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萬年這一番聲振寰宇的話語出口,立即就使得〖廣〗場之上的十幾萬弟子喧囂起來,這些原本沉默無聲的弟子終於搞清楚了全部事實,此刻皆是面色表情各異地跟身邊的同伴們激烈討論這件事。大多數弟子根本不知道碧游宗被滅門一事,聽到他們敬仰的柳千生師叔竟然做出這等人神共憤的事情來,均是一臉不可置信的神色。當然,更多的人皆是一臉的憤怒,心中暗罵門中竟然出現這等敗類,做出這等醜事來敗壞百合教名聲門風,只誇歐陽萬年這位上界前輩的舉動大快人心。

望著下方〖廣〗場上人聲鼎沸的場面,歐陽百年靜靜地懸浮在空中,不再繼續開口說些什麼,他知道這事肯定還不算完。不過,只要能夠給大多數弟子以警示便算目的達到了,至於其他的旁枝末節,以後再慢慢解決。

喧鬧許久之後,場中便飛出十幾道身影來,這些人無一不是鬚髮皆白的老者,修為大多都已達到仙君境界,其中最高者便是那個主持陣眼的仙帝境界的老者。他們乃是門中目前輩分最高的長老,均是柳易塵的卑叔那一輩的弟子,柳易塵死後,就只有他們才最有資格代表在場的百合教弟子們。

這十幾位老者飛臨上空,來到歐陽萬年的身前,其中那位修為最高的仙帝境界的老者排眾而出,強忍著傷勢,鼻著歐陽萬年躬身彎腰下拜,面色恭敬地說道:,「這位前輩,並非晚輩不相信您的說辭,只是為了能夠讓我百合教數十萬弟子信服,還請前輩您出示一下足以表明您身份的物事。」

誠然,雖然歐陽萬葬的實力強到離譜,遠遠超越仙帝境界無數倍,明顯是神界之中才會出現的強者。可是,不可能隨意冒出來一個高手就可以跑到百合教來冒充百合教前輩的,那樣的話豈不是亂了套。更何況,百合教內部也是有通訊陣法的,可以通過陣法跟神界之中的百合教前輩通訊,他們需要再確認歐陽萬年的身份之後,再向上界的前輩彙報此事。

聞言之後,歐陽萬年沉思了一下,然後在空間戒指里好一頓翻找,最終才找出一塊巴掌大小的紫色玉牌來。這個玉牌造型特殊,部分地方鏤空,雕刻著無比精美的花玟,刻畫著諸多玄奧莫測的篆字,周身更是散發著淡淡的氤氳氣息,其中蘊含著尊貴的王者氣息。單單看這塊玉牌的外表,感應著其強大無匹的氣息,眾多長老便知道,這種難得一見的精品絕對不是仙界之中會出現的東西。

那位實力最高的白髮老者的稱號叫做明心仙帝,當年也曾在仙界叱吒風雲無數年,此時的他卻恭敬卑微地彎腰朝前行去,小心翼翼地將紫色玉牌接過來,捧在手心中細細地觀摩。待得他將一絲仙元力輸入其中,頓時感應到極其熟悉而又磅礴浩瀚的氣息時,頓時面色驚恐地將仙元力收回,雙手恭敬地捧著紫色玉牌舉過頭頂還給歐陽萬年。隨後,明心仙帝回到原地,協同著十幾位長老三同彎腰下拜,朝著歐陽萬年畢恭畢敬地行大禮參拜,山呼道:「弟子拜見師叔祖!!」

毫無疑問,或許之前明心仙帝的心中還有些忐忑和疑問,可是當他感應到只屬於百合教的熟悉氣息之後,他便再無一絲疑問。因為他知道,若非是百合教中身份最尊貴的大人物,是不可能擁有這種身份玉牌的。所以,他對歐陽萬年的身份再無一絲懷疑,當下便率著眾位長老一起行大禮參拜。

下方的〖廣〗場之上,原本議論紛紛的十幾萬弟子陡然安靜下來,無數人目光灼灼地望著空中的長老們和歐陽萬年,一時間表情各異。片刻之後,這些弟子們也紛紛反應過來,十幾萬人齊刷刷地跪伏在地,一邊叩頭行禮一邊齊聲山呼道:「弟子參見師叔祖!」

因為輩份不知道相隔了多少輩,所以一個個參拜的時候都以師叔祖代之,反正無論是相隔多少輩的師叔祖,這個師叔祖的稱呼都不算錯。

其實,百合教傳承了這麼多年,上下輩份相隔太多了,一般情況下都是以修為論輩份的,否則排輩的話就太那啥了。!~! 許久之後。山呼聲才漸漸散去」歐陽萬年微微頷首」揮手示意百合教弟子起身,眾人這才站起身來垂首低頭立在原地。當然了,雖然大多數弟子都對歐陽萬年很是敬畏,一直低著頭不敢直視歐陽萬年,倒是有一些膽大的弟子偷偷地抬頭觀察歐陽萬年,只不過沒人敢以仙識窺探而已,那純粹是找死的行為。

此時的傅雨嬌正在偷偷仰起小臉偷瞧著歐陽萬年,心中卻是無奈地苦笑,只嘆命運當真神奇。誰能想到前不久她還在山門前面色倨傲地斥責歐陽萬年,而此時此刻這位年輕男子卻搖身一變成為了遙不可及的師叔祖。嗯到這裡,傅雨嬌也是有些后怕,生怕這位不知高出多少輩的少年祖師爺度量太小,要是找她算賬,治她個頂撞前輩的大逆不道的罪名,那她可是冤死了。

傅雨嬌混在人群中觀察許久之後,確定歐陽萬年並沒有尋找她打算治她罪,這才悄悄地鬆一口氣,隨後連忙將身軀朝人群中擠一擠,生怕被歐陽萬年看到。事實上,她的小動作哪裡瞞得過歐陽萬年,早已被全部看在了眼裡,歐陽萬年也不禁為這個丫頭的小心眼感到好笑,嘴角的笑意一閃即逝。

當然,這件事情並不算完,在眾多弟子參拜完畢之後,歐陽萬年再次朗聲說道:「雖然罪惡魁首柳易塵父子三人已經伏誅,不過當時柳千生的爪牙也不能免罪。但凡當日參與滅殺碧游宗滿門的千餘名弟子,自覺地給我站出來領罪,不要心存僥倖此時出來領罪本座尚可寬大處理,若是等到時候本座查出來的話,那可就是必死之罪!!」

歐陽萬年的這番話,還暗中加上了一絲心神震懾直接就讓所有的弟子心神震蕩心生畏懼,那些毫不知情的人都感到一絲恐懼和自責,更何況是那些心中有愧之人,當時就滿臉土色地瑟瑟發抖,情不自禁地就低下頭去。當日參加過此事的弟子,此時大多數人心裡都在猶豫不定,既心存僥倖不願站出來領罪想要矇混過關,卻又害怕事後被查出來必定會被處死,一時間陷入了劇烈的心裡掙扎。

這時,歐陽萬年又冷聲厲喝道:「哼!沒有人站出來領罪嗎?那好本座接下來就開始點名,凡是被點到名字的,都要被立刻處死,靈魂都將消散!此時自己站出來認罪,本座還可以給你們一次機會!」

這一下那些正在掙扎猶豫的弟子們再也不敢怠慢,紛紛羞愧地低著頭從人群之中走了出來,來到人群前的空地上站定。這些人心中有愧,也不知道歐陽萬年到底有沒有掌握具體人數和名字,更是畏懼歐陽萬年師叔祖的身份和強大莫測的實力,最終還是選擇了俯首認罪以期師叔祖能夠寬大處理。短短片刻時間人群前的〖廣〗場上便聚集了一千零六十人歐陽萬年再次以心神震懾厲喝一遍,再也無人出來,自此便可確定,這一千零六十人便是當時的幫凶。歐陽萬年隨後宣布這些人的懲罰結果一千零六十人全部被歐陽萬年封住實力修為,然後將這些人全部驅逐出百合教從此不準踏入碧波島與百合教勢力範圍半步。這些人的實力修為全部被封鎖一千年,淪為普通人,當然了,身體強度和力氣自然比普通人強悍無數倍。只要他們能夠平安度過一千年時間,屆時自然會恢復實力,如果中途被殺或者喪命,那也怨不得別人,只能自己倒霉了。

隨後,將這些事情處理完畢之後,歐陽萬年便讓明心仙帝暫時執行掌門權利,將百合教弟子全部召回,恢復之前的狀態,井然有序地繼續修鍊。數個時辰之後,百合教再次恢復平靜,受傷的弟子都下去養傷了,許多當時不在場的弟子們還在到處打聽著那位來自上界的師叔祖的事迹。這一天內發生的事情自然是波瀾起伏,堪稱驚奇,一時間在百合教內部百萬弟子之中便傳開來,無數弟子都想親眼目睹一番那位少年師叔祖的風采,卻又礙於門規不敢有所動作,只能從同伴處打聽消息。

當時那些撤離的百合教弟子早已在當天趕回宗派中,趕來援助的其他分教高手也被明心仙帝勸回去,有明心仙帝暫時代為管理宗門,事情倒是井然有序絲毫不亂。歐陽萬年在百合教內帶著晨露遊玩了數天,遍覽教內各處奇異瑰麗的風景,想象著昔年師兄弟姐妹和父母長輩們在此地的事迹。期間」歐陽萬年稍微變幻外貌」混跡在數十萬百合教弟子中,打聽著他們所佩服和推舉的前輩和長老。這幾天里,歐陽萬年也收集到了無數的信息,心中漸漸浮現出幾個人的名字,知道這幾人在百合教內是最受人尊敬和佩服的人,同時又是為人處事精明幹練,性情善良純正而又知輕重的強者。

隨後,歐陽萬年又故意以各種手段考驗了一番這幾個在弟子中最受歡迎和崇敬的人,最終確認了人選。數日之後,歐陽萬年讓明心仙帝下令,將門中數十萬精英弟子全部召集在一起,宣布了自己的任命。門中前任掌門柳易塵已經身亡,而掌門之位又不可能空缺著,所以歐陽萬年便決定任命一個新掌門。與此同時,百合教內部的執掌刑罰的長老早已腐化墮落不管事,歐陽萬年也決定將那位長老撤去,重新換上一位嚴厲而又剛直不阿的長老,以此明察秋毫整頓門中敗類重塑風氣。

待到門中弟子齊聚之後,歐陽萬年便開門見山地說明自己要任命新掌門和刑罰長老,當場惹得一片竊竊私語,許多人〖興〗奮地表示支持,卻也有一部分人皺眉表示不滿。只不過,當明心仙帝暗中示意某位長老跳出來反對時,歐陽萬年直接將這位長老的過往劣跡和種種罪行宣之於眾,隨後按照門規直接將這位長老當場處死。至此,場中數十萬人鴉雀無聲,再無人敢於開口反駁,連明心仙帝也只好將想法藏在心中,畢恭畢敬地假意表示支持歐陽萬年。

歐陽萬年將明心仙帝的表情變化看在眼中,表面卻是不動聲色,繼而宣布了自己的任命。

他當場任命柳易塵的嫡傳六弟子正陽仙君為掌門,一直任閑職的明凈仙君為刑罰長老,頓時惹來數十萬弟子的欣然接受和山呼膜拜。很顯然,早在之前歐陽萬年便暗中調查過,採集了數十萬弟子的意見才做出這個決定,當然會引來絕大多數弟子的歡迎和欣然同意。

正陽仙君身為柳易塵的嫡傳六弟子,卻一直不受重視遭受冷眼,更是被柳千山和柳千生排擠打壓,一直過的很凄慘。只因此人脾氣性格剛直不阿,曾經當眾指責過柳千生的紈絝無端,進而為柳易塵所不喜。不過此人頭腦精明處事練達,更兼具天賦異稟,雖然不為師尊看中卻單憑自己實力就能修鍊到仙君前期境界,的確不是簡單人物,在門中呼聲甚高,很能服眾。

而明凈仙君因為性格太過剛直,不會阿諛奉承,縱使身為柳易塵師叔輩的長老,卻依舊不受柳易塵親近,一直在門中執掌一些可有可無的事物。如今此人受到歐陽萬年提拔,成為刑罰長老,自此一躍成為門中炙手可熱的權貴人物,卻依舊是按規矩向歐陽萬年行禮,並未過分表現熱情和激動,足以見得此人的確是生性剛直。有這位明凈仙君來執掌刑罰,歐陽萬年自然放心,至少此人的性格秉性決定了他肯定不會徇私枉法,置正義〖道〗德於不顧。

事後,正陽仙君登上掌門大位,接過掌門玉牌,在掌門之位上接受數十萬弟子的大禮參拜,即日起履行掌門職責。前任掌門柳易塵的下品神器級別的飛劍和護甲都被歐陽萬年賞賜給正陽仙君,歐陽萬年還私自拿出一些極品丹藥和一件中品神器來送給正陽仙君,勉勵其努力修鍊,發展壯大百合教,整肅門風,絕不能讓百合教蒙羞。正陽仙君雖然心中激動萬分,卻能夠很好地把持住,面帶崇敬地行禮謝過歐陽萬年,並立志此生必定誓死捍衛百合教聲譽與威嚴,更不會辜負歐陽前輩的看重與厚望。

將此間諸多事宜處理完畢之後,歐陽萬年便拒絕了正陽仙君與諸多長老的挽留,帶著晨露和雲濤離開了百合教。接下來,歐陽萬年準備再度於仙界之中遊歷,一邊觀賞風景一邊明察暗訪,整頓其他百合教分教的門風。他堅信,無數年來的絕對霸主地位肯定會使得百合教中弟子滋生出自大狂妄的心態,類似於柳千生和柳易塵這種剛愎自用蠻橫專斷的敗類肯定不少,雖然他知道這種人是殺不完的,但是既然他來到這裡,總不能放任〖自〗由,還是要管一管的,至少能夠讓門下弟子很多年裡心生忌憚不敢再犯。!~! 四更完畢,感謝葫蘆大神的打賞

卓華看到于飛頓時鬆了口氣,莫小嬌則臉色驚變,質問道:「你是誰?」

于飛淡漠道:「我是劉致遠的敵人。」

于飛一步邁出,就到了卓華身邊,將她擠到了一邊去。

莫小嬌神色警惕,口中嬌喝一聲,雙手迅速轉變成紫藍色,夾著至陰至柔之力,朝著于飛胸前劈去。

于飛沒有閃避,硬接了莫小嬌這全力一擊,嘴角那冰冷似刀的笑意讓莫小嬌全身發冷。

雙掌揮出,四掌硬接,畫面停頓了大約三秒,隨即人影倒射,莫小嬌被直接震飛,狠狠撞在牆上,口中鮮血飛濺,原本明亮的雙眼頓時黯淡下來。

于飛傲然而立,笑容陰冷,至陰至寒的真氣冰潔了莫小嬌全身經脈,讓她幾乎變成了一條冰棍。

環顧四周,于飛揮手之間,將屋裡的所有東西全部震碎,化為了粉末,並催動玄陽真火,全粉燃燒殆盡。

于飛夾著莫小嬌冰冷的身體,帶著卓華迅速離去。

從於飛進屋到離開,前後不超過一分鐘,這樣的效率讓卓華感慨無比。

出了小區,于飛把莫小嬌放在後備箱里,然後繼續下一個目標。

卓華有些擔心,提醒道:「莫小嬌擁有三重天的修為實力,這是我們事先誰也不知道的事情。由此分析,劉致遠的弟弟與父親,極有可能也是修道之人。萬一他們修為過高。我們貿貿然行動,恐怕會吃大虧。」

于飛認同卓華的這一分析。但卻並未放在心上。

「稍後我會親自出面觀察情況,不會貿然行動的。」

劉志華今年十九歲,剛上大一,因為家裡有錢,不願和家人住在一起,又嫌學校宿舍條件太差,就在學校附近租了一套高檔住房,經常帶女人回去鬼混。也無人管他。

于飛一行人趕到劉志華住處時,已經晚上八點五十分左右。

根據羅門弟子的監視,今晚劉致遠又帶了兩個女人回來,此刻應該正在家裡玩雙飛的遊戲。

「你們守在這,我去會一會劉家的這位少公子。」

于飛笑的很邪惡,眼中閃爍著冰藍色光芒,寒氣透射虛空。連陰魂都感到驚恐。

劉志遠住在二十四樓,這裡白天視野極好,光線不錯。

晚上也能觀賞萬家燈火,俯視雲城的夜景。

于飛坐電梯來到二十四樓,這兒一層有四戶人家,劉志華就住在2401號。

隔著房門。于飛發現劉志華就坐在客廳里,並沒有像羅門弟子猜測的那樣,在玩雙飛遊戲。

于飛按響了門鈴,開門的是一個十**歲的漂亮女孩,臉上有著一個迷人的酒窩。

「你是……」

「我找劉志華。我是他哥的朋友。」

客廳里,劉志華聽到了于飛之言。吩咐那女孩讓于飛進屋。

屋裡裝潢豪華,客廳寬敞,燈光明亮。

劉志華坐在沙發上,懷裡抱著另一個年輕女孩,一臉愜意的笑容。

十九歲的劉志華長的很帥氣,與劉致遠有六七分相似,身上流淌著一種迷人的氣息,很是吸引女孩子。

看著于飛,劉志華質疑道:「你是我哥的朋友?我怎麼從未見過你。」

于飛邪笑道:「朋友也分好朋友與壞朋友,你平日見到的都是你哥的好朋友,而我卻是你哥的壞朋友。」

劉志華笑道:「壞朋友,有點意思。你來找我何事?」

于飛坐在劉志華對面,臉上掛著迷人的笑容。

「我想讓你給你哥捎個信。」

劉致遠眼神微冷,哼道:「捎信,你不會自己給他打電話嗎?」

于飛詭笑道:「打電話太直接了,我要給他一個驚喜,這才特地找上你。」

劉志華不傻,看出於飛的笑容不懷好意,頓時警惕起來。

「你讓我捎信,想說什麼內容?」

于飛看了一眼兩個女孩子,輕笑道:「青春如夢,你很懂得享受啊。可惜這種生活,已經離你遠去了。」

劉志華大怒,罵道:「你是誠心來找茬的,你到底是誰?」

「我說了,我是你哥的壞朋友,我來找你,是想讓你給他捎個信,劉家很快就會完蛋了。」

于飛笑得很冷酷,眼神銳利如鋒。

劉志華不屑道:「就憑你,真是不自量力。」

「是嗎?你以為你們劉家修鍊的詭異功法能掩藏修士的特徵,就不會有人察覺嗎?我在你面前坐了這麼久,你有看出我是修士嗎?」

此言一出,劉志華頓時色變,豁然站起身子,眼神凌厲的瞪著于飛。

「你們馬上滾回房間,沒有我的命令,不會出來。」

兩個女孩似乎第一次見到劉志華這般發火,嚇得紛紛跑回房間,把門反鎖了。

于飛翹著二郎腿,贊道:「你倒是很聰明,盛怒之下都不願有人見到你出手,懂得深深隱藏自己。」

劉志華臉色陰晴不定,沉默了十幾秒后,又坐回了原處。

「說吧,你究竟想幹嘛?」

于飛冷笑道:「我讓人查過你的光輝事迹,用人渣形容你,那都是抬舉你。」

劉志華不以為然,冷冷道:「你要是嫉妒就明說,我周圍嫉妒我的人可很多,不在乎多你一個。」

「放心,從今以後,不會再有任何人妒忌你了。」

「你就這般自信?」

劉志華很自負,眼神挑釁的看著于飛,有種不服輸的傲骨。

于飛笑道:「我讓你給你哥捎信,不是口信,而是用你的下場告訴他,劉家就快完了。放心,我不會殺你,我只會打斷你的四肢,挖出你的眼珠,廢了你的老二,讓你在有生之年慢慢品嘗仇恨與孤獨。」

于飛說到最後,眼神中又泛起了冰藍之色,透著刺骨的冷漠。

劉志華渾身打了個寒顫,感覺就像是被惡魔盯上了,于飛那俊美迷人得幾近邪魅的笑容,讓他一片心涼。

「你有這個本事嗎?」

劉志華壓下心裡的驚恐,儘力保持著自信。

「試一試,不就知道了。」

于飛起身,劉志華也跟著起身,兩人相距不足兩米,氣氛顯得很壓抑。

于飛全身放鬆,看不出一絲想要出手的痕迹。

劉志華則敲相反,全身繃緊,如獵豹一樣,意念鎖定於飛。

于飛身影一晃,拋磚引玉,誘劉志華出手。

劉志華不知道這是于飛的計策,為了搶佔先機,身體猛然弓起,雙手握拳快攻,密集的拳影封死了于飛的正面,速度十分驚人。

于飛冰冷一笑,揮拳反擊,玄陽之氣遍布拳頭,與劉志華的拳頭在頃刻間就對碰了數十個回合。

劉志華的真氣陰柔詭異,具有很強的攻擊性與防禦力,一次次將于飛拳頭上的玄陽之氣彈開,雙方初次交鋒竟然打成平手。

「我以為你有多厲害,原本不過如此。就憑這點實力也想傷我,簡直不自量力。」

經過初次交鋒,劉志華信心大增,拳法結合身法,在客廳里快速移動,準備速戰速決。

于飛反駁道:「三重天的境界,比你你哥來說,你可差遠了。」

后移半米,于飛立掌為刀,玄陽之氣轉化為玄冰之力,一道銀白色的冰刀破空而現,出現在劉志華的頭頂。

「來得好,看我一指定乾坤!」

劉志華大吼一聲,化拳為指,右手食指瞬間變成暗紫色,指尖射出一道紫氣真芒,迎上了于飛的這一記冰刀。

看著那一指,于飛臉色微變,冷哼道:「紫氣穿雲,原來你劉家得到了紫府傳承。」

冰刀與指力瞬間相遇,引發了劇烈爆炸,但卻被雙方的真氣包裹著,以免引起外界的注意。

如此一來,爆炸的威力受到了限制,僅僅將雙方震退,並未對房屋造成破壞。

「你倒是很有眼力,竟然認識穿雲指。只是有一點你說錯了,劉家並沒有完全得到紫府傳承,只不過劉家曾有人是紫府傳人,學到了紫府的一些絕技。」

劉志華語氣自豪,頗有幾分得意。

于飛冷笑道:「別說你劉家沒有真正得到紫府的傳承,就算學全了紫府的絕技,我要滅了你劉家,那也是板上釘釘的事情。我現在已經知道,你們修鍊的**乃是紫府的紫雲訣,能有效隱藏修士的特徵。」

劉志華大笑道:「你知道又怎樣,你能奈何得了我嗎?」

于飛冰冷一笑,聲音奇寒如冰。

「馬上你就知道了。」

重生之女神醫 煞氣外放,于飛身上的氣勢瞬間暴漲,一倍、兩倍、三倍,客廳中流動的空氣開始凝固,一股極寒之氣遍布大廳,瞬間摧毀了大廳中的一切。

劉志華駭然失色,驚恐萬分,口中怒吼咆哮,全身氣勢不斷提升,試圖對抗于飛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恐怖氣息。

如今是四月中下旬,晚上的氣溫都超過二十度,可此刻大廳里的氣溫卻驟降幾十度,半空中出現了一顆顆晶瑩剔透的冰粒。

于飛眼中冰光晶瑩,他以絕對強悍的實力,掌控著大廳的格局。

劉志華面容扭曲,盡全力施展穿雲指,淡紫色的指力硬生生的震碎了懸浮半空的冰粒,射向于飛全身要穴。 第443章神界來人離開百合教之後,雲濤便要與歐陽萬年告別了,歐陽萬年也未作挽留,只是送給雲濤一些丹藥和裝備,讓他自己努力去修鍊,將來也好有一番作為。 末日與神明 當初在百合教中,雲濤原本以為這位歐陽萬年前輩會大開殺戒,卻沒想到事情竟然出現了戲劇性的轉變,歐陽前輩搖身一變成為了百合教的上界前輩,雲濤自然是震撼無比。

正所謂逝者已矣,碧游宗雖然凄慘,門中上下進千口人全部被殺,不過現在罪魁禍首都已經伏誅,所有的兇手都得到了應有的懲罰,其中甚至有一位一代魔帝巨頭的柳易塵陪葬,也足可告慰亡靈。經歷過如此大風大浪之後,雲濤也算是長了見識開了眼界,心胸也更加開闊,對於這一段血海深仇也漸漸看淡了。接下來,他打算自己遊歷仙界,一邊修鍊一邊磨練心神,至於跟百合教的恩恩怨怨,他會漸漸地放下。大仇得報,他也了無牽挂,自此便可浪跡天涯。有歐陽萬年贈送的丹藥和仙器,他以後的修鍊速度必將一日千里,成就無上業位也是指日可待。千恩萬謝地拜謝歐陽萬年的恩德之後,雲濤便轉身離去,消失在無盡碧波之上,歐陽萬年與晨露兩人目送他離開,旋即也登上馬車向著其他地方行去。

而與此同時,百合教宗門內,某間密室之中,明心仙帝正在使用通訊陣法向上界前輩彙報著這段時日來發生的一切,說道歐陽萬年將柳易塵擊殺時還一臉的憤怒。也不知他與那上界使者說了些什麼,總之雙方交談了約莫一個時辰,通話結束時,明心仙帝的臉上還露出一絲陰惻惻的笑意。

時光荏茬,光陰如梭,轉眼已是兩年時間過去,雖然這兩年時間對於仙界之中絕大多數修士來說都是彈指一揮間,但是這兩年裡仙界之中卻掀起了諸多風雨。一則又一則震撼人心的消息接連傳出,只讓仙界之中風雨激蕩群情激昂,人人翹首以待更加勁爆的消息傳出。

原本,整個仙界里都是一片寧靜的,很少有驚天動地的大事發生,因為有百合教這個史無前例無與倫比的霸主存在,任何門派都掀不起風浪來。可是,就在兩年前,從第五區域之中傳來一條讓所有人都覺得不可置信的消息,第五區域百合教分教掌門柳易塵與陌生人在山門前激戰。

百合教何等強大,誰又敢去招惹百合教?眾多修士們都在揣測,這是哪個不知死活的傢伙,竟然敢跑到人家百合教山門前去撒野,當真是活得不耐煩了。可是,接下來立刻就有更加勁爆更加匪夷所思的消息傳出,百合教分教掌門柳易塵竟然被人擊殺在山門前,連同他的兩個兒子也為之陪葬。這還不是最震撼人心的,緊接著,那擊殺柳易塵的無名強者竟然直接闖進了百合教山門中,將門中十幾萬精英弟子結成的戮神大陣破去。

一連串的消息傳出,只讓仙界之中諸多翹首以待的修士們目瞪口呆,誰都不曾想到,竟然有這麼瘋狂的事情發生,一個強者竟然單槍匹馬擊殺百合教分教掌門,更是闖進山門中力敵十幾萬弟子而不敗!許多人都以為這是謠傳,因為這個消息太過於震撼,簡直是神乎其神。

可是當越來越多的人親口傳頌這件事時,人們都漸漸地相信這個事實了。許多修士們都在心中暗暗感嘆,這百合教稱霸仙界無數年,為所欲為,如今總算遭報應了,惹到了某些他們惹不起的強者。

可是接下來百合教也迅速做出了回應,立刻就有消息傳出,那個闖入山門內的不知名強者,乃是從神界下來的百合教前輩,是奉命下來巡察整頓門風的!這麼一條消息傳出,直接就讓那些等著看熱鬧,幸災樂禍的修士們大失所望。誠然,若是那位強者與百合教結有仇怨而無瓜葛,百合教只怕要倒霉了。而百合教的上界前輩下界來整頓門風,那百合教就不會有覆滅之危了,很可能在整頓之後更加彭勃發展。

隨後的時間裡,不單單是仙界第五區域,第六區域,第七區域等等,每個區域的百合教分教都遭遇了幾乎相同的事情。 高維尋道者 幾乎都是上界前輩查出門中有敗類弟子胡作非為,為禍仙界的事迹,然後那位百合教前輩決然出手將敗類一一剷除,將門中那些不秉公辦事的權貴全部撤出換掉,使得門風為之一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