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風合突然語塞,這事的確是他做的不對,現在隨著梁昌貴的爆發,其餘幾人的眼光唰唰的射過來,頓時讓他感到有些後背發涼。

眾怒啊,即便有著謝文撐腰,林風合都不想在黑山鎮惹起眾怒。因為真要那樣,必將讓他的履歷上多出一道敗筆。更甚者要是梁昌貴追究下去,自己再背上什麼處分,那就真的別想再翻身了。

要知道鎮委書記和鎮長對於像他這樣的副鎮長,擁有的制約權不是一般的大。

「林副鎮長,你的問題咱們以後再說,在這兒我想先向各位簡單的闡述下我這份計劃書的內容,整份計劃書其實就一個中心,讓黑山鎮脫貧致富,為此…」…,

蘇沐見敲打林風合的目的達到,便拿起計劃書開始講起來。要知道真想動林風合這個副鎮長的話,其中要走的程序絕對不是想象的那麼簡單。再說林風合後台是謝文,沒必要為了「通知延遲」這樣的小事再和謝文打擂台。

「哼,遲早有你們好看的。」林風合聽著蘇沐的話,嘴角斜揚,心底暗暗道。

等到臨時召開的會議結束后,蘇沐沒有停頓,直接前往大柳樹村,他心裏面仍然惦記著小學建造的進度。雖然有林晨在那邊盯著,但蘇沐仍然放心不下。

和之前被剝奪掉權力,沒有機會見到工地相比,眼前的場面讓蘇沐暗暗鬆了口氣。到處都是走動的人影,外面被拉出的警戒線,阻擋著村民的好奇圍觀。

而在原來小學廢墟的舊址上,正在進行著熱火朝天的根基打造。鋼筋水泥紅磚堆放的也很為整齊,景象一片大好。

駱氏建築作為邢唐縣內資格最老的建築公司,的確不是吹的。建造這樣一座小學,的確是沒有任何難度。

「蘇鎮長,你來了!」駱康華滿臉笑容的走上前,將一個安全帽遞過去。

蘇沐戴起來后,笑著道:「駱總,怎麼樣?工程進展的還算順利吧?有沒有什麼別的麻煩?需要鎮政府做的,你就直說。只要你能確保工程質量,其餘的都不是問題。」

「蘇鎮長,你就放心吧,我領著你到處看看。別的不敢說,咱們駱氏建築這次絕對會將活兒乾的漂漂亮亮。一個月內必然會交工,而且保質保量。」駱康華很為自通道。

「那就好!」蘇沐點點頭。

就在蘇沐走動著巡視的時候,眼前突然閃出幾個熟悉的身影,竟然全都是大柳樹村的村民。他們倒是沒有在做什麼技術性的活兒,純粹就是幫著運送磚石,而且他們臉上都露著笑容。

「駱總,這是怎麼回事?」

「蘇鎮長,是這樣的,駱氏建築最近人手有些緊張,而我想反正這些活兒都不需要什麼技術,而大柳樹村又有這些勞動力,便讓他們進來幫忙。你放心,我開著工資的。」駱康華笑道。

聽到這話,蘇沐臉上雖然沒有什麼異常,但心裡卻是暗暗佩服。駱康華不愧是久經商場的老狐狸,這麼做簡直就是一舉兩得。既避免村裡人找事,又能得到廉價勞動力。但這麼做的確是雙贏的事,蘇沐才不會反對。

叮鈴鈴!

就在蘇沐和駱康華討論著的時候,手機突然響起,接通后那邊傳來一道很為慵懶性感的聲音。

「我說蘇大鎮長,你到底準備什麼時候過來還我車?別忘記,你還欠我一頓大餐那!」周瓷嬌笑著道。

蘇沐倒是不懷疑周瓷的實力,她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份很簡單,一個電話便能搞定。「周總,你放心我是絕對不會忘了這事的。你看現在離天黑還有幾個小時,我現在就動身前往市裡,保證今晚就還你車。」

「那我就在雅築老地方等你了,咱們不見不散。」周瓷笑著掛掉電話。

「駱總,你做事我放心,但該注意的安全還是要注意,有什麼事就給我打電話!」蘇沐笑道。

「蘇鎮長,你忙!」駱康華點頭道,瞧著蘇沐轉身離開,嘴裡面嘀咕著,「不行,看來蘇沐身邊有別的女人了,得讓駱琳抓點緊才行。」

說著駱康華便拿出手機,撥出去,「琳兒,有件事老爸想要提醒你下,那就是蘇沐蘇鎮長他…」

蘇沐當然不知道駱康華在打電話,回到鎮上后和梁昌貴說了聲便開車離開。既然鎮委鎮政府已經通過他的計劃書,在縣委縣政府那關,趙瑞安是支持的,而謝文也沒有表示反對,蘇沐就必須堅持到底。

青林市的招商大會還要開幾天,這幾天他必須抓住,只要有一線機會,蘇沐都絕對不會放過。

等到蘇沐趕到雅築酒店的時候,已經是黑夜,整座城市早就進入到夜生活的狀態中,到處都瀰漫著很為濃香的燒烤味道。

「蘇先生,周姐在上面等著你,請跟我來。」鍾顏儘管微笑著,但語氣里卻由內而外的透露出一股冰冷的味道。

「多謝!」蘇沐淡然道,沒有和鍾顏說笑的意思。熱臉貼別人冷屁股的事情,蘇沐是絕對不會做的。

等到了雅築頂層,鍾顏沒有再開口說一句話轉身便走掉,她實在是弄不明白為什麼高高在上的周瓷,會對蘇沐這麼一個小鎮長感興趣。要知道只要周瓷願意,出入這裡的都將是**。像蘇沐這樣的窮困偏僻鄉鎮的鎮長,連邊都別想摸到。

但想不通歸想不通,作為周瓷的心腹,只要是她吩咐的事情,鍾顏都絕對會無條件的執行。包括調查蘇沐的身份,除了她之外,整個雅築便沒有第三個人知道。

蘇沐徑直推門而入,臉上保持著淡淡的笑容,出現在房內的瞬間,眼前出現的一幕便讓他精神不由一震。 劉伯陽是真沒想到紅珊瑚竟然還有繪畫的天賦,至今猶記得她在南家巷用鞭子把人抽的滿地打滾兒的畫面,果然是真人不露相啊……

紅珊瑚這次是要去首都上大學,那裡有全國最好的美術學院,因此今晚過後這一分開,又不知什麼時候才能見面了。喝了兩杯啤酒的小穎最終紅著小臉哭在紅珊瑚的懷抱里,她是真的捨不得這位姐姐,而紅珊瑚被觸動情懷,在勸慰小穎的同時,她自己也變得感傷起來。

一頓飯吃完后,吳天開來那輛曾經救過小柔和千夏性命的黑色悍馬,要載著紅珊瑚回去了,一向脾氣驕縱的紅珊瑚此時也紅了眼睛,摸著小穎的臉說了很多話,最終抬起頭來深深看了劉伯陽一眼,猶豫了一下,想說什麼話卻沒說出口,然後洒脫的向所有人揮手作別,上車離開了。

劉伯陽看著那輛黑色悍馬離去的方向,心裡唯一的感慨就是,首都么……那裡遲早也將是自己揮軍北上的地方……

——

把眾兄弟們遣散之後,劉伯陽和高震飛以及眾女孩兒們,在楊林老貓崔國棟虎子這四個最親密的兄弟的護送下回到了醫院,高震飛知道劉伯陽肯定有很多話要單獨跟小柔和千夏說,所以很自覺的讓楊林幫他臨時轉到了另外一個病房,而寧葉琪宋佳瑤馬可兒馬曉玉以及貴妃貂蟬幾位女孩兒,也都甘願把寶貴的時間留給他們三人,非常懂事的去醫院附近訂的五星級賓館早點休息了。

——

「明天就要開學啦,呵呵,再想見我就難了,有沒有不捨得?」劉伯陽溫馨的躺在床上,輕笑看著兩個坐在自己身邊的美女媳婦說道。

「誰說的?我們上學前和放學后都是可以來陪你的嘛,反正醫院距離學校也不遠,打車很快就到了。」孫小柔認真道。

「呵呵,就這麼願意跟我在一起啊?話說自從你們跟了我之後,回家陪你們爸媽的時間就越來越少了,他們有沒有對你們產生懷疑啊?有沒有問到底是哪個可惡的臭小子拐了他們寶貝女兒的芳心,連家都不想回啊?」劉伯陽微笑說話的同時,兩手分別捏了捏小柔和千夏嬌嫩的臉蛋兒。

小柔笑嗔道:「惡人先告狀啊你!」說完幸福的拿起劉伯陽的手靠在自己臉上,呢喃道:「還不是你這壞傢伙,一天到晚總惹麻煩,也不讓我們省心……」

「伯陽,你打算什麼時候回g市?」宋千夏也學著小柔的樣子,兩隻玉手抱起劉伯陽的手問道。

「過兩天吧,等我能真正自己下地走路了,就要回去了。」劉伯陽使壞似的撓著千夏溫軟的掌心,笑道。

「哦……」宋千夏只輕輕的「哦」了一聲,別的什麼話都沒說,這裡面包含了她很多很多的不舍和牽挂,但她也知道劉伯陽回到g市后確實有很多事要忙,不想說些「拖後腿」之類的話影響他的決定。

「那你有空的話,千萬要多回來看看我們哦……不然我和千夏會想你的……」孫小柔溫婉道。

「我和小柔有空的話,也會再去g市看你,一定要記住,就算再忙再累,都不能累壞了自己的身子,不然我們都會很心疼你的。」宋千夏輕輕吻了吻劉伯陽使壞的手指。

「呵呵,行啦!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子,對我就這麼放心不下啊?別搞的像生離死別一樣,咱們不就是短暫的分開嗎?又不是以後再見不著面了。你們只要照顧好自己,不要讓我時時刻刻牽挂你們就好了……」劉伯陽笑道。

兩女都溫柔的輕輕一笑,非常貪戀與劉伯陽獨處的安逸和幸福。

氣氛一時有些旖旎,曖昧的燈光下,劉伯陽壞壞的瞟了一眼宋千夏那飽滿高聳的豐盈,小聲道:「我現在腿腳不方便,你們兩個自覺點兒,幫幫我啊,忍不住了……」

孫小柔和宋千夏與劉伯陽大戰三百回合也不是第一次了,當然知道這傢伙真正使起壞來有多麼的無賴,當下兩女都是臉色一紅,宋千夏鼓起腮幫嗔怪道:「你怎麼那麼不老實呀?都傷成這樣了還想那事?」

「我想啥了?」劉伯陽「無辜」的問。

「你說你想什麼壞事了?哼,就沒見過你這麼不老實的男生!」宋千夏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旁邊的孫小柔也是抿嘴笑著不說話。

「呃,你們就想活活憋死我嗎?」劉伯陽一臉愁苦道……

這次宋千夏和孫小柔都不說話了,兩女輕咬著嘴唇,對視一眼,頓時霞飛滿頰,孫小柔有些不好意思的走過去把門鎖上,宋千夏猶豫了一下,把玉手輕輕拉開了自己羽絨服的拉鏈,裡面雪白的毛衣以及那圓潤飽滿的酥胸一下子露了出來,空氣中隱隱散開一股誘人的少女幽香,非常能挑動男人瘋狂的神經……

可當宋千夏兩手捏住毛衣下端,要將其脫下來的一剎那,忽然劉伯陽瞪著很無辜的眼睛道:「老婆,你想幹什麼?」

宋千夏一愣,粉面桃紅道:「你……你不是……?」

「不是什麼?」劉伯陽看看她和小柔,無賴道:「我靠,媳婦你們能不能不要這麼色……都想哪去了啊?我就是想上個廁所,現在自己下地不方便,想讓你們把我扶過去,你們想事情怎麼那麼不單純啊?」

「……」

「幹啥,別這樣看我,我說的是真話……」

「……」

「靠,你倆別過來……別掐!疼疼!那個地方很敏感的㊣(5)!咋這麼如狼似虎啊?」

「……」

「啊!『謀殺』親夫啦……」

……

這一晚,小柔和千夏有史以來第一次主動,與劉伯陽大戰了三百回合,直到把體力不濟的劉伯陽折騰成手軟腳軟,她們才得意的收手。唯一讓劉伯陽有些擔心的是,今晚沒什麼安全措施,萬一給小穎添個小侄或者侄女啥的就麻煩了……

最終劉伯陽摟著兩個白嫩嫩赤條條的身子,一起沉沉睡去。

——

平靜的日子總是過的很快,正月十九,高震飛已經恢復的差不多,只要不是強度很大的動作,他後背的傷口就不會撐開,而劉伯陽也終於能自己下地走路了,這兩人不能說是完全康復,但無論氣色還是傷勢,都已經恢復成與原先差不多。

劉伯陽正式籌備回g市的事宜,他先讓除了g市之外來自其他八個城市的那些新擴張的小弟們先行回去,反正w市這邊風波已定,也用不著那麼多的人手了。

鄔塔和波爺負責帶領這些人,臨行之前特地來醫院最後看望過劉伯陽一次,順帶與眾兄弟們作別,接近兩萬多人便開始兵分八路趕回各自的城市。

緊接著,劉伯陽也讓萬梓良龍天養莎姐等人把g市帶來的六千多人留下一千,其他人也先行帶回去,這一千多人是負責填補九龍社的虧空,鎮守w市的。現今的w市真正混黑道的人數已經差不多都死絕了,九龍社就算想再擴充人數,短時間內都成個問題。

最後,劉伯陽還準備在離開w市之前,重新開一次香堂,把九龍社徹底併到戰魂堂裡面,從今往後就不會再讓兩部分勢力異地分開了,所有的兄弟們都成了一個統一的整體,成了一家人!

ps:求月票。。 黑山鎮會議室內煙霧繚繞,大家都是爺們,便沒有必要有所顧慮,從坐進來開始便都吞雲吐霧起來。

沒有誰知道為什麼梁昌貴和蘇沐剛從縣城回來,便這麼著急的召開會議,就算是傳達文件精神,也沒有必要非在這個即將下班的點吧。

「同志們,將你們叫來主要是有三件事,這第一件自然便是這次開會的文件精神,這次縣裡舉辦的擴大會議,主要討論的是…」

梁昌貴坐在首位,點著一根煙,慢條斯理的講著。作為鎮委書記,像是這樣的傳達,是他的分內事。

「同志們,咱們黑山鎮一定要堅定不移的聽從縣委縣政府的領導,努力做好這些工作。好了,現在我說第二件事,便是咱們黑山鎮的發展規劃藍圖。這是鎮長做出來的計劃書,你們每個人下去后都仔細的研究下。有什麼問題,咱們再討論。我那,在這裡首先表個態,我對這份計劃書是絕對支持的。」梁昌貴淡然道。

「梁書記既然都這麼說了,那這份計劃書自然是值得肯定的。在這裡我也表個態,如果說真的是為了黑山鎮的發展,我絕對舉雙手贊成。」鎮委副書記張安笑著道。

張安歷來都是梁昌貴這邊的人,對老書記說的話自然不會有所遲疑。再說之前他也見過這份計劃書,對蘇沐的計劃很為肯定。

「我說兩句!」

就在張安話音落下,董向瑞向著說話的時候,副鎮長林風合則是懶洋洋的將計劃書扔到桌上,臉上露出一種挑刺的神情。

「剛才我隨便翻了下,發現這份計劃書做的實在是有些太倉促。要是想要實現的話,沒有大量資金注入是不行的。而據我所知,現在縣裡的第二個十年規劃,好像並沒有將咱們黑山鎮作為扶持對象。蘇鎮長,你這麼做,難道就不怕希望是好的,結果卻是凄慘的嗎?要知道光是這樣也就算了,要是按照你這麼搞,肯定是勞民傷財的事情。我那,在這裡表明我的態度,反對!」

還沒有收到縣裡傳來消息的林風合,只要知道一點就行,那就是自己是靠著謝明浩才得以前來黑山鎮的。而來到這裡的唯一目的便是對蘇沐進行制約,別管計劃好壞,只要是蘇沐提出來的,自己就必須反對。

就這麼簡單!沒有任何選擇,如果說連這個都做不好的話,林風合自己都會扇自己一巴掌。

林風合才不怕得罪黑山鎮的人,只要他背後緊靠著謝明浩,便意味著謝文會是自己的後台。在邢唐縣,有謝文這尊大佛罩著,誰敢動自己?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反正我正好不想在這破地方待著。

咚!

就在林風合臉上的笑容還沒有消失,梁昌貴突然間將手中茶缸狠狠的拍到桌上,大聲道:「現在我要說的便是第三件事,林風合,你以為你是誰?縣委向鎮里傳達的公務,你竟然隱瞞不報。直到開會前一個小時你才說,你到底居心何在?你眼裡還有沒有鎮黨委?還講不講組織性紀律性?」

梁昌貴窩在心頭的火氣,這時候轟然爆發出來。早就對林風合看不順眼的他,在別的小事上能容忍,但事關黑山鎮榮辱的大事絕對不能再忍。

「我…」

林風合突然語塞,這事的確是他做的不對,現在隨著梁昌貴的爆發,其餘幾人的眼光唰唰的射過來,頓時讓他感到有些後背發涼。

眾怒啊,即便有著謝文撐腰,林風合都不想在黑山鎮惹起眾怒。因為真要那樣,必將讓他的履歷上多出一道敗筆。更甚者要是梁昌貴追究下去,自己再背上什麼處分,那就真的別想再翻身了。

要知道鎮委書記和鎮長對於像他這樣的副鎮長,擁有的制約權不是一般的大。

「林副鎮長,你的問題咱們以後再說,在這兒我想先向各位簡單的闡述下我這份計劃書的內容,整份計劃書其實就一個中心,讓黑山鎮脫貧致富,為此…」

蘇沐見敲打林風合的目的達到,便拿起計劃書開始講起來。要知道真想動林風合這個副鎮長的話,其中要走的程序絕對不是想象的那麼簡單。再說林風合後台是謝文,沒必要為了「通知延遲」這樣的小事再和謝文打擂台。

「哼,遲早有你們好看的。」林風合聽著蘇沐的話,嘴角斜揚,心底暗暗道。

等到臨時召開的會議結束后,蘇沐沒有停頓,直接前往大柳樹村,他心裏面仍然惦記著小學建造的進度。雖然有林晨在那邊盯著,但蘇沐仍然放心不下。

和之前被剝奪掉權力,沒有機會見到工地相比,眼前的場面讓蘇沐暗暗鬆了口氣。到處都是走動的人影,外面被拉出的警戒線,阻擋著村民的好奇圍觀。

而在原來小學廢墟的舊址上,正在進行著熱火朝天的根基打造。鋼筋水泥紅磚堆放的也很為整齊,景象一片大好。

駱氏建築作為邢唐縣內資格最老的建築公司,的確不是吹的。建造這樣一座小學,的確是沒有任何難度。

「蘇鎮長,你來了!」駱康華滿臉笑容的走上前,將一個安全帽遞過去。

蘇沐戴起來后,笑著道:「駱總,怎麼樣?工程進展的還算順利吧?有沒有什麼別的麻煩?需要鎮政府做的,你就直說。只要你能確保工程質量,其餘的都不是問題。」

「蘇鎮長,你就放心吧,我領著你到處看看。別的不敢說,咱們駱氏建築這次絕對會將活兒乾的漂漂亮亮。一個月內必然會交工,而且保質保量。」駱康華很為自通道。

「那就好!」蘇沐點點頭。

就在蘇沐走動著巡視的時候,眼前突然閃出幾個熟悉的身影,竟然全都是大柳樹村的村民。他們倒是沒有在做什麼技術性的活兒,純粹就是幫著運送磚石,而且他們臉上都露著笑容。

「駱總,這是怎麼回事?」

「蘇鎮長,是這樣的,駱氏建築最近人手有些緊張,而我想反正這些活兒都不需要什麼技術,而大柳樹村又有這些勞動力,便讓他們進來幫忙。你放心,我開著工資的。」駱康華笑道。

聽到這話,蘇沐臉上雖然沒有什麼異常,但心裡卻是暗暗佩服。駱康華不愧是久經商場的老狐狸,這麼做簡直就是一舉兩得。既避免村裡人找事,又能得到廉價勞動力。但這麼做的確是雙贏的事,蘇沐才不會反對。

叮鈴鈴!

就在蘇沐和駱康華討論著的時候,手機突然響起,接通后那邊傳來一道很為慵懶性感的聲音。

「我說蘇大鎮長,你到底準備什麼時候過來還我車?別忘記,你還欠我一頓大餐那!」周瓷嬌笑著道。

蘇沐倒是不懷疑周瓷的實力,她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份很簡單,一個電話便能搞定。「周總,你放心我是絕對不會忘了這事的。你看現在離天黑還有幾個小時,我現在就動身前往市裡,保證今晚就還你車。」

「那我就在雅築老地方等你了,咱們不見不散。」周瓷笑著掛掉電話。

「駱總,你做事我放心,但該注意的安全還是要注意,有什麼事就給我打電話!」蘇沐笑道。

「蘇鎮長,你忙!」駱康華點頭道,瞧著蘇沐轉身離開,嘴裡面嘀咕著,「不行,看來蘇沐身邊有別的女人了,得讓駱琳抓點緊才行。」

說著駱康華便拿出手機,撥出去,「琳兒,有件事老爸想要提醒你下,那就是蘇沐蘇鎮長他…」

蘇沐當然不知道駱康華在打電話,回到鎮上后和梁昌貴說了聲便開車離開。既然鎮委鎮政府已經通過他的計劃書,在縣委縣政府那關,趙瑞安是支持的,而謝文也沒有表示反對,蘇沐就必須堅持到底。

青林市的招商大會還要開幾天,這幾天他必須抓住,只要有一線機會,蘇沐都絕對不會放過。

等到蘇沐趕到雅築酒店的時候,已經是黑夜,整座城市早就進入到夜生活的狀態中,到處都瀰漫著很為濃香的燒烤味道。

「蘇先生,周姐在上面等著你,請跟我來。」鍾顏儘管微笑著,但語氣里卻由內而外的透露出一股冰冷的味道。

「多謝!」蘇沐淡然道,沒有和鍾顏說笑的意思。熱臉貼別人冷屁股的事情,蘇沐是絕對不會做的。

等到了雅築頂層,鍾顏沒有再開口說一句話轉身便走掉,她實在是弄不明白為什麼高高在上的周瓷,會對蘇沐這麼一個小鎮長感興趣。要知道只要周瓷願意,出入這裡的都將是高幹子弟。像蘇沐這樣的窮困偏僻鄉鎮的鎮長,連邊都別想摸到。

但想不通歸想不通,作為周瓷的心腹,只要是她吩咐的事情,鍾顏都絕對會無條件的執行。包括調查蘇沐的身份,除了她之外,整個雅築便沒有第三個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