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軒轅也不由為之驚訝,心中卻暗道:「此子不殺,必成大患!」

葉孤城則冷哼一聲,雙眼中的殺意格外堅定,並且傳音給林軒轅,道:「沒必要留手,直接出殺招,將此子徹底從世界上抹除!」

林軒轅聞言,雙眼閃過一抹冷芒,緊接著冷笑道:「蘇白,原來初級地符師就是你的依仗,不過依我看,你的符文是木屬性符文,你有適合木屬性符文的符術嗎?」

一言驚醒夢中人,在場千萬人瞬間清醒。

「蘇白雖然為初級地符師,可是他若是沒有符術的話,初級地符師的力量也不是特彆強大啊!」

「所言極是,依以我看,還是林軒轅更勝一籌。」

……

由於符師對符術的依耐性實在是太強,蘇白又只是一個普通的永生門天命之子,想必根本沒有適合屬性的符術,就算有威力也肯定一般。

「我有沒有符術,你來試試不就知道了嗎?」蘇白意味深長的冷笑道。

「哼,怕你不成,廢物!」林軒轅冷哼一聲,隨後雙眼之中的殺意,徹底爆發!

緊接著,龐大的靈氣化作風暴,從林軒轅的身體中奪空而出,匯聚在他胸前。

隨即,林軒轅周身綻放出耀眼的金光,天靈境中期強者的龐大氣息,毫不保留的徹底激發,與胸前不斷匯聚的靈氣,融為一體。

「我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做天靈境的恐怖實力!」林軒轅忽然怒吼一聲,隨後大袖一揮,道:「武脈神通,法相金剛!」

此言一出……

轟隆——

巨音響徹天邊,林軒轅身上的金光消散,全部轉移到胸前聚集的靈氣之上,忽然間那一團靈氣便綻放出耀眼金光,好比龐大的烈陽,讓人無法直視,甚至睜不開雙眼。

大家只知道,金光中包裹的物體,正在以奇快的速度變大,最後直接化作小山大小。

隨著時間流逝,金光逐漸暗淡,其中包裹著的物體,終於展露了出來。

只見,那是一尊六十米高的法相,渾身上下散發著耀眼光芒,披著戰甲,握著大刀,一對牛目不怒自威,眉宇之間殺氣騰騰,看起來格外兇狠。

關鍵是,法相所散發的氣息,更是令人心驚。

甚至,就連高台上的一眾巨頭,都不由為之顫抖。

沒人能想到,林軒轅竟然一出手,就將自己的武脈神通給使了出來。

關鍵是,林軒轅的武脈神通,竟然還如此強大,將高台上同為天靈境中期的鄧老都嚇的雙腿一軟,嘴裡驚呼連連,道:「這法相太厲害了,我就算使出武脈神通,也完全不是對手啊!」

「林軒轅是極品武脈,覺醒的武脈神通自然不同凡響,看來蘇白此子,沒有命活過今天了。」楚霸王自言自語的嘀咕道。

於此同時,法相動了……

轟隆——轟隆——

法相每一腳下去,擂台都會多出一個巨坑,整個皇城也會隨之顫抖數下。

而蘇白的面色依舊平淡如初,雙目則不斷在打量著法相。

他能夠感受到,法相上傳來的氣息的確很強。

但是……

這尊法相就算再怎麼強大,想要擊殺蘇白,還不夠!

不敢猶豫,蘇白雙手迅速掐訣,精神之力瘋狂湧入額頭的符文當中。

轟隆——

隨著蘇白掐訣結束,巨音再次響起,整個擂台猛然震動,彷彿地下有什麼東西,正要破土而出一般,使得大家紛紛向腳下看去。

轟——

緊接著,八面龐然大物,突然衝破地面,直衝九霄。

隨後,天色暗淡,陽光消散,八面雕刻著修羅惡魔的木門,聳立在天地之間!

這一幕,讓眾人面色再次驚變!

「上古符術,修羅八重門!」蘇白面色冰冷的說道。

此言一出,喧嘩聲衝天!

「什麼,這是上古符術!」

ps:求收藏,求推薦票,求打賞!看看這周能不能滿三千張,若是能,饅頭爆發哦! 現場,一片騷亂,均是將驚疑不定的目光投向蘇白。

他們不敢相信,蘇白竟然能夠使出上古符術!

符術本就罕見,上古符術更是少之又少,蘇白怎麼可能擁有!

不過,高台上的剛木大師已經告訴了眾人答案。

只見他雙目巨瞪,其中充滿了狂熱,隨後顫抖著站起身,滿臉激動的狂吼道:「沒錯,這的確是上古符術!這就是上古符術!我在符文公會的古籍中有見到過,修羅八重門!超強防禦類上古符術!」

此言一出,全場沸騰。

剛木大師作為符文公會的會長,能夠查看許多符文公會擁有的資料,見識比普通人要廣太過。

既然連他都這麼說了,那麼蘇白使出的符術,的確是上古符術無疑!

「蘇白竟然使出了上古符術,未免太霸道了吧!」

「上古符術,無價無市,算起來可是個無價之寶,根本不是林軒轅的武脈神通能夠比較的!」

眾人議論紛紛,全部將話題轉向蘇白。

林軒轅面色變的格外難看,他未曾想到,自己使出武脈神通之後,蘇白竟然能夠使出上古符術,將自己的風頭全部搶盡,可恨!

「上古符術又如何?照樣給我破!」林軒轅氣急敗壞的吼道。

轟轟轟——

法相金剛踩著擂台,猛的發力,帶著睥睨天下之勢,一拳向修羅八重門的第一重門打去。

這一拳,蘊含了龐大的力量,彷彿能夠將整個星球錘爆!

轟隆——

拳頭砸上第一重木門,木門瞬間被裂痕布滿,隨後支離破碎,猛然崩塌!

隨後,金剛又向第二重門,一拳砸去!

轟轟轟——

巨音繞空,金剛一路勢如破竹高歌猛進,竟然一拳接著一拳,一鼓作氣將前四重門徹底擊潰!

這一幕,讓眾人大跌眼界。

沒人能想到,林軒轅的武脈神通,竟然能夠強大到這種地步。

蘇白就算使出了上古符術,在林軒轅面前,也顯得太不堪一擊了吧!

只不過,至始至終都站在八重門後方的蘇白,依舊面不改色,嘴角勾著一抹微笑,靜靜的看著林軒轅。

林軒轅不斷消耗自己體內的靈氣,供給自己的武脈神通,讓其不斷展開攻勢,擊潰蘇白面前的屏障。

他清楚,蘇白是初級地符師,會非常難纏,所以必須以絕對的實力,將蘇白面前的屏障打破,只有這樣才能和蘇白進行近身搏鬥,而符師們最忌諱的就是近身搏鬥!

「給我破!」

林軒轅腳踏虛空,渾身金光大方,一聲怒吼,震天撼地!

「嗷!」

同時,法相金剛也猛的咆哮起來,身上所散發的光芒更加炫麗,力量又提升了不少,讓人無法撼動。

眾人見狀,心中不免有些膽寒,法相金剛所散發的龐大的力量,讓他們感覺不寒而慄,誰也不想自己去親自面對這樣一座龐然大物。

砰——

這時,法相金剛動了,一拳直接砸在第五重木門之上。

啪——

一聲脆響,第五重木門,瞬間土崩瓦解,順勢坍塌,砸在碩大的擂台之上。

可是,還不等眾人喘口氣,第六重和第七重木門,也在轉眼間被法相金剛擊潰。

最後,擺在蘇白面前的,只剩下面前最後一重木門了!

局勢很顯然,蘇白的上古符術,已經敗在了林軒轅的武脈神通之下。

不過,蘇白的面色依舊淡定自如,並沒有流露出半點慌張。

「哈哈哈!還剩下一道破門了,蘇白,你徹底的敗了!上古符術又何妨,還不是被我的武脈神通碾壓了!」林軒轅得意的大小,雙眼之中閃過嘲諷之色,道:「看見沒有,這就是我們的差距,天才和廢物的差距!」

蘇白眉頭一皺,心想林軒轅實在是太自負了,戰鬥還沒有結束,就開始得意起來了!戰場之上,瞬息萬變,往往你認為自己贏了的時候,其實你已經輸了!

「誰告訴你,我只有這一道上古符術了?」蘇白面色淡漠的說道,隨後雙手又在胸前掐訣。

蘇白的手印不斷變換,最後在兩息的時間內,掐訣完成!

轟隆——

大地猛然顫抖,悠遠且滄桑的氣息,從眾人腳底溢出。

緊接著,地下彷彿有什麼東西在蠕動一般,高低起伏不平,地磚紛紛碎裂!

轟隆!

緊接著,就在眾人的注視下,無數木藤,破土而出,直衝天際!

上萬條木藤,密密麻麻,盤旋於空,猶如一條條騰空的巨龍,震撼人心。

這一幕,顯然將在場千萬人嚇了一跳,紛紛面容猙獰,雙瞳之中滿是驚愕。

畢竟,他們那裡見過這番場景,上萬條木藤化作的巨龍騰空,在陽光下散發著來自遠古的古老氣息,給他們帶來的感官衝擊,實在是太大了!

「這……」林軒轅嘴角猛然一抽,心中驚疑不定。

他根本沒想到,蘇白竟然還有符術沒有使出。

而且,這道符術不管是從表面上看,還是從氣息上感受,都要比之前的修羅八重門強大太多了!

「又是一道防禦類型的符術嗎?不過,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不管你如何掙扎,我依舊能夠將你踩在地上摩擦!」林軒轅強行壓制住內心的驚訝,咬牙惡狠狠的說道。

此言一出,高台上的永生門眾人再也按耐不住了。

雖然蘇白的初級地符師身份,以及上古符術,給他們帶來了一次又一次的驚喜。

但是拿初級地符師和天靈境中期強者做比較的話,以實際戰鬥來說,還是天靈境中期的超級強者要更勝一籌。

如同林軒轅所說,在絕對的實力碾壓面前,蘇白的任何掙扎,都於事無補,最終還是會慘死在林軒轅的碾壓實力之下。

「蘇白!逃!」蔡志文焦急的吼道。

在他們看來,蘇白即便不是林軒轅的對手,但是想要逃跑的話,還是能夠做到的。

然而,蘇白卻淡漠一笑,道:「不過天靈境中期而已,很強嗎?為什麼要逃?」

此言一出,在場千萬人,包括高台上的巨頭,均是嘴角抽搐不停,認為蘇白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不過,下一秒,眾人便改變了自己的想法,高台上的巨頭們更是恨不得扇自己一個巴掌,紛紛向蘇白投去驚愕的目光,還不顧形象,怪叫起來。

「天靈境中期的強者,我又不是沒殺過,而且……還殺過不少呢!」蘇白嘴角勾出一抹森然的笑容,隨後大手一揮,直指林軒轅,道:「封!」

話罷,盤旋在天空中的巨龍們立馬得到了指令,隨後紛紛朝向林軒轅,帶著遠古的滄桑氣息,好似化作一支支爆射的利箭,疾馳而去!

「這是……上古封印之術!」剛木大師怪叫道,雙眼之中滿是驚悚,還不忘掐自己一把,彷彿是在做夢一般。

「這氣息……這難道……」楚霸王顫抖著虎軀,已經驚訝的說不出話了。

一旁的鄭老一個踉蹌,差點跌坐在地,失神道:「沒錯……這的確是,封印之術,還是上古封印之術!」

「這……真的是蘇白嗎?」楚憐霜望著遮蓋天空的上萬條巨龍,失神的喃喃自語。

甚至,就連一直鎮定的唐龍,都拍案而起,瘋癲般的怪叫道:「此子……此子要逆天!」

唐婉秋則小嘴微張,雙眼中閃爍著異樣光彩,輕聲道:「蘇白,一個創造奇迹的男人!」

而這時,最為沸騰的就莫屬永生門眾人。

「老大!」寧天則咆哮一聲,隨後雙目通紅:「請壯我永生門!」

這一刻,永生門的所有人,從絕望中蘇醒,重新拾起了希望!

他們,雙眼閃爍著亮光,蘇白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迹,為整個永生門帶來了希望!

「蘇白!」

這時,就連蔡志文和眾位長老都激動的顫抖,紛紛吶喊出聲。

「請壯我永生門!」

震天的吼聲,好似要傳遍整座天諭星。

至於蘇白,則嘴角一彎,內心為之觸動,道:「從今往後,天諭星,只有一個門派,那便是……永生門!」

林軒轅面目猙獰,內心則驚訝萬分。

他萬萬沒有想到,表面上看起來沒有任何出奇之處,甚至是個廢物的蘇白,竟然難纏到了這般地步,出人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