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南似乎有些明白了,又似乎什麼都沒有明白,如果只是表面上的意境,他已經領悟了,但內里蘊含的核心意境,他卻有些霧裡看花。

這很有可能,就是這個世界之所以存在的真理。

就在這時,那美妙的幻月天魔曲停止,楚南也在剎那間清醒了過來。

再度抬眼,楚南看到了清音投射過來的驚異目光。

而這個時候,那三十三位聖子卻皆盡閉著眼睛,彷彿還沉醉在幻月天魔曲中無法自拔。

「你……你竟然還在這裡?」之前那女子出現,捂著嘴驚訝道。

「那麼我應該在哪裡?」楚南笑道,看著這女子,又接著道:「或者說,你是忘了告訴我一件重要的事,比如在這個範圍內聽幻月天魔曲,不僅聽不到曲子,而且還會被恐怖的音嘯折磨瘋掉。」

「我……啊?」女子正想要找個借口敷衍一下,卻突然聽到清音的傳音,不由驚呼了一聲。

「那個,清音姑娘想要邀你一敘……」女子開口,話是對楚南說的,但語氣中卻仍有些不敢置信。(未完待續。) ?這是一幢造型十分怪異的屋子,用的是巨石和水混合搭建而成。◢隨◢夢◢小◢.lā

所謂的混合搭建,是巨石與巨石間,是用水支撐起來,水形成了各種形狀圖案,波紋蕩漾。

特別是頂部,全是水流。

楚南進入時,清音正在泡茶,那粗壯的身軀與她靈巧的動作形成鮮明的反差,誰能想到這麼一副身軀還能做出如此優雅的動作?

「請喝茶。」清音將一盞泡好的茶推到楚南的面前,聲音極其動聽。

楚南端起茶杯輕啜了一口,贊了一句「好茶」。

「你不怕有毒?」清音望著楚南,明明是兩隻銅鈴般大的眼睛,卻偏生有一股嫵媚的味道。

「不怕。」楚南很正經的回答。

「那還真要謝謝你的信任了。」清音笑道。

楚南也笑了起來,他不是信任她,他是真不怕啊,世上真有能毒倒他的毒藥的話,那價值可不得了,況且這是在聖月樓。

「聖子大人可是來自第三層聖子山,名叫楚南?」清音問。

「我這麼有名了嗎?」楚南一臉詫異的問。

「當然,大人之前與第六層聖子大人肖小小的當街激吻可是傳遍整個聖月樓了。」清音帶著笑意。

楚南嘿嘿笑了兩聲,並不接話。

清音兩根粗壯的手指如拈花般端起茶杯飲了一口,盡顯優雅。

「楚大人認為我這屋子怎樣?」清音突然問。

「很好,不錯,有創意。」楚南道。

清音橫了楚南一眼,那風情令得楚南一個激靈,渾身雞皮炸起,如若是絕世美人,這一眼肯定能讓他色授於魂,但落在清音身上,末免就有些詭異了。

「聽聞聖子大人您是陣法大宗師,一手陣法出神入化,可能看得出我這屋子用的是何種陣法?」清音對於楚南的反應也不惱,但說話的聲音卻越發的嬌俏。

楚南指了指自己空掉的茶杯,待清音替他滿上后,他才慢條斯理的道:「你不用試探了,咱們就開門見山吧,你這屋子裡的陣法之所以能達到這種效果,其根本不在於陣點與陣點那無以倫比的精細平衡,而在於你這陣法的根本是源自七星天陣奧義。」

清音儘管心裡有準備,還是驚得站了起來。

「不要站起來,你這體形我很有壓力啊。」楚南急忙道。

清音坐了下來,雙目卻是直直的盯著楚南,似乎想要將他五臟六腑都看個通透。

楚南也盯著清音,他也很想知道,一個域外天魔,如何能懂得七星天陣的核心奧義?

「你是天陣派傳人?」清音問。

「確切的說,我是天陣派掌教,家師乙沖霄。」楚南道。

「乙沖霄是你師傅!那他的獨女弒神魔女現在在哪裡?」清音急切的問。

弒神魔女?這麼威風的稱號啊。

楚南想起了自己身上的斬神刃,想起了那個教他斬神十三式的女子身影,那個難道真是師傅乙沖霄的女兒?

「不知道,我只有我那師姐留下的斬神刃一把。」楚南說著,手中一晃,斬神刃便出現在手中。

本來坐下的清音再度站了起來,激動的望著這把斬神刃。

不是說不要站起來嗎?楚南抬頭,看著山一般的清音,心中嘀咕道。

「聖子大人,能否將斬神刃給我一觀?」清音顫聲請求。

楚南鬆開手,斬神刃飛向了清音。

「砰」

清音卻是雙膝跪地,伸出雙手如同朝聖一般捧著這斬神刃,淚流滿面。

楚南有些呆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看起來這清音與我那師姐有著不同尋常的關係啊。

想起清音的幻月天魔曲,以及她對七星天陣的核心奧義十分熟悉,似乎真與天陣派有著極深的淵源。

這時,清音眉心射出一點黑光,沒入了斬神刃中。

斬神刃突然華光大盛,上面竟然又多出了一道一道的紋路,紋路暗紅,如同血一樣。

很快,那一點黑光再度鑽入了清音的眉心,清音睜開了眼睛,手一震,斬神刃再度飛回到了楚南跟前。

楚南接過斬神刃,臉色瞬間變了,斬神刃上傳來神秘的力量,這種力量是由許多太神境規則凝聚而成,他有一種感覺,他一個念頭,就能調動這些力量。

「這是……」楚南望向清音。

「你擁有這斬神刃,卻不知使用其力量,你知不知道,這一把斬神刃,上面沾染了多少太神境強者的鮮血,在你手裡簡直就是明珠蒙塵,但是以我的力量,也僅僅能解開這一部份的禁制。」清音痛心疾首道。

楚南怔住了,這把斬神刃,沾染了許多太神境強者的鮮血?斬神斬神,難道不是斬的虛神天神,而是太神!

只是,他那師姐,竟然如此強大?

「你將心思花在修補上面損壞的陣法上,難道就不知道它所有損壞的陣法,都是基於七星天陣?」清音道。

「我知道,可是我找不到啊。」楚南道。

「天陣派有一處天陣之塔,你將斬神刃置於天陣之塔,自然就會顯現出其核心陣法,你這個都不知道?」清音道。

楚南摸了摸鼻子,他還真不知道,早知道那個時候就該試一試,現在卻連天陣派都回不去了。

「清音姑娘,你到底是什麼人?與我師姐弒神魔女又有什麼關係?你又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楚南問。

清音默然,良久輕輕一嘆,道:「以後你自然會知道,如果有以後的話,你去吧。」

楚南滿肚子疑問,但清音不告訴他,他也無可奈何。

在楚南踏出門口時,清音的聲音再度傳來:「聖地之事,你萬萬不可摻和的太深,不要輕易相信任何聖尊,還有,若是你有機會前往星界界隙獵殺域外天魔,遇到與我相似的幻月天魔,望手下留情,幻月天魔雖然長相醜陋,但都是愛好和平,不喜殺戮的族群。」

楚南的腳步微微一滯,抬手做了一個「ok」的手勢,消失在屋裡。

清音模仿著楚南的手勢,很是奇怪,但她卻知道這是楚南明白了的意思。

楚南並沒有立即離開聖月樓,他開始一層一層逛。

他發現,聖月樓十層以上,只有聖子才能進入了。

十層以下,基本上都是聖徒。

楚南在第十層停了下來,因為他發現第十層的聖子格外的多。

原來,這十層,是聖子間的一個自由市場。

許多聖子得到了一些好東西,都不願低價賣入商行,也不願去兌換聖地貢獻點,便拿到這裡來擺賣,往往需要的聖子看中了,能出到數倍於商行的價錢,有的用來交換自己需要的東西。

楚南饒有興趣的逛了起來,這裡的確有不少的好東西,不過都不是他所需要的。

就在這時,楚南看到了一個聖子用聖子令投射出來的影像里,有一株七味離火草,他的眼睛一亮,他最近創了一個丹方,用來在短時間內感應融入體內的太神規則碎片,從而針對性的將之完全融和,成為自己的太神規則碎片。

之前,他從玉芙蓉體內汲取了五分之一的太神境規則碎片,這些規則碎片絕大部份在體內,但卻並末真正融和成為自己的,要煉化的話太慢,所以他想出了一個新的丹方,正缺一味像七味離火草這樣的神葯。

「這株七味離火草怎麼賣?」楚南問。

「五萬聖地貢獻點。」這聖子看了楚南一眼,道。

「好,我要了。」楚南拿出聖子令準備付款,他聖子令中,有他進入聖子山第三層后獎勵的三十萬聖地貢獻點,還有每月領取的一共五萬貢獻點,買下這株七味離火草不是問題。

「等等,這株七味離火草,我要了。」就在這時,一個聲音響起,很是霸道的說道。

楚南皺了一下眉頭,看到走過來的一行三人,說話的正是領頭的青年男子。

「他先要的,按規矩歸他所有。」擺攤的聖子說道。

元力的星空 「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這青年冷聲道。

「是啊,肖少肯教你這個道理,你該感到榮幸。」青年身後一個跟班道。

「人都死了,留著規矩有屁用。」另一個跟班陰側側道,明擺著威脅了。

這擺攤的聖子是一位四層聖子,他聽到肖這個姓時眼皮就跳了跳,這個肖少沒穿聖子服,不好判斷是哪一層聖子,但是敢這麼蠻橫的,應該是五層聖子山的那位肖遠東了。

到了四層聖子的,哪個沒點後台人脈,但跟肖家這個龐然大物相比,卻鮮少有能媲美的。

這擺攤的聖子有點為難,但總歸還是前途重要啊,他沒有猶豫太久,就放下了剛剛還高高在上的身段,帶著諂媚的笑容道:「肖少既然要,那是給我面子,當然是賣給肖少你了。」

楚南目光陰沉,淡淡道:「你確定你要破壞規矩?」

「你在威脅我?」這擺攤的聖子厲聲問。

「沒錯,你可以這麼認為。」楚南冷冷道,目光如刀。

這擺攤的聖子迎著楚南的目光,正想用神念教訓他一下,但突然間腦海如被一把大鎚重重一敲,劇痛的感覺讓他面色蒼白,冷汗淋漓。

這時,那肖少一聲冷哼,神念強行介入,一個三層聖子而已,還是走關係進來的,在他看來,就是一隻螻蟻,這樣的人,怎麼配得上肖小小呢,雷鳴才是他心中屬意的肖小小的聯姻人選。

雷鳴可以答應過他,一旦娶了肖小小,就可以給他一具六級傀儡。 ?.lā㈠┡⒈Z

肖少驀然悶哼聲,蹭蹭倒退,目光見鬼似的看著楚南。

「肖小小是你什麼人?」楚南冷聲問。

「是……族妹。」肖少神念崩潰,時心神被奪,聞言竟不由自主的回答。

話剛說完,他便臉色鐵青,哪還有臉再呆下去,帶著兩個跟班便匆匆逃離。

楚南冷笑兩聲,目光瞥向了臉蒼白的擺攤聖子,用手指了指那株七味離火草。

那擺攤聖子不敢再有半句話,將七味離火草賣給了楚南。

這幕被很多聖子看到,看向楚南的目光多出絲敬畏。

楚南的名氣在聖子山前三層還是很大的,畢竟從個伴聖者直接晉陞三級聖子,前所末有,自然引起轟動,上面的四五六層的聖子亦有所耳聞,但他們對楚南的直觀感受與那肖遠東樣,都認為這只是個靠上了撼天聖尊的關係戶。

但哪裡知道,就連五層聖子肖遠東都在楚南手裡吃了虧,這就相當於亮拳頭了,還是只碩大的鋼拳。

拳頭大,自然就受人敬畏。

楚南正準備繼續逛逛,突然在遠處看到了兩個熟悉的身影,胖瘦,看到楚南望過來,轉身就要走。

「風雲二老,哪裡去啊。」楚南叫道,身形瞬間攔在了兩個老者面前。

這兩個老者正是風雲二老,當初踏聖靈之路時,所有人都被訛了萬聖地貢獻點。

「咦,這不是楚南嗎?你現在成為三層聖子,我們作為聖靈之路的開啟者,也是與有榮焉啊。」雲老抖著張胖臉,熱忱道。

「你要再接再勵,再創輝煌。」風老本正經道。

「我們還有事,就不用你請客了。」雲老哈哈笑道。

「下次再請,下次再請。」風老與雲老對視眼,就要開溜。

這時,兩隻大手按在風雲二老的肩膀上,竟讓他們不能動彈。

風雲二老臉露驚容,知道楚南是無論如何不會輕易放過他們了。

「楚南,你到底想怎麼樣?」雲老無奈的問。

「當初交由你們保管的聖地貢獻點,是不是該還給我了。」楚南道。

「當時也不是你交的啊,是葉隱交的。」風老道。

「是嗎?」楚南手上用力,風雲二老頓時悶哼聲,感覺肩膀都要碎了。

「好好好,我們還給你行了吧。」雲老大叫道。

楚南鬆開手,道「當時交了三萬聖地貢獻點,現在就還我九十萬吧。」

九十萬!

風雲二老跳了起來,九十萬,你不如去搶了。

「不想還?我從雲無敵那裡搞了具四級聖傀,要不讓它天天跟著你們。」楚南冷聲道,這是赤果果的威脅了。

「我們沒有這麼多啊。」風老聞言臉色變,苦聲道。

「拿出你們的長老令來。」楚南道。

風雲二老心有不甘,但卻懼怕楚南的威脅,乖乖將令牌拿了出來。

兩人的聖地貢獻點加起來,竟然不足二十萬。

「就這麼點?」楚南皺著眉頭道。

「你知道,我們去趟聖雪軒,次就得花上十多萬聖地貢獻點啊。」風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