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陰神鏡綻放萬道寒芒,照下一道更大的光束,威力之強,照破了這一方虛空,將轟來的大印碾碎。

牧荒一手將輪迴門按回去,幾個閃爍間出現在天穹上。

三位老不死合力催動的祖器威力不容小覷,即便只能復甦三四成,但也能震殺比三個老不死高出一個大境界的生靈,牧荒可沒那麼傻去以肉身硬撼。

來到天穹之上,牧荒眸光暗淡,祭出天羿弓。

此弓一出,弓弦為紫氣!

頓時讓在場所有老不死動容,個個眸中綻放極度貪婪光芒。

這些人之所以被稱為老不死,具因都壽命無多了,如果不能再做突破那就只有幾十年可活。

一道紫氣,能讓他們活出第二世,現在出現在面前,能不立馬爆發出極致貪婪的目光嗎?

然而,當牧荒拉弓后,這些老不死貪婪的眸光瞬間消失。

「嗡!」

牧荒瞬間將天羿弓拉滿,剎那間天穹炸裂,紫氣東來,天龍翱翔,萬道寂滅之力衝天。

一血一金兩根箭矢,在弓弦上成型,所有異象全是它們投放出來的,炸裂的天穹也是因為它們自身能量波動擊碎的。

「嗡!!!!!」

極陰神鏡感受到威脅,復甦四成后器靈也將跟著復甦。

極陰神鏡感受到巨大威脅,清楚以目前催動它的主人,根本無法催動自己抵禦如此恐怖的攻擊,當下它直接拋棄三位老嫗,遁入虛空就欲離開。

「帶上她一起走!!」

一位老嫗滿面死灰,將牧小靈的真魂丟向極陰神鏡,然後為了給它爭取逃離的時間,爆發一身能量衝殺向牧荒。

牧荒見狀,根本不去理會三個衝來的老不死,對著已帶上牧小靈真魂遁入虛空中的極陰神境射殺。

砰一聲,一血一金兩道箭矢跟著進入虛空中。

「你這個毀我玉寒宮未來的孽畜啊!去死吧!!!!」

三個老不死像是三隻厲鬼,張牙舞爪衝到牧荒不遠后即將自爆己身。

她們璀璨的就像是一顆即將爆開的恆星,一旦炸開,無極天宗的後花園將變成廢墟,那些秘境入口也會受到波及。

「噗噗噗——」

牧荒隨便拉開出三箭,就這麼乾淨利落將處於自爆邊緣的三個老不死射殺在空中。

倘若慢上半拍,她們就自爆成功了。

「轟隆隆!!」

遠方虛空轟然炸開,浩浩蕩蕩的荒古寂滅之力肆虐,牧荒看到那極陰神境破碎,但有一角碎片仍在逃竄。

當牧荒正欲再度拉弓射殺,忽然一道由空間道力凝化而成的可怕光束,悄無聲息自他身後而來。

牧荒感應到了,但卻沒時間躲避。

只能瞬間暴起一身能量!!!

「噗!」

然而,還是被貫穿了胸膛,擊碎了心臟。

牧荒一身能量雖無匹,但肉身可沒到這個層次,根本抵擋不住這麼恐怖的攻擊。 擊穿胸膛的空間道力,來自白衣少年屍體。

他留了後手,乃是其屍體所化的一道可怖空間道力。

牧荒看著自己被貫穿的心口面不改色,以他目前所在的高度,即便身體爆碎成血霧,若真魂不滅依舊能重組,更別提小小的心臟被擊碎。

一位大能身體被打爆,只要真魂不滅都能重組身體,更別提現在的牧荒。

體內轟鳴,血氣沸騰,一顆新心臟凝聚成功,傷口肉眼可見癒合。

不過還是被那一角碎片,帶著牧小靈真魂離開,牧荒想追擊而無目標可追。

他的時間不多了,最多只剩一刻鐘,未知的副作用即將到來。

這具身體目前雖然能夠動用一絲邪眸力量,但他身體目前仍然無法完全承受這種力量,相互有點矛盾。

「下次見面,必殺汝!」

牧荒對牧小靈蘊含的殺意從未減少過,在他使用邪眸的力量時,這個賤婢居然還著急大喊讓那白衣少年跑。

牧氏胳膊肘往外拐的血脈,牧荒必須將之抹去,留著簡直是恥辱。

「有更強的存在趕來了么!?不知目前我是否有能力,破開無極天宗靈藥田的殺界。」

牧荒有感,正有比老不死還強橫的存在趕來。此外他對靈藥田中那兩株神葯心不死,當下閃身降臨無極天宗靈藥田所在上空。

如果能將這兩株神葯弄到手,那麼這次動用邪眸力量的代價不見得有多大。

無極天宗的靈藥田,佔地有幾十畝,遍地都是大葯,聖葯隨處可見。

那兩株神葯瑞彩道道,神性光輝四逸。

一株是藤,一米左右,根莖藍瑩瑩,其上結著九片幾乎成透明液提(體)的葉片。它像是一條小蛇,歡快的穿梭在靈藥田上空。這株神藥名——九世神藤!一片葉子,能讓一個壽元將近的老不死,真正的脫胎換骨,活出第二世。

而根莖的作用更是逆天,只需服用一小節,就能把一位神體,能毫無副作用推至大成。

另外一株牧荒已經懶得看。

具因籠罩著這片靈藥田的結界,以目前的他壓根無法破開。

此乃——九天絕地大神界,無極天宗所在的小世界內有一條龍脈,所有還在運轉的結界能量來源,皆來自那條龍脈。

當世,除非來一尊似昔年無極劍神那般恐怖的人物,或是來一位比無極天宗首席界域天師造詣更深的天師。

牧荒敢篤定短時間內,沒有人能打破或是破解這個結界。

「可惜!真是可惜!我來這裡什麼都沒得到,馬上就要煎熬不知名的副作用,還將失明失覺三個月。」

別說,牧荒甚是不甘。

總感覺因小失大了,如果他能進入那有神葯出世的秘境,將沒有人能夠擋他,那株神葯乃他囊中之物。

而現在,什麼都沒得到,就只是殺掉了三尊老不死,跟一個仙格破碎的仙王,連牧小靈都只是肉身沒了,以玉寒宮的實力自然能幫她重述。

牧荒越想越覺得憋屈,猛然仰天長嘯一聲,霎時間震的天地動蕩。

人們困惑他在發什麼瘋,你都擊殺了三位老不死了,這一戰輝煌至極啊!

牧荒暗淡的雙眸,倏然朝無極天宗內掃去,問道:「這裡可有神行商會的老不死?速速給我指出來,否則一併屠了你們。」

神行商會是他更大的仇人,牧荒怎可能忘記,乘著現在還有點時間,先殺幾尊神行商會老不死再說。

他一身無與倫比的殺意,籠罩進入無極天宗內,縱是那些老不死都感到毛骨悚然。

「這兩個老不死是神行商會的!」

立刻就有人指向兩位頭頂光禿禿,眼窩凹陷,有點瘮人的老不死。

「呵呵!我們身在無極天宗裡面,你殺的了我等!?」

神行商會兩個老不死,無半點懼意。

「什麼?!」

忽然,他們驚叫。

居然莫名其妙被傳送到了後花園這裡。

「轟!」

他們驚悚,想再度遁回去,然卻被無極天宗護宗結界抵擋在外。

「我牧氏上千口人,被你們神行商會的強者血洗一空,老弱婦孺皆不放過。記住,我叫牧荒!不久后必將以牙還牙,將但凡與神行商會有關者殺的一個不剩,即便是身在母胎里的孩子!」

牧荒說罷,不浪費半點時間,也無半絲猶豫,快速隨手拉出三弓。

自身越強,天羿弓愈強。

牧荒隨手射出的三箭,也不是三位血氣乾枯的老不死能擋的。

「吼!」

他們在嘶吼,感受到了死亡威脅,復甦一身驚天動地的能量,凝聚最強一擊,舉拳便朝轉瞬射至近前的箭矢轟去。

砰!砰!

箭矢擊碎他們手臂,沒入其身體后爆開。

在荒古寂滅之力下瞬間湮滅,神形俱滅。

手持天羿弓的牧荒,實在讓人聞風喪膽。

全力拉弓,連祖器都能打碎。

那些老不死心顫,神行商會的大能則滿心惶恐。

牧荒之所以自報姓名,目的很簡單,讓神行商會的人,身在惶惶不安中度日。要讓他們知道,暗中有一個魔王,隨時會找他們麻煩。

還有很多人在想,為何神行商會的兩尊老不死,會莫名其妙被送到外面去!實在太離奇,難道暗中還有人在操控這一切!?

「轟!」

留下一句震懾神行商會之話,時間不多了,牧荒徒手撕開身前虛空,踏入裡面!準備找一個安全安靜之地,受那還未確定的副作用侵襲。

無極天宗後花園,峽谷般的裂縫到處都是,各式各樣的深坑隨處可見,可謂一片狼藉。

得虧進入秘境后,至少半月才能出來,否則,還要有不少修士遭殃。

牧荒走後,此地一片嘩然,尤其神行商會的人,臉色非常難看,被這樣一個恐怖存在盯上,實在太危險。

動用了邪眸之力,然什麼也沒得到,這是牧荒最遺憾與不甘的。但,之前所說的女奴計劃,絕非說說的而已。

將白衣少年真魂丟入輪迴門前,牧荒在其身上打上了一道荒古印記,待他轉世,牧荒也強大到一定層次后便能尋到他。

至此,無極天宗遺址,重歸平靜。 牧荒撕裂虛空,出現在一片不知名的蒼茫群山上空。

他沒打算回醉仙居,或許覺得不安全,因此降臨在這片山脈群內,找到一個相對安全之地,開闢出一安全洞府。

轟!

然後靈魂發生巨震,一身滔天力量消失的無影無蹤,就連本體原來的力量都沒了,這讓牧荒大駭,他可是費勁千辛萬苦才提升到這個高度,說沒就沒了,這讓他有點崩潰,祈禱一定要是短暫性的。

如今的牧荒,徹底變成了一個雙目失明的普通人。

「嘶!!!」

突然牧荒只覺渾身肌肉開始痙攣、抽搐、撕裂。

「啊!」

腦袋中也響起巨大轟鳴,震的牧荒靈魂顫慄,疼痛難忍。

軀體迸濺鮮血,像是一個裝滿水的氣球在漏水。

砰!

倏地,牧荒猶若一個裝滿水的氣球炸碎,迸濺一地鮮血。

真魂狀態的牧荒,早已暈厥過去,他漆黑如墨的真魂,懸浮在半空中,與洞府里的黑暗融為一體。

在這漆黑不見半點光芒的洞府之中,一血一金兩隻眼珠子亦懸挂在半空,這裡唯它們在發光,但其光亮卻無法照亮一絲黑暗。

這雙眸子,從宇宙深處不知某地,牽引來一道迷濛光團。

隨後,牧荒炸碎的血肉骨骼等,在這團迷濛光團的牽引中重新融合,然不知為何,有不少血肉骨骼沒能被牽引融合,化作黑色膿血。

這樣重組的身體,樣貌還能跟原本的牧荒一樣嗎?

融合的過程很緩慢,迷濛光團似在清理牧荒正在重組一起的血肉骨骼等。

一個月後,才重組五分之一。

在這段時間裡,外界很不平靜。

繼牧荒離開半月,那個秘境內的神葯,被一位神秘修士得走。

就在各方頂級道統,紛紛趕到之際,無極天宗遺址陡生異變,主動將所有身在裡面的修士全部傳送出去,然後整個小世界遁入虛空中不知所蹤。

一個月後,中州霸主——姬問天,降臨隆州。

這個男人如同天上神魔,一經降臨,震動了半個龍州,大道主動倒影出他那偉岸的身姿。

這尊存在,立在東荒大陸之巔。

很快,有消息傳出,隆州的頂級道統:楚氏古族、黑蛟聖地、玄陰聖地、聖羽皇朝,皆願意與姬問天一起問鼎大陸之巔。

簡之,正式加入中州霸主陣營。

兩個月後,東荒大陸,中州、東洲、神州三大霸主之戰徹底爆發,戰場定在了三州交界處,第九禁區坐落的那片地帶。

在一個禁區外打架,意欲何為呢!?

沒有人去考慮這個問題,三位霸主,東荒九州,各掌三州。

九州的修士,紛紛趕赴戰場,加入你喜歡的陣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