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因為如此,他們劫殺人族武者都是痛下殺手絲毫不留手,但是今日,葯魂的舉動徹底改變了他們的看法,原來在人族之中還有這種好人。

矮人傭兵都在沉默,等著團長做決定。

阿龍沉吟一番,吐了一口氣,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葯族,葯魂!」

「好,東西我要了,日後若有相見的一天,希望我們能酒言歡。」阿龍手一揮,將一百多塊元氣掃向十七個矮人手中,副團長傑森手中多出一些。

「弟兄們,跟葯族三位精英道別!」阿龍煽情的道。他現在心裡想的是立刻走出藥王山脈然後去傭兵公會領取別人做不了的任務,他就不信別人做不了的他們敢做,傭兵公會那幫人還會拒絕他們。

臨別前阿龍把葯魂拉到一旁私聊,告訴葯魂深入水雲澗深處要小些一些,因為他能感覺出水雲澗深處多出一些原來不存在於這裡的能量波動,阿龍還說出他們十完這一票之後就會離開水雲澗,原本也沒有打算在這裡再呆下去。

葯魂目送走矮人傭兵團,心裡想著阿龍說過的話,不屬於這裡的能量,莫非是水雲澗里還有魔族的人,那些魔族和精靈族一樣擅長修鍊魂力。

葯魂突然想到那天夜裡在小山洞裡找到的魂晶,水雲澗里確實出現了不少魂晶,如果還有魔族的人留在水雲澗里,想必他們是為魂晶才留在這裡的。

「魂哥,」胡龍打斷了葯魂的沉思,「這幫矮人還真有趣,都不知道他們腦子是不是進水了,十八個人躲在帳篷裡面,說實話,我還真被他們給騙了,誰會想到那三個小小的帳篷裡面竟然可以躲下十八個人!」

唐絲絲輕笑著,她的理論功課雖然沒有葯魂強,不過她也是知道矮人族,但聞名不如見面,真實見識之後才會相信原來這世上竟還真的有身高如此矮小的人。

咔呲咔呲——

葯魂三人朝聲音發出的地方看了運去,蘭博坐進傀儡裡面,指揮傀儡行走運動臂膀,彷彿在檢查傀儡是否損壞一樣。

胡龍一臉謹慎的道:「魂哥,你真的打算把這個藍皮膚的傢伙留在身邊,這傢伙鼠頭鼠腦的,賊精靈,你又沒有和他契約,如果我們睡著了他半夜噴火豈不把我們全燒死了?」

葯魂不置可否,戰獸不是傀儡是有血有肉的生物,前主人健在,分別難免有些感情的,況且蘭博不是魂獸,而是精靈,現在不願契約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們休息吧,如果他要走就隨便他!」葯魂聲音陡然提高了八度,既是說過胡龍唐絲絲聽也是說蘭博聽,如果蘭博這傢伙不想契約真想離開也隨便他,契約這種事也是你情我願不能強求。

葯魂又拍拍胡小胖的肩,「你小子好好睡吧,他的火焰還燒不死你,頂多把你燒成一個大冬瓜,不,熟冬瓜。」

「魂哥,你說什麼呢,人家才不是大冬瓜,噢,不——熟冬瓜!」胡小胖辯解道。

「只有女孩子才會嘴裡自呼『人家人家』的……」葯魂一臉輕鬆走向帳篷,「胡小胖,你放一萬顆心,你沒有看見我把血蟒留在外面的嗎,有它幫我們守著,有風吹草動血蟒早就把我們弄醒了,你有什麼好擔心的。」

胡龍這才留意到巨大的血蟒,血蟒蹬著巨大的眼珠看著胡龍,似乎是想告訴胡龍它的能力超凡,不用有絲毫擔心。

胡龍有點樂了,「魂哥,別人留一條狗看家,你才牛逼,用一條巨蟒看家,看有哪個不開眼的晚上敢來夜襲,這簡直是在挑釁大怪獸血蟒的尊嚴嘛……」

兩人正要進入帳篷,卻發現一旁有道美麗身影正在收帳篷,胡龍摸不著頭腦,以為葯魂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轉頭看葯魂,葯魂也是一臉惘然。

「魂哥,這絲絲怎麼了?這是晚上還要去打小怪獸的節奏?」胡小胖完全搞不懂唐絲比在鬧什麼,也沒有人弄得她不開心呀……

「你們倆當我是聾子嗎,離得這麼近也要討論我的是非?」唐絲絲瞪了胡龍和葯魂一眼,「你們晚上就是打屁我也能聽見。」

葯魂看了一眼胡龍,意思是一定是你在打屁。

胡龍才叫冤,不是你睡在唐絲絲身邊的么。

「我只是打個比方,我還沒有失眠到去數你們打了多少個屁。」唐絲絲冷冷的道。

葯魂有些愕然,「絲絲你收起帳篷做什麼,現在可是到了睡覺的時間了。」

「帳篷被那些矮人踩過,我才不要睡!」唐絲絲一臉憤然。

聞言葯魂和胡龍一臉汗然,不就是有人踩過么,這樣就要把帳篷收起來,真是潔癖……

「不對!」唐絲絲一驚一乍的樣子再一次嚇到葯魂和胡龍,「這些東西收回乾坤袋裡,不得把我乾坤袋裡的東西都染上矮人的氣息么,這些東西都要通通燒掉!」

唐絲絲掌風鼓出把帳篷掀飛到遠處,曲指一彈,一團元火飛了上去,頃刻間便把帳篷燒著,風一吹,帳篷和被褥之類的東西全變成黑灰飛散。

「這也太嬌氣了!」葯魂和胡龍在心中同時說道。

唐絲絲從乾坤袋裡掏出一個粉紅帳篷鋪在地上,葯魂和胡龍見了,互相對視,原來還有粉色系的帳篷…… 「看什麼看,你們沒有見過粉紅色嗎?」唐絲絲轉頭白了葯魂和胡龍一眼,沒有好氣的道。

一聽唐絲絲的語氣葯魂和胡龍就不敢再去招惹沒有好心情的絲絲大小姐,他們是真的沒有想到唐絲絲會因為矮人在她帳篷里呆了一會就要把整個帳篷都給燒了……這小性子還真符合她大小姐的身份。

葯魂想想也是,回憶起來他每一次去唐絲絲卧房之時那裡面都是一塵不染香氣撲鼻,他們遇見的矮人傭兵團都是精靈,但這不是童話故事,精靈光鮮亮麗有聖光環繞,精靈活在無極大陸之上,活在現實之中,精靈也要吃飯,也要——打劫……

一身臭氣的精靈把帳篷弄髒了也是正常的事。

胡龍隨便吃了點乾糧就進帳篷休息了。葯魂沖血蟒打了一個響指,又指了指三個帳篷,血蟒會意動了動,點了點頭嘴裡嘶嘶吐著腥紅蛇信子,彷彿在說它能保護好三個人。

葯魂諂媚的朝血蟒眨了兩眼,才收服它就讓它開始守夜葯魂都覺得自己有些不厚道,而一旁的蘭博還在調整他的傀儡,不停的查修那些噴氣管看是否出了問題,弄得乒乒乓乓直響。

見蘭博沒有要走的意思,葯魂也不想去打擾他,直接走入帳篷。

第二天葯魂一出帳篷就看見血蟒盤成小山依靠在一棵樹旁,蘭博則是一動不動坐在地上,顯然這隻大型機械傀儡並沒有任何問師,那隻藍鼠般的鬼精靈正在裡面睡覺。

唐絲絲和胡龍早已起床正在一旁燒火,一側放著好幾隻妖兔。

葯魂走了過去:「饑渴的人類,這麼早就吃得如此油膩,當心今天白天殺妖獸之時反胃。」

葯魂坐在地上烤著火。

「報告魂哥,昨天在那些地洞旁等你用了很多時間,我們一直沒有吃到一點肉,所以今天要大補一下。」說完胡小胖拿起一隻被扯光毛的兔子開始往上面抹油。

唐絲絲丟出一瓶一瓶的作料,沖葯魂笑了笑,「葯魂還是要謝謝你,如果你沒有收服血蟒這樣厲害的戰獸,昨晚我還真的不敢完全入睡。」

「就是,魂哥,如果昨天你用血蟒出戰,早就贏了那個矮人團長和那隻傀儡了,也不用堅持得那麼累。」胡龍打了一個哈欠,用木條穿過那隻抹了油的肥兔放在火上烤。

不知道唐絲絲帶的是什麼油,那油一遇火就發出誘人食慾的奇異之香讓人口水直流。

蘭博開始動了,站了起來,不過沒有沖葯魂幾人走過來而是在原地發出咔咔聲響,彷彿對胡龍之前說的話產生抗議。

成為戰獸的魂獸可以不再進食,不過它們要消耗元氣來補充體內的能量,但當它們作戰之時又會回復到兇猛的魂獸模樣直至戰鬥的終結。

唐絲絲噓了一聲,道:「這小東西能聽懂我們的話,別再提昨晚的事了。」

「魂哥,」胡龍五官皺在了一起,「你說你沒有契約蘭博,它會跟著你嗎?」

葯魂撇了撇嘴,按說他擊敗了阿龍和蘭博,蘭博也是服他的為何沒有主動發起契約也沒有契約的意願呢,胡龍的疑問也是葯魂的疑問。

葯魂搖搖頭,「不太清楚,我去試試,也許它願意和我契約,不過我覺得機會不是很大,它似乎還沒有走出與前主人分離的悲傷。」

葯魂走到蘭博身邊直接發出了靈魂召喚契約,蘭博沒有什麼反應卻給葯魂傳了一條信息過來:暫時不契約,跟在你身邊。

葯魂苦笑不得,他的猜測沒有錯,蘭博現在還沒有契約的打算,也罷帶著一隻傀儡獸在身邊也是一件很拉風的事情。

三人匆匆吃了早飯開始一天的歷練,今天是他們三人為團隊歷練的最後一天,今天傍晚就要到水雲草原的中心和葯意他們會合。

葯魂帶除開始向前急行軍,蘭博和血蟒跟在他們身後,這兩者的速度竟是不慢,緊緊的跟在葯魂三人身後。

胡龍回頭看了看身後高大如怪獸的血蟒還有那模樣古怪的蘭博一臉苦笑,道:「魂哥,這兩個東西跟在我們身邊也太怪異了吧,蘭博我不想說了,上古傀儡嘛……模樣怪點沒有什麼,再說你也沒有契約他,這血蟒跟在我們屁股後面不得把那些妖獸全給嚇跑呀……」

聞言,葯魂和唐絲絲眉頭都是皺了起來,胡龍說的話是事實,血蟒長十丈,有成人腰板粗若是只在地上向前急速爬行倒也沒有什麼,問題這小東西特別喜歡昂著頭向前沖,也就是將身子拔得七八丈高向前移動,如同洪荒巨型妖獸一般,這是平原,極遠處的妖獸只要遠遠的看見血蟒馬上飛奔開去。

血蟒已經幫葯魂三人嚇走了三四波妖獸群,讓吃得很飽的三人一路都看見妖獸飛躥散開而找不到出手的機會,因此胡龍有些抱怨也是應該的。

葯魂停下腳步,這隻血蟒在這片草原附近是出名的強者,連兩隻巨型猛獁都被它嚇走了,那些普通妖獸更是不敢和它爭鋒。

葯魂支持用心神和血蟒交流讓它低下高昂的頭,現在他們三人需要歷練斬殺妖獸,不是耍威風的時候。

血蟒有些寂寞的點了點頭旋即緩緩把身子平放在地面。

「魂哥的戰獸都是如此威猛……」胡龍道,在他心中,葯魂是萬能的,沒有什麼事可以把他難倒。

血蟒的問題解決后,葯魂身形急速向前掠行,尋找下一處妖獸群。

妖獸所在的地方,多半有靈草存在,那些妖獸吃了靈草可以迅速增強自身的元氣從而提高元氣修為。

妖獸不是永遠都是妖獸,當它們的修為達到較高的層次就可以化身為人,修鍊人類武學。

妖獸的靈智較低,當他們的靈智達到人類水平時修鍊人類武學可以更快的提升自己,人族把這些妖獸化作的人稱為妖族。

妖族不是人,是妖,是妖獸修為和靈智達到較高的產物,雖然修鍊人族功法,不過他們的優勢還是偏向於妖獸強悍的肉身和元氣吸收天賦。

肉身天生強大能容納吸收更多的元氣,這也是修鍊體術在無極大陸盛行的原因,可以認為妖族和妖獸是天生的體修。

「葯魂看前面。」唐絲絲第一個停下了腳步。

「赤焰野豬?」葯魂喃喃道。

「這十幾頭赤焰野豬起碼有淬體境五重的修為,他們旁邊那片紅草是赤火草,這是煉製二品中階丹藥赤火丹的主葯,只要搞到這片葯田,我們在大比前的時間就可以嘗試煉製赤火丹了。赤火丹可以無條件增大火元氣在體內的凝實程度並能擴充一些經脈,元氣更加精純凝實可以增大突破先天的機率,這赤火丹和武靈丹一樣都是輔助突破先天的丹藥,只是這赤火丹對於火系武者更加有效。」唐絲絲眼尖,早就發現了赤焰野豬旁邊那塊葯田,不用藥魂提醒,她已經有了把這片赤火草拿下的衝動。

唐絲絲在小比時煉出一品高階丹藥,現在魂力和元氣大有長進,把眼光放在二品中階丹藥上也是正常。

其實不用唐絲絲提醒,葯魂在很遠的地方就看見了那片赤火草,這個時候就算唐絲絲拉他走他都不會走,雖然葯魂並沒有把大比最低煉丹目標放在二品中階上,但二品中階丹藥他是一定要煉的。

葯魂的比賽策略很簡單,二品低階二品中階二品高階丹藥各煉一顆,如此想要晉級葯會比試就不是什麼難事了。 唐絲絲和胡龍也是一臉雀躍的樣子,葯魂興奮的道:「怎麼,都想要出手了,那十隻頭赤焰野豬每一頭都有淬體境五重的修為,你們不怕它們發飆用那獠牙來拱人?」

唐絲絲輕哼一聲,「怕就不來這個地方了,胡龍你說呢?」

胡龍笑了笑:「雖然我對煉製二品中階丹藥沒有什麼信心,不過兄弟們要向前沖,我怎麼會後退。」

「你們都不要心急,這十幾頭赤焰野豬都歸我了,都不要跟我搶!」葯魂向前踏出一步,凌厲的氣勢傳盪開來。

聞言,唐絲絲和胡龍有些愕然,葯魂雖然實力是三人中最高的,不過也才淬體境六重而已,那十幾頭赤焰野豬都達淬體境五重實力不弱,葯魂想要單槍匹馬的和他們戰鬥會有些吃力,甚至有可能會挂彩。

「魂哥,我知道你的本事,不過現在不是逞能的時候,十幾頭淬體境五重的妖獸啊,如果一起對著我衝過來,我扭頭就跑,哪裡還敢戰鬥,你不要開玩笑了好么?如果你一個人想要妖丹,我們幫你殺完妖獸你拿去就行,我們不會說一個不字,你這樣我們都很擔心啊。」胡龍臉有憂色,顯然是真的擔心藥魂了。

葯魂輕笑一聲,「臭小子,還知道擔心我了,在夢蘿樹妖的幻陣裡面時你小子嚇得只顧自己,哪裡還顧得上我。」

「我那不是被嚇的么,這些事就不要在絲絲面前提了吧。」胡龍訕笑一聲,道。

唐絲絲巧笑倩兮,「我就知道胡小胖沒有他說得那麼英勇,原來還隱藏了這麼多的橋段,這些事情以後也可以拿給小紅說說,看她對你有什麼看法。」

「千萬不要啊,絲絲大小姐,你要毀了我後半輩子的幸福嗎?」胡龍真的有些急了,語氣很是急促。

唐絲絲哼了一聲,「我不說也可以,不過接下來的歷練你一定要更積極主動才行,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鑽地鼠的葯田裡都做了些什麼?你蹲在……」

胡龍面色驟然變得慌張起來,想要捂唐絲絲的嘴,唐絲絲把他的手撇開,「臟手給我拿開!我也是恰好路過,你那守株待兔的方法也太消極了吧……」

葯魂輕笑著,從唐絲絲的隻言片語中他已知曉十之七八,不過還不得不承認胡小胖的天分,就是靠鼻子聞鑽地鼠氣息蹲點都收穫不少元氣石,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這天道是不公的……

胡龍神色一振,「絲絲你只要答應不揭我的老底,今天我就熱血一下給你們看看,這些赤焰野獵就全交給我老胡來收拾了,你們放心,我一定做得乾乾淨淨的,你們只需要過來拿赤火草和妖丹就行。」

「吹牛!」唐絲絲紅唇一撇,她完全不相信胡龍有這種膽子敢一個人衝上去。

胡龍說完,更是誇張的向前走了一步,彷彿真的想要以一人之力剿滅眼前的十幾頭赤焰野豬一樣。

唰——葯魂一個閃身衝到胡龍面前,然後轉身,「胡小胖,你還真的想以一人之力滅了這十幾頭赤焰野豬?它們可都是淬體境五重的妖獸,你是想找死嗎?」

「絲絲不是想要爆我的料嗎?」胡龍臉上肥肉哆嗦,囁嚅道,「只要她不答應爆料,臨時抱佛腳這種事我還是不介意做一下的……」

唐絲絲臉蘊怒色,「胡小胖,你這不是說我把你往火坑裡推嗎?我是叫你接下來好好表現,可是也沒有叫你一個人單挑十幾頭野豬啊,還是渾身冒著火焰的野豬……」

談話間唐絲絲的聲音變得越來越小,不知道是不是之前說話聲音太大聲引起了赤焰野豬的注意,已經有兩三頭赤焰野豬注意到了他們這邊,腳下刨著土,燃有火焰的通紅雙眼直瞪著三人,大有從四十丈開外衝過來的架勢。

「好了!都不要爭了,」葯魂見到赤焰野豬的異動,面色陡然間變得嚴肅,沒有做好準備被十幾頭淬體境五重的赤焰野豬一起攻擊簡單是在找死,野豬皮躁肉厚,赤焰野豬更是渾身燃有高溫烈焰,燒在身上不是開玩笑的。「你們都退後,這些赤焰野豬交給我吧,趁這個機會我也想試試紅鸞精晶火的力量。」

葯魂說完直接向那些赤焰野豬掠了過去。

「紅鸞精晶火?昨晚那個紅艷得妖異無比的火焰……」唐絲絲臉色陡然認真起來,「這不是葯族《火焰全書》里記載的地火嗎?葯魂是怎麼弄到手的?難道是在那地洞下收服血蟒的時候?」

胡龍一臉輕鬆,嘻嘻一笑,「有什麼東西是魂哥弄不到手的?魂哥是以後要當大陸第一煉藥師的人物,天下萬火,都會聽他號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