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點頭:“少年且放心。”

就在這時候,從一個黑暗的角落裏突然再次響起了般若那恐怖的聲音。 李白揮手打出一道帶着凜冽仙力的劍氣,然而卻打空了。

張謙皺起眉毛。

李白握着長劍開始在店裏遊走了起來,張謙走到韓信的身邊查看了起來。

韓信倒在地上,身上的鬼氣很不穩定,至於他帶着的那幾個鬼兵也早就在混戰的時候暈過去了。

“這到底怎麼回事?鬼爲什麼還會暈過去?”張謙在心裏問,“難道般若這東西這麼厲害?韓信可是鬼雄榜第十啊!”

“般若這種妖怪雖然兇惡,但是估計也不會是韓信的對手,更不可能弄暈韓信,”系統說,“所以我猜測應該是佈置在這裏的這個大結界的原因。”

“東瀛和華夏情況不同,他們那裏由野獸變化而成的妖怪比較少,大多數的妖怪都是魔或者鬼。而他們的陰陽師所學的陰陽術基本上都是專門用來對付鬼的,而不像華夏,妖魔鬼怪都要對付。”

“所以照我的猜測,這個結界就是罪魁禍首。”

“那也不可能讓韓信暈過去吧?哪有那麼厲害的陰陽師?”

“你們人類的潛能超乎想象,這種能致暈韓信的強者完全有可能存在。”系統說,“不說別的,就你們組織裏那個古旗軍,他就是個超級強者,照我估計如果真動起手來,李白這個分身都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真的假的?!”張謙愣了,“李白可是仙啊!”

“你聽好了,是分身。” https://ptt9.com/17768/ 系統沉聲說,“古旗軍的道力雄渾無比,說是你們華夏的最強者也不爲過。”

張謙一陣驚訝,沒想到老古這個看起來一般的老頭會這麼厲害。

“別覺得驚訝,因爲從他傳給你的那些法術就能看得出來,他很強。”系統說,“只是他很低調,你見過他出手嗎?”

“從來沒有。”

“那就是了。所以你千萬不要小瞧這個設置結界的陰陽師,他設置出來的這個結界就在你們首都,卻避開了你們組織的偵查,這本身就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那他現在在這嗎?”張謙問。

“不知道。”系統說,“也許在也許不在,反正我沒感應到。”

https://ptt9.com/90794/ 就在這時候,突然整個餐廳內響起了‘當’的一聲悶響,周圍突然出現了紫色的光芒。

張謙等人四下張望,頓時有些驚訝的發現,餐廳的四周突然出現了一些紫色的符文,這些符文飄蕩在空中,看起來非常的詭異。

“這就是結界,應該是李白觸發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張謙的身後突然響起了一陣風聲,還有蘇麗麗和江雪的驚呼聲。

“小心…”系統剛說了兩個字,‘嘣!’一聲悶響!

張謙只覺得後腦一陣劇痛,隨後兩眼一翻,暈倒在地。

……

不知過了多久,他緩緩的睜開眼睛。

視線非常模糊,過了好久才慢慢的恢復,看清眼前的景象後他大吃一驚!

這裏居然是一個陰暗潮溼的牢房,還有幾個小孩子坐在地上瞪着眼睛看着他,他們的樣子看起來又好奇又害怕,一雙雙大眼睛眨個不停。

這地方應該是他們用來關押小孩子的牢房了,這些小孩子也應該就是被他們拐騙、綁架或者買來的了。

“喂!系統!系統!”張謙在心裏叫了起來。

但是叫了很多聲,系統都沒有任何的迴應。

他想活動一下身體,卻發現自己的雙手已經被鐵手拷鎖了起來,腳也被綁了起來,嘴也被堵上了。

不過,對於強化過身體的他來說,這種程度的捆綁毫無意義。

他現在的力量和速度遠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但是當他真正開始用力掙脫的時候,鎖着他的手銬突然亮起了紫色的光,一股強大的桎梏力量傳了回來,與此同時,他的後腦勺又開始疼了起來。

草,剛纔那一記悶棍砸的太狠了!他心想,現在完全提不起來力量。

這時候,一個腳步聲由遠及近,很快一個人影出現在了牢房門口。

“醒了?”這是個穿着白裙子的女人。

張謙看着她,心說這女的長得還挺好看。

來的人的確是一個長得很漂亮的女人,頭髮很長,臉很白,雖然眼睛有點小,但是這並不影響她的美貌。

女人打開牢房的門走到張謙面前,拿下了他嘴裏的布,問:“你是誰,爲什麼深夜闖進居酒屋?”

“你是居酒屋的老闆?”張謙眯起眼睛,“我還沒問你們爲什麼要用人肉來做菜呢!”

女人伸手就給了他一個嘴巴子,這一巴掌打的忒狠,讓他半邊臉都腫了起來,腦子裏也是嗡嗡作響。

倒不是他抵抗力不行,關鍵是後腦勺那一下實在太狠,現在這一抽正好牽扯到了那個傷。

“我問什麼,你說什麼。”女人冷聲說:“爲什麼深夜闖進居酒屋?”

張謙瞪着她,一言不發。

女人握緊拳頭狠狠的打在了他的小腹上,這一拳太重了,他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猛地一震。

“我看你有些本事,你是哪個門派的?”

張謙還是不說話,女人又是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

“不說話?我奉勸你最好現在就說出來,否則,等我的主人來了你不但會說出來,而且還會吃很多苦頭!”

“那兩個女人去了哪?爲什麼會突然消失?”

張謙沒說話,這女人一拳打在了他的臉上。

“你召喚出來的是什麼東西?爲什麼能打傷般若?”

張謙還是沒說話,女人又一腳踢在了他的褲襠上。

“你身邊的那幾個鬼又是怎麼回事?”

“說不說?”

“說不說!”

……

這個女人就像瘋子一樣,問一個問題,只要張謙不回答,就鐵定會捱打,張謙也是夠硬氣,愣是一個問題都沒回答,哪怕他的褲襠已經捱了好幾下。

最後,女人氣的拂袖而去:“你給我等着吧!”

張謙已經渾身是傷了,嘴角里流出了不少的鮮血。

別的傷還好說,關鍵就是褲襠這裏的傷,太疼了!有一下幾乎差點讓他休克!

“媽的!”張謙吐了一口帶血的唾沫,“等老子出去了,非得把這幾下還給你!”

但是轉念一想,她是個女人,沒有丁丁。

“那就給她縫上一個!”他惡狠狠的想着。

“不過,她剛纔說那兩個女人應該是江雪和蘇麗麗,可是她們怎麼會突然消失?難道是在我昏迷的那一刻被系統強行收進了空間內?李白呢?李白去哪了?”他滿腦子疑惑。 張謙現在的情況可謂是雪上加霜。

本來後腦的傷就讓他腦袋一陣陣的發暈,很難使出全部的力氣,現在又捱了一這頓胖揍,他幾乎是一點力氣也沒有了。

偏偏這個時候系統還是沒回應,就像之前升級休眠時候的情況一樣。

不過這次比之前情況更糟糕,之前的時候即便系統休眠,他聯繫不上系統,但是總還能從系統空間裏召喚出來一些東西,現在倒好,他連繫統空間都感知不到了。

這可真是史上最嚴峻的時刻了!

不過他並沒有絕望,而是不停的轉着眼睛想着辦法。

隨後,他將目光放在了那幾個躲在牢房角落裏的小孩子身上。

“喂,你們幾個,過來一下。”張謙說。好在那個女人走的時候沒有再把那塊布塞進他嘴裏,要不然他連話都說不出來。

幾個小孩害怕的看着他,都沒動。

“小朋友,你們過來一下。” 重生之軍嫂勐如虎 他放緩了語氣說。

小孩們還是沒動。

“別害怕,我是來救你們的,你們過來幫幫我,我待會就會救你們出去。”

一聽這話,這些小孩有反應了,他們瞪着水靈靈的大眼睛,有些害怕的站了起來,其中一個小女孩問:“你…你真的是來救我們的嗎?”

“對,我是來救你們的。你過來一下。”

這些小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後慢慢的走了過來。

“你們有必要這麼害怕嗎?我看起來像個壞人嗎?”

“像。”這五個小孩齊聲說。

張謙差點被氣死!

童言無忌童言無忌….唸叨了一會,他緩緩平復心情。

“咳咳,你們再過來點。”

幾個小孩走到距離他一兩米的時候就不敢往前走了,最終還是那個小女孩慢慢的靠近了他。

“來,快,把你的手伸進這裏面,快!”張謙對着自己的下身伸了伸下巴。

小女孩看着他的下半身,一陣猶豫。

然後她問:“叔叔你是不是變態啊?”

“啊?”

“我爸爸媽媽跟我說,不能讓我把手伸進怪蜀黍的褲子裏。”

“誰說讓你把手伸進我褲子裏了!”張謙氣瘋了,“腰帶!腰帶裏!”

“那也不行。”小女孩使勁搖着頭,腦袋後面那條小辮子甩的很歡快。

“你!那個小男孩,你過來!”

小男孩直接嚇跑了:“變態叔叔!蘿莉正太通吃的變態怪蜀黍!”

“臥槽……”張謙一腦門子都是黑線。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我腰帶裏彆着一個小小的芥子袋,我是要讓你們幫我把芥子袋掏出來啊好不好!

你這小屁孩懂得倒是不少!還蘿莉正太通吃,還變態怪蜀黍?

話說你這麼厲害怎麼會被別人拐騙到這?

不是我說,你智商真的不行 算了算了,不能生氣,得趕緊把那個芥子袋拿出來,現在他身上有傷,系統又不知道怎麼回事,只能指望那個芥子袋了!

還好當初這個芥子袋沒有收進系統空間,否則這次可能真就麻煩了。

“你們聽我說,我真的不是壞人更不是什麼變態,我腰帶裏面彆着一個很小的小袋子,你們幫我把他拿出來,然後我就得救了,我得救了也就能把你們救出去了!”

這五個小孩還是一臉的糾結,張謙都快急瘋了,再不快點萬一那女人再回來,他再挨這麼一頓打,那就完蛋了!

他可沒練過鐵檔功!

那女人也不知道什麼來路,手上的功夫簡直太厲害了,他的身體被丹藥強化過很多次了,當初西淮王陵的機關都奈何不了他,現在卻被這麼一個看起來柔弱又漂亮的女人打的吐血!

還好,最終那個小女孩皺着眉頭點了點頭:“只是腰帶哦!我是不會把手伸進你褲子裏的!”

“快點!”張謙心說你敢伸進去我打死你。

我看起來就那麼無恥那麼猥瑣嗎?讓一個小女孩把手伸進自己的褲子裏,這得是多麼無恥的人才能幹出這種事!

小女孩終於走了上來,伸出小手摸住了他的腰帶:“在哪裏?”

“往左往左,對,就是那邊,那裏掛着一根小繩子,把那個小繩子拉出來,小袋子就掛在小繩子上。”

“哦!找到啦!”小女孩臉色一喜,抓住了那根繩子,然後使勁一拉!

然後!尷尬的一幕出現了。

也不知道是因爲腰帶本身質量太差還是剛纔那女人的一通胖揍(尤其是下體那幾下)讓這個腰帶的耐久度大幅度的下了降,總之這個小女孩這麼用力的一扯,不但把芥子袋給撤了出來,還順帶着把他的腰帶扣給扯開了。

而現在正值初秋,秋老虎的餘威還沒有散盡,所以張謙穿的是一條很寬鬆的牛仔短褲。

腰帶扣這一開,他的寬鬆短褲就再一次成功的驗證了牛頓的萬有引力定律,刷的一下掉了下去。

不過還好,他今天穿的內褲是四角的,嚴格來說,這條內褲比夏天去海邊游泳穿的泳褲還要大一點,所以完全不必擔心造成不良影響或者走光。

但是他這麼想別人不這麼想啊!

小女孩離他最近,她的臉上原本是找到了小袋子的喜悅,結果一瞬間變成了震驚和恐懼。

另外幾個小孩更是驚呆了!

“變態怪蜀黍!你真的是變態怪蜀黍!”小女孩叫了一聲,扔下芥子袋捂着臉跑走了。

那幾個小孩的反應也差不多,捂着臉:“變態怪蜀黍!”

張謙是百口莫辯。

我怎麼變態怪蜀黍了!

我現在雙手雙腳都被拷着,怎麼變態了!

明明是這個小蘿莉給我把腰帶扯掉的好不好!再說了,你們沒去過海邊嗎?海邊那些男的穿的泳褲都比我這個內褲小好嗎!

你們看那些泳褲爲什麼就沒有這麼大的反應?要按照你們的看法,那海邊的那些穿泳褲的男人就都是變態了?

張謙真的是不理解他們的這種想法!

小蘿莉捂着臉嘟囔着:“還說什麼找小袋子,明明就是要讓我把你的腰帶扯下來,暴露狂,變態,怪蜀黍!”

張謙狂翻白眼,懶得理他們了,趕緊低頭看被小女孩扔在地上的芥子袋。

這一看,他眉毛一挑,笑出了聲。

翻盤的時候到了! 芥子袋被小女孩大力的扔在了地上,從裏面掉出來了幾個小小的東西。

這些東西是——象棋棋子!

是的,被張謙捆在腰間的這個芥子袋就是當初從棋王葉秋身上拿到的那個芥子袋!

裏面不但裝着他們的鎮派祕籍《橘中祕》,還裝着棋王這些年來煉製的棋兵!

而這些棋兵,只要學會了橘中祕術就可以操縱,可巧的是當初橘中祕已經被系統改造成了張謙能學的技能,而張謙也已經學會了!

他不禁有些感動,這到底是自己走了****運還是對方太大意太傻.b?居然沒給他搜身!

又或者他們搜了身,但並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不管怎樣,看着地上這幾顆棋子,他熱淚盈眶,翻盤的機會來了!

想到這,他立刻閉上眼睛集中精神,發動了橘中祕術!

“轟隆隆!”

原本捂着臉的五個小孩子,聽到了這個聲音之後突然渾身一震,全都驚恐的擡起了頭。

隨後他們的表情變得更驚恐了!

只見有三個怪模怪樣的雕像緩緩地站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