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明扔出一枚手雷,炸死了幾個匍匐的日軍。這時,高地上射出兩枚炮彈,炸斷了最後一輛坦克的履帶,幾秒種后,又是兩枚炮彈,坦克旁邊的日軍上了西天,歐陽明趁機沖了出去,炸毀了最後一輛坦克。

日軍又出動了兩輛坦克和一百名步兵增援,這時,天上衝出了四架中**隊飛機。頓時日軍被炸彈的煙霧籠罩,飛機飛走之後。日軍死傷數十人,但仍然沒有放棄進攻。他們剛爬起來準備隨著最後一輛坦克進攻時,中**隊陣地後面出現了三輛「鋼龍」坦克和一個連的援軍。

「是友軍上來了!天助我也」。嚴超大聲喊了起來。

援軍也跳進了陣地。

一個士兵正好在袁偉身邊。

「夥計!你叫什麼名字?。袁偉一邊射擊一邊問道。

「才從九州那裡調來的,特種大隊的吳民,有問題嗎?」

「沒問題,交個朋友,我叫袁偉

「各位!現在不是扯淡的時候」。一個援軍機槍手呼哧呼哧開著槍大聲叫道。

「收回心思!繼續戰鬥」。

正當日軍又出動了一個連企圖一舉突破陣地時,天上又出現了四架中**隊飛機。炸彈報銷了一輛坦克,然後又開始掃射日軍。失去了可坦克掩護的日軍在步兵和飛機的夾擊之下損失慘重,放棄了進攻。

「滾!滾的遠遠的!歐陽明朝那些日軍大喊。

增援上來的援軍已經在高地的另外幾側發動了進攻。吳民和袁偉他們一共二十幾個人,前去進攻高地東側的山坡2。那裡有日軍的兩個班駐守。在路上,袁偉和吳民交談的很投緣,

他們很快就到達了山坡2。下面,上面敵人的談話聲他們都能聽得一清二楚,因為這個山坡不是很高。他們一路行蹤很隱蔽,加上起了風沙,日軍沒發現他們。

嚴超很快布置下了任務:袁偉,吳民,歐陽明,和另外七名士兵負責解決日軍機槍,其餘的負責清剿殘敵。…不少的寺雷,歐陽明首井舉起槍將一個站崗的十兵聯甘下六隨後,他們就沖了上去。日軍的機槍開火了。

袁偉邊跑邊甩手雷。一個機槍手被幹掉了,副射手接替。他跳到了一個沙坑裡面,子彈壓得他不敢抬頭。吳民也跑了過來。

吳民把身上的狙擊步槍拿了下來:「你可以在他們換子彈的時候幹掉他們!」

「好,給我!」

袁偉接過步槍,偷偷的對準了機槍手,一槍把他幹掉。然後退出彈殼后,對著一個剛剛調轉過來的機槍手又是一槍。然後他連扣扳機將剛要接替的射手擊斃。隨後他快速趴下,躲避日軍的子彈。後面一直埋伏著的中國士兵趁機衝上來,肅清了殘敵。

吳民從地上爬了起來,跟袁偉握了握手:」幹得漂亮,夥計

「進攻,進攻,向前進的村子繼續進攻!」嚴超那難聽的破鑼一般的嗓音再傳了過來。

他們馬上就要抵達村子了,這時,兩面的沙丘上突然射出陣陣子彈,幾個士兵當場斃命。

「有埋伏!大家快隱蔽」。歐陽明趴在沙坑裡大叫,然後朝上面開槍。

袁偉悄悄的瞄準了一個日軍軍曹,他用步槍瞄準了那個軍曹的腦殼就是一槍,軍曹應聲而到。隨後,嚴超朝身後的部下大喊:,「消滅這些狗娘養的!」

吳民拿著衝鋒槍對著上面的敵人狂掃,嘴裡不斷在那咒罵著什麼,可惜在那罵些什麼誰也無法聽清楚」

上面的敵人戰鬥力比他們預想的要強得多,消滅這幾十個人不太容易。

「長官!東方出現日軍裝甲車!」歐陽明邊打邊說。

「該死的,我們被困住了。」吳民說。

裝甲車開過來了,吳民急忙躺在地上。往那輛裝甲車的履帶上安了一枚炸彈。裝甲車駛出20米后爆炸了。

「咱們應該離開這裡,呼叫飛機進行轟炸!」

袁偉一邊打著,一邊拚命衝到了吳民身邊,他身後是十幾個日軍。

陣地里扔出三四枚手雷。那十幾個追兵被炸死了一大半,剩下的也拿出了手榴彈丟到了沙坑裡。

陣地上的日本人也沖了下來。但是中國士兵的火力也很猛烈他們沒能衝到面前。

有幾個不要命的沖了上來,嚴超抽出了衝鋒槍將他們打成蜂窩,一邊打一邊似乎受到了吳民的感染。也在那不斷的罵著什麼。

嚴超他們爬到了一堆沙石後面,然後開始和日本人對著扔手榴彈。

東面又出現了一輛坦克。

「吳民!用你的炸藥摧毀它!」歐陽明喊道。

「沒了,長官!」

嚴超身手敏捷地跳到了坦克上,中國士兵急忙掩護他,將後面的步兵擊斃。嚴超抽出了上次戰鬥中撿來的一根撬棍,撬開了炮塔塔蓋,將手雷丟了進去,幾秒種后一堆碎肉從裡面飛了出來。

「弟兄們,堅持住,我呼叫了飛機」。通訊兵說,他已經呼叫了飛機。

「萬一堅持不住呢,兄弟」。吳民說。

「認倒霉!」通訊兵也拿出了槍向敵人射擊。

又出現了一輛坦克,後面足足跟著一個排。

「怎麼還有這麼多,他們在村子里繁殖嗎?。嚴超身上已經被汗水浸透了,中槍管都被燒紅了。

坦克在不停的開炮,日軍越來越多。

「媽的,我還沒活夠呢!都***別過來!」歐陽明說,他已經對那些敵人打了3。多槍。

前面又有幾個人被射倒了。可是這些該死的日軍實在太多了,密密麻麻的,死了一層又衝上來一層,好像根本就殺不絕一樣

不過就在他們快絕望時,日軍突然有不少到地身亡。他們背後出現了一群中**隊。

援軍在坦克後面安了炸彈,那兩輛坦克頃刻間變為廢鐵。日軍有點慌了陣腳,嚴超趁機又帶著自己的弟兄打倒了一批。

但是日本人很快穩住了,朝中**隊的援軍發起攻擊,只不過兵力分散了,又失去了坦克掩護。中**隊趁機發動了反擊。

這些中國士兵不完的子彈。朝那些敵人賣命的射擊,日本人也豁出去了,紅了眼似的回擊。

「這幫傢伙簡直瘋了」嚴超將一個日本人擊斃,隨即招來了幾十顆子彈,他急忙卧到,差點沒被打成零件。

袁偉將炸藥點燃,扔了出去,劇烈的爆炸將日本人震懵了。

吳民大聲問著那個通訊兵:」空中支援怎麼還不到了!」

士兵都抬頭向天上望去,幾架戰機已經殺了過來,用炸彈和機槍打得這些日軍鬼哭狼嚎,然後又是6俯衝轟炸機,重磅炸彈將那些日本人拋得滿天亂飛。

「我的娘哎吳民一屁股坐了下來:」再晚來一會,老子的命可就保不住了。

嚴超的聲音卻再不合時宜的傳了過來:

「進攻,都***給我繼續進攻!」 」張牽任,張聳任!」張青子一抬頭,張倩那丫頭正聊口引凹手,看到張青雲注意到了她,她連忙吐吐舌頭道:「哦,我說錯了,現在得叫你張書記才行」。張青雲欣慰的一笑。所謂人走茶涼,自己進縣委院子小就感到陌生,唯有張倩這丫頭沒變。對自己還是一如既往的熱情。

「怎麼了?上班時間不呆在工作崗位上,隨便出來跟我打招呼,不怕領導責怪?」張青雲玩笑道。

張倩愉快的一笑道:「才不呢!是黃書記要我等你,要你過來了直接去他辦公室。」

張青雲面色一正,正欲上樓,身子一頓,眯眼看了張倩一眼:「咦?你難過」

張倩臉一紅,扭捏的點點頭,張青雲鼓勵的看了她一眼,道:「不錯,不錯!進步很快,這麼快就當上了書記秘書,前途可謂一片光明,好好乾吧,到時候當大官了好好提攜一下我這個老領導。」

「不跟你說了,盡取笑我!」張倩嗔怒道,「你自己上樓吧!我本想陪你去的,誰叫你盡那我開涮,我不去了。

張青雲癟癟嘴:「當了領導秘書口氣都不一樣了,恩。小丫頭是個當官的料

張倩撲哧一笑,白了張青雲一眼:「好了,好了,老領導同志,你就不要取笑我了,你請。不要讓書記同志等太久了,起飆來可了不

張青雲哈哈大笑,抬步上樓,張倩那冒冒失失的性格,肯定沒少挨黃嵩山批。不過小丫頭能這麼快就上到領導秘書的位子,張青雲還是異常高興,甚至有一種成就感。

畢竟張倩和王華華都是他一手帶出來的,現在他們倆一個是縣委書記秘書,一個是縣長秘書。自己想想都不可思議。也不知道黃嵩山怎麼敢用張倩的,他難道不知道張倩和王華華很熟嗎?也許黃嵩山對虛實之道的理解確實與眾不同吧!

黃嵩山今天氣色很好。按照慣例,張青雲就全鎮近階段的工作給他做了詳細彙報后,準備等他刮話呢,誰知他擺擺手道:

「好了,好了!青雲。幹得不錯,你辦事,我還是比較放心的

張青雲臉色一變,這話聽起來太耳熟,好像聽這話的大佬最終沒得到什麼好結果,黃嵩山怎麼也喜歡說這話。

「好小子,一下抓了上千萬的合同,這個風頭你出得爽吧」小黃嵩山突然話鋒一轉,「老實跟我說,前段時間有人跟我說卑雲國搞封建迷信的事,是不是你吹的風?」

張青雲冷汗涔涔而下。領導就是領導,這臉變得就像六月的夭一樣,剛才還旭日高照,現在馬上就烏雲漫天了。

「黃書記,實話實說。這事我真的沒有吹過什麼風。我是組織上任命的書記,協調和維護整個班子的穩定是我的責任。霍鎮長搞封建迷信的事兒,我第一個不信,他是老黨員,怎麼可能如此不知輕重?。張青雲恭聲說道,他說的是實話,陳雲山翻這本老賬,那是兩人心有靈犀,張青雲從來就沒有授意過陳雲山。

即使是授意過陳雲山,這種齷齪的事情也絕對不可以在書記面前承認,這不是擺明說自己月全的領導班子搞內鬥嗎?

黃嵩山深深的看了張青雲一眼,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你能夠視大體我很欣慰,沒有就好!人民的公僕,就當一心為老百姓著想,整天為芝麻綠豆的小事勾心鬥角,耗費的是自己的青春,你萬望記住!」

張青雲心中凜然,黃嵩山話中的警告意忍良明顯,那就是他不喜歡下面人斗,所謂耗費青春這話雖然隱晦,但是算得上是很嚴厲的警告了。

姜還是老的辣,月全的那攤子事自己捂得那樣嚴實,黃嵩山還是能夠能夠看出端倪,不簡單吶!

「還有一件事我跟你說一下黃嵩山又笑了起來,「李京那小、子就是刺頭,你得給我看住嘍!上次竟然給我打電話,你知道他說啥?說你不作為!當時我就狠狠的批了他,怎麼?他給你做檢查了嗎?。

張青雲笑了笑,客氣的道:「李副鎮長的性子我很喜歡,他是個。直腸子。但是能力很強。而且衝勁兒足,以後如果還有這樣的幹部,我月全絕對歡迎,我現在缺的就是實幹家

黃嵩山欣慰的點了點頭。張青雲這個馬屁拍得恰到好處,李京的優點全讓他給掌握了,而且通過這種語氣說出來,任誰聽了都覺得舒

隨後黃嵩山又聊到了柑楠文化節的問題,當然洲飛召樣文章,接示張青雲要絕對重視,要不惜一切代價把功辦成功。把雍平打造成江南的柑插之鄉云云。

張青雲不失時機的提出了錢的事兒,黃嵩山狡猾的表示,活動經費財政可以拿。但是場地建設,因為是學校。以前有撥款,這事可以找政府那邊再棄點,張青雲可謂一無所獲。

從黃嵩山辦公室出來,張青雲迎頭就碰上縣委辦聳室新主任金論書,他連忙上去打招呼。

「哦。青雲書記!你的大名現在如雷貫耳啊!最近上至縣領導,下至各鄉鎮的幹部,都在誇你!我臉上都有光!」金論。他個子敦實。頭是典型的「周圍有。」中間全謝頂。也不知道是不是視力有問題,張青雲總感覺他對自己說話的時候,眼珠卻跑到了左邊走廊。

「哪裡。哪裡,金主任您是月全的老書記。月全的底子都是您打下來的。我不過是坐享其成而已」。張青雲真誠的說道。

金論書眼珠挪動了一下,臉色真了不少,張青雲見他手中拿著文件,想來是送黃嵩山辦公室的,他連忙告辭,也沒去縣委辦公室轉。

金論書在月全經營了五六年,年年都被清河壓在身下,現在自己從他手中接過擔子,出風頭了,人家心裡能好到哪裡去?一念及此,張青雲也只能無奈的搖搖頭,為官難!你干好了,人家得紅眼病,你干差了,人家屁都不把你當一個」往左往右總會無意中得罪人。

回到家裡,張德年老兩口高興得不行,尹素娥拉著兒子的手久久不肯鬆手。兒子現在當啥官兩老也弄清楚了。這都是卞輝煌告訴兩老的,月全鎮的書記,以前在兩老眼中,那都走了不起的大官了。

而現在自己的兒子便是這樣的官,手下管著六萬多老百姓,在兩老的眼中張青雲現在就跟一個將軍差不多,一個軍長不也就管幾萬人嗎?

兩老拉著張青雲嘮了很久,見天色漸漸晚了,兩人才一個買菜一個。下廚房。耿霜想幫忙尹素娥都不肯。在老人的心裡,兒子和媳婦這麼久沒見面了,怎麼也得有私房話說,兒子明天就要去上班,這一去恐怕又得幾個月,這個時候給小兩口一點時間聊聊知心話是很有必要的。

看到父母忙忙碌碌,張青雲摟著耿霜坐在沙上,突然感到很滿足,只有在這個時候,他的精神才能夠完全放鬆下來。徹底的享受一點家庭的溫馨,可是這樣的日子何其短暫?

柑楠文化節籌備小組的名單很快就確定了,組長武德之,常務副組長張青雲。副組長武志強、熊哲華。組員:卓雲國、吳雪書(財政局局長)。彭操(文化局局長),陳雲山(公安局局長)。唐生海(縣人民醫院院長)。

籌備小組的辦公地點設在月全鎮政府。縣甜楠辦。月全鎮柑插辦,月全鎮政府辦、縣財政局都抽調了人手,組成辦公室,月全鎮這邊張青雲抽調了朱婉容做秘書。

其實柑楠文化節的籌備並不複雜,簡單的說是月全鎮這邊負責接待、場的、組織等等工作,財政局負責經費核算,文化局負責對外聯絡,和影視、唱片經紀公司聯絡,找幾個稍微當紅一點的歌手組織一台現場歌會。紺插辦小協助。

這幾項工作中,難度最大的是月全鎮黨委政府,先場地就是一個。問題。月全中學的操場要重新改造,初步核算要的多萬,縣財政只肯拿出萬。其似o萬需要張青雲自己想辦法解決。

除了場地以外,第二個就是接待問題,柑插文化節期間,各級領導、演職人員數百人,這些人都生的嬌貴,肯定要住雍平縣城,這一來一往。這有多少複雜的事情要處理,張青雲想都不敢想。而且這樣一來,陳雲山的公安局也註定輕鬆不了,到時候恐怕連武警中隊都要調過來維持秩序。

錢!錢!錢!很多東西需要錢,可是月全鎮缺的就是這個,張青雲心裡清楚。扶植柑橘產業展的資金是絕對不能動的,可是除了這些錢,哪裡還有錢?縣財政吳雪書也窮的叮噹響,哭都沒地方哭。

娘的。又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這活兒沒法幹了。張青雲覺得自己的頭有點大,心想難怪武德之把這個文化節放在月全鎮,還當是天上調餡餅了,原來根本就是來害人的。. 「張書是李副鎮長送討來的倉鎮紺插樹台移、嫁接圳刊算報告,需要您簽字!」周傳芳輕聲說道。

張青雲眉頭一皺,道:「我都說多少次了,這些事情草鎮長簽字就行了,這個李京就是冥頑不靈!」

周傳芳臉上肌肉抽*動了一下,耐著性子道:「可是」這筆款子有點大,草鎮長看過了,要您再把把關!」

哦?」張青雲肩頭一挑,「拿過來我看看!」

「怎麼回事?怎麼要1力萬?」張青雲從周傳芳手中接過材料一看,驚道。現在鎮財政捉襟見肘。張青雲心一下變得沉重。

「要不。張書記!這嫁接新品種的事,老百姓也是受益方,按照您說的那個三三制。可以要他們自己承擔一部分嘛!」周傳芳謹慎的建議道。

張青雲緊鎖眉頭,一言不,良久才擺擺手,道:「送萃鎮長,要他簽字生效。我批准了!」不管怎麼困難,不能跟老百姓加負,這是張青雲的原則,現在月全祜農的積極性剛剛調動起來,這個時候伸手向他們要錢,開不了口啊。

周傳芳出去以後,張青雲悶頭算賬,場地擴建要錢,廖輝煌那邊鎮政府答應給他舊萬的獎金,月全中學擴建要的萬,全鎮柑楠樹台移嫁接要1力萬,按照三三制,2萬多畝柑插,每畝柑楠鎮政府要補貼3o元肥料錢,這又是的萬沒了。還有氮肥廠、水泥廠鎮政府也要表示一下,這大致悶一下就是勸萬。

張青雲來月全的時候,月全財政所根本就是窮得都當褲子了,赤字幾百萬,縣裡撥款的那筆柑插專項資金根本就是杯水車薪,好在退耕還林的款項近段時間可能會下來,不過被縣裡一扣,能下來1比萬張青雲都燒高香了。

不當家不知柴米貴,張青雲這時才清楚,當家難吶!何況自己當的一個六萬多人的大家庭。

心丁!叮!」急遽的敲門嚴響起。

「進來!」

「不好了。不好了!張書記,聯合村那邊又鬧起來了,李副鎮長被群眾圍住,脫不了身,要我馬上通知您!」進來的是辦公室秘書吳宏,臉上一臉驚惶。

「什麼事情?」張青雲長身而起。

「是」台移嫁接的事兒,聯合村那邊不願搞嫁接,他們阻攔紺橘辦的技術員施工。李副鎮長,」吳宏格結巴巴的說道。

張青雲眉頭一皺揮揮手,事情的原委他清楚了,以前掛子賣不出去老百姓要砍樹。現在祜子有了銷路誰還會願意砍祜子樹?老百姓的短視就體現在這裡,不過這個李京也是的,屁大點事都罩不住,還是太年

「馬上通知王所長,要他帶人奔赴現場維持秩序,我隨後就到!」張青雲沉聲說道,拿起犬衣便下樓。

張青雲趕到現場的時候天色已經晚了,這是張青雲第一次來這裡考察。聯合村,這個名字他記住了。

從鎮政府往西來聯合村有刃多華要山路,全部是丘陵。來到這裡張青雲才知道。雍平三鎮原來也有窮地方。聯合村的掛園並沒有和其他村在一起,而是在山坳間,張青雲前幾次都沒有找到這個偏僻地。

車子開進村莊,張青雲只看見零星的幾幢土坯房子,大部分都是黑燈瞎火,偶爾有一兩戶人家窗口散出插黃色的燈光,很微弱。

「怎麼了?小馬,這個村的電有問題嗎?」張青雲皺眉說道。

小馬怯怯的看了張青雲一眼,猶猶豫豫的說道:「電倒是沒問題,只是這裡太窮,老百姓捨不得用電,一般都是四五瓦的白熾燈,所以,」

張青雲心裡一寒,剛才在車上想了半天的處理方案,現在全都得推翻。沒有調查就沒有言權,自己沒走下來,就體會不到這裡人的心情,李京的工作難做!

「吱!」一聲。車停下。張青雲搖開車窗,一個土坯房子外面刷了點石灰漿,牆上歪歪斜斜寫了幾個字:雍平縣月全鎮聯合村村委會。旁邊寫著:月全鎮聯合村小學。

土坯房子外面空地上立了一顆干朽樹,兩條棕繩捆著一個竹竿,桿上穿著一面五星紅旗,借著房子裡面出的微弱燈光,可以清楚的看到紅旗已經褪色,黃色的五角星有地方也脫落了,只留下一個印記。

張青雲走下車深吸了一口氣,這時房子外面聚集的人已經圍了上來,大人小孩都好奇的看著人和車,眼神中沒有羨慕,儘是茫然和膽

張青雲皺皺眉頭,兩個十歲左右光著腳丫的孩子正眼巴巴的看著自己,一個身上穿著洗的白的老款紅汗衫,卷領的那種,下身,用,三黃的十布褲衩。褲腳挽權來了,臉卜髒兮兮的。除了小不染的眼睛,其餘的地方菱角都很模糊。

另有一個,女孩。頭凌亂不堪。梢結成塊裝,顯然很久沒梳洗過了。穿著更為古怪,張青雲仔細看了一下,才現她的衣物是大人的,恤改裝過來的,腰都用一條麻繩捆著,便成了一條裙子。只是,恤的領口太大,小姑娘的肩部都快露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