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法夏趕到酒吧的時候,就看見疲憊的,滿身酒氣躺在沙發上的安起陽。 這個晚上,白筱和蘇蘭還有兒子玩的很開心。?又是打牌,又是做遊戲的。好不熱鬧。而爲了驗證白筱做的東西的確是好吃,兩個大男人只能把那些東西都吃完。唉。現在肚子有一點點的不舒服。不知道晚上會不會很不舒服。

蘇蘭見時間不早了,就拉着程凱打道回自己的家裏去了。而白筱則陪兒子睡覺去了。看着兒子們熟睡的樣子,白筱就心生痛愛之情。她的兒子,怎麼看怎麼帥。不是她自誇。真的很帥啊。

這兩個孩子,怎麼看怎麼喜歡啊。不知道他們以後會不會還是這麼的帥啊。希望他們兩個人以後的脾氣都超好的。不要惹女孩子生氣的那種,要很懂得疼女人的那種。那樣就好了。他們會找什麼樣的女朋友呢真的是好期待呢。這個晚上,就趴在兒子的牀上,白筱睡着了。睡的很香,睡得很沉。

不過第二天就不怎麼好受了。手也麻了,腳也麻了。她直接就不能動了。“啊。”只是輕輕一動,白筱就叫苦不迭,“媽呀,爲什麼會這樣。”白筱再動了一下,又一陣巨痛傳來,“哦”忍不住的眼淚都出來了。

聽到了怪聲,司空翼坐了起來,撓了撓頭,不解的問道:“媽,你沒事吧。”

“麻。從頭麻到腳的麻。”白筱老實的說道。

“怎麼了呢老媽”司空純也醒了過來。他不習慣這樣被人家吵醒呢。他習慣自然醒的有木有

“昨天晚上在這兒看你們睡覺看得我自己睡着了。一個晚上就這們趴着,所以現在我哪都麻。”白筱好不容易的才直接躺倒在地上,天吶這個滋味太難受了,難受到他想去自殺啊。

“媽,沒事的。一會就好了。”司空翼下了牀,給媽媽搓了搓。希望她能不那麼麻。

司空純見狀,也過來幫忙。白筱這才感覺到舒服一點了。“好了好了。不用搓了。沒事了。”

白筱雖然感覺還有一點麻麻的。可是比起剛纔來已經好多了。三個人一起出了房間,下樓來到了客廳。不過在客廳,他們看到了一個快死的司空冷語。那臉色,白白的,那精神狀態,差差的。司空純跑到了他的身邊,“爸,你幹嘛啊”

“昨天晚上拉肚子,一直拉到現在。我已經快虛脫了。”司空冷語那一臉痛苦的表情,就知道他正的已經快不行了。好在孩子和白筱是有良心的,“小翼,小純,把你們爸爸先弄到車上去。”白筱拿起司空冷語的電話,開始找司機的電話。

修真必須敗 當然了。她不會開車,她不認爲她會買車,所以,如果不會買車,幹嘛要浪費錢去學開車呢她是一個很計較實用性的人,所以,用不上的東西,她就是不用。這就是白筱。

兩個孩子把司空冷語弄到車上去,那是相當困難的。好在白筱還是能發現這個問題的。最後還是把司空冷語弄到了外面,司機看到他們馬上就上前來幫忙,司機是好人。白筱不由的心想。如果不是他,估計司空冷語的鞋都能讓他們給摩壞。

一行人到了醫院。看了醫生。醫生果然就是醫生,果斷的問道:“昨天晚上吃了什麼了”

“昨天晚上”白筱想了想說道,“昨天晚上他就是在家裏吃飯啊。應該沒有吃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纔對啊。”

“是嗎那就奇怪了,他這個反應,應該是吃壞了東西啊。拉肚子拉的厲害吧。應該都拉水了吧。我應該沒有說錯吧。”醫生說道。雖然這是問話,可是醫生嘛,天天都在面對這樣的病人。病人會出現什麼樣的情況,他當然大概也是清楚的。所以,這雖然是一個問話,可是,也是一個肯定句。因爲他肯定你已經拉水了。還拉得不輕。

司空冷語無力的點了點頭。

“那就肯定是吃壞了肚子了。我開一些藥給你。你回去吃吧。記住以後不要吃一些不乾不淨的東西。明白嗎”醫生說道。

“好的。”白筱點了點頭,昨天晚上沒有吃什麼不乾不淨的東西啊難道是她煮的東西有問題不會吧,昨天晚上他們不是說好吃嗎而且,程凱也吃了啊。難道說,程凱也倒了想到這裏,白筱有一些後怕,如果程凱也是拉肚子的話,那就真的證明她昨天晚上煮的不是食物,而是毒藥了。

因爲不放心,所以,在回去的車上,白筱就打了一個程凱的電話。電話是蘇蘭接的,“喂,蘭蘭。你家程凱有沒有事啊有沒有拉肚子啊”

“沒有啊。好的很。怎麼了呀”蘇蘭問道。

“呃,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沒什麼啦。我只是當心啊。”白筱有些不知道如何說。也許是程凱身體更好,所以能堅持的更久吧,“那個蘭蘭,你記得讓程凱小心一點啊。這個,雖然天挺熱的,可是這兩天也容易受涼。”

“行吶。放心放心。 慢慢慢慢愛上你 我家的凱啊,身體壯的跟牛似的。不會有事兒的。”蘇蘭說完,看了一眼已經因爲拉肚子而倒在那兒不會起來的程凱,笑嘻嘻的說道。

“行。那我就放心了。”白筱掛了電話。想想,既然程凱沒有問題,那肯定不是吃她做的飯的問題了。肯定是昨天晚上他上哪兒吃東西去了。她和兒子在房間裏呢,根本不可能知道他去幹嘛了。所以,很有可能就是因爲他自己偷偷地去找獨食,所以自食其果。嗯。一定是這樣的。

蘇蘭看着躺在牀上打吊瓶的程凱一副壞笑的說道:“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幫你的兄弟說話,你說一次,我就這樣對待你一次。你明白嗎”

“老婆大人。不管怎麼說,他也是我兄弟啊。你不能爲了你們的姐妹情義而這麼的害你的老公吧。我可是你的親夫啊。你不可以謀殺親夫的,這是大逆不道的事情哦。”程凱很認真的提醒道。

“大逆不道你放心,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大逆很道哦。”蘇蘭繼續壞笑。程凱真有一個感覺,那就是自己已經上了賊船了。 「那你願意當我的女人嗎?」

李法夏以為她聽錯了,這是……安起陽對她說的話嗎?是嗎?是嗎?

「你說什麼?」李法夏咬了咬唇,問道。

安起陽心裡後悔的要死,什麼叫「以後做我的女人」!這是他說的話嘛!

鬆開李法夏,嘆口氣道:「對不起,我可能……我送你下樓。」

安起陽有點說不下去了,轉身打開房間門,李法夏緊了緊拳頭,她現在知道了安起陽和時漾不會在一起了,那她是不是要抓住機會?之前好友就和她說過,「你不主動就沒有故事……」她已經被動了這麼多年,是不是也該主動一回了?

想了想,一轉身,從後面抱住開門的安起陽,她能明顯的感受到安起陽全身的僵硬,李法夏堅定的對著安起陽說:「我現在能回答你那個問題嗎?我願意!」

她在後面看不加安起陽的表情,可是貼在他後背的耳朵,能明顯感受到安起陽的心跳,「咚咚咚」一聲聲,好似敲在李法夏的心裡。

隨後,她聽見了安起陽的聲音:「你說什麼?」

李法夏又緊了緊抱著安起陽的手,更加堅定的道:「我說,我願意,安起陽,我願意和你在一起。」我想要和你的故事啊!

安起陽按了按太陽穴,因為酒的緣故,頭又開始疼了,「別開玩笑了,我……」說完身形晃了晃,被李法夏及時扶住。

李法夏把安起陽扶進卧室,這是李法夏第一次進安起陽的卧室,他的卧室和他的性格一點也不搭,人前的安起陽都是溫和體貼的,就像一縷溫暖的陽光,而他的卧室……由黑白灰這幾種暗沉的色調組成,又絲壓抑,真的和安起陽的性格一點也不一定,等等,或許,這才是安起陽真正的性格?

——外熱內冷?看似溫和無害,實際上是這麼孤獨寂寞的人嗎?

可是他看時漾的眼神又是那麼寵溺溫暖,果然這麼多年了,只有那個名叫時漾的女孩能真正走進安起陽的內心嗎?

使勁甩甩頭,告訴自己別想太多,把安起陽安置到床上,看著已經以最快速度睡著的安起陽嘆了口氣,睡著的安起陽真的看上去很可愛,不過他睡的很不安穩,是很沒有安全感的側卧式,終於有機會,好好看著他了。

漂亮修長的指尖,一點點描繪著安起陽的眉眼,直到繪到安起陽的薄唇,他好像在說些什麼,李法夏低下頭,想聽得更清楚輕一點,果然,聽清之後,是最讓她心痛的,直到現在,安起陽嘴裡喊的還是時漾的名字。

時漾她真的有那麼好嗎?值得他這麼惦念嗎?

突然安起陽提高了音量,叫道:「別走!」同時,竟然抓住了李法夏的手腕一個用力,把李法夏壓在床上,安起陽一點沒有給李法夏說話的機會,深深的吻上她的唇。

李法夏承受著安起陽狂風暴雨般的侵略,沒有推開安起陽,只是看著安起陽充血的眼睛,和沒有一絲清明的雙眼,閉上眼睛,緩緩環住安起陽的脖子,生澀的回應著他。

時漾,謝謝你,讓我和安起陽有了……屬於我們的故事,哪怕那不是他真心的。

一滴淚緩緩從李法夏眼角滑落,她不後悔!

……

一縷陽光照進凌亂的卧室,凌亂的床鋪,凌亂的地面,床上相擁的男女,睡得異常香甜,女人的頭枕在男人的手臂上,男人一隻手臂被當成了枕頭,另一隻佔有慾十足的環著女人的腰。

這時,懷中的女孩眼睛動了動,緩緩睜開眼睛,看到的就是男人的臉,可能是因為早上還沒有來得及刮鬍子吧,讓安起陽精緻溫和的臉上多了些成熟和滄桑。

儘管這樣,李法夏還是愛極了任何時候的安起陽。輕輕在安起陽側臉印上一個甜甜的早安吻,然後在他耳邊說道:「我愛你。」

慢慢拉開他環在自己腰上的手臂,起身,準備穿衣服,看到黑色床單上,那一抹暗色,臉一紅,趕緊移開眼睛。

多年之後,好友問自己有沒有後悔那天的衝動,她搖了搖頭,目光柔和卻堅定的說:「對於安起陽,她從來沒有後悔過。」

安起陽醒的時候,李法夏已經走了,「唔……」頭好疼。

安起陽苦笑的想,自己還是不擅長喝酒啊,才喝了幾杯就醉成這樣,他是怎麼回家的?

等等,好像是李法夏……

想到什麼突然睜大眼睛,他昨天是不是……

看了眼四周,果然!哪怕都已經收拾好了,哪怕是他的衣服也疊的好好的放在桌子上,可是空氣中淡淡的茉莉香,怎麼能忽略啊!

準備掀開被子下床,床單上黑色床單的暗紅色,讓安起陽狠狠的皺起了眉頭,他是真的是渣到一定極限了吧!

李法夏……哎,他該怎麼面對經過了昨晚之後的李法夏啊。

打開房門,已經做好的早飯,安安靜靜的擺在桌子上,旁邊紙條上是李法夏小巧娟秀的字:喝完酒只有一定要吃東西,醒酒湯我給你煮好了,在鍋里,如果涼了記得熱一下,一定要喝,不然會頭疼的。

安起陽攥緊那張紙條,無奈的苦笑:「李法夏,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我拿什麼……報答你的好啊!」 話說,莫小可和果果爲了能拉回trv公司這個大客戶。?經過多方的渠道,總算是請到了葉總吃個便飯。雖然說是便飯,可是檔次當然不能太低,人家好歹也是一個老總,吃地攤貨或是大排擋那肯定是不行的。得給人家吃好一點是吧。

所以約在了香格里拉大酒店。這兒一桌就是大好幾千的。對於她們這樣的工薪階層來說,這已經是很貴的啦。再貴她們也請不起了。何況還有酒呢,誰知道一會那個老闆會喝什麼酒。來個外國的洋酒,三五百的,再喝上兩瓶,就夠她們受的了。這一個月的工資就這樣打了水漂了呀。

不過,爲了挽回這個客戶,也沒有辦法,咬着牙,忍了。

晚上,葉總很給面子的來。葉天來,trv公司的老總。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頭,就像很多成功人士一樣,他也有着七八個月大的肚子。臉上的肉也很多,很肥。就像是一個彌樂佛一樣。堆着笑眼。可是他的眼很小,一笑就沒有了。帶着一副老花眼鏡。穿的西裝筆挺,看上去還是有幾位慈祥的。當然了。五十多歲的人了,你不能說他是個帥哥,他的頭髮都已經白了些許了,只能說他挺慈祥的。

就和這樣的男人一起吃飯,女孩子大多也能放心。這個老頭總不至於做出什麼不規矩的事情吧。

“葉總。謝謝您的賞觀。”果果說道。特意給葉總讓了一個坐位。

“哈哈哈。果果小姐這麼客氣的請我來,我不來的話不是太不給你的面子了嗎不管怎麼說,咱們也合作的這麼久了。也是有一定的感情的。我這個人嘛,還是有人味的,是吧。”葉總哈哈大笑道。

“那是那是,葉總啊。你就是一個大好人。像您這樣的大好人,對我們公司也會有一點感情吧。”莫小可適時的說道。

“那肯定的啊。不管怎麼說,咱們也合作了那麼久了,我不會見利忘義的。唉,也怪我,當初衝動了。沒有去好好地找果果小姐聊聊。怎麼會知道合同上的數字是因爲不小心打上去的呢。再說了,你們公司的東西本來就挺貴的。這無緣無故給我增加成本,果果小姐也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的,對吧”葉總說道。

“那是當然了。沒有司空總裁的同意,我怎麼可能給您加成本呢。您放心。我們這批貨還按去年的價格給您。您看,合同我都已經改好了。”果果拿出合同,讓葉總看看。

葉總翻了一下,“這個,我們吃完飯再看吧。你不會想讓我這個老頭餓肚子吧。那可是不厚道的哦。”他說的時候,表情還特別的可愛,引得兩位美女都哈哈大笑。

相對於莫小可的幹練打扮,果果就顯得清純多了,雖然商界也混了這麼久,可是因爲她的工作很簡單,所以也沒有練就她的幹練性格。還是那種,聽別人的話,沒有什麼自己的主見的那種。可是就是因爲這樣,果果在公司裏的男同事緣也特別的好。如果說他們對莫小可也很好的話,那是出於一種兄弟的情誼。可是對果果就是一種疼愛。

果果和原來的白筱很像。白筱其實自己都不知道,當初公司很多男同事都是暗戀她的。因爲她很單純,又很善良,說話又很溫柔,男同事看到這樣的小綿羊都會有保護的。不過就是因爲她太單純了,還一直怕別人不喜歡她,會討厭她。她不知道,最討厭她的人,其實就是公司裏的那些女人了。只有她們纔會討厭白筱,更別說她後來還得到了司空總裁的疼愛,更加讓人討厭她了。

對於這隻小白羊,莫小可不知道是該如何去幫她。看她無助的時候,真的很可憐的樣子。所以,她就會想幫她一把,不過這一回。可能就不是她所能幫的了。眼前的這個男人,可並不像表面上的那麼善良啊。孩子,你就看不出大灰狼也會披着羊皮嗎

“當然不能讓葉總您餓肚子啦。來來來,我們開吃吧。您是客人,您先動筷啊。”果果說道。

“好。”葉總很是滿意,率先動了筷子,而後,果果也開始爲他夾菜。那個親暱的樣子,其實對於果果來說是很自然的表情。可是看在這個葉總的心中就不是那麼一回事兒了。至少他認爲果果對他也不會太抗拒吧。既然人家給你夾了菜,你就要敬人家酒啊。要不然太不禮貌了吧。

“來來來,果果,莫小姐,我先敬你們一杯。”葉總舉起了酒杯,人家客人都先敬酒了,你能不喝嗎那不行,必須得喝。所以,果果和莫小可就這樣一口,把酒灌下了肚。莫小可平時在家裏時不時的就自個兒喝酒,她要鍛練自己喝酒的本領,要不然,上桌讓人三杯放倒,就太丟人了。不過,就是不知道果果的酒量如何就是了。

看到美女們把酒喝了,葉天來很高興。他也看出來了,那個莫小可,他是不會要的,這種女人,如果讓她抓了把柄,以後的要求可能會越來越多。她可是那種深藏不露的厲害女人。所以這個女人他肯定是不會去多想的。可是這個果果嘛,那就完全不同了,完全像是一隻聽話的小綿羊,只要多灌她幾杯,一會如果到牀上,估計是想怎麼樣就能怎麼樣的吧。

“果果小姐果然是有誠意。你放心,一會吃完飯,咱們就重新籤合約啊。來來來,爲了祝我們的合作能夠愉快,把這次的不快拋到九天之外去,我們再喝一杯。”葉天來又爲果果倒了一杯酒。卻沒有給莫小可倒。因爲他的目標不是她。

“好的。”果果沒有辦法,只能再次將酒灌下肚子。這酒就像是火一樣,在燒她的胃。感覺是一陣一陣的難受啊。

“哈哈哈。果果小姐果然是海量啊。不錯不錯,像是這樣的小姐,我的公司就沒一個,要麼就很沒有酒品,死拉着別的男人喝酒,要不就是不會喝,怎麼勸都不喝的那種,一點也不甘脆。如果像是果果小姐這樣的人才能到我的公司去。我何愁自己的生意做不開啊。果果小姐,你說是不是啊”葉天來問道。

果果不好意思的一笑,“葉總,您太誇張了。我哪有葉總您說的那麼好啊。我不過是在儘自己的職責而以。只要葉總能原諒我原來所犯的過錯,我今天就算再不能喝,也要陪葉總喝啊。”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葉天來也明白。這個合同對她有多麼的重要。只要自己一直以合同作爲威脅,那麼今天晚上的好事就只可能成功。

果不然。兩瓶洋酒下肚以後,別說是果果,連莫小可都已經醉得不行了。雖然現在是兩個美女倒在自己的身邊,可是莫小可他不要就是不要。任何事情也改變不了。只是讓司機把那個莫小可送回了家。至於果果。那就不好意思了。

在樓上開了一間房。把果果放倒在牀上。葉天來還算是講衛生的,特意去洗了一個澡。他此時也是一臉的酒氣。洗個澡能讓他更清醒一點。

再次回到牀前時,果果還是像剛剛一樣,連動都沒有動。這時葉天來可不像原來的那麼慈祥了。此時的他臉上只是一副色狼的表情。

壞笑着把果果的小內脫去。掉在了一邊。再把她的裙子往上捲起。看着她誘人的,他就血脈噴張了。

因爲有人動了自己,果果本能的扭了扭身體。她靈巧的身體如蛇一般的扭動,讓男人更加的把持不住自己噴張的血脈。爲了能更快的辦事,葉天來直接就用了潤滑劑,至於小雨衣,那東西對他來說就顯得非常的多餘。他纔不要呢。

因爲這是果果的初次,所以那一進去時的疼痛,還是讓她不由的清醒一下。看到有一個男人在自己的身上,她本能的開始反抗,口中不由的叫道:“走開,你這個色狼,快走開。”果果在用盡自己全幾在的力氣在推身上的男人。可是男人就像是一座山一樣,她的推根本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男人還是在忙活着自己的事情。那個表情,要多噁心就有多噁心。

“不要再反抗了,要不然,你的合同我不籤哦。你以爲我會和你吃一頓飯就把事情了了哪有那麼便宜的事情。乖乖的從了我。以後我們還可以合作。如果你再反抗,今天晚上的白做不說。你所有的努力都會白費。到時後悔,可別上我這兒來哭鼻子哦。”葉天來的話無疑就像是一道符咒一樣,將果果給震住了。也許是因爲酒精的作用,她也慢慢地接受了。 游年準時到達了和柳慕青約定的「星極」。

看著面前的茶室,讓找了半天的游年皺了皺眉,他只是聽說過「星極」,可真正來卻一次都沒有,自己在衚衕里已經找了不知道多少遍,多次確認才確定按照柳慕青給的地址這個叫「星極」的茶室就是所謂的保密極好的「星極」,這麼明顯的地方,真的讓游年懷疑,可是之後游年才想到一個詞叫「大隱隱於市」。

推開門進入「星極」,一股淡淡的麝香鑽入游年的鼻子,有種沁人心脾的感覺。

而店裡的陳設,只能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古色古香」而且是極盡低調的「古色古香」。

店裡笑道一張椅子,大到用來裝飾的古玩,都是市面上難得一見的極品。如果你是一位茶道愛好者,一定會愛極了這裡,最好的茶具,最好的水,最好的茶葉,真的會讓每一個茶道愛好者流連忘返,可是,游年不是茶道愛好者,來這裡也不是來烹茶怡情的。

「先生,您好,請問您有預約嗎?」這時穿著古色古香的墨綠色旗袍的女侍者向游年揚起完美的微笑,問道。

游年摘下墨鏡,點了點頭,「嗯,在『風雲涌動』。」

女侍者看到游年的全臉心裡一跳,臉就紅起來了,可是聽到「風雲涌動」四個字之後面色恢復了正常。

因為,他們「星極」里本就保密工作非常到位,而「風雲涌動」這個雅室更是「星極」里保密工作最好的,不是一般人可以預約到的,甚至知道這個雅室的人都少之又少。

當然以她的地位自然是不知道這個雅室的所在地的,只好拿起腰間的對講機,說道:「經理,有人預約了『風雲涌動』,您看……」

經理表示知道了,收線之後立刻給自家老闆杜決明打電話確認,「老闆,剛剛有人說預約了『風雲涌動』,您看……」

杜決明只是收到了自家好友柳慕青說要用「風雲涌動」的消息,可是具體他和誰,他還真不知道,如果是柳慕青親自帶人來,根本不需要來問他,那就是他要約的人自己來的,會是誰呢?

「好,我知道了,那個人還在吧?」

「嗯,沒您的吩咐,我們怎麼敢把人帶去『風雲涌動』。」

「好!我親自帶他去。」說著從榻榻米上站起來。

已經在這裡等了十分鐘了,女侍者給他到了杯茶,只說,他預約的那個雅室,要等經理來帶他。

無論游年怎麼問,女侍者絕口不提其他,這讓游年又理解又無奈,終於是感受到傳說中「星極」了。

正當游年百無聊賴的刷著微博的時候,一個可愛(?)的聲音傳來:「誰要去『風雲涌動』?」

游年抬起頭就看見一個長著可愛娃娃臉的大學生站在自己眼前,笑著回答他:「是我。」

游年話音落完,兩人就開始互相大量著對方。

「嘖嘖,小青子什麼時候認識長得這樣禍害人的人了?還是個明星。」杜決明看著游年清朗五官心裡暗自感嘆,又想起來柳慕青他們酒店代言人就是面前這個人才明白。

而游年看著杜決明那張人畜無害的娃娃臉,再加上剛剛可愛到爆炸的聲音,實在是為杜決明減齡,讓游年一度以為是大學生。

然後……「弟弟你也要去那個雅室嗎?」

杜決明瞪大眼睛,看著游年,聲音都有點結巴,語言組織也不是很利索了,「我……我是男的!」

游年疑惑的看著面前的娃娃臉,道:「我沒說你是女的啊。」

「噗……」一旁的女侍者一個沒憋住笑出聲來。

杜決明一扭頭,道:「再笑!扣工資!」

游年聽著這話,問道:「你是……這裡的老闆?」

「哼!剛剛被你氣的都說錯話了!我想說我和你差不多大,可能還比你大,什麼弟弟!別把我叫的那麼小。」杜決明插著腰氣呼呼道,那模樣哪裡不像個小弟弟。

「哈哈,你這張臉和你的聲音就把你出賣了,游年,別理他,他家還有超多的玩偶呢。」柳慕青才進門就聽見游年和杜決明的這系列的對話,這個「性別」梗真的夠讓他笑半年了,一會兒一定要把這個告訴時漾。

「喂喂喂!小青子,你怎麼能這麼說我!」杜決明立刻就炸毛道。

柳慕青按下杜決明的頭,還順便重重的揉了揉,「好啦,過幾天請你吃飯,我先帶他去談些事情了啊。」

「哼,你說的哦,到時候還要叫上小漾漾!聽說你倆在一起了,我竟然不是第一個知道的。」

游年聽了這話,整個人都不好了!甩開柳慕青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轉過頭一字一句的說:「時漾!不會和柳慕青在一起,這輩子不會!下輩子也不會!」

「???」什麼情況?游年這話什麼意思啊,弄得杜決明一臉蒙圈,不是小漾漾和小青子在一起嗎?這游年……等等難道前段時間天天熱搜爆炸的《戀愛季》是真的?

小漾漾真的和這個游年在一起了?

……

「喂!為什麼公開!你們明明互相不喜歡!還有誰知道你們在一起?」游年被柳慕青帶著走了一段七拐八彎的路,直到進了一個看似非常普通的房間,門剛關上,游年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第一,我不叫『喂』,第二,你和時漾早就分手了,我為什麼不能和時漾公開?第三,你怎麼知道我和時漾不互相喜歡?最後,我們公開有誰知道,憑什麼告訴你?」柳慕青依次隨著回答朝游年伸出手指,道。

游年咬了咬牙,竟然一時間無話可說。

柳慕青自顧自為自己泡了一杯茶,看著對面沉默的游年,輕笑道:「游年,你就這麼喜歡時漾嗎?那你告訴我唄,你喜歡時漾的哪裡,我回頭和時漾說說,讓她改改?」

游年沉默了一會兒,突然抬起頭問道:「你為什麼要去這麼做!你要是真的喜歡漾漾,難道不應該想她幸福嗎?」

柳慕青用叉子叉了一塊蘋果,嚼了嚼道:「哦?照你這麼說時漾只有和你在一起,她才會幸福?」 看到牀上的果果已經安靜了下來,葉天來就更加的大膽了。 他的動作更大,更猛了。雖然這個牀真的是實木來的,而且也是新貨,可是,在葉天來巨烈的運動下,牀還是有一定的搖晃的感覺。

也許是在酒精的作用下,果果的腦子已經麻痹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也許是因爲已經接受了這個現實,所以從了本能,而放棄了理智。她的一雙藕臂,輕輕的纏繞上了這個男人的脖頸。她的腿光滑而有彈性,是很多女人所羨慕白皙玉潤的大腿。它纖細,似乎只要一大力就會把它折斷一般,它有力,因爲它也能扣得葉天來無法大輻度的起身。

在禾幺.處與禾幺.處的摩擦間,果果迎來了自己第一個。

可是葉天來可是那種容易滿足的男人。他可是做好了準備纔來的。他從自己的褲子口袋裏拿出一個他非常喜歡的小寶貝,它有一個好聽的名字叫美麗的蝴蝶。

就像穿褲子一樣,把它戴到了果果的身上。讓小蝴蝶的身體緊貼着果果禾幺.處的外面。然後把功率調到了五。因爲果果剛剛已經很興奮了。所以,這不過是讓她再次要接受下一波的前戲而以。有了這個,他就可以不用自己動手,也能讓女人來求他。

果果在小蝴蝶的疼愛下,感覺下體傳來一陣又一陣的麻癢感。似乎這種東西讓她有些不舒服了。葉天來,又把那個調到了最大一檔。這一來,果果直接就叫出了聲。下體傳來的感覺讓她興奮,讓她渴望。

“怎麼樣果果,想不想要我的大兄弟進去安慰一下你啊”葉天來笑的很壞,很ying。如果是正常情況下,女人們可能看到這個表情就不會再要求什麼,哪怕是在的當口,也會把它壓了下去。可是果果不同,她已經失去了理智,她只是在滿足自己的本能。

果果從牀上爬了起來,來到了葉天來所在的沙發上。不停的扭動着自己的腰肢,水從她的禾幺.處順流直下。她的嘴微張,舌頭微微的伸了出來,渴望的說道:“要。我要。給我,把它給我。”

要可是葉天來並不是什麼好人,你說要,他可不是那麼簡單的就能給你的,“要也可以,先把我的兄弟給喚醒吧。它都快睡着了。它不醒過來,怎麼會進去呢”

因爲果果現在只是渴望着,所以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我要怎麼做”

“用你的小嘴,含含它,用你的小手摸摸它啊。不要咬,咬它它就不聽話了哦。”葉天來一步步的教果果做這樣的事情。果果也很乖,她照着做了。每一個動作都讓葉天來滿足,不是獸慾的滿足,而是內心的滿足,他就是喜歡看到女人對他的各種求,今天這個女人,求他的已經很多了,這讓他很高興。所以,他也決定好好獎賞她一下。

後庭花,一般人都很少走的一條路。今天,葉天來就是要品嚐一下。“果果乖,到牀上好好的趴着去。大兄弟要來嘍。而且大兄弟還要找它的好兄弟一起來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