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瀟在一旁默默的看著,當看到這兩人又要打起來時,不由開口,道:「剛殺完魔族,調息一下吧,我估計魔族不會善罷甘休的。」

這話一出,無風和長空不由點頭。

「剛才那群魔族,不過是魔族中最弱的八部而已。」無風皺眉:「殺了這麼多魔族八部的人,三族,二壇,一皇的人恐怕要出手了。」

「有可能天族也會幫著魔族。」長空皺眉道。

須知,如今天族和魔族可是盟友。

魔族這次吃虧了,天族若是知道,多半會出手幫忙。

到時候,以李瀟,無風,長空三人,怕是很難擋住天魔兩族的天驕聯手了。

「據說這次天魔兩族,進入荒靈界的天驕,少說也有兩百多個呢。」無風說道,隨即看向遠處,道:「小佛認為,且退如何?」

「小道也是這麼認為的,好漢不吃眼前虧,等我召集人族天驕,再來和他們一較高下,道友你認為呢?」長空看向李瀟,似在詢問李瀟的意見。

「我說過,要守住清水城。」李瀟輕語:「言出既法,言出必行,我不會退,也不會走。」

這話一出,無風和長空不由翻了一個白眼,感覺李瀟真是個死腦筋。

要知道,一旦魔族和天族的天驕聯手起來,那實力可是相當恐怖的,以李瀟一人,如何能守住清水城!

「這……我想我們不用走了。」

就在此刻,無風神色一凝,抬頭看向遠處。

只見那裡正有兩人凌空而來,魔氣如黑霧,遮掩了一方天空。

與此同時,在另一個方向,一個身後長著兩對光羽的少年,正朝著李瀟等人飛來。

「魔族三族之一,黑水族的雙生子,旗重,旗洵!」無風沉聲道,顯然清楚那那個魔族少年的來頭。

「天族親王一脈,四翼天族,冷煞!」長空盯著那個身後長著兩對光羽的少年,神色也是略發凝重。

第四章,今天就到這裡了,明天見。

(本章完) 【你以為人人都是你嗎?】一個看臉的狗子。

變成小孩好心塞 路瑾:「有本事你找一個不看臉統子女朋友來!」

系統:【……】

太醫告訴路瑾,只有駐顏花才能讓徐清風的臉恢復如初。

冷血總裁求放過 路瑾默了。

她還欠著藍家一盆駐顏花呢,這讓她去哪找?

況且,這還不是一盆的事!

敗家崽子!

——

徐清風醒來,已經過了三天。

他坐到銅鏡前,就靜靜的盯著銅鏡里的自己。

一半臉白皙俊朗,另一半卻如同地獄來的惡鬼。

這張臉,恐怕都能止孩童夜裡啼哭吧。

「侍君,該用膳了。」

徐清風沒有動靜,依然靜靜的坐著。

他醒來這麼長時間,她都還沒有來看過他。

她是厭棄自己了吧?

也是,現在這張臉,就是伺候他的宮人都會被嚇到。

她之前喜歡的就是自己的那張臉,現在肯定是一眼都不想見到他了。

以前他非常痛恨自己的那張面容,就是因為那張臉,所以才招來南宮絨的糾纏不休。

現在,真的失去了后,才知道,他多麼渴望重新擁有。

路瑾處理完藍家的事,踩著滿地銀碎月光,回了寢宮。

內殿黑燈瞎火的,她剛進去,就被人從後面保住。

「清風,別鬧。」少年身上有淡淡的薄荷味,她一下子就認出來了。

路瑾抓住那隻在她身上作亂的手,重複說:「別鬧。」

少年不僅沒有停下,反而更得寸進尺。

濕熱的呼吸噴洒在路瑾的臉蛋上,唇上傳來柔軟的觸感。

少年明顯是個新手,只會胡亂的啃咬,下嘴有點重,她都感覺到唇上微微的刺痛。

系統屏住呼吸,眼睛睜得賊大的頂著。

親上了親上了!!

不行了不行了,它感覺有點呼吸不過來。

太緊張了。

在看去,它已經被屏蔽了。

系統:……



路瑾查出放火的人是藍亭羽,以雷霆手段快速清理掉了藍家。

百年大家族,一夕敗落。

藍家被大火燒了三天三夜,燒的乾乾淨淨。

同碧游宮放火有關的人,都死在了那場大火里。

只是她還是去晚了一步,讓藍亭羽逃了。

「查的怎麼樣?」路瑾問。

底下站的男人就是那晚被她派去保護徐清風的暗士首領。

他在那場大火里傷的比徐清風還重,如果不是路瑾救了他,他可能都要化成灰了。

他為了保護徐清風,一條腿被砸斷,現如今滿身皮膚都是猙獰疤痕。

路瑾雖然用靈藥保住了他的腿,但是那身疤……她還真是無能為力。

她就沒想到,有天自己會毀容這種假設,又怎麼會有治療疤痕的靈藥呢?

男人回答:「藍亭羽應該已經逃出女國了,陛下可要繼續追捕?」

「不用了。」既然不在女國,那就只能她親自動手了。

「我這一段時間不在女國,朝中所有事務結由你掌管……」路瑾交代了一些朝中的事,末了又說:「本皇會找到駐顏花,幫你抹去這聲傷痕。」

小崽子欠的就是她欠的,就是肉疼那點錢,也得出啊! 路瑾帶著徐清風悄無聲息的離開了皇宮,沒有人發現,她們面對的陛下早就換了人。

她與徐清風坐著商船低調的離開南部女國。

徐清風異常興奮。

從昨天登船,到現在,他一直沒有睡意。

「阿絨,你說女國外面是什麼樣子的?」

能有什麼樣?

不都是一樣的——都是人。

路瑾翻了個身,繼續睡,懶得搭理這個興奮過頭的少年。

他並不在意路瑾的態度,繼續自言自語:「我以前聽別人說過,外面的男人都長得特別丑,皮膚粗糙,黝黑,性子也不溫柔。所以啊,還是我們女國的男兒最好!」他下肯定。

路瑾:你以為全世界都是女子為尊嗎?

這個世界,也只有女國是以女子為尊,外面——恰恰相反。

徐清風還在繼續說,路瑾也被他弄得睡意全無。

她一把拽過少年,翻身把人壓在身下,手指挑起他的下巴:「既然你這精神,那我們就來做點別的事,消耗一下體能。」

少年睜大濕漉漉的眼睛,害羞的不甘去看路瑾。

半盞茶后,少年滿頭大汗的累倒在床上。

他四仰八叉,形象全無:「不做了我不做了,太累了。」

坐在一邊的路瑾,敲了敲手中的棍子,眼神一斜,滿是威脅。

少年立馬又開始了新一輪的……俯卧撐。

系統:我有一個魔鬼宿主……



船停靠到岸,他們到的這個國家是姜國。

姜國是個小國,離女國最近,所以女國外出的商船貨物,都在姜國交易。

系統把姜國的資料傳給路瑾。

她了解到,姜國目前繼位的皇帝年有五十,而且姜國並不是她要找的地方。

她們在姜國這個城池裡歇腳了幾天——主要還是陪小崽子逛街,就買了輛馬車,一路向西去了。

這期間,小崽子也不似剛開始那麼狂熱的購物了。

「阿絨,我們要去哪嘛?」

這句話,他幾乎每天都要問一遍。

路瑾也不知道要去哪,所以就當做沒聽見。

少年趴在車窗上,懶懶的打了個哈欠,眉間滿是倦意。

長時間坐馬車,小崽子這嬌弱的身子骨要受不住了。

路瑾打算到下一個城池的時候,先休息幾天,把精神養足。

關鍵是她現在漫無目的的找也不是辦法,這種事,還是要靠人品和運氣。

人品她覺得自己毫無問題,運氣就涼了。

主系統那王八蛋和天道那個老東西,就怕她哪天鹹魚翻身,能給她丁點氣運才怪!

路瑾和徐清風到達趙國都城。

趙國是大國,趙國的皇帝剛繼位沒幾年。

年少無畏,行事狠厲,有野心。

路瑾找了家客棧住下。

「要出去逛逛嗎?」都城繁華,小崽子應該很喜歡。

少年半邊臉帶著鏤空的面具,倚在床上,懶懶的搖搖頭,「不想去,累。」他歪頭,撒嬌一般朝路瑾吐出最後一個字。

路瑾立刻放下茶盞,起身,「那你在客棧休息吧,我自己去逛。」

說完,人一溜煙的跑不見了。

徐清風:「……」

【宿主,你在幹什麼?!】系統愁的都快要瘋了。 遠處,三道身影凌空而來,氣勢十分強大,宛若君王一般,似要俯視天下。

九十九度甜婚 無風和長空神色略微凝重,只因他們知道那三人的身份,乃天族和魔族中年青一代的佼佼者。

尤其是黑水族的雙生子,據說兩人聯手,可橫推同代中人,有著無敵的趨勢!

「三位,殺我魔族八部這麼多人,不該給個交代嗎?」

沒過多久,旗重,旗洵兩人來到了不遠處,並沒有繼續前進。

只見旗重神色陰沉,眼中魔氣繚繞,說話間,宛若雷音從其口中爆發。

一旁的旗洵默不作聲,但其身上卻蒸騰著濃郁的殺氣!

婚有暗香來 「真是有幸,居然能在這裡遇到空明宗和擎天派的兩個聖子。」

這一刻,四翼天族冷煞也到了,與旗重,旗洵兩兄弟站在一起,目光直視李瀟三人。

「魔族八部那麼多人,我們不過是殺了上千個而已,不算多。」無風捏著佛印,光頭鋥亮,表情更是神聖,似一尊勝佛。

然而,他說的話,對於魔族來說,真是毫無魔性。

「喂,魔族八部雖然人多,但殺了上千個,也不少了吧……」長空忍不住嘀咕道,盯著無風那鋥亮的光頭,撇嘴道:「你可真是一個血和尚。」

「殺了,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