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達點點頭,望著遠處的常山城,說道:「沒錯,如果這一切順利的話,我們就會擁有一支數量龐大的燕趙凡人軍隊,這一支軍隊如果能聽命於我們的話,將會大大增強我們的力量。不過現在還是看看如何擊退這批來犯的秦軍吧,我們也要在燕趙兩國面前好好展示一下我們藍星國的實力了。」

施羅德吐了吐舌頭,說道:「來犯的可是十五六萬秦軍,還有超過6個以上的嬰境秦將哦?你有這個信心擊退他們嗎?」

林達鎮定自若地對施羅德說道:「嘿,依靠飛豹兵團當然不足。不過既然我出現在這裡,當然不會是一個人來了。嗯,現在大部隊應該差不多來到了吧?你用靈識好好感應一下?」

施羅德奇怪地用靈識向藍星國方向掃去,果然,在三十餘裡外,他發現了大批正在接近的部隊,包括空中的飛機和氣球,以及大批的地面部隊,正在向雅安鎮方向徐徐進軍,粗略一算,竟有不下兩萬人之多。

林達自信地說道:「這是飛龍軍團的第一兵團,其他兩個兵團也在啟程中了,應該在兩天左右能抵達吧。秦軍這次大軍來犯,不可能能夠輕易拿下常山城,這很有可能是一場持久戰。康奈已經決定派五個守備軍團修建一條從我國到燕都的鐵路,最快可以在三個月內完工,如果這條鐵路建好,我國的軍隊和物質就可以源源不斷地運到前線了,這樣有了後方的支持,不管秦軍來得再多,我們也不怕。」

施羅德頓時心中一松,說道:「原來你這麼信心十足,原來是這樣!有我軍兩個主力兵團在此,哪怕他秦軍再多,我們也不懼了!」

林達點點頭,說道:「是的,現在就讓我們會會秦軍吧,我還沒有和這樣一隻大名鼎鼎的軍隊交過手呢!」說完,他朝天一躍,化作一條金弧,朝著遠處的常山城飛去。

「哈哈!等等我!」施羅德大笑一聲,立即緊跟而上,在烏雲渲染的陰暗天空,劃出兩道刺目的亮光。 當林達與施羅德二人來到常山城腳下時,秦軍已經開始發起了瘋狂的攻擊。從軍陣中不斷飛出各種各樣的遠程法術和法器,狠狠地砸在常山城的防護大罩上,發出震耳欲聾的巨響。強大的法術能量爆炸波,使得常山城周邊的低空氣流發生了劇烈的混亂。天空中時而凝聚起巨大的烏雲,時而下起暴雨,時而又萬里無雲,在秦軍強大的攻擊力下,常山城猶若一塊正被鐵鎚不斷敲打的石頭,隨時都要被砸成粉碎。

好在燕趙兩國深知常山城的重要,早早就在此城布下了兩國最厲害的防禦大陣,所以秦軍的火力雖然猛烈,但對大陣並沒有產生足夠的破壞。要真正擊破此陣,恐怕也不是容易的事。但大陣的防禦依靠的是城內存儲的靈石能量,一旦其能量消耗完畢,大陣的防禦將不再存在,那時才是常山城最危險的時候。

這一點,秦軍自然心知肚明。他們一開始就抱著打一場持久戰的準備。前方攻擊部隊在展開攻擊的同時,後方部隊則已經開始在附近的地區安營紮寨。 邪王囚妃 秦軍十多萬人的營寨在距離常山城三十多公里的地方紮下,連綿十多公里長,一道道法術屏障將一個個營寨包圍起來,發出淡淡的靈光,顯得頗為壯觀。

果然,秦軍在對常山城狂轟了大半個小時后,終於停止了攻擊,大部隊鳴金撤回營內,只留下數支飛行戰隊在常山城附近徘徊遊動,耀武揚威一番后才撤了回去。

秦軍兵臨城下,燕趙兩軍自然不會束手就擒。趙冕和羅成二人一回到城中,就立即將城中守軍組織起來,做好各種的戰鬥準備。秦軍一撤,守軍就馬上開始修復大陣,在城牆上和城內布下一層層新的防線,不斷加固防線,又將一具具遠射武器搬出,做好了防禦和反擊的準備。

而在常山城後方兩三公里處,藍星國共和軍的基地也開始忙碌了起來。飛豹軍團早就在基地外布下了數道防線,各種重武器也紛紛啟動,隨時應對秦軍的任何攻擊。在基地內臨時開闢的跑道上,正不停地降落著一架架飛機,正是從國內增援而來的飛虎軍團部隊。

共和軍基地雖然在常山城後方,但這麼大的一個目標,自然不能瞞過秦軍的眼線,十多道強大的靈識不時在基地上空來回掃蕩,試圖要把基地內的所有情況都了解清楚。不過修士的靈識只能探測到具有靈力的東西,雖然秦軍發現了共和軍的修士士兵,但並沒有注意到共和軍大量的武器裝備和槍支彈藥。

「這些混蛋的靈識總是在反覆的掃來掃去,為什麼不啟動防禦大陣將他們抵擋在外?」施羅德與林達坐在基地控制室內,不滿地抱怨道。此處是基地內少數幾處裝有防禦法陣的地方,也是秦軍的靈識掃描不到的地方,但林達卻下令關閉其法陣,讓秦軍的靈識毫無遮擋地掃進入來。

「呵呵,放心吧,我就是想讓秦軍知道我們在這。等他們忍不住打上門來時,我們再用重武器狠狠地教訓他們,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這不是很好嗎?」林達胸有成足地說道。

「嗯,我也知道這個計劃不錯,但秦軍狡猾的很,他們進攻前可不會那麼冒進,尤其是我之前擊敗過他們一次之後,恐怕他們可不會那麼容易上當吧?」施羅德有點不放心地說道。

林達搖搖頭,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我倒是覺得秦軍的下一個進攻目標是我們。我們現在名義上與燕趙兩國聯軍,實際上仍然是各打各的。常山城是燕趙兩國精心構建的大城,秦軍不可能輕易攻下,自然就會把首要的攻擊目標對準我們。 花樣年華 如果我們能一次性的將秦軍打疼了,讓他們認為我們是最難啃的硬骨頭,不敢招惹我們,這樣我們就可以爭取更多的準備時間了。」

施羅德聽了,沉默了一會,這才說道:「原來是這樣,你是在故意示弱啊?希望秦軍能像你說的那樣,能對我們產生忌憚之心吧。」

林達笑笑道:「那就看看我們這仗怎麼打了。我戰鬥部署是這樣的,你看…」

這二人低頭指著桌上常山城附近的地圖,你一言我一言地討論了一會,並且不斷下達一道道命令。很快,整個後山基地頓時忙碌起來,一輛輛坦克和裝甲車從基地內駛出,一門門火炮被悄然安插在基地附近的密林中,飛豹軍團屬下的一支支兵團更是化整為零,分散到基地四周的各個角落。機場上的飛機更是三三兩兩地起飛,在附近的區域不斷巡查,整個基地進入了一副緊張的備戰氣氛中。

與此同時,在秦軍大營內,十多個秦軍軍團將領圍坐一團,從眾將身上緩緩散發出強大的靈壓,向及遠處不斷地延伸,過了好一會,眾將這才將靈識收回。

「看來藍星國軍隊和燕趙兩軍也並非鐵板一塊啊,他們竟然沒有進入城中躲避,而是在城外安營紮寨,連防禦法陣都沒有釋放!這是在輕敵還是無能啊?我們若是打他們,他們拿什麼來防禦?我們現在完全可以採取各個擊破的辦法將他們消滅嘛!」

「嗯,沒錯!我發現藍新國軍隊內只有一個嬰境修士,丹境修士也不超過5人,這就是藍新國的實力嗎?實在是太弱小了吧?!我看我們只需要派出兩個軍團就可以完全將他們消滅了!」

「不要太小看他們,十多日前,王將軍的第三兵團就是在他們手裡全軍覆滅的,據說當時投入戰鬥的藍星國軍隊也只有數千人而已,並且使用了一些奇怪而威力巨大的武器,這可不能不引起我們的警惕啊。」

「哼!那是我們太大意了吧?!區區一群低階修士組成的軍隊,怎麼可能能單獨擊敗我們一支兵團?藍星國人一定是藉助了一些特殊手段才恰巧打勝的吧?!只要我們大軍一擁而上,一定能把他們全部消滅!」

「對!既然常山城一時難以攻克,我們就先滅了藍星國軍隊,對常山城形成包圍之勢,更能震懾燕趙兩軍,狠狠打擊他們的自信心!」



秦將們你一言我一言地議論著,對藍星國軍隊充滿了輕視。這也不足奇怪,畢竟自從秦軍展開對外侵略以來,無論魏軍還是燕趙兩軍,都被他們以吹枯拉朽的方式擊敗,藍星國雖然只和他們交過一次手,但也是因為佔了偷襲的便宜,並不能說明什麼。更何況以藍星國的國力,實在是不能引起秦軍的重視。

終於,主桌上的烏元帥終於發話道:「好了!那首先拿藍星國的軍隊開刀!羽淼,你派出飛行戰隊首先發起空中攻擊,安禾,你帶領你的第二軍團從地面發起攻擊,其他人等則做好戰鬥準備,以防燕趙兩軍從城內殺出支援。不過我想他們也沒這膽量。好了,出發吧!我希望在明天日出前,看到藍星國那名嬰境修士的頭顱!」

「是!」六名秦軍拱手應道,被下令進行主攻的羽淼和安禾兩名將軍則馬上興沖沖地回到各自軍中召集部隊,秦軍大營頓時一陣騷動,人生鼎沸,殺氣騰騰。很快,一支三萬人的地面部隊就踏著整體的步伐離開軍營,朝著藍星國軍隊所在的方向前進。在空中,由三百隻巨魔鴉組成的飛行戰隊則陸續從營地上起飛,撲向遠處的藍星國基地。 「秦軍果然出動了,正向我們這個方向移動,完全出乎你所料!」施羅德用靈識觀察到了三十多公裡外秦軍的動向,又接到偵察兵的報告,臉上露出一絲隱隱的興奮之情。

林達點點頭,說道:「是的,來得正好,先看看他們打算怎麼打。既然上次他們沒領教到我們槍炮的厲害,那就讓他們再徹徹底底的領教一次!」

「哈哈,那我們還等什麼?!上吧!」施羅德大笑一聲,首先從指揮中心飛了出去,飛到基地上空,也不用話筒,施展法術大聲吼道:「全體集合!」

數萬名早已做好戰鬥準備的共和軍士兵整齊地排列在基地各自崗位上,挺直了身軀,臉色激動地看著施羅德的方向。

「請林達將軍講話!」施羅德指著一旁的林達說道。在共和軍中,施羅德與林達二人軍銜相當,都是上將級別,但林達還是共和國大法師,更是此次遠征作戰的總指揮,讓他來作戰前動員,當然十分合適。

林達與施羅德點點頭,同樣大聲說道:「將士們,你們即將與傳聞中的邪惡秦軍戰鬥,這是一個陌生的對手,不要輕視他們,也不要給他們任何的優待,照你們訓練的那樣做,把你們能給予的所有攻擊全都加到他們身上!讓他們好好領教一下共和軍的威力!自由萬歲!藍星國萬歲!」

「自由萬歲!藍星國萬歲!」數萬共和軍士兵的喊聲震懾天空,士氣如虹。

隨即,整個基地忙碌起來,在林達和施羅德的統籌指揮下,數萬大軍快速地開離基地,進入一個又一個預定的戰鬥崗位,而早就部署在基地之外的戰鬥部隊也接到了命令,早早就進入了戰鬥狀態。共和軍與秦軍的真正大戰,即將來臨!

「發現秦軍飛鴉部隊!速度每小時200公里,距離基地20公里。」

「秦軍地面部隊距離基地25公里,移動速度每小時40公里。」

「秦軍兵力大概兩萬多人,一共組成三十個小型戰陣。隊形組成如下:隊伍的前鋒是百餘支巨人傀儡,還有兩百多輛漂浮戰車跟在後面,兩側是重裝步兵,中間是輕裝步兵和重型戰器。」

部署在常山城附近某處的隱秘偵察所內,一個偽裝得極好偵察兵正向基地報告他所看到的一切。因為這是一名凡人士兵,使用的又是沒有任何靈力波動的野戰步話機,所以就連嬰境秦將也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巨人傀儡和漂浮戰車?嗯,看來秦軍的裝備和我們之前了解的差不多,就不知道其真正戰鬥力怎麼?」林達聽了彙報,不斷思考著對策。

「戰鬥力再強又怎樣?用大炮遠程轟掉不就完了?等一下我們集中火力攻擊他們的中心位置,把他們的戰陣打散了,然後…」施羅德低聲和林達商量了對敵策略,一邊繼續觀察秦軍的東西。

「報告!秦軍飛鴉部隊距離基地五公里!已進入高射火炮射程!」正在二人研究時,偵察兵又報告道。

這時,用肉眼已經可以看到天空中一大片黑壓壓的飛行物,正朝著共和軍基地飛速而來,正是秦軍的巨魔鴉部隊。這些巨魔鴉飛行的高度不過數百米,一邊飛行,身上一邊泛出一絲絲靈光,正是其準備攻擊的表現。

林達二人用靈識當然也發現了來敵,他們當然不會給這些巨魔鴉主動進攻的機會,當即下令防空部隊開始攻擊。

在巨魔鴉部隊前進方向一側的某處山頭上,突然從一處偽裝得極好的陣地上射出十多道密密麻麻的高射炮彈,朝著空中的目標狠狠地掃射。

突然來襲的炮彈令秦軍根本來不及做任何反應,加上其隊形較為密集,立即便有十多隻魔鴉被擊中。高射炮彈的口徑為20毫米機炮,威力極大,更有破甲彈頭和破法戰鬥部。魔鴉雖然身體表面也放出一層薄薄的防護罩,但卻在如此近的距離被命中,並不能抵擋炮彈的直接攻擊,當即就有七八隻魔鴉被擊中殺傷,從空中掉落到地上。

空中的秦軍頓時大怒起來,為首的秦軍羽淼立即讓一隊魔鴉兵撲向地面上的高炮陣地。在這時,從另外幾處山頭上又射出數十道高射炮,瞬間形成強大而密集的防空火力網,朝著秦軍猛烈射擊起來。

只見低空處,近百道防空火力彈雨如逆天而行的瀑布,化作一條巨大的火力網,完全籠罩了小半個天空,密密麻麻的炮彈激射而出,摧毀著命中的一切。

「馬上升空!不要離地面太近!」秦軍羽淼見到如此密集的攻擊,心中一愣,連忙大聲命令道,同時下令分出數個小隊以分散隊形的方式對下方的高射陣地發起攻擊。

就在這時,遠處藍星軍基地處發出一片火光,伴隨著一陣尖銳的呼嘯聲,數十發大口徑高射炮彈以數倍音速射到秦軍部隊中,少數一些炮彈直接命中了魔鴉,把魔鴉和身上的秦軍士兵炸成了粉碎,大多數沒有命中的炮彈卻飛到魔鴉身邊時又自動爆炸起來。

這種炮彈,正是藍星國軍隊最新裝備的、帶有近爆引信的炮彈。這種炮彈在地球二戰時期曾被美國海軍大規模裝備,是對付日本空中自殺式飛機的利器,如今,藍星國的設計師們復原了這種這種引信,並立即裝備到軍隊中,首次應用到這次戰鬥中。

藍星軍基地內,三十多門88毫米高平兩用炮,正以每分鐘十發以上的速度向秦軍空中部隊傾射炮彈,短短三十多秒就有兩百多發炮彈在魔鴉部隊中爆炸,殺傷了大量的秦軍和魔鴉坐騎。

「混蛋!哪來這些東西!」羽淼暴怒道,馬上命令空中部隊分散開來,組成一個個小型分隊朝藍星軍暴露的陣地發起攻擊。 星際工業時代 可地面上不斷地射出一道道機槍和機炮子彈,正是隱藏在地面的防空兵的攻擊,使得魔鴉部隊還沒有開始解決藍星軍地面陣地,就受到了不小的打擊。

可是,秦軍的「驚喜」還遠遠沒有結束,當地面的防空火力發起猛烈進攻的時候,藍星軍的空軍部隊也開始投入了戰鬥。

「輪到了我們出擊了!夥計們!讓秦軍瞧瞧什麼什麼叫做飛機!」

藍星軍空軍少校劉楠用通訊員興奮地對編隊的其他戰機大叫道,緊接著啟動了飛機,從空中一朵巨大的雲團中沖了出去,在他的身後,緊跟著兩百多架同樣的螺旋槳戰鬥機。

在戰鬥之前,林達就命令劉楠帶領所有戰鬥機大隊飛到戰場上空,並且啟動飛機上的漂浮法陣,藉助雲朵的掩護,將飛機隱藏起來。雖然這種機動需要耗費大量的靈石,但貴在制敵客勝,能夠打敵人一個措手不及!

果然,當戰鬥機編隊呼嘯著從雲層處中飛出,以俯衝的方式撲向秦軍魔鴉部隊時,頓時引起了秦軍巨大的震驚與恐慌。

「攻擊!把這些討厭的大鳥給我打下!」劉楠少校駕駛者戰鬥機,猛地沖向魔鴉群,對準最前方一隻魔鴉,猛地扣動了扳機,射出了兩條兇猛的彈火。

「璞!」

這隻倒霉的魔鴉來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就被命中了十多發機炮,威力巨大的穿甲彈和破法但立即將其一半身子打得血肉模糊。哀嚎一聲后,魔鴉帶著身上的數名驚恐萬分的秦兵從空中掉落下來。

藍星軍戰鬥機組成數支戰鬥編隊,如數把尖刀,狠狠地插入魔鴉群中,一邊橫衝直闖,一邊用機炮和掛載的火箭彈發起攻擊,很快就殺出數條血路,把魔鴉群分成了數塊。

「馬上散開!散開!給我分開攻擊這些東西!」面對突然出現的戰機,羽淼心中大駭。一直以來,東炎洲各國只有秦軍才裝備有魔鴉部隊這樣的空中力量,因此才掌握了制空權,凌駕於各國之上。但今天,秦軍的制空優勢終於遭到了挑戰。

不過秦軍也算訓練有素,在羽淼的指揮下,兩百多隻魔鴉迅速分開開來,魔鴉上的秦兵則開始驅使法器戰術瞄準戰鬥機,發出一道道法術和法器攻擊。

但藍星軍裝備的這種螺旋槳戰機,在飛行法器的輔助下,速度能達到每小時500多公里,這可比大多數的丹境修士都要快得多,而魔鴉的飛行速度雖然也不慢,但還是比不上戰鬥機。並且藍星軍戰機還裝載了數種輔助飛行的法術,使得其靈活性一點也不比魔鴉差多少。兩相對比,戰鬥機的空中優勢十分明顯。

兩百多架戰機和兩百多隻魔鴉在空中激烈地纏鬥著,不時有戰鬥機被擊中后墜毀,或是魔鴉被命中后掉落地面,或是其搭載的秦兵被擊中掉落空中…這一場激烈無比的空中大戰,是東炎洲有史以來最震撼人心的空中戰鬥,隨著空中的魔鴉越來越少,秦軍終於意識到,被他們統治多年的天空,今日終於遇到了強有力的挑戰者! 此時,空中的戰鬥到了最激烈的時候。

見到手下的士兵不斷出現傷亡,這讓為首的秦將羽淼又驚又怒。正在這時,一架戰鬥機忽然對準他騎坐下的白**鴉直撲來,在數百米外就射出三四發火箭彈,雖然坐下魔鴉靈活地躲過了過去,但帶有近爆引信裝置的火箭彈在距離他不到十米處突然爆炸,強大的爆炸波雖然沒有擊傷這名嬰境強者,但也讓他在空中搖搖晃晃了好一下才站穩了身軀。

「煩人的東西!不給你們點厲害瞧瞧,還以為我們真的怕你嗎?!」羽淼輕按坐騎,將自己的意念傳入其中,發起了新的戰鬥指令。

羽淼座下的白**鴉,不但體型比普通的魔鴉要打三分之一,還長著其他魔鴉沒有的白色羽毛,這種白色羽毛覆蓋了身體的三分之一,說明其實力已經達到了四級妖獸,相當於人類丹境初期修士的程度。

白**鴉受到指令,馬上加快了飛行速度,身上白色羽毛靈光一閃,速度頓時加快幾分,與身後的戰鬥機不相上下。它靈活地躲過了戰鬥機的追逐,猛地一仰身,頓時飛到更高的空中,在空中劃過一個大大的圓圈,竟繞到了戰鬥機的後方。接著,魔鴉雙翅一扇,對準戰鬥機猛地射出了十幾道白色的刺芒。

這十幾道刺芒可不像其他魔鴉射出的黑色刺芒一樣,幾乎沒有什麼準頭,而是如同長了眼睛般,牢牢地鎖定了目標。前方被鎖定的戰鬥機飛行員也發現了自身不利的情況,他連忙駕駛戰機四下躲避,可還是不能躲開身後刺芒的追逐,眼看飛機就要被命中了,迫不得已之下,飛行員施展法術從飛機跳了出來,就在這一刻,刺芒終於命中了飛機,瞬間就將其擊沉了碎片。

飛行員從空中落下時,連忙打開了身上的降落傘,但就在這時,一道黑色的劍芒從空中揮下,他來不及做出任何躲避,便被劈成兩半。

「想在本將眼皮底下逃跑?可沒那麼容易!」擊殺這名飛行員的正是羽淼,他站在白**鴉身上,又朝著另一架戰鬥機撲去,一邊驅使魔鴉射出刺芒攻擊戰鬥機,一邊揮舞劍芒攻擊,一番戰鬥,很快就有四五架戰鬥機毀在其手中。

見到這為首秦軍如此厲害,其他飛機馬上躲閃開來,而劉楠少校卻大為不服地則親自駕機撲了過去,也只有他才能對付秦軍的威脅了。

「嬰境初期的強者?!這可是檢驗戰機戰鬥力的最好對手了!看看到底誰厲害!」劉楠當然發現了秦軍羽淼的強大修為,不過他自己也是丹境中期的水平,同樣也沒有多少懼意。

好像是同樣意識到了對手的強大,羽淼也駕著魔鴉盯上了劉楠,一鴉一機飛到更高的空中,相互對峙起來。

「你就是這支部隊的指揮官吧?雖然你們這種奇怪的法器的確有點麻煩,但要想擊敗我們,也是痴心妄想!」羽淼猛地一點白**鴉,頓時就射出了上百道刺芒!與此同時,他也揮舞手中長劍,揮出數十道威力驚人的劍芒,鋪天蓋地朝劉楠的飛機射去!

望著敵人強大的攻擊,劉楠絲毫不懼,他將戰機的速度加至最大,同時又啟動了飛機上的靈力輔助飛行裝置,使其靈活性大大增加,一番反轉,竟主動撲向了羽淼。

劉楠雙眼緊盯著迎面而來的刺芒和劍芒,駕駛著飛機如同一隻靈活的燕子,左右躲閃,不停地翻滾移動,竟躲過了大部分的攻擊,一口氣就撲到了秦將百米之內。接著,劉楠猛地按下了所有武器控制鍵,將飛機翼下掛載的火箭彈全部射了出去。

百餘米的距離,對火箭彈來說不過飛行零點幾秒的時間,片刻就達到了秦將的眼前。

情急之下,羽淼又猛地劈出一劍,這一道劍芒比之前的數十道劍芒更要粗大,在揮出劍身的一刻,化作漫天的細絲射了出去,覆蓋了對面任何一處空間。

一陣巨大的轟鳴聲傳來,火箭彈與劍絲相碰,發生了劇烈的爆炸,氣團翻滾之中,一架渾身冒火的戰機從氣團中傳出,竟直直地撞向白**鴉,駕駛這戰機的人,竟是劉楠!

羽淼沒想到對手竟會以這種自殺性衝鋒的方式衝過來,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應,就連他坐下的白**鴉也來不及躲避,在一團巨大的爆炸火光中,飛機撞中了魔鴉,巨大的衝擊力,使其從原地後退了數十米才勉強停下令。

巨大的爆炸讓這隻白**鴉渾身上下燃起了大火,它一邊哀嚎,一邊放出法術撲滅身上的大火,被飛機這一重重的撞擊,讓它也受傷不輕。這時,從剛才的爆炸氣團中,飛出一個人影,正是破機而出的劉楠,他此時施展了全身法力,高舉長劍,發出刺目的閃光,朝著羽淼猛地劈出一劍。

「混蛋!」羽淼被剛才飛機的自毀撞擊弄得一時恍惚,沒想到對手竟利用他片刻的疏忽發起了進攻,情急之下,他來不及多想,連忙舉劍一擋,同時放出防護罩,將自己緊緊包裹起來。

可就在這一刻,劉楠嘴角閃過一絲嘲諷的微笑,長劍竟然往下一偏,朝著羽淼下方的墨鴉狠狠地劈了出去。

「嘩!」

劉楠這一擊可是凝聚了他所有的力量,劍芒輕易地破開了白**鴉身上薄薄的防護罩,在魔鴉驚恐的嚎叫中,將其一翅劈開。失去翅膀的魔鴉慘叫一聲,控制不住身軀,從空中掉落下來。

「大膽!」

羽淼見到坐騎被擊中,頓時勃然大怒。白**鴉受此重擊,雖說一時還死不了,但失去一隻翅膀后實力大減,這自然讓羽淼大為心痛。

而劉楠設計幹掉了魔鴉,並沒有停止攻擊,長劍一挑,放出數朵劍花,朝羽淼的各處要害射去。

「殺我坐騎,還敢偷襲?!今日我非殺了你不可!」羽淼長劍一掃,將劍花擋開,身上黑氣滾滾,夾帶著嬰境初期的強大法力,朝著劉楠狠狠地劈去。

面對暴怒的羽淼,劉楠絲毫不懼,雖然境界比其要低一些,但藍星族自有獨特的修鍊戰技,自己修鍊的幻雲決可是自藍星族國庫中的上階功法,全力施展之下,同樣不弱於羽淼多少。此時,秦國羽藍星國兩個空中力量的首領,在失去各自的戰騎后,以貼身肉搏的方式在空中劈殺起來。

「放心吧!劉楠能頂得住的。」林達瞄了一眼空中的戰局,對施羅德說道。

「嗯,我知道,那個秦軍雖然難纏一點,要擊敗劉楠也不是容易的是。要擔心的反而是秦軍他們自己,他們的魔鴉戰隊沒有首領指揮,怎麼打得過我們的戰鬥機?!」施羅德同樣自信地說道。

「空中的戰鬥暫時不用我們擔心了,現在該對付秦軍的地面部隊了。火炮部隊準備好了吧?」林達望著遠處不斷接近的秦軍部隊,凝重地問道。

施羅德微微一笑,說道:「炮兵團早就準備好了,沒想到這次你能從國內帶來整整一支炮兵團,這可是足足有80門大炮啊,呵呵,這次有的秦軍受的了。偵察兵,報告秦軍位置。」

身旁的傳令兵馬上答道:「報告,秦軍地面兵團距離我軍16公里,已進入火炮攻擊範圍。」

聽聞,林達朝施羅德微微點頭,後者馬上下令道:「開始火炮攻擊!集中火力攻擊秦軍兵團!命令42、43營做好戰鬥準備!」

命令一下達,藍軍基地內的炮兵陣地內,已經擺開駕駛的炮兵團士兵頓時忙碌起來,在團長羅姆和副團長哈德的指揮下,修士士兵熟練地將一發發120毫米炮彈塞入炮管內,在專門修鍊鷹目術和靈識偵察術士兵的指引下,向遠處的秦軍射出猛烈的炮彈。

秦軍第二軍團向藍星軍陣地緩緩移動著,見到空中的魔鴉戰隊竟然會遇到如此難纏的對手,就連為首的秦將羽淼也被阻攔下來,這讓秦軍將領頗為意外。若不是因為大軍無法在高空作戰,他們早就派出大軍前外支援了,不過,這更加加劇了他們想要殺到藍星軍陣地的決心。

「快點加快速度!趕緊殺到藍星軍陣地上!把他們全部殺光!」第二軍團團長秦將安禾急切地叫道,催促大軍抓緊移動。秦軍兵團的移動速度也不算慢,就算組成戰陣,也有大約每小時三四十公里的速度,很快就推進到距離藍星軍陣地不過十幾公里的地方,只要再前進一點,就可以進入秦軍遠射武器的射程了。

就在這時,安禾一直放出的靈識突然發現了遠處高速飛來的物體,頓時一股不祥的預兆湧上心頭。

「那是什麼?!好快的速度?!難道是敵軍的法器攻擊?!」安禾腦子力飛快地想道,同時馬上下令秦軍做好戰鬥準備。「前排重裝步兵,放出防護罩!準備應敵!」

他話音剛落,藍星軍的炮彈便落了下來,狠狠地砸到秦軍戰陣上!

120毫米炮彈爆炸的威力,已經相當于丹境初期修士全力的一擊,更何況是近百發炮彈的攻擊。而且這些炮彈還是在修士士兵的瞄準下發射,在炮兵團長羅姆的指揮下,藍星軍的炮彈如同長了眼睛一樣全都落到秦軍戰陣上的一個不到數米大小的區域,這使得炮彈的攻擊力倍增。

「轟轟轟!」炮彈爆炸的聲音響徹天空,短短一分的時間,就有近千枚炮彈砸在秦軍戰陣上,這可相當於同樣數量的丹境初期修士的全力一擊啊!秦軍就算再強,這隻軍團也不過三萬餘人,大多數還是氣境後期至地境後期的修士士兵,怎麼可能毫無損失地頂住這種程度的攻擊。

果然,秦軍軍團內,眾士兵在強大的攻擊力下紛紛潰敗,又堅持了十幾秒,終於再也堅持不住,戰陣的防禦罩如玻璃般破碎掉,天空中的炮彈再也不受到任何阻攔,直接掉落到秦軍士兵頭上!

「快散開!」安禾慌忙大叫道,同時放出數道劍芒,化作一層劍絲擋住了一輪炮擊,稍微為秦軍軍團的散開爭取了一點時間,但就連是嬰境初期的他也無法再堅持多久,藍星軍一輪又一輪的炮彈落下,120毫米火炮終於穿過秦軍的防護,重重地落到秦軍軍團之中!

「轟!」

秦軍士兵如同落入了天火地獄,爆炸聲和衝擊波頓時淹沒了小半個秦軍軍團。 「散!散!快點散!」

秦將安禾歇斯底里地叫著,面對瘋狂的火炮轟擊,手下的士兵損失慘重。更讓他毛骨悚然的是,有好幾道靈識從藍星軍陣地上掃來,緊緊地鎖定在其身上,使得砸向他頭上的炮彈比其他地方要多不少。

「嘭!」又是一發炮彈在他頭頂爆炸,雖然及時放出了防護罩頂住攻擊,但強大的轟擊仍然讓他臉色一白,體內法力翻滾不已,差點控制不住,奮力施壓才穩定下來。好在這時,秦軍軍團也迅速地分散開來,原本三萬人組成的戰陣,分散成了兩百多個百人戰陣,繼續朝著藍星軍陣地衝去。只是經過這一番可怕的轟炸,秦軍也付出了上千人傷亡的不小代價。

「繼續往前沖!」

秦將安禾惱羞成怒地大叫道。藍星軍的轟炸,在大軍分散之後就沒有繼續,不過剛才突如其來的攻擊也讓其狼狽不堪,一想到自己還沒有走到敵人面前就遭遇這種尷尬的處境,自然讓這名極為驕傲自大的秦將大為不滿,恨不得馬上殺到藍星軍陣地上,用法器把可惡的藍星軍一個個捅爛撕碎。

「真是可惜啊,這麼快就把軍陣散開了,想再幹掉幾個秦軍都不得。」遠處藍星軍陣地上,施羅德搖搖頭,嘖嘖嘆道。

「已經不錯了。這一輪攻擊,我們差不多幹掉了一千以上的秦軍,至少已經把他們的大陣防禦罩給打破了。現在要繼續發射火炮攻擊也可以,不過效果可能也沒有剛才那麼明顯了。」林達說道。

「嗯,秦軍分散成小戰團,移動速度也快了不少,的確不太好攻擊,不如繼續攻擊最前面的幾個小戰團怎樣?能盡量多消滅一點是一點,不然等下展開近戰時也麻煩。」施羅德建議道。

「好吧,讓炮兵繼續攻擊距離最近的秦軍,尤其是他們的戰鬥傀儡和遠程武器,這些對我們的威脅最大,不過要注意節省彈藥。」林達思考了片刻,馬上說道。

「明白!現在秦軍已經進入第二預設區域了,空中的戰鬥也差不對結束了吧?該讓轟炸機編隊出動了吧?」

「馬上行動吧!」

天空中,劉楠與秦將羽淼的戰鬥還在繼續,但魔鴉戰隊的數量已不到百隻,而戰鬥機還剩下大半。正在這時,遠處的空中再次傳來螺旋槳旋翼劇烈的震動聲音,讓羽淼不由得大驚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