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團長也沒有阻止,於是兩人隨同李團長帶着一個連的部隊向山上而去。

到了皇陵之後,見很多的士兵似乎是失去了理智一般,反而和怪物一起攻擊自己的人,李團長心中詫異同時,頓時心急如焚,不知道這些人究竟中了什麼邪,立刻就要衝過去。

卻是被軍裝男人一把拉住,神色凝重道:“別過去,他們現在都已經不是人了。”

和自己猜想的沒錯,果然是殭屍出來作祟。

但爲什麼殭屍會從墓裏爬出來,難道是裏面發生了什麼變故?

軍裝男人皺着眉頭,兩人對視了一眼,這麼多人被感染光憑他們兩人怕是有些棘手。

“不是人?”李團長聞言一顫,有些不太明白軍裝男人的意思。

軍裝男人道:“是的,他們應該都已經受到了屍毒的感染成了只會咬人的殭屍。”

“什麼?”

李團長不可置信,但就在這時一個被感染的士兵張牙舞爪的向着李團長撲來,臉上猙獰,帶着嗜血之色。

軍裝男子一把推開李團長,緊接着便是一掌拍在這士兵身上。

那被感染成殭屍的士兵立刻身體倒飛出去,但很快就機械似得重新爬起來像是沒人似得,再次向軍裝男子撲來。

軍裝男子再次一拳,這次用上了內力,那殭屍士兵立刻身體爆炸成碎片,血肉灑了一地,一股血腥之氣瀰漫而來。 “你做什麼?”李團長對着軍裝男子一陣怒吼。

那些可是他的士兵,就像是他的家人一般,就這麼被軍裝男子給殺死了。

“李團長,我只是殺了一個被感染的殭屍而已,那些人已經完全失去了意識,如果我不殺他,我們就會被殺掉。”軍裝男子冷聲說道。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哪個部隊的,一般的部隊根本就不會有你們這樣的力量。”李團長不傻,剛纔軍裝男子緊憑一拳就打死了一隻殭屍,這樣的人絕對不是尋常的人。

“龍騰!”軍裝男子淡淡道。

“國家安全部三大神祕組織之一。”李團長一驚,軍隊編制的他又豈會不知道龍騰的所在。

那可是國家最厲害的人之人,裏面全是精英中的精英。

“沒錯,他就是我們龍騰的組長祖龍,而我是副組長李青璇。”這時,一旁的軍裝女人也說道。

原來這兩個軍裝之人不是別人,正是龍騰的祖龍和李青璇。

這次是專門過來保護劉教授的,可見國家對這次事件的重視性,而劉教授這些人也只不是先頭部隊而已,後續會陸續有人過來。

“原來是祖龍組長,失敬!”李團長頓時露出敬畏之色,這位可是國家猶如戰神一般的存在,同爲軍人的他自然是無比佩服。

既然人家是龍騰的組長,那麼說的話肯定是沒錯了,他手下的這些兵可能真的是被感染成了殭屍。

想到這裏,李團長就忍不住一陣心痛。

“李團長客氣了,都是爲國家做事,保家衛國,我們還是想想該如何對付眼前的這些殭屍吧,不能再讓其他的人受到感染了,要是讓這些殭屍跑出去,否則後果不堪設想。”祖龍說道。

“我知道!”

李團長也是神色嚴肅,不置可否。

雖然很是痛惜自己的兄弟,但是這也是沒有辦法中的事,他必須以大局爲重,不能感情用事。

“全部瞄準舉槍射擊。”李團長眼中含淚,一聲令下,所有士兵都舉槍對準了昔日的兄弟。

隨即就是一聲聲槍響聲,但是子彈打在殭屍身上根本就沒有半點反應。

“沒用的,除非是毀掉殭屍的身體,或者砍掉他們的腦袋,其他傷害都他們沒有半點效果。”祖龍搖了搖頭說道。

顯然他之前是見識過殭屍的,不然也不會這麼清楚。

李團長聞言一驚,事情居然如此棘手,看樣子想要消滅這些怪物,的確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但是殭屍如此厲害,如果不是像祖龍他們這些厲害的人,根本就接近不了那些怪物。

“兩位,我們這裏怕是除了你們,根本就沒有人能夠做到如此,你們有沒有其他好辦法?”李團長看向兩人問道。

祖龍聞言和李青璇對視一眼,都是一陣苦笑。

李團長見此,就知道除了剛纔祖龍說的辦法,已經別無其他。

但他們再厲害,對付這麼多殭屍怕是也應付不過來。

就在這焦灼的時刻,突然兩個人影從天而降,正是之前驪山腳下的一男一女。

霎時間,天空中陡然出現了一道巨大的金色符咒並散發出耀眼的金光。

那些怪物頓時發出淒厲的叫聲,似乎十分懼怕這金光,開始四處逃竄。

“逃,逃得掉嗎?”

男子冷哼一聲,似乎早就預料到這些怪物的反應,早就做好了準備,手舞一把大刀,猶如砍西瓜一般將那些逃竄的殭屍一個一個砍掉腦袋。

那些殭屍在符咒金光的作用下,根本就沒有一絲反抗力,就像是割韭菜似得被割掉了腦袋,一點都沒有拖泥帶水。

衆人都是瞪大了眼睛,如此勇猛的男人,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即便是西楚霸王項羽也不過如此吧!

直到最後龍爺也被男人砍掉了腦袋,天上的符咒才消失不見,天空再次恢復平靜,就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急急如律令,煉獄真火,燃!”絕美女子口中吟唱,瞬間殭屍的屍體被紅色的火焰包裹,瞬間燒成了灰飛。

“這是,道術?”祖龍看着女子施法,眼中神色閃爍。

而李團長呆呆的看着這一切,好半天反應不過來,完全沒有料到剛纔還束手無策的情況,眨眼睛就解決了。

“這……”

簡直是不可思議,沒想到華夏居然還有如此奇人!

“兩位如何稱呼,剛纔所用的可是道術?”祖龍抱拳一禮問道。

男人詫異看了祖龍一眼,沒想到眼前之人還有這般見識。

就那麼把大刀往地上一插,豪邁道:“沒錯,正是道術,我們乃是山中修道之人,名字不說也罷,方纔在山腳突然感受到屍氣,所以纔過來看看。”

“原來如此!”

對方越是不說名字,祖龍便感覺這兩人來歷愈發不簡單。

“你們可知這些殭屍究竟是如何而來?”男子看向祖龍一行人問道。

那男人身上自有一股威勢,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王者,容不得衆人有反抗的心思。

李團長下意識緊張道:“是有一個殭屍從盜洞裏爬了出來,咬傷感染了其他人。”

男子聞言眉頭一皺,果然在附近發現了一個盜洞,猜想必定是盜墓賊進入這墓中破壞了裏面的陣法,而嬴政很可能已經擺脫了禁錮。

這下怕是有些糟了。

想到這裏,男子眉頭越發的深鎖了。

“夫君……”

絕美女子似乎也已經猜到了,但是當着這麼多人的面,有些話她並不方便講。

兩人不知道在一起度過了多少歲月,雙方隨便一個眼神,都能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男子自然是猜想到了自己妻子想要說的話,於是點了點頭。

絕美女子瞬間神色一變。

男子握了握她的手,然後看向李團長一行人道:“這裏不是久待之地,你們還是速速離開吧。”

“爲什麼?”

見對方明明已經消滅了殭屍,還說的如此慎重,祖龍下意識覺得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

果然,便聽男人繼續道:“我們雖然剛纔消滅了這些殭屍,但是真正厲害的殭屍卻在這皇陵裏面。”

“什麼?”

見還有殭屍,而且比剛纔的殭屍更厲害,除了這突然出現的神祕男女,所有人都不禁嚇了一跳。 果然是皇陵裏面出了變故,但是好端端的皇陵裏面怎麼會有殭屍的?

剛纔的殭屍就已經很難對付了,這要是再跑出更厲害的出來,後果絕對不容想象!

祖龍和李青璇等人頓時一臉凝重。

原本兩人只是陪同劉教授來挖掘古墓裏的文物,順便保護對方的,沒想到卻是遇到了這樣的變故。

“所以,你們還是趕緊離開這裏吧,我們二人要進去墓裏查看一番,看看局面究竟到了什麼程度了。”

男人頓時也神情凝重了起來,若真是嬴政甦醒了過來,他也沒有把握能夠鎮住這怪物。

“這……”

李團長頓時將目光看向了祖龍,他雖然是這裏的最高指揮官,但是有龍騰的人在這裏,他就不方便做決定了,畢竟在面對特殊情況下,龍騰有獨自裁定權。

祖龍神色凝重,看向神祕男子道:“既是如此,那我們和你們一起下去看看。”

如果情況真如男人說的這般,這可不是開玩笑的,身爲龍騰的組長又豈會袖手旁觀?

“你們?不是我看不起你們,如果裏面的那尊真的醒了,你們下去只會去送死。”神祕男人道。

“身爲龍騰的人,早就把身死置之了度外,這是我們的職責,就算是死,那也是死得其所。”祖龍道。

“好一個死得其所,那隨你吧!如果你們也變成了殭屍,可別怪我事先沒有提醒你,我會直接把你們給幹掉。”

經過了兩千兩百多年,他早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只憑一時氣血的男兒了。

如果是以前的他,絕對會覺得對方勇氣可嘉,就像當初的他一樣,面對勢力比自己大百倍的秦軍,明知前路幾乎是送死沒差別,但他還不是一往無前去了。

於是兩人不再理會衆人,順着盜洞而去,而祖龍和李青璇也緊隨其後。至於李團長這些人,自然是留在了外面。

很快,四人就進入了皇陵的墓道之中,一路看到了很多死在墓道機關下的盜墓賊。

“可惡的盜墓賊!”李青璇惡狠狠的低罵了一聲,沒想到這些人的速度居然這麼快。

不過還好都死在了這裏,否則這皇陵裏面的文物流落在外,必定是整個華夏民族的損失。

走出墓道之後,眼前的視線立刻變得豁然開朗。

神祕男人和女人都沒有什麼好奇,似乎早就見過,見怪不怪。

但是祖龍和李青璇卻是被眼前這一副神奇的景象給震驚了。

“果然是他的氣息,他果然是清醒了過來。”神祕男人道,神色異常凝重。

當年自己的老師就囑咐他們在驪山腳下守護兩千五百年,只要過了這個時間,長生不老藥的藥效就會消失,到時候,嬴政就會真正死亡,就不會再有麻煩,但是前提是,困住嬴政的陣法和符咒不能提前被破壞。

沒想到就只差兩百多年了居然前功盡棄!

“前輩,你究竟說的是誰?”

祖龍見這人愈發高深莫測,心中早就將對方當做了不出世的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