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不出所料,經過前面的低谷演講後,後面的越來越激烈,場下不少人都開始鼓起了掌來。

離着我們這邊越來越近了,我手心慢慢開始出現了汗,我有點想起身抽支菸,不過最後還是忍住了。

傲世丹神 “前面的演講都非常精彩,現在開始進入白熱化階段了,目前選手中最高分爲45分,已經離滿分不多了,現在有請楚夏旅行社的參賽選手龍飛上場。”主持人在前面熱血沸騰的講解着。

“楚夏”能在武漢的旅遊行業立足這麼久,自然有他的原因,人才是肯定不會缺乏的。前面四位的演講都是各有千秋,不相上下,龍飛直接得到了46的高分,直接衝到了第一。

我拍了拍身上肉眼無法看清的灰塵,將領帶鬆了一下,伴着主持人的介紹中走了過去。

時光縫裏面流露出來的老舊渲染成了一片黃色,會場裏面安靜的藏不住任何喧囂,我輕微的側過頭,莫北坐在右側角落,滿眼的期待盯着我。

千言萬語不必說,但願歲月別蹉跎。

“好,接下來是楚夏旅行社的最後一位選手了,現在咱們先來看他的PPT。”主持人說着便點擊了一下鼠標。

全場瞬間安靜了,就連我都屏住了呼吸,主持人看着大屏幕上面也愣住了。 泛着淡藍色的屏幕像是也在嘲笑我一般,因爲PPT上面一片空白,什麼都沒有,我的策劃方案不見了。

主持人在上面也有些尷尬,連按了幾下鼠標右鍵,也沒有內容出來,我有些尷尬的站在臺上,下面的人羣也開始吵鬧了起來。

方案是直接交給袁安中,他那邊在傳給組委會的,唯獨就我的方案不見了,這其中必定有人做了手腳,我望了眼坐在角落處的袁安中,雙手托腮不知在思索着什麼。

“大家稍安勿躁,可能是因爲系統出了問題,技術人員馬上會過來。”一邊的主持人額頭上密密麻麻的汗珠,有些控制不住場面。

全場依舊在竊竊私語,身後的技術人員也在過來做着檢查。過了好幾分鐘,依舊沒有任何作用,我看向了莫北的方向,對着她微微笑了笑,轉身朝着主持人走了過去,一把將他手中的話筒搶了過來:“喂,喂喂。”

我鬆了鬆身子骨:“耽誤了大家不少時間了,不好意思。”

全場全部安靜了下來,就連身後的技術人員和主持人也停下了手中的活。

“既然站在了臺上,既然方案不見了,也許這是緣分吧。不過無所謂,沒有了就沒有了,我記着了。”我說着明豔的笑着,像是一個人奔赴只屬於自己的戰場。

我緩緩的閉上了眼睛,回想着企劃案的內容,記東西,真的難不住我,當初也是從導遊詞中滾過來的。

“致我心中尚未崩潰的地方,我的主題是《莫南顧北》”

“我問,我們要是死了會去哪裏,有人告訴我會去天堂,有人說會下地獄。我想了想搖了搖頭,都不是,我們死了,會變成一顆種子,隨着微風吹拂,大海漂流,到達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我們會變成一顆大樹,擁有隱形的翅膀,不會說話,只會看着身邊路過的每一個人。”

“所以不要怕,不要去畏懼一切,只管一直往前走,往前闖,你不會孤獨,不會寂寞,因爲你的身邊都會有人在注視着你,守護着你。那是曾經愛過恨過,每一個堅強的靈魂。”

“也許此時的你被生活無盡折磨,也許你會被壓的喘不過氣,城市的節奏多麼快啊,你想一個人自由自在,隨風而去,又伴夢而來。”

我雙手緊緊握着話筒,盯着下面每一個不同表情的人兒,喜怒哀樂都寫在他們的臉上。擁有上帝國度守護的人們,堅強不屈,直至永恆。

“我們每個人心裏都有一座城,被黑暗死死的逼在了一個角落,怎麼都走不出去,南方溫暖潮溼,北方冰冷乾燥,我們都曾想過有一天要離開腳下的地方,尋找遠方的靈魂。可是,我們都望了,其實最溫柔,真摯的幸福就在你身邊,不遠不近,溫度,角度,感官,心跳,恰恰剛剛好。”

“所以,不要在這座城想着另外一個人,莫南顧北,唯願君安,最好的人其實就在我們的身邊。”

我說完看着全場久久的鞠了一躬,隨後又將選取的五處地方的理由,以及路線,導遊詞全部簡要的說了一遍。

整個會場鴉雀無聲,沒有一個人說話,沒有一個人在出神,每個人都像一把火,在我的面前熊熊燃燒,照亮我眼前的世界。

“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選擇之前走過的路,我想還是一樣吧,別改變,擁有身邊的幸福纔是最欣慰的安好。”我給了全場大大的笑容,結束了自己的比賽。

你贈與別人什麼,對方就會回報你什麼。人們差不多全部站了起來,鼓起了掌,我望了一眼不遠處的莫北,她好像哭過。

“感謝顧南爲我們帶來如此精彩的演講,那麼接下來就是評委的打分了。”主持人釋懷的擦了擦額頭的汗。

全場都屏住了呼吸,我站在上面也有些緊張了起來。

前面兩個評委依次給了十分的滿分。輪到莫邵天的時候,他盯着我看了許久,對着我不停的笑着,不知道爲什麼,他的笑容讓我感覺有些發毛,他緩緩的舉起了牌子:“十分!”我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接下來的評委也是給了十分,全場都興奮起來了,全部盯着了最後的一個評委楊林。他的給分將決定我最後的名次。

楊林坐在位置上,兩個大拇指不停的環繞玩弄着。嘴角一絲邪魅的笑容,隔着好遠我都能感覺他身上某股不同尋常的氣息。

“怎麼回事啊,快點啊。”下面已經有人不滿了。

楊林側了側身,猛的抽出了一塊牌子,赫然的寫着“0”分。

全場開始暴亂了起來,我站在臺上,有點冷,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無所謂的乾笑着。

“搞什麼啊?會不會給分了?”

“大家都別激動,我給這個分數,自然有我的理由。”楊林猛的站了起來,用力的拍了拍身下的桌子。

“對,我承認他說的很好,而且幾乎近於完美。可是。。。”

“顧南,我問你,你的態度在哪裏?就連基本的PPT都沒有,你交上來的一片空白,沒有任何內容,你這是狂妄,你就是目中無人,你想表達什麼?就是不用什麼,你都能打敗一切嗎?我告訴你,顧南,你錯了,我還在這裏了,我的眼睛也還沒有瞎。”楊林越說越激動,唾沫橫飛。

我盯着楊林,也不在聽他在說些什麼,緩緩得走下了頭,到了座位上,身邊不認識的幾個同行拍着我的肩膀,不停的說些可惜可惜。我也只是笑了笑,我能說什麼了。接下來的幾位選手,我也沒在仔細去聽。

到了最後結束,前三甲已經公佈了,第一名還是被我們社的龍飛拿下了。

這時候我就看見角落處的莫北站了起來,速度極快的朝着楊林走了過去,莫北的臉色有些不好看,我暗道一聲“不好”猛的朝着莫北那邊就奔了過去。

(PS:今天介紹的是安圖聲樂隊的《幸福掠過城市》去聽聽吧,聽了前奏你就會愛上。大家晚安安,好夢。) 只用了五分鐘不到,林川就把趙巖眼中鐵板一塊的江淮給拿下了。

趙巖驚得都快窒息了。

不可思議,林川跟江淮聊案情,從最開始的殺人動機,到犯案前的準備,犯案的時間,犯案的過程,居然都能說出來。

並且,說的很細緻,彷彿身臨其境,參與了作案一般。

趙巖真心受不了,心臟都幾乎停跳了。

從車裏下來之後,林川說道:“怎麼樣,沒騙你吧?”

趙巖愣愣看着他,回不過神。

她的腦袋好像被塞了漿糊一般,亂七八糟的。

林川知道那麼多江淮犯案的細節,這完全不合理,可是,這又是事實。

這……到底是怎麼了?

她想不通,她都要懷疑人生,都要崩潰了。

“你愣什麼?”林川拿手在她眼前晃。

“林總,你知道那麼多,你是怎麼知道的?”趙巖勉強穩住心神,弱弱的問道。

“你要滿足好奇心,還是要破案?”

“都想要。”

“天底下可沒這麼便宜的事情,你只能二挑一。”

對趙巖而言,兩者分量相同,很不好挑。

思前想後才說道:“還是破案吧!”

林川就知道她會挑繼續破案。

所以,讓她發現了祕密,很冒險,但是,風險還是在可控的範圍。

“你要保守祕密,對誰都不要說,不然你是在害我。”林川嚴肅的說道。

“你是怕被抓去做研究麼?”趙巖旁敲側擊。

林川心下一驚。

趙巖果然是經驗老辣的偵查員,不能和她交流太多,容易露餡。

“我還有事,先走了,明天上午,我們去辦珠寶案,你等我電話。”

“好的。唐德,派個隊員,送一下林先生。”

十點多,林川回到家裏。

老媽睡了,小表妹在家。

“陳雅雯你留下來過夜?”林川隨口問。

“嗯啊,我那邊廁所堵了,通知了物業,說明天早上才能修。”陳雅雯迴應。

“哦,好累,我去洗澡睡覺。”

“表哥,我問一件事,你是不是給我爸的廠子投了兩百萬?”

“對。”林川停住腳步,“有問題麼?”

“我爸那人不怎麼誠信,兩百萬,你應該分次數給,他建設一部分,你給一部分。”

陳雅雯感覺表哥大意了,讓爸爸給忽悠了。

自己爸爸是什麼人,她非常清楚,這兩百萬恐怕要打水漂了。

關鍵是,這兩百萬來得太容易,花完以後,爸爸肯定會找理由繼續要錢。

“我可沒空去監管,我自己一大堆事情。我已經跟他說的很明白,他如果騙了我,不會有下一次。他答應了,他不誠信是他的事,我是認真的。”

“如果他走姑姑這邊的路線,讓姑姑說情呢?”

“原則問題,誰說情都不好使。”

表哥這樣說,陳雅雯也放心了。

免得影響表哥的心情,她不再多說。

林川也不管她了,洗澡,睡覺。

次日大清早,林川出門和於莎莎歐菲菲一起吃早餐。

“老闆你找我吃早餐,應該不是爲了表彰我昨天下午的功勞吧?”吃着早餐,於莎莎問道。

自己老闆智商高,行事出人意表,不搞清楚狀況,她吃早餐也吃的不踏實。

“我打算給你三個任務,你和菲菲一起去幹。”隨着林川這句話說出來,兩個女人都神情肅穆了起來。

“第一個任務,給金馬更名,金馬手機太難聽,改成金米手機。第二個任務,找獵頭公司挖一個智能手機方面的開發團隊回來,價錢不是問題,要頂尖的團隊。第三個任務,找一家國內前三甲的品牌策劃公司合作,把金米手機給搞起來。”

“老闆,給企業辦更名手續,這我能做,後面兩個任務,我可不擅長。”於莎莎對自己沒信心,感覺亞歷山大。

林川淡淡的說道:“菲菲懂,菲菲缺的是談判能力,而你剛好談判能力出色,你們能互補。”

這樣安排,於莎莎沒意見了,嘿嘿笑道:“老闆真是知人任用啊。”

林川白了她一眼:“少拍馬屁,你要多學一點技能,只當律師,費才了。”

“老闆還打算讓我當總裁不成?”

“可以。”

於莎莎就是開個玩笑,沒想到林川居然當真了。

她有點後悔了:“老闆,我是說笑的,我可不是當總裁的料。”

“昨天我讓你去搞收購,你不是表現很好嗎?給自己多點信心。我是要幹大事業的,缺總裁,律師樓你照開,總裁你照幹,我給你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