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女人的第六感不會騙人。

唐冰真的很想捂住那張嘴,卻因為自己的習慣,遲遲找不到辦法,急的臉頰發燙。

「你……」

「是你讓我這樣說的。」石喬覺得自己還是挺無辜的,這姑娘第一次來找自己的時候,看著那麼像個御姐。

第二次在高一年級組門口見面互加微信的時候,他只覺得這姑娘有點迷糊,現在越發覺得這姑娘有點可愛。

是那種冰冷的可愛。

明明著急的很,卻還是堅持自己的原則。

「好了,我不說了。」

「你走!!!!」

唐冰的聲音有點重,驚擾了後面兩個熱戀期的人。

夏瑜抬頭看了眼前面的石喬:「你別嚇唬唐冰,她看著冷冷的不好惹,單純的很。」

「不應該~」

夏瑜:「嗯?」

「和你待在一起那麼久了,怎麼一點進步都沒有?」

。 感覺到她要掛斷電話,殷利元連忙開口,「別別別,這件事又不是不能談,對不對,我們兩個再聊聊。」

「沒什麼好聊的,我把話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如果你還是不讓我們母女兩個見面,那我和你也沒什麼話好說了,如果我沒辦法完成聞老爺子給我的任務,我還是會和聞予珩離婚的,你自己考慮吧。」

說完,殷玥直接就掛斷了,完全不給殷利元什麼機會去辯駁。

她知道自己不往前逼一下的話,殷利元那個人不可能這麼容易被自己威脅到。

但是殷玥現在也很疑惑,為什麼他一個勁兒的阻撓自己見母親。

難不成母親那邊出了什麼事情,或者是遭遇了殷利元的毒害……

一瞬間,什麼想法都涌到大腦中,讓殷玥整個人都坐立不安的,一下子什麼心思都沒有了。

忽然,她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

她趕緊低頭一看,是江時霄打過來的。

「你跑什麼,看到以前的小情人忍不住心裏的興奮嗎?」

「江時霄,你有沒有意思,你哪隻眼睛看出我看到他是興奮了?」

「現在,立刻到陸家來。」

「為什麼?」

「我讓你來你就來,哪有這麼多為什麼!」

殷玥揉了揉眉心,沉了口氣,「好,我知道了。」

掛斷電話,她起身去洗手間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緒。

面對江時霄,她必須要提起十二分的精神,不然哪句話說錯了就會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後果,她承受不住。

坐車匆忙的到了陸家門口,殷玥一下車就看到兩個守衛站在那裏。

她跟着守衛走進去以後,就看到一個中年男人。

這個男人保養得很好,但是仍然能在他的眼角看到歲月的痕迹,那張臉和陸霆長得很相似。

不出意外的話,他應該就是陸霆的父親。

一旁,江時霄看到她,邁開長腿朝着這邊走過來。

殷玥下意識的瞧了瞧他周圍,沒有發現夏羽傾的影子。

真是奇怪呢,夏羽傾居然沒有纏着和他一起來。

她還以為江時霄看到了夏羽傾以後,兩個人會一直在一起呢。

「這位就是殷小姐嗎?」

陸中山看了眼殷玥,微微扯了一下唇角,然後對她伸出手來。

「我是。」殷玥禮貌的微微點頭。

「感謝你讓我們陸家的家族病能夠重新有希望,江時霄啊,你可是功不可沒啊,我們全家人都要感謝你,不但給我們找來了殷小姐,還將沈先生也找了過來。」

沈先生?

殷玥一聽這三個字,腦海里浮現的立刻就是沈雲忱的名字。

她看了一眼江時霄,視線直接就被他給捕捉到了,想挪開也晚了。

江時霄微微側過臉,在她耳邊開口道,「沒錯,就是你心裏想的那個人。」

殷玥的臉又青又白,瞪了他一眼,「你不是討厭我們兩個見面嗎,為什麼還要給他弄過來,是故意要把我身邊的人都拉進來?我可告訴你,你拿他沒什麼能威脅我的,他的死活與我無關。」

「還說無關,那為什麼你唯獨對他的反應這麼大?」

站在一旁的陸中山看着兩個人竊竊私語,笑笑,「我們入坐吧,別站在這裏聊了。」

說完,他就轉身先一步離開。

殷玥感覺有些頭疼,她本來就想和沈雲忱劃清界限,以後再也不聯繫了,不再有任何交集,可偏偏江時霄就讓自己如意。

。 十月中旬,安提加總督府。

把安提加的管理工作交給父親安格斯·蒙斯克從尤摩楊派遣的行政官員布朗先生並命令龍德斯泰因為安提加星球防禦軍隊的總指揮官以後,奧古斯都正坐在總督辦公室的辦公桌前整理他要帶走的隨身物品。

包括一個很厚的相冊、一個手提式電腦上、裝着P-20電磁手槍的槍套以及幾套早已經整理好的衣服。

相冊記錄了奧古斯都在圖拉西斯、瑪·薩拉等地與人民或是軍隊走在一起的照片,正是這些舊照片裁下了過去的時光。

電腦里儲存着家裏人的信件,時至今日母親與多蘿西依然在給奧古斯都寫信,即使沒法及時送達也不曾拉下每一周。哥哥阿克圖爾斯也時常給奧古斯都寫信,大多數是他運營的礦點近況,偶爾也談起過去的克哈與蒙斯克家族。

奧古斯都時常會翻閱這些信件,並且一字不拉。

雷諾的兒子約翰已經快要一歲了,侄子瓦倫里安也以令人感嘆的速度成長為有着漂亮金髮的英俊男孩,這不禁讓奧古斯都想到時光竟是過的如此之快。

約翰·雷諾的靈能天賦正隨着他的逐漸長大而飛速覺醒,這不由得讓他的家人感到擔憂。好在尤摩楊影子衛隊正在照看着這個孩子,以免他過於強大的靈能傷到其他人或是自己。

安格斯·蒙斯克在凱瑟琳的陪伴下在尤摩楊民選議會中已然站穩了腳跟,通過積極推行對克哈裔有力的政策在他的人民中重新恢復了往日的聲望。

十九歲的多蘿西·蒙斯克以她的美貌、才學與智慧在尤摩楊獲得了「克哈Ⅳ的多蘿西」與「蒙斯克王朝的空王冠之花」這樣的讚譽。

為了保護在科普盧星區的航線,使之免於受到星際海盜、異蟲與星靈的威脅,阿克圖爾斯建立了一支以克哈之子核心成員為主的精英武裝力量,用他在礦業上掙的錢的四十分之一來武裝他們。

此外,阿克圖爾斯的礦區一直延伸到了科普盧星區之外荒涼的迪納雷斯星區。為了運輸採掘的水晶礦、高能瓦斯、貴金屬與其他工業原料,阿克圖爾斯還順便建立了一架橫跨兩個星區的運輸企業,約八十萬克哈人和尤摩楊人在為他工作。

不過阿克圖爾斯實現了他年輕時的理想,但並沒有因此而感到任何的滿足。

奧古斯都的另一片領地阿格瑞亞的漢森博士每隔兩三個月就會向奧古斯都彙報裏面的狀況,除奇美拉海盜和幾支凱摩瑞安海盜光顧過阿格瑞亞,那裏並沒有遭遇到無法抵抗的敵人。

阿格瑞亞在科普盧星區中偏遠的位置不再是遏制那裏發展的至關因素,反而使得那裏遠離紛爭與泰倫聯邦政府的高壓統治,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使得那裏的農業與生物科技蓬勃發展。

向正爆發飢荒的凱莫瑞安聯合體出售了大量的糧食以後,印有阿格瑞亞白十字標誌的貨箱救回了成千上萬貧窮的凱莫瑞安人。

在安格斯向阿格瑞亞轉移了一部分克哈尖端科技以及進行定向一名以後,這顆星球上的人口已經達到了五百六十萬人,經濟蓬勃發展。

其中一些電子郵件來自於更為遙遠的世界,甚至橫跨科普盧星區。

兩年以前一同從克哈Ⅳ逃離的殖民船隊都已經在不同的星球登陸並相繼與尤摩楊取得了聯繫,剩餘的五支殖民艦隊中,一支艦隊因導航系統故障躍撞向一顆單氦白矮星,超過二十萬人在這次事故中喪生,剩下的人則在該行星僅剩下的一顆巨行星中降落。

在這個被倖存者們命名為因庚斯的星球上——拉丁語意為巨大的,那顆已經死去的恆星的亮度僅相當於克哈Ⅳ的兩個月亮。降落在那裏的十五萬人僅能依靠恆星地熱以其其星球表面上面積遼闊的高能瓦斯礦井獲取光和熱。

那顆巨行星距離泰倫聯邦的核心世界西格瑪瑞斯很近,因此降落在那裏的人不敢發出呼救,只能暫時在那裏生活下來。等聯繫到安格斯的時候,那批移民者已經在那裏生活了兩年,並頑強地建立了一座依託與環形火山的地下城市。

在那顆星球上,一天的時間無比的漫長,新生兒在出生時就從未見過自然的陽光,那裏的人們普遍皮膚白皙並因恆星的輻射而導致頭髮中的色素衰退而擁有過多比例的白髮。遠離城市的地方氣溫甚至會低於零下一百四十度,因此那裏的湖海都出於凍結狀態。

目前為止,這顆星球上的人們依然忠誠於克哈,他們一邊尋求安格斯的援助一邊與一部分西格瑪瑞斯的月亮世界瓦爾哈拉的貴族合作謀求生存的資源。安格斯已經向這顆星球派出了支援船隻,只是他們還在路上。

另外的一支殖民艦隊運氣就要好得多,他們在燃料耗盡以前找到了一顆不遜色於克哈Ⅳ的宜居星球,並仍然以克哈這個名字命名它,不過星球後面的編號是Ⅴ。

其餘的三支艦隊降落的星球則各不相同,其中一個是表面覆蓋着大片液態水的海洋世界,另外兩個則是溫暖的雨林世界與覆蓋着大量遠古文明遺跡與古代薩爾那加傳送門的失落世界。

科普盧星區的五個扇形區域中的宜居星球比例相比銀河系中其他的地區相比要少許多,而一旦走出科普盧的範圍就更容易發現適宜人類居住的那些星球——當然,也更容易發現未知的神秘遺跡和那些曾經被星靈保護過最終又被時間遺忘的智慧種族。

這對奧古斯都而言是個再好不過的消息,這幾個殖民世界都分散在各個不同的位置,也遠離異蟲入侵的節點。想要這些殖民世界發展起來至少還需要兩三代人的世界,但要是奧古斯都想要重建克哈,來自於各個克哈Ⅳ的分支世界就一定會派出人手支援母星。

除這些事情以外,奧古斯都最近仍然在為一些瑣碎的事情而耗費精神。他從泰拉多爾星系帶回來的馬特·霍納倒是很好地在休伯利安號上扮演着見習水手的身份,跟在雷諾的身後學習如何指揮一艘戰列巡洋艦。

奧古斯都看中的女上校米拉·漢與馬特·霍納分屬不同的體型,一個是陸軍一個是艦隊,他們唯一的交流方式就是無線電通訊,但馬特從不接米蘭的電話。

而等待輪休假期米蘭認為兩個人終於可以約個會什麼的時候,馬特總是自願加班。

至於艾貢·斯台特曼,這個笨手笨腳的男孩沒少讓他的老師弗朗科斯博士氣得臉色發青,不過他的才能絕不會因為這點瑕疵而減弱。

弗朗科斯對奧古斯都說那個怎麼擅長與人交流的小男孩時常會哭泣,他一個禿頂的、沒有結過婚的老男人不得已又當爹又當媽。

以及,泰凱斯·芬利在安提加的賭場里總是贏錢而被認為是在出老千,最終跟人打了一架。雷諾抱怨安提加喝不到八號威士忌卻不願意嘗試奧古斯都酒櫃里那些昂貴的酒液,而奧古斯都只能說他是山豬吃不了細糠……

等奧古斯都把所有值得紀念的東西都收拾好時,身着深灰色革命軍陸戰隊制服莎拉·凱瑞甘推門而入,凱瑞甘漂亮的臉蛋上陰雲密佈,上一次奧古斯都見到其這一副模樣還是她準備跟麗莎·凱希迪猛揪頭髮打架的時候。

「就算我弄明白了你為什麼要讓我留在安提加……奧古斯都。」凱瑞甘顯然在鬧脾氣,這也是奧古斯都不得不自己整理東西的原因。

「但我不想離你太遠。」

「像你這樣的靈能者對於異蟲來說是一個無比特殊的存在,就是PSI5級的幽靈特工也足夠讓異蟲陷入瘋狂。」奧古斯都重新講述了一遍他不允許凱瑞甘去查爾的原因:「特別是你,你是與眾不同的……你對異蟲的特殊聯繫正是它們苦苦尋覓的原因。」

「莎拉,你已經讀過我與腦蟲薩斯對話的那段記憶了。」他誠懇地說:「你知道異蟲的主腦們都在想些什麼。」

「它說只要把我交出去這個世界就會被拯救,可你拒絕了。」儘管凱瑞甘理解奧古斯都的做法,但她的鬱悶和對愛人的擔憂依舊揮之不去。

「我當然會拒絕,你對此為什麼會有懷疑呢?我永遠都不會拋棄你,哪怕你正處於災難的正中心。」奧古斯都從桌子上拿起了一把紅色的蝴蝶刀,把它遞給凱瑞甘。

「喜歡嗎?」

「殺人的武器……」凱瑞甘接過這把做工華麗的蝴蝶刀,這把致命的武器立即在她的手中旋轉了起來,在清脆的卡扣聲與呼風聲,這把蝴蝶到靈巧得就像是凱瑞甘身體的一部分。

「你可以用它來削蘋果,親愛的。」奧古斯都說着就在凱瑞甘的額頭上吻了一吻,這打消了後者所有的抱怨。

「你的任務跟隨着沃菲爾德去援救小阿提庫斯的難民,把他們接到安提加來,你負責擔任將軍的靈能顧問,負責調查那些難民中是否混入了聯邦的姦細。」奧古斯都聲音輕柔地對凱瑞甘說——這份語氣奧古斯都的部下們只在其家人的身上聽到過。

「然後你要做的就是等我回來。你不用擔心,在我征服這個世界上以前,還沒有人能夠殺得死我。」他說。

「可是如果沒有我,又該由誰來保護你。」凱瑞甘問。

「法拉第下士的戰士們與幽靈。」奧古斯都說:「到查爾以後我會與星靈的執行官塔薩達爾並肩而坐,一起行動,要是他手下的那些聖堂武士們也保護不了我,你也沒有什麼辦法不是嗎?」

「你總是能說服我。」凱瑞甘懊惱地說。

「自誇地說,這就是我能夠領導那些戰士們的原因。」奧古斯都提起自己的手提電腦,而凱瑞甘則為他拿下其他的東西。至於動力裝甲和其他的武器,早就已經被運到了休伯利安號上的軍械庫中。

總督府辦公室的門外正陽光明媚,一面革命軍的金紅色旗幟正迎風飄揚。靈能幹擾器的力場依然在保護著安提加的首都城市安撒達爾,在羅瑞·斯旺的努力下,數十個靈能幹擾器的力場已經覆蓋了主要的聚集地、軍事基地以及農場。

一眾革命軍將領們正在等待着奧古斯都,其中就包括阿爾法中隊的埃德蒙·杜克、吉姆·雷諾以及泰凱斯·芬利等人,至於瑪·薩拉總督普萊爾、哈納克·漢克以及其他天堂之魔的將領則被奧古斯都派往附近的其他星球援救那裏的難民。

原本安提加主星作為異蟲入侵浪潮的正中心一向被塔桑尼斯的軍事分析家認為是繼查·薩拉與瑪·薩拉之後宇宙中最危險的地方,然而在靈能幹擾器投入使用以後,這裏搖身一變成為了異蟲席捲泰倫聯邦的汪洋蟲海中的一個空擋。

安提加主星從一個註定要被異蟲與星靈毀滅的星球頓時成為了一個安全的難民安置點與轉運中心,大量的人口正被革命軍從飽受蟲群蹂躪的土地轉移至安提加。

這個工作即使是沒有奧古斯都,那些早已經能夠獨當一面的革命軍將領們也能夠完成這項工作。現在的局面就是,在蟲群肆虐泰倫聯邦領地的情況下,聯邦艦隊與革命軍都在想盡一切辦法救人。

不過聯邦想的只是在重要的星球上固守而不願意去管那些不發達的偏遠世界的死活,因為這樣的世界他們隨時都能重新建立。而奧古斯都的革命軍所做的就是聯邦不願意去做的事情,拯救那些看上去毫無價值的難民。

在這一段時間裏,奧古斯都把「儘可能地援救難民」這項目標置於推翻聯邦之上,這個受過義務制教育的男人深諳得民心得天下的道理,熟讀屠龍術與君王論。

奧古斯都從不自詡為救世主,他只是在做着泰倫聯邦統治階級不願意去做的事情。

「穿梭機已經準備好了,元帥。」穿着大一號革命軍軍裝的泰凱斯對奧古斯都說:「見鬼,這些人里只有我覺得你一定是瘋了,到處都是蟲子的安提加還不算完,現在你還要跑到查爾那個死亡的火焰世界裏。」

「那些人也瘋了,好像跑到滿是異蟲和岩漿的鬼地方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情一樣。在凱聯戰爭的時候,聯邦和凱莫瑞安人已經快要核彈把查爾炸爛了。」

「但你還是跟着去了。」杜克毒蛇一樣的三角形眼睛斜瞥著泰凱斯:「只有我對元帥忠心不二,主動請戰。」

「那可太好了老東西。」泰凱斯吐槽說:「沒人攔著不讓你這麼做,希望你不會因為左腳絆倒右腳而跌倒冒着熱氣的岩漿湖裏。」

「我還沒有老到那種地步,老兄。」杜克毫不示弱地反擊到:「希望你不會把自己的腦袋落在安提加婊子的褲襠里。」

「閉嘴吧,先生們,有的是人願意花上幾個信用硬幣來聽你們吵來吵去,也許還有人會樂意賞賜你們幾根香蕉。」奧古斯都說着就轉頭與身後的凱瑞甘做最後的道別。

奧古斯都與凱瑞甘輕輕吻別,引來了一陣士兵們輕浮的口哨聲。

「好耶。」哈納克拍手稱讚。

「我們會再見面的。」奧古斯都手指撫過凱瑞甘瀲灧的紅唇:「等到那時,想必我已經找到了殺死蟲群主宰和腦蟲的辦法。」

「希望這個世界的所有事情都如你所期望的那樣。」凱瑞甘又吻了奧古斯都。

「那我希望世界和平。」奧古斯都微笑着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