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逸轉頭一看,臉色也變了,這是要將他們壓成肉餅?

兩堵土牆很長,不可能從兩邊逃走,而且兩邊都有惡狼魔兵守護,也無法逃走。

“全力攻擊,打破土牆。”

李逸沉着臉,刀芒瘋狂斬出,但遇到那堵土牆便無聲無息的泯滅。

吱吱!

小猴子怒叫一聲,衝向了土牆,而後便聽砰的一聲,小猴子已更快的速度彈了回來,揉了揉腦袋,有些無辜地叫了兩聲。

眉頭不知不覺皺起,李逸很清楚小猴子的力量有多大,比他小不了多少,竟然拿這土牆毫無辦法。

想了想,李逸將風元力盡數收回體內,調動本命金丹之中的木元力,凝聚於雙掌之中。

五行木克土,用木元力對付這些土牆,應該會比其他元力效果要好。

腳步一跺,李逸如炮彈一般衝了出去。

轟隆!

雙拳轟擊在土牆之上,土牆震動,但仍舊完好無損,前進的速度也沒有絲毫變化。

李逸卻被強大的反震之力震得連退了數步。

“哼!”李逸冷哼一聲,神魔法相使出,一道巨大的人形虛影出現在李逸的背後,而後他再次握拳擊出。

轟隆!

土牆劇烈震動,牆壁出現了一些細微的裂縫。

李逸一喜,快速揮出了幾拳,土牆上的裂縫越來越多,最後咔嚓一聲,碎裂開來。

李逸正想要回過頭去幫助劉峯等人,那頭十米高的惡狼衝着他咆哮一聲,巨大的爪子橫掃而來。

鋒利的爪子猶如鋼鐵鑄造,在陽光下閃爍着森冷的光芒。

李逸冷哼一聲,握拳擊出,數米高的法相虛影也握着巨大的拳頭擊向惡狼巨爪。

砰!

一聲巨響,惡狼巨爪被反彈回去,李逸也是退了一步。

“啊!”

忽然,慕容長風一聲怒吼,而後一股無比強大的氣勢席捲開來。

氣勢之強,讓李逸都爲之變色,這股氣勢,分明就是高級丹武者的氣勢,而且比雲鷹都還要強得多。

李逸回頭一看,只見慕容長風黑髮飄舞,手持長劍,猛地一劍劈了出去。

火紅的劍芒閃爍而出,劍芒並不大,只有三尺來場,但炙熱的氣息卻似乎要將虛空都燃燒。

火色劍芒刺穿了土牆,將土牆烤成一片焦炭,隨風散成一堆黑炭。

“好厲害。”

李逸忍不住一陣心驚,此時的慕容長風,李逸也沒有一點戰勝的把握,想不到慕容長風竟然還隱藏着如此強大的實力。

不容李逸多想,惡狼咆哮連連,無數隕石從天而降。

豪門小情人 蟠龍刀再次出現,一邊劈散附近急速降落的隕石,一邊想着慕容長風那邊移動。

此時,慕容長風揮舞長劍,火紅的劍芒閃爍,凡是碰觸到他的劍芒的隕石全都被烘烤成焦炭。

劉峯兄妹和風玄雨也都是一邊躲避,一邊抵擋隕石攻擊。

“小心!”

就在這時,風玄雨忽然一聲驚叫,與此同時,李逸遍體生寒,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在心底蔓延。想也不想,李逸反身就是一刀劈了出去。

砰!

一隻蘊含着陰冷魔氣的手掌印在李逸的胸口,強大的力量,直接將李逸震飛數米。

同時,李逸全力的一刀,同樣劈在了偷襲者的肩膀上。

嗤啦一聲,偷襲者整條左臂被齊肩斬斷,鮮血狂噴而出。

咳咳!

李逸咳出兩口鮮血,陰冷的魔氣在體內肆掠,俯視着血肉,俯視着丹元力。

擡起頭,便見到惡狼頭領正滿臉錯愕地看着他那條被斬斷的手臂,李逸冷冷一笑,想要偷襲我,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吼!

惡狼怒吼,巨大的身軀撲向了李逸。

此時李逸受了重傷,體內的魔氣瘋狂地腐蝕着李逸的血肉和丹元力,李逸連移動都有些困難,如何能躲開惡狼的攻擊。

慕容長風臉色大變,原本見到惡狼魔兵變得通紅的雙眼,更加紅了幾分。

他快速衝了過來,想要救下李逸。

然而,被李逸斬下一條手臂的惡狼頭領冷哼一聲,迅速吞下一瓶莫名丹藥,完全不顧左臂上的傷勢,攔在了慕容長風的身前。

慕容長風發狂一般的攻擊,雖將惡狼頭領打得節節敗退,但短時間內也無法脫身。

“李逸哥哥。”

“老大。”

劉峯兄妹焦急的大喝,紛紛向着李逸衝來,但面對密集的隕石攻擊,他們尚且只能自保,如今一着急之下,紛紛被隕石擊中,雖受傷不重,但想要再去營救李逸已經不可能了。

“不要!”

劉雪婷眼淚直掉,連防守隕石都忘了,若不是劉峯離得近,揮劍劈碎隕石,她可能就被隕石砸中腦袋而死。

忽然,他們發現風玄雨竟然躲過了密集的隕石,快速接近李逸,但她的速度太慢。

吱吱!

小猴子也想要衝上去,卻被惡狼一尾巴掃飛。小猴子的大叫,三道紫色閃電落在惡狼身上。

惡狼體表涌現出一層層土灰色的鎧甲,抵擋住了閃電攻擊,但閃電自帶的麻痹之效,仍舊讓惡狼停頓了片刻。

就這片刻的時間,李逸的身體稍稍偏移了少許,惡狼巨爪擦着李逸的胸口劃下。

嗤啦!

鋒利的狼爪劃破了李逸強悍的肉身,三條長長的血痕浮現,鮮血汩汩而出。

巨爪落地,惡狼另一隻巨爪再次擡起,對着李逸橫掃而來。

這個時候,風玄雨也剛好達到李逸身邊。

一股刺骨的寒意從她的身上散發出來,讓李逸都禁不住打了個寒戰。

風玄雨伸出了手,抓向惡狼巨爪,她的手很白,上面佈滿了冰霜。

“閃開!”

李逸焦急地大喝,他很難想象,風玄雨被惡狼抓中的下場。

但風玄雨充耳不聞,仍舊固執地抓向了惡狼巨爪。終於,兩者相遇,沒有震耳的巨響,沒有驚天的慘叫。

咔咔!

冰霜之力蔓延而出,惡狼巨爪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冰凍,並且以不可阻擋的趨勢向着惡狼龐大的軀體蔓延。

眨眼功夫不到,十米高的惡狼竟被硬生生冰凍,它巨爪高舉,還做着橫掃的動作,但它再也無法動彈。

吱吱!

小猴子憤怒地衝了過來,蹦到惡狼的身上狠狠敲了兩下。

咔嚓!

龐大的惡狼軀體轟然碎裂成一堆冰塊掉在地上。

李逸有些驚駭地看了那一堆冰塊,如此強大的冰之力,竟然是那個不愛說話,有些害羞的風玄雨發出來的。

這一次惡狼被滅,並沒有再生,十八個惡狼魔兵齊齊悶哼一聲,惡狼戰陣瞬間瓦解。

另一邊,慕容長風大發神威,將斷了一臂的惡狼頭領斬殺。

“冷,好冷!”

風玄雨跌坐在地,雙手抱着肩膀一個勁地顫抖。

李逸臉色一變,此時體內魔氣也被他暫時鎮壓住,連忙跑到風玄雨的身邊,發現她俏麗的臉蛋上佈滿了冰霜,嘴脣發紫,雙眼迷濛。

即使還沒有靠近風玄雨,就有一股寒意刺得他的骨骼生疼。

皺了皺眉,李逸不知道風玄雨怎麼了,也不知道該如何緩解她的痛苦,他一咬牙,將風玄雨抱在了懷裏。

嬌軀入懷,李逸悶哼一聲,身上迅速被冰霜覆蓋,體內蠢蠢欲動的魔氣都被冰凍住,就連體內的血液都要被凍僵,流動的速度都慢了下來。

火元力沿着經脈,在體內艱難的移動,抵擋着刺骨的寒意。 被李逸抱在懷裏,風玄雨本能地緊緊地保住李逸,就好像在抱着她的救命稻草。

“好冷,好冷!”

耳邊傳來的呢喃,讓李逸頓生憐惜,儘管他也被凍得全身哆嗦,仍舊拍着風玄雨的後背,平靜的安慰道:“別怕,有我在,你不會有事的。”

這時,身後響起了腳步聲,李逸知道是劉峯等人,連忙哆嗦着叫道:“不要過來,去將那些惡狼魔兵殺了,要小心他們魔化,刺他們的眼睛。”

劉峯兄妹停下了腳步,他們離李逸和風玄雨足有三米,但那極致的寒意已經讓他們有些受不了,只好提着長劍殺向了惡狼魔兵。

沒有了惡狼頭領,十八個惡狼魔兵仍舊悍不畏死,齊齊陷入魔化。

慕容長風實力大漲,劍法刁鑽,每一劍都刺向惡狼魔兵的眼睛。

其中有幾個惡狼魔兵直接向着李逸和風玄雨衝來,伸出長滿尖銳指甲的手掌抓向了李逸。

李逸有些着急,此時他抱着風玄雨,被風玄雨體內的寒冰冰凍,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地看着惡狼魔兵的攻擊到來。

然而,當惡狼魔兵的手碰觸到李逸時,整個人被瞬間凍住。

見此,李逸也放下心來,專心致志地應付起風玄雨的寒冰之力。

“當初在黑玄鎮,龍傲天變身樹人,我是靠着本命金丹吞噬了他的木之力,在刀山火海中,本命金丹也吞噬了金之力和火之力,不知道能不能吞噬風玄雨體內的冰之力。”

此時只有這個辦法,能不能行,李逸只能試一試。

調動本命金丹,快速轉動,一股微弱的吸力從本命金丹之中傳出,緩慢地吞噬起進入體內的冰之力。

漸漸地,吞噬的速度越來越快,體內的冰之力被吞噬一空,其中包括被冰之力凍住的魔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