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洛嬌,長長的出了口氣了。

台上,徐麗雅驚呆了。

看了看宋三喜,又看看徐正龍,滿眼疑惑。

「哥,他說的是不是真的?」

徐正龍此時,臉上紅一陣白一陣,額頭的汗水都出來了。

竟然有證據?

他,有種要被架在火上烤的感覺。

一旦坐實,恐怕這中海,他都沒法混了。

看著親爹發病,不送醫院,耽誤治療,讓親爹死去,這是何等的不孝?

這是會被無數人唾棄的。

內心,一陣掙扎之後,徐正龍那腦瓜子,也高速運轉。

他朝妹妹堅定的搖了搖頭,「別信他胡說八道!」

然後,吼道:「宋三喜,你簡直就是血口噴人。你我之間的恩怨,是該了結了,不要在這裡胡攪蠻纏,影響我這麼多的族人、高貴賓朋用餐。有什麼,沖我來,咱到一邊兒說去,別掃了大家的興!」

說完,他大步下台,朝另一邊走去。

高大肥胖的身板,還一身正氣的樣子。

全場,又有些轟動,亂嚷嚷的。

「看這樣子,徐正龍虛了?」

「也未必,他處理得當,不想影響大家聚餐。看他的形像,也是身正不怕影子歪。」

「這個宋三喜,跟他之間,到底什麼恩怨,要這樣鬧?不太妥吧?」

「還有這個林洛嬌,安的什麼心?宋三喜,明顯就是替她來出氣的」

「」

徐麗雅有些心緊,趕緊也跟在了哥哥身後。

徐正龍卻是硬著頭皮,一派家長般的威嚴,「麗雅,你招呼客人。我去處理好和宋三喜的恩怨,你不用攙和了。相信你大哥,還是信一個人渣?」

徐麗雅猶豫了一下,還是只得又回來了。

宋三喜,冷哼一聲,搖搖頭。

他對林洛嬌使了個眼色,便帶著她,往外邊走去。

不多時,酒店停車場。

徐正龍一臉黑沉,面對著宋三喜和林洛嬌,恨不得吃了他倆。

但他,心頭七上八下,嘴裡冷道:「宋三喜,你們誠心來攪我們的白宴是不是?」

宋三喜冷笑一聲,從隨身包里,取出了平板來,打開。

「徐正龍,你心裡虛了,才借口冠冕堂皇,跟我到這裡來,對吧?」

「你」徐正龍語結,但心腸一硬,「你少來了!說我害死父親,證據呢?」

「不見棺材不掉淚!」宋三喜冷淡的瞅著他,把平板展示過去,「我調取了相關的監控視頻,分析出了所有的問題。你瞪大眼睛看看,你在朝霞投資公司停車場,打著電話,然後,你馬上離開朝霞投資公司,不到十分鐘,回到你父親住地,再到你父親到醫院」

宋三喜一邊說,一邊划拉著平板,字字在理,完全經得起推敲。 「舉行了儀式又怎樣,還不是得不到法則承認。」

男子聲音咬牙切齒,他手掌一推抖落一地花瓣,滿目的紅色刺痛了他的雙眼,他像是自虐般的走入了前方的大殿。

「冰兒,你是答應了我的,又怎麼可以選擇他!」

北冥淵捏著大殿柱子上的紅綢,手背上青筋暴起,冰藍色的眼底泛著猩紅,她怎麼可以嫁給雲止寒!

「師弟?」

林若嫣剛走進院落就聽到大殿內傳來的響動,她心想莫不是師弟和落落在裏面?

北冥淵扶好剛剛差點兒被碰倒的椅子,紅綢帶起一抹弧度讓他血氣上涌。

待林若嫣走入大殿,哪裏還有她想像中的兩人的身影,除了大片的喜慶紅色,整個大殿空蕩蕩的。

女子秀眉蹙起,她低聲咕噥了一句:「難道是我聽錯了?」

崑崙派

雲止寒眸心一滯,水寒峰有人進去了。

男子神色無恙的牽着身側女子的手,十指緊扣卻是在腦海中迅速將可能性過了一遍。

修仙界不可能有人可以如此高明的穿透他的結界,除非……

「怎麼了止寒?」

冰落頗有些無奈的舉起兩人相扣的手,很明顯對方的力道有些大了,她指尖顏色越來越深。

雲止寒垂眸落在那方顏色上,狐狸眼中的懊惱一閃而逝,他拉過那纖纖五指放在唇邊吻了吻,手下的力道慢慢鬆開,直到……

「冰落?」

歐陽顏卿不知何時走到了兩人面前,論劍大會在即,崑崙派多了不少其他勢力的人,他剛剛在遠處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嘶……」

女子忍不住倒吸一口氣,她一個用力掙脫了右手,徒留男子滿心慌亂。

「是我,來參加論劍大會。」

冰落朝歐陽顏卿笑着點了點頭,雲止寒突然出聲:「歐陽家老祖可是飛升了?」

歐陽顏卿沒想到會被這樣問,他條件反射的握起拳頭,打聽老祖情況的人若非是友便是敵。

雲止寒站在那裏依舊如高山雪蓮,若非歐陽顏卿剛剛恰好看到了兩人的互動他甚至懷疑現在這個和之前那個是否是同一個。

雲止寒,雲水宗前任水寒尊者,現在化神修為,冰落的師尊。

歐陽顏卿思索著面前男子的信息,不過眨眼間,他朝雲止寒禮貌一笑:「並無。」

冰落明顯察覺到雲止寒似是鬆了一口氣,她本想看看這人是什麼情況,可右手手骨隱隱作痛,她牙齒一咬沒理他。

等不到她眼神詢問的雲止寒自是知道自己剛剛有些過分了,這時歐陽顏卿的聲音再次傳來,

「崑崙派有為雲水宗準備山頭,你們可要過去看看?」

他笑得熟稔,前段時間冰落傳音給他,紫曦已經開始在冥界修鍊。

或許有一天他們兄妹可以在靈界重聚。

他一直想找個時間感謝一下冰落,這不剛好讓他碰上了。

「嗯。」雲止寒在冰落開口前應聲。

山頭自是要去,不過只有他和落落兩個人就夠了。

歐陽顏卿剛想繼續說些什麼,誰知面前空間波動一瞬,一男一女瞬間消失在原地。

他眸間劃過無語,唇角逐漸彎起一抹弧度,師徒,倒是良緣。。 降?以後怕是沒那麼容易漲回來。

老百姓們本來就錢不多,買衣服就趁著年前這一波是最賺的。

結果還要生生吐出去,後面春夏衣衫薄,怎麼好意思再漲?

要撐到年底,人家又有話說了,去年降了,今年自然還得便宜。

這一來一回的,怕是……

龔皓這麼說,錢叔也覺得在理:「那咱就不降!」

「那肯定不行的。」陸懷安喝著茶,搖了搖頭:「淮揚現在就是吃准了我們捨不得降,拿商場這邊逼我們就範呢。」

綜合商場是他們的主場,肯定不能放棄的。

但是淮揚打的主意就是薄利多銷,他們硬著脖子跟人杠也沒必要。

「那……」錢叔有些鬱悶,遲疑地道:「我們咋整呢?」

「降唄。」

這事兒其實挺容易的。

啊?

錢叔和龔皓對視一眼,都不明白了:「真降啊!?」

「假降。」

原來的貨賣得七七八八的時候,諾亞直接把剩下的衣服全拉了回來。

新毛昵!新棉襖!

全都是最新款!

就是這價格,確實有點嚇人。

人們兜里是有點錢,但也經不起這樣花。

直接比原先的貴了好些呢!

鄧部長瞅著都直樂呵,回去就給何廠長當笑話一樣講了:「哈哈,他們估計是沒轍了吧,新款都拿出來鋪貨了。」

這新布料,價格還這麼貴,賣得掉才怪呢!

倒是何廠長比較謹慎,讓他再跟商場這邊確認一下:「馬上要開始降價了,他這個時候上新貨……」

像他們都是拿之前的一些庫存出來打折,陸懷安直接上最新款,是不是有點問題?

「能有啥問題。」鄧部長哈哈笑:「我看是陸懷安腦子有問題。」

不過為了以防萬一,他還是去綜合商場確認了一下。

得到了諾亞的確是拿新貨降價的消息。

「……」

所有人都覺得,陸懷安瘋了。

趙芬找不到沈茂實,也覺得他們這樣有點離譜。

等了一整天,愣是找不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