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旺看著一臉驚恐之se的七皇子,和一臉難看之se的心語國太子淡淡的說道。

看著擋住自己等人前行道路的李家旺,心語國的太子一臉自信之se的威脅道:「李家旺,我承認你很厲害,但是你還不是我們心語國的對手,我勸你還是放我們走!否則,等待你的將是我們心語國的大軍!」

聽到心語國太子的話,李家旺輕輕地搖了搖頭,一臉不屑之se的說道:「心語國的大軍!我呸!我難道還會怕了你們心語國不成!告訴你,今天你們都要留在這裡,誰也別想走!」

聽到李家旺的話,心語國的太子臉se劇變,一臉難看之se的說道:「你真的想要和我們心語國作對嗎?」

聽到心語國太子的話,李家旺淡淡的回道:「不是我和你們心語國作對,而是你和我作對,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上次和我交戰的那個星尊級別的高手,應該是你的護衛!

既然你已經將我當作了敵人,那麼,我幹嘛還要放你一條生路呢!畢竟,我殺了你,心語國的大軍會圍剿我,我不殺你,等你返回心語國,也會鼓動你的父皇,派遣大軍對付我。

既然如此,我為什麼還要放過你一馬呢!說不定,我將你殺了,你的弟弟妹妹什麼的,還會感謝我,讓他們有機會成為心語國的皇帝,進而勸阻你父皇報復我呢!」

聽到李家旺的話,心語國太子的臉se一變。

他的父皇已經病入膏肓,他之所以到羅雲帝國做客,就是想要拉攏羅雲帝國這個准六級文明帝國,使其成為自己順利登上皇位的助力。

一旦自己在羅雲帝國遇難,羅雲帝國在發生大變,成為李家所在的李家囊中之物,那麼,依照心語國各大家族的意思,絕對不會因為自己一個人,而興兵向一個準六級文明帝國開戰,消弱帝國的實力,為周圍的其他帝國提供可乘之機呢!

看到心語國的太子臉se劇變,李家旺心中一動,不由自主的大聲說道:「該不會被我猜中了!就算我殺了你,你們心語國也不會找我報復。」

聽到李家旺說起剛才的話都是猜測,而自己臉上的變化,卻讓其肯定了自己的猜測,這讓心語國的太子感到一陣的鬱悶,語氣軟軟的說道:「李家旺,請你放過我一把,我保證我們心語國不會參與到羅雲帝國的內亂的。」

聽到心語國太子服軟的話,李家旺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測,就更不願意放棄走了,因此,李家旺毫不客氣的拒絕道:「不可能,今天你們都必須死在這裡!」

李家旺的語音剛落,就見其手中的青鋒劍輕輕一揮,一道帶著徹骨寒意的白se劍芒,從中激she而出,閃電般的向著心語國太子的身上激she而去,大有將將其斬為兩截的架勢。

「卑鄙!」

心語國太子身邊的白髮老者,怒吼一聲,手中長劍輕舞,一道帶著炙熱氣息的紅se劍芒閃過,將李家旺揮出的白se劍芒擊潰,使心語國太子免遭被分屍的危險。

看到自己的偷襲失敗了,李家旺的大手一揮,大聲的命令道:「殺光他們!」

李家旺的語音剛落,就見到跟隨在身後的一百名星皇高手,紛紛怒吼一聲,手中的武器快速的舞動,一道道凌厲之極的攻擊,向著心語國太子,七皇子,徐家家主等人的身上激she而去。

面對李家旺身後一百名星皇高手的凌厲攻擊,心語國太子,七皇子,徐家家主等人的護衛,也紛紛怒吼一聲,全身真氣快速的湧入到手中的武器當中,並快速的舞動,揮出一道道凌厲的攻擊,擋住李家旺手下高手的攻擊,保護著了三人的安全,同時身形急速閃動,將三人保護在中間,抵擋李家旺手下的攻擊。

看到李家旺身後的一百名星皇,向著自己保護的太子殿下,發起了兇猛的攻擊,而太子殿下身邊的護衛多時星王級別的高手,根本擋不住李家旺手下一百名星皇高手的攻擊。

因此,那名白髮老者心中心中一緊,手中的長劍快速舞動,一道道凌厲之極的紅se劍芒,從中激she而出,向著一百名星皇高手的身上攻擊而去。

見此情景,李家旺則冷笑一聲道:「你的對手是我!」

李家旺的語音剛落,就見到其手中的青鋒劍急速的舞動,一道道帶著徹骨寒意的白se劍芒從中激she而出,將那名白髮老者揮出的紅se劍芒一一擊潰,同時余勢不減的向著那名白髮老者的身上激she而去。

聽到李家旺的話,在看到其不斷揮出一道道凌厲之極的白se劍芒,將自己揮出的紅se劍芒擊潰的行為,那名白髮老者不由自主的怒吼一聲道:「那我就先殺了你,在去將你那一百個狗腿子宰了!」

那名白髮老著的語音剛落,就見到其身上的氣勢,快速的攀升,一直攀升到星尊巔峰之境才停止攀升,頓時,一股強大無比的氣勢,猶如泰山一般向著李家旺的身上碾壓而出。

同時那名白髮老者手中的長劍輕舞,一道道凌厲之極的紅se劍芒,從中激she而出,快速的在天空當中,彙集成一條釋放著無比炙熱氣息的火龍,頓時,只見到那條火龍仰天一聲長嘯,揮舞著巨大的龍爪,向著李家旺的身上撲了過去。

感受到白髮老者身上傳來的龐大壓力,李家旺的臉se一正,手中的青鋒劍快速的舞動,一道道凌厲之極的白se劍芒,從中激she而出,快速的彙集成一條釋放著徹骨寒意的巨大冰龍,仰天一聲長嘯,揮舞著巨大而鋒利的龍爪,迎向那條帶著炙熱氣息的紅龍。

砰!砰!砰!

一聲聲劇烈的爆炸聲,在巨大的冰龍和火龍相撞之時迸發而出,一道道璀璨的光芒,從兩條真氣化形的巨龍碰撞之處激she而出。

一會兒功夫之後,巨大的冰龍,在火龍猛烈的攻擊之下,潰散開來,化為點點白se光點消失在天地之間,而那條火系真氣化形而成的火龍,則余勢不減的,揮舞著巨大而鋒利的龍爪,向著李家旺的身上撲了過去。

就在那條帶著炙熱氣息的火龍即將撲到李家旺的身上之時,李家旺的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全身真氣毫無保留的灌注到其手中的青鋒劍之中,頓時,只見到一道巨大,帶著恐怖能量波動的白se劍芒,從中激she而出,迎向那條帶著炙熱氣息的火龍,並將其一分為二。

緊接著,一道道帶著徹骨寒意的白se劍芒,緊隨著在那條巨大的白se劍芒之後,將一分為二的火龍徹底擊潰,使其化為點點白光,消失在天地之間,

「陳老,救我!」

心語國太子臨死之前的凄厲慘叫聲,讓白髮老者陷入到瘋狂的境界,只見其將星尊巔峰強者的龐大真氣,毫無保留的灌注到其手中的長劍之中,頓時,只見到其手中的長劍釋放出龐大無比的火系能量波動,一道道強大的能量波動,不斷的衝擊著李家旺的心神,讓其不由自主的感到一絲驚顫。

感受到白髮老者給予自己帶領的威脅之後,李家旺毫不猶豫的調動能量轉化器中的能量,頓時,只見到其身上的氣勢,不斷的攀升,一支攀升到星神初期境界之時,才停止繼續攀上。

之後,李家旺怒吼一聲,手中的青鋒劍,對著白髮老者的方向重重的一揮,體內龐大無比的真氣,全部都隱藏於其青鋒劍之中激she而出的白se劍芒之中,向著白髮老者的身上激she而去。

感受到白se劍芒的巨大威脅,白髮老者怒吼一聲,身體快速的膨脹,爆炸開來,化為一片血霧,附在長劍之中,向著李家旺的身上激she而去。

砰!砰!砰!

一聲聲劇烈的爆炸之聲,在帶著恐怖氣勢的白se劍芒與長劍相撞的時候驟然響起,一道道璀璨的光芒,從白se劍芒和帶著炙熱氣息的長劍碰撞之處激she而去,一股股強大的氣流,從兩者相撞之處迸發而出,向著四周激she而去,使一旁的星皇高手,不得不暫避鋒芒,向著後方急速退去。

轟!

一聲巨響,白髮老者化為漫天血霧附身的長劍,碎裂開來,化為萬千碎片。

看了一眼碎屍萬段的白髮老者,李家旺就讓一百名星皇高手打掃一下戰場,向著天宇星的方向疾馳而去。

在李家旺擊殺心語國太子,羅雲帝國七皇子,徐家家主一天之後,羅雲帝國發生大變,駐紮在didu星附近的二十億艘帝國戰艦,在沒有帝**部的命令之下,將didu星團團包圍。

緊接著,李家聯合孫家以及二十一個大家族,調集十名星尊高手和三千名星皇高手,突襲皇宮和帝國三大家族之一的錢家府邸,將帝國皇室以及錢家全家斬殺殆盡,整個didu星都處於李家的控制之中。

與此同時,帝國南部和北部邊疆艦隊的各個艦隊主官被刺殺,各個艦隊副官接受主官的職務,並迅速的發表聲明,歸屬於李家的統治之下,成為李家艦隊的一部分,並按照李霸天的命令,向著各個反抗艦隊的方向開去,迅速的平定一個個反抗的勢力。

得到消息的李家旺,不由自主的嘆息一聲,對著身邊的李無敵道:「看來,就算沒有我的行動,李家造反也是必然的事情啊!從昨天一夜間,整個羅雲帝國大變樣,就可以看出,李家為了顛覆皇室的統治已經布局很久了,只是藉助於我這次的行動,提前引發了而已。」

聽到李家旺的話,李無敵一臉認同之se的點了點頭道:「大人說的對,不過,這對於你而言,也是一個不錯的結局。畢竟你已經成為了李家的下一任家族,只要爺爺一退位,你就是羅雲帝國的新皇帝。

聽到李無敵的話,李家旺輕輕的搖了搖頭道:「我才不在意什麼家主之位呢!我只在意手中所掌握的實力!現在開始,快速的強佔地盤,爭取在李家艦隊過來之前,didu星西邊的地盤全部都納入我們的手中。」

聽到李家旺的話,李無敵輕輕的點了點頭,轉身離去安排去了。
隨著羅雲帝國皇室和錢家的覆滅,以及百分之八十的帝國艦隊歸屬於李家,整個羅雲帝國的大權全部落入到李家的手中。

而得到帝國大權的李家,也開始一邊派遣艦隊,平定一個個反抗勢力,一邊與諸如孫家之類的盟友分享權力和利益了。

至於李家旺,則趁著這段平靜的時光,帶領著羅志和張魁,乘坐一艘戰艦,向著啟明星的方向急速行去,準備好好的探索一下孫海星當初提供的上古遺址。

「原來這就是啟明星啊!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樣!」

坐在戰艦指揮室當中的李家旺,看著大屏幕之上的啟明星,不由自主的說道。

聽到李家旺的話,一臉憨厚之樣的張魁大聲的問道:「不知道大哥眼中的啟明星是什麼模樣?」

聽到張魁的話,李家旺輕輕的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我也說不清楚,但是我知道其和想象的不一樣。」

聽到李家旺和張魁兩人的話,站在一旁的羅志插嘴道:「大哥,我們來啟明星幹什麼?難道是和其他來啟明星的探險者一樣,到這裡來探險嗎?」

小炮灰今天成首富了嗎 聽到羅志的話,李家旺點了點頭說道:「是的,我們到啟明星就是為了探險,不過,我們和一般的探險者不同,他們都是漫無目的的探險,而我們則是有目的的進行探險。」

聽到李家旺的話,張魁一臉興奮之se的說道:「大哥,難道你知道啟明星中的上古遺址地點?」

看著一臉興奮之se的張奎一眼,李家旺淡淡的說道:「差不多,這是我從一個海盜的身上發現了,現在只是去確認一番罷了!不過,根據我的了解,這處上古遺址應該是存在的,而且是別人沒有發現的全新遺址。」

聽到李家旺的話,張魁和羅志兩人的臉上都露出了興奮的笑容。

當戰艦在啟明星之上降落之後,李家旺沒有任何停留的,帶領著羅志和張魁兩人向著自己知道的那處上古遺址的方向趕去。

許久之後,李家旺三人進入到啟明星最大的山,脈迷霧山脈深處一個隱秘的峽谷中,仔細的尋找著從孫海星口中逼供出來的那處上古遺址。

「大哥,這裡來,我發現遺址了!」

張魁一臉興奮之se的,用手指著一個數十米高,洞口被繁茂的青se藤蔓擋住山洞,對著正在仔細尋找遺址的李家旺大聲喊道。

聽到張魁的大喊之聲,李家旺和羅志兩人,快速的來到其的身邊,小心翼翼的向著山洞之中潛行而去。

砰!

一聲巨響,在李家旺三人進入山洞之後驟然響起,頓時,只見到山洞洞口轟然間倒坍,無數碎裂的大石將洞口堵得嚴嚴實實,使其無法正常從洞口走出去。

回頭看了一眼倒坍的洞口,李家旺取出自己的青鋒劍,雙手緊握,一臉謹慎之se的對著身邊的羅志和張魁道:「小心點,這個洞穴有些邪門。」

聽到李家旺的話,張魁快速的去處自己的巨靈錘,羅志快速的去取出自己的流星劍,一臉謹慎之se的緊隨在李家旺的身後,向著洞穴深處探險而去。

一會兒功夫之後,李家旺三人來到一個巨大的天然溶洞當中,頓時,發現二個三丈高,手提一個由堅硬的岩石製作的大棍的土元素傀儡,靜靜的守護在一個洞穴的門口。

看著那兩個土元素傀儡一眼,李家旺對著身後的羅志和張魁,低聲吩咐道:「你們注意安全,如果遇到危險,一定不可貪圖寶物,一定要快速的退出洞口,知道嗎?」

聽到李家旺的話,在看到其臉上的關心之se,張魁和羅志一臉感激之se的點了點頭,保證道:「大哥,你放心,我們知道該怎麼做?」

得到張魁和羅志的保證之後,李家旺便率先向著兩個土元素傀儡守護的洞穴走去。

當李家旺距離那個洞穴還有十幾米的時候,守護在洞穴給門口的兩個土元素巨人,突然睜開了緊閉的雙眼,向著李家旺的身上瞪去,同時一言不發的,揮動手中的巨大棍子,帶著呼嘯的風聲,和恐怖的力度,向著李家旺的身上狠狠的砸去。

遭到土元素巨人攻擊的李家旺,身形急速一閃,向後退去,躲開兩根巨大棍子的一擊,同時手中的青鋒劍快速的舞動,一道道凌厲之極,帶著徹骨寒意的白se劍芒從中激she而出,排成一條白se直線,向著土元素巨人的身上激she而去。

砰!砰!砰!

一聲聲清脆的響聲,在一道道凌厲之極的白se劍芒,撞擊到兩個土元素巨人身上之時驟然響起,同時一聲巨大的吼聲,從兩個土元素巨人的口中發出,被李家旺的攻擊激怒的兩個土元素巨人,立即邁開腳丫子,揮舞著手中的棍子,向著李家旺的身上狠狠的砸去。

感受到兩個土元素傀儡棍棒之上傳來的恐怖壓力,李家旺立即就知道了這兩個土元素傀儡,都擁有著星尊後期強者的力量,再加上其不畏懼自己的青鋒劍攻擊的堅固身體,自己想要將兩個土元素給解決掉,絕對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但是這兩個土元素傀儡的移動速度慢,攻擊頻率慢,給自己練手擋住活靶子,鍛煉自己的武技,使自己儘快的踏入到下一境界,有著極大的幫助,便一邊不斷的揮舞著手中的青鋒劍,發出一道道凌厲之極的白se劍芒攻擊,將兩個土元素傀儡激怒,使其追殺自己,離開其守護的洞穴。

當李家旺將兩個土元素傀儡全部引開之後,羅志和張魁對望一眼,知道自己實力弱小,幫不上李家旺的忙,便一起竄入洞穴當中,搜尋上古遺址當中的寶物去了。

看到張魁和羅志兩人竄入到了洞穴當中,李家旺便放下了心中的擔憂,手中青鋒劍急速的舞動,一道道凌厲之極的白se劍芒從中激she而出,在半空當中彙集成一把巨大的白se巨劍,向著一個土元素傀儡的身上斬去。

感受到白se巨劍之上傳來的巨大威脅,那個土元素巨人手中的棍子,用力一揮,狠狠的砸在白se巨劍之上,附在棍子之上的巨大力量,瞬間就將白se巨劍擊潰,使其化為點點白光,消失在天地之間。

看到土元素巨人的力量如此巨大,李家旺的眉頭不由自主的一皺。

不過,當看到其緩慢的移動速度之後,皺起的眉頭又舒展了起來,並快速的將青鋒劍收入乾坤戒當中,惡魔戰甲覆蓋全身,體內龐大無比的金se真氣快速灌注到體外的惡魔戰甲之上,身形急速閃動,偌大的拳頭,向著一個土元素巨人的脖子之處擊打而去。

砰!

被李家旺擊中脖子的那個土元素巨人,發出一聲憤怒的吼叫,沒有握棍子的左手,緊握成拳,帶著呼嘯的風聲,向著李家旺的身上砸去。

感受到土元素巨人拳頭之上傳來的恐怖力量,李家旺身形急速的閃動,躲過其兇猛的一拳,同時雙手成拳,體內真氣源源不斷的灌注到其體外的惡魔戰甲之上,頓時,兩隻帶著恐怖力量的鐵拳,不斷的擊打在土元素巨人的身上之上,使其發出一聲聲憤怒的吼叫之聲。

連續被李家旺擊中數次的土元素巨人,發出一聲聲憤怒的吼叫之聲后,一臉憤恨之se的扔掉手中的棍子,雙手成爪,向著李家旺的身上抓去,想要將其抓爆,捏死在手中。

看到土元素巨人放棄手中的棍子,使用手掌對付自己,李家旺的嘴角露出一絲笑意,身形急速的閃動,圍繞著土元素巨人的身體飛行,同時不斷的揮動著自己的拳頭,將一隻只帶著恐怖力量,蘊含著龐大金se真氣的拳頭,向著土元素巨人的身上砸去,在其的身體之上,砸出一個個深淺不一的坑洞。
隨著時間的推移,李家旺拳頭之上的力度越來越大,拳頭揮舞的速度越來越快,兩個不停的挨打,卻很難打到李家旺的土元素傀儡,紛紛怒吼一聲,體型迅速的縮小,變幻成一個兩米高的彪壯大漢,揮舞著偌大的拳頭,向著李家旺的身上砸去,並成功的砸在了李家旺的身上,與其體外的惡魔戰甲,發生一起親密的接觸,巨大的力量,透過惡魔戰甲,傳遞到李家旺的體內,肆意的縱橫,想要破環其體內的經脈血肉。

可惜,那股巨大的力量,剛剛進入到李家旺的體內,還沒有來得及破環其體內的經脈,就被龐大無比的金se真氣排除體外,消失在天地之間。

看到土元素傀儡竟然可以變小,李家旺大吃一驚,緊接著眉頭輕皺,偌大的拳頭,帶著呼嘯的風聲和恐怖的力量,向著兩個土元素傀儡的身上狠狠的砸去,同時雙腿一不斷的揮動,向著兩個土元素傀儡的身上踢去。

感受到李家旺拳頭之上傳來的巨大威壓,兩個土元素傀儡,一聲怒吼,偌大的拳頭,帶著呼嘯的風聲和恐怖的力量,毫不猶豫的迎向李家旺的拳頭,並與之在半空之中展開了激烈的對撞。

砰!砰!砰!

一聲聲劇烈的爆炸聲,在李家旺和兩個土元素傀儡的拳頭對撞之中驟然爆發,一道道璀璨的光芒,從李家旺和兩個土元素傀儡拳頭相撞之處迸發而出,一股股強大的氣流,從李家旺和兩個土元素傀儡拳頭相撞之處,激she而出,將周圍地面之後的碎石,捲入其中,攪成碎片,一陣微風吹過,石屑漫天飛舞。

半個小時之後,正在不斷的揮舞著拳頭,和兩個土元素傀儡進行硬碰硬對轟的李家旺,突然聽到一陣腳步聲從洞穴處傳出來,不由自主的身形一閃,遠離兩個土元素傀儡,轉身向著洞穴之處看去,只見到渾身氣勢暴漲,一臉興奮和激動之se的羅志和張魁兩人從洞穴中走出。

看了一眼滿臉興奮與激動之se的羅志和張魁,李家旺一臉疑惑之se的問道:「你們怎麼出來?洞穴之中有什麼好東西?」

聽到李家旺的問話,張魁和羅志兩人沒有立即回答,而是隨手一揮,將兩個星尊後期的土元素傀儡收入到兩人的空間戒指之中,才走到李家旺的身邊,滿臉興奮之se的說道:「大哥,這處遺址是上古戰神,和其的弟弟上古劍神的修鍊之地,我們兩個分別繼承了上古戰神和上古劍神的傳承,現在整個遺址都屬於我們兩人,也屬於大哥了。」

聽到張魁和羅志兩人的話,在看到兩人剛才將星尊後期的土元素傀儡收入空間戒指的行為,以及感受到兩人身上釋放出來的,屬於星尊初級的龐大氣勢,李家旺不由自主的大聲贊道:「你們兩個真是走運啊!竟然得到了上古戰神和上古劍神的傳承,實力還來了一個三級跳,直接從星皇初級跳到了星尊初級,比我的還要強了。」

聽到李家旺的話,張魁不由自主的用手撓了撓後腦勺,一臉憨厚之se的說道:「大哥,雖然我的實力達到了星尊級別,怎麼我感覺自己還是打不過你呢!是我的感覺錯了,還是你有什麼底牌不成?」

聽到張魁和花,一旁的羅志,用手在其的腦袋之上狠狠的敲了一下,大聲的說道:「笨蛋!難道你忘記了自己當初是怎麼輸給大哥的嗎?當時你的境界不也在大哥之上嗎?」

聽到羅志的話,張魁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道:「說的也是,大哥的實力根本不能從其表現出來的境界來判斷,其的實力好像深不見底一般,等你到以為其的實力已經達到極限的時候,其實其的實力還可以在強上一點。」

聽到張魁和羅志兩人的話,李家旺不由的輕笑一聲道:「你們兩個就別誇我了!趕快告訴我,遺址當中有什麼寶物,給你大哥我分點,總不能你們兩個一個個的實力暴增,還得到了上古戰神和上古劍神的傳承,而我卻空手而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