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帥的臉龐,瞬間陰沉了下來。

雖然莫雷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但是這三人,朱帥可以很輕鬆的解決。

「小兄弟,著急趕我們走幹什麼,快把你那好東西拿出來給我們瞧瞧!」

三人快速的在屋子內轉了一圈,確定屋裡只有朱帥一人後,馬上不懷好意的朝著朱帥笑道。

「呵呵,你們這是打算強搶么?」

朱帥的手掌,慢慢的握了起來。

「搶就不好聽了吧,見者有份嘛!」

三名大漢,從三個方向,將朱帥圍在了中間。

「我勸你們,趕緊從我的房間滾出去,不然,就不要怪我出手太狠了!」

朱帥做出了最後的警告。

「呦,小兄弟年紀不大,還挺囂張的嘛! 婚來天成:總裁寵妻入骨 你毛長齊了沒有,就敢這麼跟我們說話?」

一名大漢,伸手朝著朱帥的肩膀抓來。

「找死!」

朱帥徹底的惱怒,大喝一聲,一團幽冥鬼火便在身邊浮現。

之前出手的那名大漢躲避不及,手掌瞬間被那幽冥鬼火吞噬而進。

啊!

劇烈的疼痛,讓大漢忍不住叫出了聲。

「臭小子,敢出手傷我們,今天,我就替你父母教訓教訓你!」

另外兩名大漢,手掌快速的翻動了起來。

「就憑你們,還想教訓我?」

朱帥陰冷的說了一句,心念一動,兩根金錐箭,便被朝著兩人的手腕掠去。

嗖!嗖!

兩人的手印還沒有結完,就被那金錐箭刺穿了手腕。

進入天地為我那種境界之後,朱帥的施法速度,要遠快於尋常人。

啊!

又是兩聲叫喊聲響起。

下一秒,這兩人也捂著自己的手腕,躺在了地上。

「就你們這點實力,還敢出*奪別人的東西!滾!再讓我看到你們,就沒有這麼好的下場了!」

陰寒著雙眼,朱帥冷冷的說了一句。

三名大漢也意識到了眼前的年輕人遠不是他們可以對付的,快速的爬起身來,狼狽的離開了朱帥的房間。

「朱帥,發生什麼事情了?」

這時,旁邊的青蓮也被朱帥屋中的聲音吸引了過來。

「沒事,遇到幾個不識好歹的傢伙。」

朱帥隨意的說了一句。

若不是在客棧,朱帥不想惹事,這三人的性命,早就沒有了!

「你沒事吧!」

青蓮關切的看著朱帥。

「沒事,你回去休息吧!」

待青蓮走後,朱帥再次將那晉靈玉液,拿了出來。 將那晉靈玉液握於手中,朱帥沒有絲毫的猶豫,仰頭吞入了口中。

朱帥的全身,瞬間進入到了一個神奇的狀態之中。

朱帥只感覺自己彷彿處在雲端一般,無比的舒爽,身體之上的每一個毛孔,都在晉靈玉液的作用之下,舒展了開來。

嘯!

朱帥忍不住抬頭長嘯一聲。

結起手印,朱帥盤腿坐在床榻之上,進入到了修鍊狀態。

牽引著晉靈玉液,在自己的經脈之中不斷的遊走,朱帥自然而然的進入到了那種天地合一的境界。

朱帥只感覺自己化身為了一顆浮塵,在天地之間隨意的沉浮。

哪怕只是一股清風,也能讓自己飄動萬丈之高。

隨著朱帥心神逐漸的穩定,周圍的五行元素,快速的朝著朱帥湧來。

透過那些舒張的毛孔,紛紛進入到了朱帥的體內。

五行輪轉術瘋狂的運行了起來,經過一個又一個的循環,最後將那些元素之力,順著眉心投入到了朱帥的靈魂之海內,馬上被其中的靈丹陣吸收。

而那些晉靈玉液,此時也似乎化為了實質,跟著那些元素之力,湧入了靈魂之海中。

進入到了靈魂之海,晉靈玉液馬上咻的一聲,消失在了其中。

緊接著,朱帥就感覺自己的靈魂力量,開始了快速的增長!

靈魂之海內,傳來了陣陣的輕鳴之聲,在晉靈玉液的作用之下,那處於中心的靈丹陣,都開始輕輕的顫動起來。

就連朱帥存放於靈魂之海中的泥石怪,以及那雪狐,都在晉靈玉液的作用之下,歡快的嬉戲了起來。

朱帥的靈魂之海,開始了急速的擴大!

一直過了許久,那看似只有微小的一團晉靈玉液,才被朱帥完全的吸收。

可是朱帥的靈魂力量,卻增加了數倍有餘。

朱帥的靈魂,本就是大陸之上最強的龍吟五行魂,再加上這晉靈玉液的提升,雖然朱帥只有三段魔法師的實力,可是如果單講靈魂的話,恐怕是一名五段法王,也不及朱帥!

晉靈玉液的作用,竟然如此的強悍!

等體內最後一絲晉靈玉液,也進入到朱帥的靈魂之海中后,朱帥的身體,竟然如同一個黑洞般,開始瘋狂的吸收起周圍的元素之力來。

要突破了么?

朱帥的嘴角一咧,手印不散,任由自己的身體,吸納著周圍的一切。

自從在德克帝國與梁家一戰之後,朱帥就隱隱的碰觸到了三段魔法師的壁障,進階四段,只需要一個契機。

沒有想到,這個契機,會在這個時候來臨。

對於馬上要動身出發前往遺忘之海的朱帥來說,可謂十分的及時!

陰陽法師,每次晉級,所需要的元素之力,都十分的龐大。

好在這些天朱帥一直沒有停止修鍊,體內淤積了不少的元素之力。

再加上靈魂力量的增強,對於周圍五行元素的感知比之前提高了不少,這次晉級,竟然順利的讓朱帥也感到不可思議。

周圍的元素之力,不停的朝著朱帥湧來,足足過了兩日的時間,才緩緩的停歇。

等經脈中最後一絲元素之力,也被那靈丹陣吸納之後,朱帥撤去了手印,睜開了眼睛。

現在,自己正式的成為一名四段魔法師了!

經過這次的晉級,朱帥的瞳孔,更加的深邃,而那滿頭銀髮,也比之前繁密了不少。

伸出手掌,感受著體內愈加充裕的五行元素,朱帥興奮的揚了揚拳頭。

按照這樣的修鍊速度下去,自己很快可以成為一名法王強者!

到了那個時候,就算是皇階法術,自己也可以施展數次了!

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朱帥的房門,便被推開了。

來者,正是莫雷與青蓮。

「朱帥,你又突破了?」

莫雷和青蓮這兩天一直守在朱帥的房間外,為他護法,以免突破受到干擾。

「嗯,僥倖突破了!」

朱帥感受著渾身上下的舒爽,點頭說道。

「你這修鍊速度,我就算是拍馬也趕不及啊!」

莫雷的目光之中,竟然有些羨慕。

由於他之前為了追求實力,修鍊之時,沒有很好的將那些火系元素進行提純和壓縮。

現在,莫雷已經好久沒有提升過實力了。

恐怕只有等朱帥將那固本符煉製出來,自己的實力,才能有所精進。

看著朱帥一次又一次的突破,莫雷自然十分的羨慕。

「哈哈,僥倖僥倖,再說了,你就算不晉級,也是法王,我離你還差的遠呢!」

朱帥謙虛的說道。

「屁,你等級沒有我高,可是我根本不是你的對手!」

莫雷說的倒不假,朱帥的那元素小塔,就算是一名法皇強者,也得掂量掂量。

「什麼,你都打不過朱帥么?」

聽了莫雷的話,青蓮差異的看著朱帥。

經過這些天的相處,青蓮和兩人也熟悉了起來。

兩人的實力等級,青蓮自然是知道。

她一直以為,錢坤宋執事等人,全部是莫雷所殺,居然沒有想到,莫雷還不是朱帥的對手。

朱帥的實力,簡直深不可測!

「青蓮你別聽他瞎說,正面交手,我可打不過他!」

朱帥笑著打著呵呵。

「好了,連續修鍊了兩天,都沒有逛逛這州城,怎麼樣,這兩天你們有什麼收穫沒有?」

朱帥轉移了話題。

「州城的店鋪好多啊!我買了不少的衣服!」

聽了朱帥的話,青蓮興奮的說道。

雖然州城距離融水鎮不是很遠,可是青蓮平時也很少來這裡。

這次要在州城停留四天的時間,青蓮就出去逛了一番。

「別看這州城只是南大陸邊境的一座小城,比起德克帝國的帝都,都不遑多讓,這裡的東西,也遠比帝都要豐富。」

「你要是感興趣的話,咱們一會出去逛逛!」

莫雷這兩天一直在為朱帥護法,也早就耐不住性子了。

「好,咱們現在就去!」

朱帥大手一揮,帶著兩人往外走去。

從客棧的二樓下來,朱帥目光一瞟,卻發現之前想要奪取自己晉靈玉液的那三名大漢,此時正在一樓吃東西。

只不過,他們的身邊,又多了兩張陌生的面孔。

懶得搭理他們,朱帥三人徑直走了出去。

「大哥,我和你說的人,就是這個兔崽子!」

等朱帥三人離開客棧之後,其中的一人馬上指著朱帥的背影說道。

「這小子看起來那麼年輕,你們三個都不是他的對手么?」

被稱為大哥的人,眉頭一鎖,若有所思的說道。

「這小子十分怪異,施展法術都不用結手印,直接就能施展。」

「我們三個有些輕敵,所以才被他擊傷的。」

這人略微有些尷尬的說道。

「難道,他已經進入到了師傅所說的,那種天地為我的境界了么?不應該啊,他才多大!」

那大哥滿臉的震驚。

「大哥,現在怎麼辦,那小子身上,可有不少的好東西!」

大漢依然不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