這不跟熊一樣需要冬眠么,哦不,他們是夏眠。

看來,只有一個方法可行的了。

於是,施恩鼓起了勇氣,想去嘗試一下成為這大明朝的第一勇士,朝著炙熱無比的街道走去。

不過,他也不可能布行去買空調,那樣他絕對會在路上脫水而亡,於是乎他去了倉庫後面。將之前米老頭送來的那輛測試版機車給推了出來。

這好些日子沒有拿來使用,都積了一層灰塵在上面。

施恩檢查了一下機油,見裡面還是滿滿的一大缸,便是掏出鑰匙扭開開關,然後駕駛著機車朝著賣空調的店鋪而去。

「真的不明白,在空調還沒有問世之前,我們的祖先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

一路上,施恩看著這家家戶戶基本上都撞上了空調,見到一個個在封閉的房子裡面享受二十度的氣溫。還以臉上洋溢著的幸福表情,他就忍不住吐了個槽來。

記得以前在荒山上面的日子,天氣也曾有過這般炎熱,而他跟老和尚兩人唯一的避暑方法就是早上去山上的池子泡澡,晚上就只穿一條大褲衩在樹下睡覺。

哪裡像是現在,又是要電風扇,又是要空調的,真的是生活條件一好起來,這人就一個個變得矯情了。

感受著周圍的熱氣不斷的想要熱暈自己。施恩趕緊默念了幾句靜心咒。

希望以此達到心靜自然涼的境界。

但是,就算是心靜了下來,這周圍還是那麼的熱啊!

「為什麼啊,為什麼我要在這種大熱天出來外面買空調啊!!」

「要不直接改道去買一颱風扇算了,我記得這附近就有一家電器商鋪,那裡面就有在賣電風扇。」

「我說大叔,你覺得我買空調好還是買電風扇好?」

施恩居然跟同樣大熱天開著貨車出來送貨的駕駛司機大叔交流了起來。

司機大叔也被熱得不行,他有點後悔沒有聽朋友的建議,去給自己的貨車駕駛座位裝一台小空調,這會兒他真的是快要被熱得中暑了。

此時一聽跟自己並駕齊驅的施恩問話,本能的就回復了一句:「當然是空調好了。」

誰知道,施恩卻是忽的暴躁了起來。朝著司機大叔吼道:「好你個死人頭,空調有多貴你又不是不知道,當然是空調好了誰不知道,你給我出銀子是不是?不給就不要給我插嘴。」

司機大叔一臉懵,明明是你問我的好不好?

這天氣一熱,果然人的脾氣就會無緣無故的暴躁起來。

施恩直接加大油門,然後繼續朝著賣空調的那條電器商業街賓士而去。

「為什麼?為什麼我非得為了買一個可以納涼、製冷的機器,弄得現在這一身的大汗?」

施恩被這高溫天氣搞得是越來越是急躁了,「這不等於是脫了褲子放屁么?不對,這個說法不太準確,應該是說這不等於是要去挖寶先要把銀子埋進去,要喝水必須先渴著。」

「我發誓,等買了空調后,一定要讓它對著空無一人的客廳先工作個三天三夜!!」

「真的是越想越是窩火啊,要不索性改道去買一台電風扇。哦不,是十台電風扇,反正空調那麼昂貴,買一台加上裝修的銀子,都足夠買十台電風扇了。」

「可是電費又是一個問題,十台電風扇全開的話。一晚上的耗電費用好像超出了一台空調的電費啊!!」

施恩就這樣一直碎碎念碎碎念的,但是也因此在不知不覺中來到了電器一條街。

在這條街上每一家店鋪都是在賣電器的,所以叫做電器一條街。

話說。沈騰飛不是就住在這裡的么?

真是命好,這個傢伙絕對是天天蹭這店鋪裡面的空調。

真羨慕這個不需要交電費花一枚銅板就可以享受空調待遇的傢伙。

直接停好了機車,施恩走進了第一家店鋪。

二話不說。就說自己要買一台有打折有優惠的空調。

可是,店鋪裡面的工作人員則是告訴他說:「對不起,空調的話。我們店裡面已經沒有了存貨了。」

施恩聞言呆立在了當場,囔囔道:「你說什麼?一台也沒有了?」

工作人員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很抱歉,真的一台也沒有了。現在這個炎熱時代,家家戶戶都在承受不了高溫的折磨,所以我們店鋪的的空調剛進貨進來,下一刻就被銷售一空了。」

雖然沒有了空調,但工作人員還是極力地給施恩推薦他們店鋪的其他納涼電器,「要不你買十颱風扇回去吧,雖然卻是比不上空調,但怎麼說先撐過這段時間,等到夏天真正來臨的時候,再換一台空調就可以保命了不是么?」 施恩在聽到了工作人員的介紹后,覺得這個提議好像還可以。

然後,他就進到了店鋪裡面,結果迎面一陣冷空氣猛撲而來。

那一刻,施恩如同來到了北極和這裡的企鵝們共同避暑一般,不過北極有企鵝么?

等會兒,這股冷空氣是怎麼回事?

施恩超乎常人的感應能力,瞬間就發現了這間電器商鋪裡面安裝了四台空調製冷機。

剛才那些能讓他產生幻覺的冷空氣就是從這四台空調裡面傳送出來的。

「你不是說連一台空調都沒有了么?」

施恩一把抓住了身旁的工作人員,氣急敗壞地質問道:「那你告訴我。那四台是什麼東西!!!」

「客人息怒啊,這四台空調是我們店鋪自己要用的,並不對外銷售。」

總裁的掛名老婆 工作人員沒有想到。這施恩會突然將他一把提了起來,嚇得他差點沒有給爺跪一個,極力地解釋了起來:「我真的沒有騙你,不行你可以去我們倉庫看看,真的連一台空調都沒有了。」

可惡!

施恩在享受了一次空調的冷空氣后,他已經深深地迷上了這台該死的制冷機。

風扇什麼的已經再也入不得他的法眼了。

但。現實就是這麼的殘酷,這家店鋪說什麼也不會將這四台空調賣出一台給施恩。

「我說,別這樣。我這邊有銀子,你看。」

說著,施恩拿出了『不幹所』僅存的最後五十兩銀子,他就想著這間電器店鋪可以賣出一台空調給他,這樣他回去也跟尚謙和朱小嫦有個交代。

可是,這個工作人員卻是直接無視了施恩以及那包銀兩,然後繼續拿著大聲公繼續對著門外喊著:「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啊,快來看啊,春季大甩賣。」

施恩沒有一皺,這種被人忽視掉的感覺真的讓人非常的暴躁,「喂喂喂,大叔你好奇怪啊,為什麼要躲避我的視線啊,大叔。」

沒有辦法,也不能讓人家強賣強買吧,施恩只好放棄了這一家電器商鋪,選擇去其他家購買空調去。

可這一旦他出了門,這巨大的溫度差讓他忍不住就要化身一灘固執的液體。

好在。他靠著意志力強撐到下一家的電器商鋪。

可誰曾想到…

「空調?我說你這個時間才來,會不會已經晚了吧。」

這一家店鋪的工作人員也是表示同樣沒有了庫存,對著施恩說:「估計現在這個時間段,你就算是去二手店鋪買二手空調估計也沒貨了。」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最近的氣溫越來越高,這應天府每個人的命都可以說是空調給的,誰不想在這高溫天氣裡面,活在涼爽的房間裡面。」

施恩看著這家店鋪裡面,也同樣安裝了好幾台空調。於是照例拿出了五十兩銀子出來,說:「一口價,五十兩,把你店鋪一台空調拆了我拿回家去。」

工作人員卻是噗呲一笑,說:「客人,你真會說笑,不是不肯賣給你,就算我同意了,這空調現在也沒有人敢冒著高溫天氣幫你安裝啊。」

說的也是。施恩這樣的強者剛才都差點化作一灘固執的液體,全靠強大的意志力撐到這一家店鋪的,可沒想到這家店鋪也沒有貨了。

麻蛋,沒貨了就趁早關門,這樣也省的他一家一家的找,一次一次的失望。

不,還不能就這樣放棄。

於是,施恩又一次冒著被蒸發掉的危險,來到了下一家的電器商鋪。

「什麼?空調?客人你是不是哪裡搞錯了,現在這個時間段還有空調這麼稀有的電器在賣?」

這家店鋪的工作人員作出了驚恐之狀,然後繼續說道:「我們店鋪從一個月前就已經斷貨到現在了,客人你們家難道還沒有裝上空調么?會不會太OUT了。是不是有點OUT了啊,稍微有點OUT了吧。」

施恩額頭已經是青筋暴起了,他照例拿出了五十兩銀子要收購對方店鋪裡面的一台空調,然後又一次被對方拒絕了,非常的乾脆利落。

在這裡面蹭了一波空調后,他就繼續騎著滾燙無比的機車,來到了下一家店鋪。

這一家店鋪的工作人員面露笑意,開口:「空…」

結果才剛說出一個字,就被施恩直接一拳揍飛。

工作人員撫摸著被揍得腫痛的臉頰,哭訴說:「好痛好痛,我還什麼都沒有說啊,為什麼無緣無故就襲擊我?」

「你還是閉嘴吧,反正你們店鋪肯定也是斷貨了是吧。」

施恩哈著自己的拳頭,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氣還有炎熱天氣所製造出來的暴躁,變得肉眼可見的實質化了。

「我已經可以看到下一個鏡頭了。就算我拿出五十兩銀子要收購你的空調,你也肯定不會賣給我的對不對!!」

「如果不是我現在還有一絲理智在身,早早就釋放出真元力武將將你們這一條街的電器商鋪裡面的空調摧毀掉!」

「要被酷暑折磨就大家一起被折磨吧!!」

將這一路所受的氣全部用言語發泄出來后,施恩就直接奪門而出,坐上了滾燙無比的機車離開這電器一條街。

工作人員立即跑出來,大聲喊道:「把門給我留下啊!!」

沒錯。施恩真的是奪門而出,將人家店鋪的大門給搶走了。

也不知道他這麼做到底意義何在!

「可惡,真是窩火。氣死我了!!」

「那個藍天也讓人看了窩火,為什麼要這麼的藍。」

奪門而走的施恩繼續駕駛著機車行駛在炎熱的街道上,正巧又一次碰到了在外面開貨車送貨的司機大叔。「為什麼我為了買一台空調東奔西走的,弄得渾身都是臭汗,我說大叔。我直接回家算了,不去買什麼空調算了,或者直接改道去其他地方買十台電風扇回去交差算了。」

司機大叔一聽施恩又問了他。想也不想就回答說:「欸?買不到空調么?那買電風扇也可以的啊。」

「可以你個死人頭!」

施恩卻是非常狂躁的暴喝了司機大叔一聲,「家裡現在熱得就像是桑拿房一樣,就算買了風扇回去吹出來的也只會是熱風,再者說了,都享受過了那樣涼爽的空調了,誰還會忍受得了風扇那種小微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