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凡又擡頭看了一下佛象,突然看到這尊大佛居然笑了,而且笑得很開心。

楚凡見狀,不由得一陣歡喜,接着大佛全身都發起光來,而且光芒四射。

這些金光很快就籠罩在楚凡的身上,將他整個身子都覆蓋了。

楚凡沐浴在金光下,突然心裏一動。

隨即丹田中又傳來一陣輕響,那朵藍蓮花也不停地跳躍,顯得十分的興奮。

楚凡突然感覺到一種被陽光照射的感覺,而且充滿了陽剛之氣。

隨即一陣陣陽氣包圍了他整個身心,楚凡見狀,不由得大喜。

於是他趕緊盤膝坐在地上,開始修煉靈異功法,幾個周天過後,一股純淨的陽氣馬上進入了他的體內。 大佛的笑容依舊,還有一陣又一陣的金光散出,接連不斷地覆蓋在楚凡的身上。

而楚凡也已開始修煉靈異功法,整個人坐在佛前一動也沒有動,眼觀鼻,鼻觀心,整個心裏一片寧靜。

楚凡現在的確進入了一種物我兩忘的境界之中,他的心裏除了平靜還是平靜,就象一片平靜的心湖,不起一點波瀾。

他的丹田中又傳來一聲輕響,但楚凡並沒有理會,而是繼續運轉靈異功法,一個周天又一個周天,周而復始。

https://ptt9.com/114946/ 大約過了三個時辰左右,楚凡的經脈又擴寬了一些,接着他又感到一陣疼痛傳遍全身,而且痛得很厲害。

但楚凡並沒有停止運功,那些金光化作的陽氣通過經脈的速度更快了。

在他連續不斷的運功之下,那些陽氣都爭先恐後地衝進楚凡的經脈,而且越來越快,楚凡也感到全身的疼痛越來越厲害。

但是他並沒有停下來,而是一直運轉功法,還是一個周天接着一個周天,陽氣通過的速度更快了。

又一個時辰過去了,突然丹田中傳來一聲響,這聲響有點大,比已往的任何一次都要來得大。

楚凡隨即內視了一下丹田,發現竟然開出了一朵太陽花,而且還散發出一陣陣光芒,連丹田也照亮了。

這朵太陽花開出後,所有的陽氣都衝向丹田,太陽花也旋轉了起來,而且越轉越快。

此刻楚凡突然感到全身一陣舒爽,剛纔疼痛的感覺一點也沒有了。

不過,楚凡並沒有停止運功,還是不斷地運轉靈異功法,陽氣還是一陣又一陣地涌進他的經脈,繼而快速衝向丹田,跟着那朵太陽花旋轉了起來。

這些陽氣在太陽花的旋轉下不斷的凝練,速度越來越快,緊接着丹田中又傳出一聲響,隨即又出現了一朵太陽花。

這時候,大佛的笑容更甚了,笑得很開心的樣子,他的身上還是不斷地射出金光,還是將楚凡籠罩在金光之下。

這些金光又化作陽氣進入楚凡的經脈之中,接着又和太陽花一起旋轉。

而楚凡一刻也沒有停止運轉靈異功法,如此一來,金光、陽氣、太陽花就形成了一個良性循環。

不知不覺地一天的時間就過去了,接着又過去了一夜,然後又是一天,接着又是一夜。

一天天,一夜夜,直到過去了八個日夜,楚凡的丹田中竟出現了三十六朵太陽花。

而楚凡還是一如既往地修煉,並沒有一刻停止,又過去了三天兩夜,他的丹田中又傳出一陣響聲,一陣接着一陣,一共響了三十六次。

隨即他的丹田中那三十六朵太陽花就一起轉動了起來,而且姿勢各異,有的在上,有的在下,不過旋轉的方向還是一致的。

而且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那些陽氣也跟着三十六朵太陽花一起旋轉。

又過了一天,又過了一夜,太陽花的旋轉突然停止了,隨即楚凡的丹田中又放出一陣金光,三十六朵太陽花也隨即消失不見。

而這陣金光卻越來越亮,幾個呼吸的時間過後,這陣金光又開始凝練了起來,而且還在不停地旋轉,很快又形成了一朵太陽花,而且還是一朵很大的太陽花,和那朵藍蓮花差不多一樣大。

這兩朵花一左一右分列在他的丹田中,不時散發出一陣陣陰氣與陽氣。

而這股陰氣與陽氣又相互交融,很快地,這股陰陽交合的氣息就從楚凡的丹田中升起,很快流過經脈。

楚凡當即感到一種水乳交融的感覺,感覺全身一陣震動,而這股陰陽交合的氣息還在不斷地產生。

楚凡當即運轉靈異功法開始引導陰陽之氣運行,這些陰陽之氣馬上有條不紊地穿行於奇經八脈之中。

一個周天又一個周天,這些陰陽之氣都在一刻不停地運行,都在衝向楚凡的腳底涌泉穴。

然而這些陽氣與陰氣一直衝擊了兩個時辰還是沒有到達涌泉穴,都卡在足三裏的位置上。

楚凡隨即加大了靈異功法的運行速度,這些陰陽之氣又開始衝擊了起來,一次又一次的衝擊。

又過去了一天一夜的時間,這些陰陽之氣終於衝開了足三裏,離涌泉穴也越來越近了。

而這時候,大佛的笑容已不再那麼強烈,只是微微笑的樣子。

而且大佛身上的金光也開始暗淡了下來,但還有一些金光籠罩在楚凡的身上。

楚凡還是不停地運功,他也知道,現在已經到了最爲關鍵的時刻,如果不能衝關,他這一次修煉也就無法突破。

楚凡又加快了靈異功法的運轉,他身上的金光也化作陽氣不斷地衝進他的體內,但是這陽氣顯然沒有剛纔那麼盛大了。

而那朵太陽花和那朵藍蓮花還在不停地旋轉,還在不斷地散發出一陣陣陰氣,一陣陣陽氣,而且迅速交融起來。

而這些陰陽交合的氣息又不斷地衝進奇經八脈,不斷地衝擊涌泉穴。

這時候,大佛的金光已完全消失,楚凡隨即感覺到身體一陣晃動。

而且他的丹田也一陣震動,那朵太陽花突然停止了轉動,楚凡隨即睜開了眼睛,看到大佛的金光消失,馬上伸出右手抵在那個蒲臺上。

那個蒲臺的金光馬上衝進了他的體內,隨即化作一陣陽氣衝進了丹田。

那朵太陽花又開始旋轉了起來。

隨着太陽花的旋轉,藍蓮花也開始轉動,馬上又散發出一陣陣陽氣,一陣陣陰氣,而且很快交融起來。

這些陰陽之氣馬上衝向奇經八脈之中,隨即呼拉拉地一起衝擊,突然楚凡就聽到涌泉穴傳來一聲輕響。

隨即楚凡就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舒服感覺,整個人都變得輕盈了起來,身心都處於一種極度安詳的狀態。

接着楚凡的全身汗毛孔都打開了,整個身心都打開了,彷彿置身在雲端。

隨之而來的是一陣強大的感覺,這感覺既飄渺而又真實,充滿了楚凡身上的每一個細胞。

突破了!!!

楚凡當即站了起來,突然興奮得大吼了一聲,這聲音很洪亮,將古老的宮殿經年累月的灰塵都震落了下來。 葉靈進了隱靈洞後,在裏面尋找了一圈,但並沒有看到楚凡,於是只好走出隱靈洞,但是她還是覺得心裏有些不安的感覺。

於是,葉靈又從隱靈洞的出口返回,又在裏面仔細尋找了一圈,但還是沒有看到。

不過,她的心裏還是七上八下的,而正當她準備走向出口的時候,突然一陣陰風吹來,而且還伴隨着一陣陣的鬼叫聲。

對於這樣的陰風,對於這樣的鬼叫聲,葉靈都很熟悉,這些她都曾經在鬼洞見識過。

不僅如此,她的丹田中那股氣息一下子活躍了起來,而且還跟隨着心跳律動。

突然之間,陰風變得更大,鬼叫聲更加的嘈雜,彷彿有無數的鬼魂在遊蕩。

奇怪的是,葉靈聽到這樣的鬼叫並不感到害怕,反而有一種興奮的感覺。

就在這時,她的眼前竟出現了一個洞口,隨即又有一陣陣陰風撲面而來。

葉靈並沒有多想,隨即就衝進了洞中,因爲她有一股強烈的感覺,那就是楚凡也在裏面。

而事實上也正是如此,楚凡就是被鬼王一路勾引而來,被帶進了這個幽冥洞裏。

葉靈進洞後,一直往前走,還是有好多的鬼在她的眼前飛來飛去,還是有那麼多的鬼火一明一滅的。

葉靈完全沒有理會這些,也沒有絲毫害怕的感覺,她現在只有一個心思,那就是找到楚凡。

因此,葉靈一直往前走,越到後來,裏面的光線越暗,如果換作一般人肯定沒法行走。

但葉靈畢竟修煉了靈異功法,而且都已經修煉出了氣感,雖然還沒有突破,但是已經有了七八分的感覺了。

因此,葉靈還是很快適應了裏面的黑暗,雖然不能和楚凡一樣在黑暗中視物,但行走起來根本沒有任何問題。

不過,葉靈的功力畢竟還很低,她連續向前奔行了一段路後,體力就有些吃不消了。

到得後來,葉靈在連續奔行之下,已是累得上氣不接下氣,胸前一陣急促的起伏。

如此一來,葉靈也只好在洞中坐了下來,開始休息,而她剛一坐下,體內的那股氣息又上下竄動,折騰不休。

葉靈感覺到體內的氣息遊動後,索性修煉起靈異功法來。

葉靈按照靈異功法的口訣進行周天運轉,雖然現在還沒有通達周天,但是在她的意念運行之下,洞中的陰氣也向她蜂擁而來。

而這個幽冥洞中有的就是陰氣,應有盡有。

葉靈隨即就感到被陰氣包圍,但是她的經脈尚未打通,這些陰氣雖然包圍了葉靈,但卻不得其門而入。

不過,如此一來,倒也加快了葉靈通關的速度,在這麼多陰氣奔涌而來的情況下,她的經脈也在一點點地擴寬。

……

……

程素麗和李玲玲兩人進了隱靈洞後,也在裏面尋找了一遍,同樣地,她們也沒有找到楚凡,也沒有遇到葉靈。

她們兩人找了一圈後,也走向隱靈洞的出口,然而快到出口棧道的時候,突然又有一陣陰風吹來,這陣風很大,大得讓人根本站立不住。

程素麗和李玲玲又剛好來到棧道的邊緣,如此猝不及防之下,竟雙雙被吹落了懸崖。

程素麗和李玲玲兩人被吹落懸崖的時候,很多遊客都看見了,還有人用手機拍下了這一幕。

很多遊客看到這一幕後,都是大聲驚呼,那些照片傳到網上,當即就炸開了。

不明真相的吃瓜羣衆都以爲程素麗和李玲玲是跳崖輕生,很多人都感到十分的惋惜,十分的不解。

的確,象程素麗和李玲玲這樣的美女居然會跳崖輕生,這實在是讓人想不通。

繼而隱靈洞管理部門也派出搜救隊在懸崖下搜救,但是他們並沒有找到程素麗和李玲玲,不僅沒有看到活人,也沒有看到屍體。

那麼程素麗和李玲玲二人到底是生還是死呢?

答案是她們還活着,而且還進入了一個完全不同的天地。

李玲玲和程素麗兩人被一陣陰風吹下懸崖,很快就向下墜落,準確地說是向下飄落。

因爲有一股陰氣自她們兩人的體內迅速逸出,很快就和陰風連成一體,這股陰氣馬上形成了一朵磨菇雲,將她們的身體託了起來。

就這樣,李玲玲和程素麗兩人被這朵磨菇雲帶着往下飄落,直到崖底,她們到了崖底後,身上並無一點傷害。

但是她們兩人看到四周都是光溜溜的石壁,不由得也是一陣莽逼。

不過,她們兩人並沒有坐以待斃,而是在崖下尋找出口,然而出口沒有找到,倒是找到一條地縫。

這條地縫有一人多寬,下面還有光亮,而且還聞到一陣陣的花香飄來。

程素麗和李玲玲相互對望了一眼,隨即就鑽進了下面的地縫。

然而她們進了地縫之後,突然聽到上面傳來一陣咔咔作響,隨即發現那個地縫的裂口竟已經封閉了起來,想要再回到地面已是不能夠了。

李玲玲和程素麗兩人見狀,隨即面面相覷了起來,不過她們雖然感覺詫異,但並沒有驚慌。

畢竟她們也看到過自己的前世,她們的前世都不是簡單的人物,一個是狐狸精,一個是白兔精。

因此,程素麗和李玲玲相互對視了一眼,接着又向裏走去,大約十多分鐘左右,她們就走出了窄小的地縫,隨即眼前一片開朗。

隨即一陣清新的空氣撲面而來,讓她們兩人都不約而同地深吸了一口氣。

這個地方太優美了,放眼望去,盡是一片桃花,紅的白的相映成趣。

這片桃花林的旁邊還有一條小溪,溪水清澈而透明,還有一些小魚兒在溪水中游來游去。

這裏彷彿就是一個世外桃園,李玲玲和程素麗兩人當即就喜歡上了這個地方。

……

……

楚凡突破之後,隨即就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貫穿全身,接着在宮殿中來回走了幾步,心裏十分的暢快。

不過,還是有一股力量在他的體內來回竄動,感覺很強大,一拳下去能打死三隻大水牛的樣子。

楚凡又在這個宮殿裏面走了一圈,並沒有發現其他的東西,於是又來到另一個宮殿。

這個宮殿也是大門緊閉,而且還有一把更大的大鎖鎖住大門。

楚凡隨即上前,突然大喝一聲,一掌擊向大鎖,大鎖應聲而開。 楚凡打開大鎖後,隨即笑了笑,現在突破到靈異功法第二重境界後,功力果然大了許多。

接着楚凡又向這扇大門推去,大門馬上傳來一聲咔咔作響,雖然沒有推開,但卻打開了一道門縫。

楚凡見狀,隨即運轉靈力,猛地推了一下,隨即就將這扇古老的大門打開了。

突然一陣陰風撲面而來,而且陰氣特別重,又冷又寒,楚凡也沒有在意這些,隨即走進了宮殿裏面。

意外的是,這個宮殿比剛纔那個還要大,而且裏面什麼也沒有,既沒有佛像,也沒有菩薩像,裏面看起來空蕩蕩的,而且還充斥着無盡的寒冷的氣息。

楚凡進來後,還是在宮殿裏面轉了一圈,突然看到牆上有一個開關,這個開關很陳舊,看樣子已經有無盡的歲月沒有人動過了。

楚凡看到開關後,也沒有多想,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就按了一傢伙。

突然牆上傳出一陣咔咔作響的聲音,接着打開了一道暗門,這個暗門一打開,又有一股陰氣撲面而來,而且更陰,而且更冷。

楚凡當即走進暗門,發現裏面竟然別有一番光景。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池子,而且這個池子還很大,就象一個湖泊。

最讓人感到驚心的是,這個湖裏的水居然是紅色的,血紅的紅。

楚凡看到這個血湖,不由得有些心驚肉跳的感覺,而就在這時候,血湖的紅水竟開始沸騰了起來,一陣陣的翻滾不休,就象剛燒開的開水差不多。

而且這裏面還不光是一個血湖,而且還有一座祭壇,這座祭壇就在血湖中央,看起來很打眼。

楚凡看到祭壇後,突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接着他又看向血湖的對面,發現那裏居然有一個巨人。

只是那個巨人離他有些遠,看不清面貌,只看到巨人少了一隻眼睛,缺了一隻耳朵。

就在這時候,血湖當中的祭壇突然一下子沉了進去,血湖馬上翻騰了起來,而且不停地冒泡,發出一陣陣咕咕作響的聲音,好象有什麼妖怪要從血湖鑽出來一樣。

楚凡見狀,也是不由得心驚,突然血湖又一陣翻滾,那個祭壇又上升了起來,漸漸地浮出水面,而且還自動轉了一圈。

這還不算,又是一陣大風吹起,血湖的血水又開始沸騰了,而且還有一陣清脆的水響。

水響過後,突然從祭壇上伸出一根鐵索,一直向前延伸,而且一直延伸到岸邊。

緊接着又出現了一根鐵索,兩條鐵索一起向前延伸,很快就伸到了岸邊,而且剛好到楚凡的面前。

https://ptt9.com/136167/ 楚凡看到這兩條鐵索到來,不由得一愣,隨即心裏一動,好象明白了什麼。

於是,楚凡又看向這兩條粗大的鐵索,隨即跨了上去,接着沿着鐵索走向湖中的祭壇。

……

……

葉靈感覺到陰氣從四面八方涌向體內,隨即心頭一喜,隨即加快了靈異功法的運行。

這些陰氣在功法的引導下,又有條不紊地衝向葉靈的經脈,經脈也一點點地擴寬。

隨即葉靈就感到一陣疼痛的感覺涌向全身,但她並沒有停止練功,陰氣還是一如既往地衝擊着她的經脈。

一個小時過去後,葉靈已經痛得滿頭大汗,但她還是咬牙堅持住,又過了一個小時後,突然她就聽到頭頂百匯穴傳來一聲輕響。

葉靈隨即就感到一種全所未有的輕鬆,隨即感到陰氣在經脈中暢通無阻,剛纔那種疼痛的感覺也完全消失了。

葉靈隨即長吁了一口氣,現在已經打通了小週天了,只有再打通大周天,她就可以突破到靈異功法第一重,那就厲害了。

接着葉靈又開始引導陰氣向奇經八脈運行,現在打通了小週天,運行起來要容易得多,再也不是那麼阻力重重了。

很快地,幽冥洞中的陰氣又向她奔涌而來,而且還是爭先恐後的衝向她的經脈。

葉靈見狀,趕緊運轉靈異功法,引導着陰氣衝關,衝了一遍又一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