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馮紀乾一籌莫展,不知道是去還是不去的時候。他把手裡的信封猛地扔到沙發上。

事情發生了,從裡面掉出來一張清晰的孩子的照片。一張可愛燦爛的女孩子的笑臉。

那雙充滿了敬愛和讓人心碎的目光正凝視著畫外。微微的笑著,仿若冰雪初融。那個神態美到極致。

馮紀乾看到這裡的時候,心差點兒碎了,沒有想到會是她?那個魂牽夢繞在自己的腦海,差點讓自己崩潰的小女孩。

竟是他戀人的孩子?

為了減輕自己的負罪和愧疚感,也為了換回美女的芳心,馮紀乾決定單身去仙女島一趟。

醉臥伊人懷 他猛地從床榻上坐起來,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拎著包直奔著信封上標示的仙女島而去。

仙女島是一個被忽略的小島,地圖上根本找不到它的位置,那裡的人們過著的是一種世外桃源般的生活。

島上的人們根本不和島外有任何的聯繫,馮紀乾是打聽了很久才靠近了那個島嶼的。

四面靠海,無船隻往來。馮紀乾根本過不去。

熾熱的沙灘,無邊無際的海面,除了海浪不停地拍打著海岸,發出『啪』『啪』的聲音,再無其他生物往來。

有時候,馮紀乾懷疑自己剛才是不是進了月球生活。

正在這時,不知道哪裡來了一艘大船,船身被壓得很沉,看上去像是裝載了很多的貨物。

這艘船在馮紀乾的面前停住了。

馮紀乾一陣狂喜,站起來對著那艘船猛地搖了搖手中的帽子,道,「大爺,您好。」

船上那位大爺不知道是要停下來還是要再到別的地方去,伸出了自己的腦袋,看著馮紀乾道,「年輕人,你是怎麼找到這個地方的?」

馮紀乾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道,「大爺,請問這艘船隻是到仙女島的嗎?」

大爺滿臉的皺紋,但是黝黑而健康,此時嘿嘿地笑著道,「你個小子好運氣啊。這裡只有我一個人去過那個島上,我也是三個月才去運送一次貨物的。」 齊一道剛拿起酒壺,嘗一嘗究竟是什麼樣的酒,竟然都能讓公羊飛白讚不絕口。

而就在這時大殿內又有一個聲音傳了過來。

“大公主齊雅萱爲父王祝壽”

“二公主齊巧青爲父王祝壽”

隨着話音落下,齊雅萱和齊巧青走到了大殿之上。

齊一道聽到聲音,緊忙轉頭看向大殿,看到倆名女兒安全回來了,齊一道很是高興。

他的兩個女兒從小他就把他們送到門派修煉,一轉眼都五六年了,齊一道說不想他們都是假的。

兩名公主走向前,引起大殿內衆人的轟動。

“這是金丹二層!天哪!他纔多大啊!”

“小公主竟然都築基巔峯了!我怎麼感覺我這些年白活了!”

“早就聽說,倆名公主天賦異稟,沒想到的是天賦竟然這麼高。”

“是啊,小小年紀修爲都在我之上了。”

大殿內不管是鄰國皇帝,門派掌門,皇宮大臣,看到倆名公主的修爲,都十分震驚。

齊一道也是同樣的震驚,他也萬萬沒想到,他的兩個女兒竟然修爲如此之高。

將來修爲肯定是超過他的存在,齊一道想到這裏哈哈大笑道“不錯,不錯啊,你的師傅給我來信還說你是築基巔峯,只需要幾年時間就能突破沒想到,你現在竟然都已經金丹二層,看來這次回國,有什麼意外收穫啊。”

一旁的公羊飛白也同樣十分驚訝,同樣的年紀,公羊飛白也僅僅纔是築基巔峯,她竟然都已經金丹二層了。

“沒錯父王,我和巧青確實遇見了天大的機緣。”齊雅萱一邊說着一邊遞上了自己準備的壽禮。

衆人此時也十分好奇,公主究竟能送出什麼樣的禮物。

衆人的目光都凝結在普通的酒壺上。

也是酒?不過相比於公羊飛白的酒壺,這個酒壺實在是太普通了啊。

並且還沒有一點靈氣波動,衆人大致推斷應該是凡間的酒。

想到這裏,衆人也都失了興趣。

齊一道此時也很好奇,雖然女兒送自己什麼禮物都沒有關係,但是女兒爲何突然送酒?

不過怎麼樣,都是女兒的心意就收下吧,齊一道用另一隻手接過了酒壺。

好奇的問道“這酒有什麼特別嗎?”

還沒等齊雅萱回答一旁的齊巧青搶先回答道“這酒是一位隱世的絕世高人給我們的。”

齊雅萱也默認地點了點頭。

隱世的絕世高人?齊一道盯着酒壺看了看感覺怎麼看也不像啊。

一旁的公羊飛白有些着急的說道“齊兄快嚐嚐我帶來的酒吧,要不然一會就不好了。”

齊一道一想公羊飛白和他作對這麼多年,好容易服軟了,必須要給他臺階。

齊一道於是先打開公羊飛白帶來的酒,先是聞了聞,確實酒香味十足,二話沒說直接喝光。

齊一道笑着說道“確實是好酒。”齊一道有些滿意的點了點頭。

就當齊一道真的以爲,公羊飛白是來示弱的時候,突然感到腹部劇烈的疼痛。

“你!”齊一道的臉上爆起了青筋瞪向公羊飛白。

很明顯剛纔的酒裏有毒,讓他的實力直接大減。

不過他在喝之前檢查過,根本沒有發現有毒,這毒竟然能騙過一個分神期,那麼下毒的人絕對是在分神之上。

公羊飛白仰天大笑道“哈哈哈哈哈,沒想到把齊一道,沒錯,這酒就是有毒,並且這毒無色無味,是我在一個祕境裏找到的,就算是分神也根本不可能察覺的出來。”

話音剛落,全場震驚。

公羊飛白竟然當衆給齊一道下毒,難道他不知道這裏有很多元嬰巔峯的皇帝嗎?

“父王!”齊雅萱和齊巧青慌了神,緊忙上前扶住了齊一道。

各國皇帝此時也是同樣的震驚,這公羊飛白還是和原先一樣狡詐,看來這次出關根本沒有悔改。

“公羊飛白就算我實力大減,但是對付你一個元嬰巔峯,我用一隻手足以。”齊一道看向公羊飛白說道。

公羊飛白迴應道“哦?是嗎?你真的以爲我還是當初那個公羊飛白嗎?告訴你!我現在已經突破了!我也是分神一層了!”

公羊飛白說完,瞬間將渾身的靈氣都散發了出來。

剎那間,整個大殿都感受到了公羊飛白無比強烈的靈壓。

此刻的公羊飛白,宛如一尊戰神一樣,僅用靈壓就死死地壓住了各路君王大臣。

無疑這麼強烈的靈壓,公羊飛白必定是突破到了分神期。

齊一道此刻慌了,實力大減的他,怎麼可能打得過同一境界的公羊飛白。

“保護皇上!”

剎那間無數小兵大將,直接衝向公羊飛白,試圖保護齊一道。

公羊飛白一笑,絲毫沒有把他們當回事。

“舌燥!”

話音一落,公羊飛白一掌直接震向衆人。

轟隆!剎那間,衝上前想要保護齊一道的人,也直接被震飛了數米遠。

整個大殿,都在搖晃,彷彿隨時都要崩塌。

無疑這就是分神期和元嬰的差距。

即便你是十個元嬰巔峯,也仍然抵擋不住分神一層的一掌。

“齊一道今日你難逃一死!當初不殺我,就是你這輩子的失誤!殺死你之後,我將把你們這些諸侯國全部統一!”公羊飛白仰天大笑道。

儘管剩下的各大君王,想要上前反抗,但是根本連公羊飛白的身都近不了,實在是無能爲力。

轟隆!公羊飛白一掌直接轟向齊一道。

儘管齊一道能夠躲開,但他倆名女兒就在他身邊,所以沒有選擇躲開,而是硬抗住了一掌,直接口吐鮮血。

齊雅萱看到跌落在地上的酒壺,這纔想到這酒壺可是隱世高人贈送的,這可是他們的一線希望啊,於是緊忙給打開酒壺遞給父王。

齊一道看到女兒給他遞酒,先是疑惑,但當聞到酒香味的時候,整個人都傻了。 「大爺,這次可以載上我嗎?」

「不可以,因為島上不歡迎外來人進去,島主並不好說話。」老人回答的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而快速的說出了他的擔憂。

「還有島主?」馮紀乾非常不解地問道。在發達的現代社會裡,還有著如此落後的部落嗎?

「是的,凡是進島的人都要經過島主的同意。不過我只是送貨,既沒有進去過島上,更沒有見過島主。」

「那麼大爺要是載上我會有什麼後果呢?」馮紀乾繼續問著,這可是他進入仙女島的唯一機會,說什麼他也不會錯過。

「如果發現了我帶著外人進入小島,那麼我的生意就泡湯了。從此以後我再也無法接近那個仙女島了。」

「你可以在接近小島的時候,把我扔下來,沒有人會知道的。」

老人聽到這裡,冷冷地哼了一聲,似是開船要走。

馮紀乾猛地從口袋裡掏出厚厚的一沓百元大鈔,放在老人的面前搖了搖道,「大爺,請帶上主席的雙胞胎兄弟吧。」

老人微怔,抬頭,看著這沓鈔票直晃眼睛。只得微微的眯著眼睛,道,「年輕人,真有你的。」

就這樣,馮紀乾進入了那個小島。

他和小舞是同一天進入那個仙女島的,但是比小舞要早上幾個時刻。他也是一個人步行踏過了小木橋。

越過橋頭,撲鼻而來的便是清新的空氣夾雜著海水的味道,使人腦中一片清明。

馮紀乾幾天前還是昏昏欲睡的樣子,此時早已經生龍活虎了。大概是進入陌生環境的刺激。

這個地方是他從來沒有來過的,想也不敢想象的。

過了小木橋便是一條彎彎曲曲的小路,掩映在高大濃密的叢林中,兩邊是生長著的茂密的小草,踩上去一腳立刻便回反彈回來。

馮紀乾小心翼翼的穿過了一段山間小路,面前呈現出一片茂密的草地,草地上零零星星的有著幾戶人家。造型異常的奇特,如同鄉間樹上結成的馬蜂窩。

幾個農婦模樣的人正在草地上悠然自得的講著笑話。

馮紀乾順著她們的笑聲緩緩地朝著她們走去,她們的有些不堪入目的話語一字一句的傳來。

「老薑不行的,要不你晚上試試……」

「還有什麼那個大高個,一晚上三個女人都搞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