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老祖等人目光看向眼前的鐵柱,同樣是十分的震驚,他們在青木城很多年,進入這青木山脈不知道多少次,但從沒有發現這些鐵柱。

在眾人之中一個頭髮稀少,鬍子雪白的老者目光緊緊的盯著眼前的鐵柱,眼神之中出現劇烈的波動。

在場之人都是高手,自然察覺到白鬍子老者的異樣。

李家老祖笑著道:「周家傳承久遠,傳聞當年青木城剛建立時候,周家就已經存在,想必周家對於這青木山脈了解遠在我們之上,周老家主看出了什麼,不如說給我們聽一聽。」

周家老祖收回目光,看了一眼李家老祖,冷淡的道:「不用說這些廢話,我周家雖然傳承久遠,但對於這青木山脈了解不是很清楚,不過先祖當年留下一些筆記,記述關於青木山脈的信息。」

「不知道周家先祖記載了什麼信息?」

鄭洪目光看向周家老祖詢問道。

其餘眾人紛紛看向周家老祖,等待對方的回答。

周家老祖說道:「青木城建城只有千年,曾經這青木山脈只是一個十分普通的山脈,山脈之中最為強大的不過是先天境初期的妖獸,因為這裡十分的荒蕪,方圓幾萬里沒有一個城池,只有零星的一些村落。

但千年前,突然天穹出現異象,有九龍騰空異象,驚動了許多人,認為是有重寶出世,紛紛前來此查看,天境的大人物也來了,但最終沒有查到任何東西。

後來青木山脈發生了異變,這裡木靈氣十分的濃郁,讓整個山脈充滿了磅礴的生機,從一個荒蕪的山脈變成一個充滿了生機的山脈。

天境的大人物再一次的前來,但最終依舊是沒有什麼收穫,之後偶爾會有大人物進入山脈,但最終都是什麼也沒有查到。

當年因為青木山脈的異變,使得青木山脈內長出許多靈藥,我周家先祖就在此定居,建立周家,千年過去,周家依靠這青木山脈發展成一個大家族。

我年輕的時候對於青木山脈充滿了許多好奇,進入山脈探查了好幾次,但最終什麼也沒有查探到,眼前的這鐵柱原本並沒有,這一點我可以十分的肯定。」 鄭洪李家老祖等都眉頭微皺,關於青木山脈的傳說他們知曉一些,這青木山脈是千年前才形成的,當時轟動很大,青雲府內所有的大人物都來了,甚至是附近府域內也有強者降臨,但最終沒有人探查出任何東西。

李家老祖看著眼前的鐵柱,沉聲說道:「以前我經常進入山脈核心之地,這幾座山峰我登了很多次,以往確實沒有這鐵柱,這些鐵柱好像是從地面之中長出來一般,如果不是因為追殺那兩個傢伙,很難發現這山脈的異變。」

青木山脈因為生機濃郁,草木十分的茂盛,這些鐵柱上原本爬滿了藤蔓,很多人即便是看到了也會以為這只是一顆普通大樹,不會多想。

鄭洪走到那鐵柱前,伸手撫摸著鐵柱,看著那上面的紋路,這些紋路蘊含著大道至理,不是普通的花紋。

「唰。」

鄭洪消失在原地,下一瞬間出現在另一個山頭,仔細查看了一些鐵柱,然後消失不見,查看另一座山頭上的鐵柱。

很快鄭洪返回,眉頭緊皺,這些鐵柱不是普通的鐵柱上面銘刻了十分複雜高深的道紋,這八根鐵柱分佈在四周,構成了一個絕世大陣。

雖然鄭洪看出了這是一個陣法,但具體是什麼陣法他並不知曉,但他知曉這陣法不凡,遠超玄天宗的護山大陣。

鄭洪眼神之中露出一絲瘋狂,道:「這整個青木山脈應該是一個巨大的陣法,因為歲月久遠,陣法出現了破損,使得被封印之物露出一絲氣息,才會讓原本荒蕪的山脈變成一個充滿生機的山脈。」

「僅僅只是一些氣息,就能夠改天換地,那麼寶物本身又是何等強大?」

李家老祖目光駭然,呼吸有些急促,如此寶物必然不是凡品,如果能夠得到,絕對可以讓他們發生蛻變,更進一步不在話下,甚至是可以達到傳說之中的境界。

周家老祖等人也是面露貪婪之色,他們之前就有了猜測,如今得到了玄天宗鄭長老的證實,更加肯定,這山脈之下有著絕世重寶。

幾位衍輪境的武者互相對視一眼,同時點了點頭。

他們顯然達成了共識,那就是破開陣法,如今這裡他們最強,打開陣法,他們有機會獲得寶物,一旦這裡的消息傳開,到時候他們恐怕連一口湯都喝不上。

鄭洪開口說道:「既然決定,那麼我們就破開這陣法,這陣法十分的強大,但歲月十分久遠,這陣基都已經腐蝕不堪,我們將這鐵柱拔起,或者將其毀壞,可以破解這陣法。」

李家老祖問道:「大人,我們是合力破開一個陣基,還是分開,破開所有的陣基?」

其他人也是看向鄭洪,畢竟這裡對方最強,而且來自於玄天宗這種大勢力,自然見識不凡。

鄭洪道:「這陣法十分強大,如果是完整的陣法我們在此全力破壞也不會撼動分毫,即便是如今殘破,但也不是我們可以輕易撼動,我們只需要轟開一個鐵柱,就可以撕裂開這陣法,到時候可以打開通往寶物的通道。」

「好,那麼我們就轟開這根鐵柱。」

李家老祖看著眼前的鐵柱說道。

眾人看向眼前的鐵柱,不過沒有人動手。

李家老祖目光看向旁邊不遠處一人,道:「你動手全力打向這鐵柱。」

眾人之所以沒有動手,主要是擔心這陣法會不會反噬自身,所以李家老祖讓一個紫府境的武者試探一下。

馮山面色難看,他十分倒霉被選中,看到幾位衍輪境的大人物臉色不善,不敢推辭,目光看向眼前的鐵柱,調動體內真氣,一掌轟出,恐怖的力量掀起一陣狂風,這一掌可以輕易的轟碎一座小山。

「砰。」

馮山一掌打在鐵柱上發出一聲驚天巨響,大地都在搖晃,不過那鐵柱沒有絲毫被撼動,那一掌也沒有在上面留下一絲痕迹。

眾人目光看向那鐵柱,面色震驚,沒有想到這鐵柱居然如此堅硬,紫府境強者都無法撼動一絲。

李家老祖看向馮山冷聲說道:「沒吃飯嗎,用全力。」

馮山心中暴怒,不過臉上不敢有絲毫的反抗,畢竟對方是衍輪境的大武者,可以輕易的擊殺他。

馮山手中出現一把劍,這是一把極品靈器,是他最為珍貴也是最強的兵器。

靈器是專門為武者打造的兵器,上面銘刻著靈紋,激發靈紋可以施展出玄妙的力量,而且靈器所用的材料都是十分珍貴,可以承受武魂的力量,武魂之力注入其中,會爆發出十分強大的力量。

靈器分為下品、中品、上品和極品四類,一般的先天武者能夠擁有一把中品靈器已經十分不凡,只有一些大家族弟子才有可能擁有上品靈器,至於極品靈器,那就是十分稀有了,一般的衍輪境初期的武者也很難擁有一件極品靈器。

馮山手持極品靈器身上的氣息在急速的攀升,整個人如同一把絕世利劍,四周的天地靈氣不斷的朝著他湧來。

「啾。」

一聲清脆的鳴叫之聲響起,隨後天穹上出現一隻巨大的妖禽,身上沒有羽毛,而是麟甲,散發著森冷的寒意,頭顱之上有著一個巨大金色雞冠,散發著強大的威壓。

「金冠鐵鷹,看來這馮山要動用全力了。」

有人開口說道,那巨大的妖禽並非真正的妖禽而是馮山的武魂,達到了第二次的覺醒,所以不再是劍之形態,展現出他原本的樣貌。

「這金冠鐵鷹乃是玄階上品武魂,十分的強大,因為有了此武魂,所以馮山才能夠在青木城內闖出不小的名聲,即便是頂尖大家族族長也不敢輕易的得罪。」

有人感慨的說道,眼神之中充滿了羨慕。

不過此時馮山心中可沒有絲毫的高興,反而是充滿了怨恨,他是紫府境巔峰存在,在青木城是頂尖的強者,但在那些衍輪境的老怪物面前,根本不夠看。

不入衍輪,根本不能夠說是踏入了武道。

金冠鐵鷹朝著馮山衝來,瞬間沒入他的身體,隨後他身上出現一片片麟甲,手中的劍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鎮壓四方天地。

一劍斬出,強大的劍氣直接撕裂空氣,這一劍足以將一個百丈高的山峰劈開,紫府境之下的存在在此劍下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甚至是一般的紫府境存在都難以抵擋此劍。

璀璨的劍芒直接斬在了那鐵柱上,劍芒直接破碎開,力量朝著四周散去,捲起地上的沙塵,隨後金屬碰撞的聲音從那沙塵之中發出。

沙塵散去,馮山站在鐵柱前,看著眼前的鐵柱,上面只有一道淺淺的痕迹,隨後看向自己手中的劍。

「咔擦。」

馮山手中的劍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響,隨後那極品的靈劍直接破碎。

「啊,我的劍。」

馮山發出一聲悲吼之聲,這把劍可是他花費十年的積蓄才買來的,本以為可以陪伴自己踏上衍輪境,不曾想居然在此碎裂了。

「居然碎了,極品的靈器居然就這麼碎了。」

「這個鐵柱是什麼東西,怎麼會如此的堅硬,可以震碎一把極品」

「上面有著許多的紋路,肯定是寶物,剛才有人說是寶器,如今看來還真有可能。」

……

遠處那些圍觀之人小聲的議論起來,目光看向那鐵柱都是充滿了貪婪,不過他們不敢動,因為他們知曉憑藉自己的力量,根本沒有資格染指。

李家老祖沒有在意馮山的悲痛,而是看向那鐵柱,走上前,目光看著那被馮山破開的痕迹,從中感受到一股冰寒之意。

「如果我沒有猜測,這精鐵之中夾雜了許多稀有的金屬,其中一種是寒鐵,這種東西十分的堅硬,就算是寶器恐怕也是難以打破。」

李家老祖沉聲說道,臉色十分的難看,如果無法打破這鐵柱,那麼他們就無法破開陣法,自然沒有機會獲得裡面的寶物。

鄭洪眉頭微皺,看了一眼眼前的鐵柱,目光看向周家老祖,道:「你確定以往沒有這些鐵柱?」

「我十分確定,如果這裡有鐵柱,當年那些天境大人物必然不會發現不了,因為青木山脈盛產靈藥,所以每天這山脈之中都會有許多武者,恐怕這些鐵柱是最近一段時間才出現的。」

周家老祖說道。

鄭洪說道:「既然不能夠破開,那麼就將他拔出來。」

「一起動手。」

鄭洪走到鐵柱前,體內湧出一股強大的力量,四周的天地靈氣不斷的朝著他匯聚而來,很快凝聚出一個巨大的靈氣漩渦,一隻巨大的手從那靈氣漩渦之中伸出,抓著那鐵柱要將其拔出來。

「動手。」

李家老祖、周家老祖等人紛紛出手,各自施展手段,要將這鐵柱從地面之中拔出來,這鐵柱彷彿和這山連在一起,即便是幾位衍輪境和眾多紫府境的武者合力也是無法撼動。

在遠處人群之中。

墨鱗妖虎目光看向山峰上那幾個衍輪境的武者,眼神之中充滿了輕蔑,小聲的冷笑道:「就憑他們也想撼動這和九龍鎖天陣,真是不自量力。」

九龍鎖天陣可是傳說之中最為頂尖的陣法,即便是聖人一旦被鎖住,也是難以掙脫,此陣更是號稱可以鎖住天地。 楚楓看著自己肩膀上的墨鱗妖虎,小聲的問道:「小黑,這陣法既然是封印陣法,那這下面會不會是被封印的惡魔。」

「不知道。」

墨鱗妖虎搖頭,雖然他看出了許多東西,但也只是看到表面的東西,被封印之物是什麼他自然不清楚。

墨鱗妖虎反應過來,目光凶厲看向楚楓,道:「和你說了多少次,別叫我小黑,叫我黑爺。」

「好的。」

楚楓隨口說道,顯然是沒有聽進去,目光看向那遠處的鐵柱,不知為何他心中有股不好的感覺。

此時,鄭洪等幾個衍輪境和眾多紫府境的強者施展全力,想要將那鐵柱從地中拔出來,恐怖的力量朝著四周散去,元丹境的武者都難以承受,紛紛遠離山頭。

那鐵柱晃動了一下,隨後慢慢的升起來。

鄭洪臉色狂喜,道:「所有人用盡全力,不要留手。」

眾人紛紛施展出強大的力量,一隻只真氣大手抓著那鐵柱朝著上方拔起,那不知重達多少斤的鐵柱被慢慢的從地面之中拔出來,原本露出地面十丈,如今達到了十五丈,好像還沒有到盡頭,依舊在慢慢的往上升。

「怎麼會,這鎖龍柱和這一方大地融合,陣法只要沒有被破,就算是天境存在也是無法撼動。」

墨鱗妖虎看到那鐵柱被拔出來,眼神之中露出驚奇,隨後眼神之中露出一絲駭然,急忙的對著楚楓道:「離開這裡,趕緊離開這裡。」

楚楓不明所以,不過看到對方眼神之中露出恐懼之色,知曉必然是即將要發生什麼,帶著月如霜朝著遠處而去。

因為幾大衍輪境和眾多紫府境的武者聯合施展力量,產生的恐怖力量威壓十分可怕,修為弱小之人紛紛朝著遠處逃去。

因此這個時候朝著外圍而去不會讓人懷疑。

楚楓小聲的問道:「怎麼了,你看出了什麼,說出來,不要憋在心中不說。」

墨鱗妖虎沉聲說道:「九龍鎖天陣,乃是十分強大的陣法,可以封鎖天地,困住大帝,就算是殘缺的也不是衍輪境武者可以撼動。」

「可是他們撼動了,而且好像很快就要拔出來一根鐵柱,難道這個陣法是假的?」

楚楓面色疑惑,雖然他不知曉什麼是九龍鎖天陣,對方說的這麼強大,但現實卻是幾個衍輪境強者撼動了,很快就要破開了。

月如霜說道:「你的意思是有人在暗中幫助他們破解這九龍鎖天陣。」

「還是丫頭你聰明。」

墨鱗妖虎鄙視的看了一眼楚楓,誇讚月如霜一句,繼續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這被封印的傢伙應該還沒有死,通過之前那幾個傢伙的言語,恐怕那被封印的傢伙,千年前就已經破解了一部分九龍鎖天陣。

如今千年過去了,他即將要完全的破解開這封印,現在這些傢伙在外面幫忙,陣法完全破解,用不了多少時間。」

墨鱗妖虎回頭看向那主峰,主峰高聳入雲,宛若是一把絕世利刃,直衝天穹,他從其中感受到一股十分可怕的氣息波動。

墨鱗妖虎目光了一眼楚楓,隨後又看向那青木山脈的主峰,眉頭微皺,心中在思索著什麼。

此時,天穹之巔雲海翻湧,四周的靈氣不斷的朝著此地匯聚,形成一個巨大的靈氣漩渦,籠罩整個青木山脈,漩渦的中心是那青木山脈主峰,恐怖的威壓宛若是天威,鎮壓蒼穹。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青木山脈之中所有的人都面色駭然,這威壓即便是衍輪境的強者都感覺自己十分的渺小,宛若是螻蟻一般。

大地晃動,隨後那八根鐵柱上的紋路綻放出一道道光芒,鄭洪等人被那光芒直接震飛了出去,口吐鮮血,面色蒼白。

「昂、昂……」

一道道龍吟之聲發出,隨後那八根鐵柱之中各飛出一條龍吟,直衝天穹,龍威浩瀚,沖入那靈氣漩渦,消失不見。

靈氣漩渦劇烈的旋轉,最後化作一道巨大的黑洞,天地瞬間陷入黑暗之中,在那黑暗漩渦之中突然出現兩個太陽,散發著璀璨的光芒,如同巨大的燈籠照射那青木山脈主峰。

「吼。」

一聲龍吼之聲發出,從那黑暗之中飛出一條金色的真龍,纏繞在那主峰之上。

「轟。」

那高松入雲的主峰轟然倒塌,顯露出一個高三十丈的漆黑鐵棍,那金龍朝著那漆黑的鐵棍而去,那鐵棍散發出幽芒,一隻黑龍從中爆射而出,朝著那金龍撲殺。

雙龍廝殺,龍威浩瀚,鎮壓蒼穹。

重生之悠悠然 整個青木山脈都籠罩著恐怖的威壓下,那威壓十分恐怖,就算是衍輪境的強者也是難以抵擋,被直接鎮壓趴下。

整個山脈之中只有三人沒有被鎮壓,分別是楚楓、月如霜和墨鱗妖虎。

墨鱗妖虎實力強大,可以抵擋住那股恐怖的威壓,月如霜身上散發著白色的光輝,抵消了那威壓。

楚楓身上散發著青色的光芒,無懼那恐怖的威壓。

楚楓目光獃滯,感覺自己彷彿身處在無盡的青芒之中,四周充滿了濃郁的生機,整個天地都是生機,隨後一縷青色的火焰懸浮於他面前。

「這火?」

楚楓想到了之前在青羽天王傳承之地,他除了獲得青羽天王的一個傳承外,還得到了一縷本源之火。

那一縷青色的火焰之中有著一道虛幻的人影顯現,那人影十分的虛幻,彷彿身處無盡歲月時空之外。

很快,楚楓意識重新回到身體之中,看到眼前化作了廢墟的青木山脈,眼神之中充滿了駭然,巨大的山脈直接從地面上消失了,四周都是倒在地上呻吟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