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對上。

「嗯?什麼人!」黑袍老者瞳孔收縮,「又是你們兩個。」

龍辰笑著說道,「臭老頭,你還差小爺三株還骨花,酬勞都不給我,我龍辰是個睚眥必報的小人。」

「來人!」黑袍老者咆哮大吼,殭屍臉管事站了出來,從裡面的洞穴之中立刻衝出來十五六人,穿著各異有的蒙著面。看到有人入侵,這些人全部綻放出武師的氣息。

「人有點多呀。」賈凱強捏著玄鐵長矛。

「這點人就怕了?」北顧然捏著拳頭,「一幫武師而已。」

咔——地面裂開,左右兩邊從地下室跳出來一個個面容猙獰的屍人,這些屍人體格都十分強壯,而且池綰綰還看到上次隨隊那黃色短髮男子,他已經被練成了屍人。

「現在有點多了吧。」賈凱強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這數量有點到達上限了,這些屍人明顯比上山時那五個強上很多。

「勉勉強強。」

周魚緲沒有北顧然那死鴨子嘴硬的性格,將氣息全部展開。

「上次被你們跑掉,這次居然還敢送上門來,哈哈哈哈,正好老夫缺上等的屍人。不錯,不錯,還有兩個小美人做爐鼎,今日真是吉日。」黑袍老者大笑。

這裡可是他的地盤,雖然十六個手下手下都是武師高階和巔峰,不過都學了黑心煞,絕對比同層次的人強,而且還有他們煉製的十二頭屍人。

「包圍住他們,一個也不準放走。」

「是,骨老。」

龍辰手中的黑月鐮燃燒出光芒,五人氣息全部展開,「就你這點實力,也能配的上個老字?」龍辰低聲說道,「大家小心,數量超過我們預期很多,那武宗老頭我來對付,你們小心,有意外我們立刻撤。」

原本預期對方不超過十人,畢竟只是躲在陰暗之處的小股勢力。

「好!」

說完龍辰爆躍而去,單手拿著黑月鐮對著骨老就是力劈而下。

黑衣為影,骨老頭向後飛退而開,咚——龍辰一鐮劈下,整個山洞都是一抖。

「這青年好大的力量。」雙手一招,手中多出一柄權杖。

兩道綠色的影子,龍辰與骨老頭瞬間撞擊在一起。兩股武宗的氣息對碰,龍辰武宗初階與那武宗中階的骨老頭僵持住。後者雙眼眯著,居然他全力一擊與龍辰持平,自己可是在比他高上一階,「嗨!」

骨老頭一聲咆哮,黑氣大聲,「黑冥陣!」

黑色的氣息將周圍封鎖,形成五十米的一個圈,「敢在我的地盤撒野,不知道天高地厚,這黑陣之中你的氣息會隨著時間遲緩,看老夫怎麼收拾你。」

龍辰只是嘴角笑了笑,瞟了一眼,只見四位同伴已經戰鬥起來。 若是在開闊之地,一位武宗中階,十六武師高階加上十二屍人,五人小隊根本不懼。只要龍辰對上那武宗,剩下的四人應對不算難事。

可此處十分狹窄,不過兩百米的位置,地面還十分的泥濘,周圍散發這陰邪之氣,讓氣息很容易混亂不說,還無法吸收天地靈氣恢復。

北顧然的身法完全無法發揮出來,實力只能有平時的一半。他對上那殭屍臉管事,這十六武師之中此人最強,而且左右還有兩人包向他。

「震林掌!」

北顧然根本跑不起來,索性正面對上,那殭屍臉一聲怒吼,敢於北顧然對掌。

嘭——北顧然僅僅後退半步,對方直接被轟飛出去十多米遠,武者的招式威力很是一般。但對方根本不顧自己鮮血的右臂,直接跳起來再向北顧然衝過來。

凌空躍起,左右兩人同時打空。

北顧然踏對方頭頂,翻跳十米,落地哪有兩個屍人奔跑速度奇快,立刻對著他跳落之下沖拳。北顧然立刻在空中改飛踢,右腳與拳面對碰,就像是踢在石頭上。

「滾!」一腳之下,將那屍人踢飛出去,還撞在後面那屍人身上。

正常武師吃這一腳,早就疼得在地上翻滾,但屍人不同就算是兄控裂開都沒有影響。立刻爬起來,又走向北顧然包圍過來。

「這屍人真煩。」北顧然剛想動,感覺腳下十分黏糊,靴子上完全是泥奔跑之下險些滑到。四頭屍人直接撲向北顧然,疊羅漢般強行想將他壓在下面。

不遠處賈凱強對著三人,噹噹噹噹手中的玄鐵長矛與對方的大刀拼出火花,三人圍攻賈凱強。對方三人有些配合,地方狹窄賈凱強節節敗退,槍花旋轉倒是全部擋下,他不能跳開,因為就在他身後的方向,周魚緲被五人追著跑,如果自己再退過去,她就會有危險。

周魚緲幾乎是一直在跑,她就像是靈雀般跳動,腳尖一觸,立刻跳躍到另外一處,對方五人窮追不捨。

池綰綰更加危險,她被六頭屍人盯上不說,還有四人包夾,對著池綰綰是前仆後繼的猛攻,那四人猙獰痴糜的表情,恨不得立刻擒下她蹂躪一番。

「蒼龍出水!」

「黑化掌!」

砰——

龍辰與骨老頭對決,兩人對掌超過十次,其中三次都是武技對碰。周圍的山壁不停的在掉落碎石,兩人的衝擊力極強。黑袍骨老十分震驚,對方不過是武師技與他的武王招式居然不相上下。

而龍辰氣息裹身,他踩在對方的陣法之中十分劣勢,而且對方是老狐狸,對碰之下發現暫時拿不下,就拖延。

「你倒是有兩下子,不過在我的黑冥陣中是不是體力越來越不行了呀?哼哼哼,這是邪氣,老夫看你還能用幾次武技!」

龍辰二話不說,直接上去就是,「蒼龍出水!」

「還來?黑化掌!」

砰——

兩人再次對掌,龍辰已經連續使出五次蒼龍出水,黑袍骨老看到他右臂都蒼白了,居然還來用?就算是在黑冥陣中的他,現在感覺筋脈作痛,已經有些吃不消了。

「小子,你不看看後面,你的朋友已經要堅持不住了!」

龍辰頭也不回,嘴角一笑又來,「蒼龍出水!」

「尼瑪!這小子瘋了!」

連續六次使出武技,他是一二三武者武師武王的武技輪番對上,而龍辰是二二二,一直使用武師招式。

轟——黑袍骨老連退十多步,而龍辰右臂上都是鮮血,但是臉色一點表情都沒有變,「你太小看我的朋友們了,如果這點都應對不了?他們未來怎麼名震大陸呢?」

北顧然那邊爆躍,在牆壁之上飛踏,「武技,疾風輕翔!」

地面泥濘,北顧然在牆壁上飛奔,拉開距離之下從背後拿出十方圓舞刃,銀白色猶如圓盤半有十處刀鋒,且薄容盤面不說,由六刃疊在一起。

北顧然氣息大盛,「武技,十方圓舞斬!」

風嵐而去,呲呲呲呲呲在他的武技下,六刃分開成六個十方圓舞刃,比氣息風刃的速度快上十倍,如同撕開物品的聲音。

呲——呲——呲——三人還未反應過來,直接攔腰被斬斷,看著盤面大小,在北顧然武技之下氣息會隨著高速的旋轉增大面積。兩頭屍人看著自己的胸口上插著兩刃。

哼,他們不怕這個。

不過北顧然打了個響指。

轟轟,直接爆炸,將兩個屍人炸的粉碎不說,還讓追逐周魚緲的兩個人被波及震飛出去。

機會就是一瞬間,「賈凱強。」

她跳躍到賈凱強身邊,賈凱強前面三人,她這邊追來兩人兩屍人,兩人背靠背。

「我控制,你殺!」

「好!」

周魚緲全身氣息綻放到極致,雙手之中八枚銀色的長針,「羅門,畫地為牢!」

嗖嗖嗖嗖……八針同時射出,前後七人哪有躲開武王招式的速度,身體全部被紮上銀針,上面的氣息一抖,全身穴位以及筋脈彷彿停止一般。

羅門的招式一直以詭異著稱。

七者完全沒有動彈,彷彿時間停止一般。

賈凱強沒有停滯,右手立刻就是一刀,「半月斬!」

終極四少pk皇家拽公主 三人頭顱飛出,血濺當場,只見他從身後再抽出另外一柄玄鐵長矛,雙手兩柄長矛武動,跳躍向周魚緲身後,她現在已經滿頭大汗,同時控制七人已經超過她平時的練習。

「雙蛟翻海!」

賈凱強的氣息全開,狂舞而去,先看掉那兩人在對著屍人一陣狂捅。不知道弱點在何處?賈凱強就全身捅個遍,總有一處是弱點,

單手捏著長槍,狂風暴雨般簇簇簇簇的刺擊。

「破!」

看到銀針鬆動,賈凱強一掃而去,將最後那沒有機會攻擊到的屍人先踢飛出去,反躍到周魚緲身邊,「你沒事吧?」

後者半跪在地上,滿頭的汗水喘息不停。

「一下子用氣過猛,沒事休息兩分鐘。」周魚緲說道。

賈凱強手捏雙槍,「放心吧,有我賈凱強在,沒人能動你一根手指。」

池綰綰一直被群攻,但是她穩如磐石般,絲毫沒有亂了方寸,且看北顧然已經前來支援,池綰綰突然停下腳步,銀色權杖一抖,「武技,地淵之岩!」 「武技,地淵之岩!」

大凸刺——地面彷彿手爆裂而開,二十餘根盆口般巨大的地刺從她的身後地面射出,混合著她的氣息凝聚而成的尖刺,看上去就像是巨型暴雨梨花,範圍五十米全是凸刺向著對方射去。

噗呲——

鋒利的地刺穿透身體,武師的氣息哪能抵擋這般攻擊,沖在最前面那幾個痴糜的傢伙直接被憤怒的池綰綰插成了馬蜂窩,氣息催動爆炸將那屍人炸的粉碎。

「震林掌!」北顧然出手,將那唯一的兩個倖存從身後擊殺。

看著這鮮花綻放般的地刺場面,北顧然吞了口唾沫,暗道這池綰綰不好惹,心思細膩,有大局觀,擅長防守與反擊的岩之少女,此等招式讓人驚訝。

不過看池綰綰眼袋有些發黑,此招怕是用了她五層的氣息。

「厲害。」北顧然說道。

池綰綰拍了拍裙擺,「與北公子比還差得遠呢,能在如此不利地形斬殺數人,更厲害。」

兩人恭維兩句,旁邊賈凱強護著周魚緲后捅死那兩個屍人,兩人立刻飛躍過去,「你們沒事吧。」

池綰綰立刻去輔助周魚緲,後者顯得有些虛弱。

「這裡陰邪之氣太重了,我剛才大意消耗了過多的氣,現在有些全身發麻。」周魚緲靠在池綰綰肩膀上。賈凱強將一柄玄鐵長矛收回後背,然後從腰袋之中先取血紅花服下,他的身上有六處刀傷,雖都不重,看著有些做疼。

「這裡環境太不利,天地靈氣幾乎沒有,我們的氣息恢復不上,消耗過多就會感覺全身發麻,四肢無力。」賈凱強說著。池綰綰已經感覺有些不適,「北顧然你先去幫龍辰,我和賈凱強在這,這裡環境我們太不利速戰速決。」

咔——北顧然剛要去,那殭屍臉管事從地上跳起來,居然還沒有死。

「居然沒死。」北顧然看著對方,其他人都已經被四人解決。

龍辰看著黑袍骨老,「怎麼樣?老傢伙你認為困住我還有用?」後者右手之上的地品靈器已經被龍辰打碎,眼袋早就黑了,連續使用武技氣息已經見底,可是龍辰除了滿頭的汗水之外,兩人對上五十招居然還有氣息。

看著自己的手下基本都被解決,黑袍骨老咬牙切齒,「小子你們真以為自己贏了?算算時間,應該到了。」

「什麼意思?」龍辰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主人,地下有東西衝來了,洞口有人奔跑進來。」地岩玄靈立刻在龍辰內心喊道。

不好,龍辰現在才意識過來,對方有人在外面回來。畢竟他們來的時候這黑袍老頭說的「今天回來的真早」,自己居然忘了這一點。

「池綰綰小心下面!」

下面?池綰綰第一時間抱住周魚緲,全身剩餘氣息護體。

轟——地面炸裂而開,一頭十米粗的紫色巨蟒爆沖而出,賈凱強和周魚緲他們直接被撞飛出去。賈凱強直接撞在天花板上砸下來,而池綰綰抱住周魚緲撞在牆壁上,鮮血吐了周魚緲一臉,砸在地上。

「池綰綰,池綰綰!」周魚緲沒有受傷,三次撞擊池綰綰都使出全力將她保護在懷中。周魚緲抱著疼得咬牙切齒的池綰綰,「你怎麼這麼笨啊,自己躲開啊。」

池綰綰在龍辰喊那剎那是可以躲開的,但是她選擇了保護周魚緲。

池綰綰喘息著說道,「我是隊長,是任務發起者,我有義務先保護……你們。」池綰綰這一撞,基本是讓她完全動不了,原本傷就沒有好全,現在更重了。

「哪來的傢伙,受死!」

外面衝進來三人,為首的冒著武宗初階的綠色光芒,對著賈凱強倒地的方向怒掌而去。

「震林掌!」北顧然殺掉那殭屍臉,狂風一般趕到,對著那武宗立刻沖掌而去。

砰——

北顧然幾波戰鬥消耗當然不小,對方可是實打實的武宗,被打飛出去,直接砸在池綰綰他們旁邊的牆壁上,滾落下來。

「北顧然。」

北顧然撐在地上吐血。

那趕回來的白髮老頭飛退數步,幾分驚訝這青年的武技好事厲害。

不過在他身邊更恐怖的是那頭超過十米的巨大紫色鱗片巨蟒——五等妖獸,紫鱗地莽獸王。

「破!」龍辰氣息怒展,在黑袍骨老的震驚下,直接沖開黑冥陣,對著那沖向賈凱強的兩人,「去!」

手中斷龍刃出手——吼!

金色的蛟龍頭咆哮,直接撞擊在紫鱗地莽獸王頭上。巨蟒的慘叫聲,掉落鱗片帶血,紫鱗地莽獸王巨大的身體撞擊在岩壁上。龍辰落下,看到那黑袍骨老要追擊而來,左手之上,「矢風斬。」

半米場的氣息光芒,黑袍老者立刻一個回跳躲開。

只見龍辰一把抓起賈凱強,將他丟向池綰綰他們那邊。

賈凱強自然領會龍辰的意圖,落地后氣息全開,雙矛在手,看到那右邊的兩人,矛頭所指。

嗖嗖嗖,龍辰幾個後空翻,回到四人前面。

「還有個武宗?」白髮老者不慌不忙,站在洞口的位置,而身邊兩位武師看到賈凱強的架勢,立刻退回白袍老者身邊。吼——紫鱗地莽獸王憤怒的起來,它頭上一米的鱗甲全部碎裂,斷龍刃還插在上面。

「老白,你回來的很及時。」黑袍骨老飛躍而下,「這就是昨日我給你說壞我們幾次好事的傢伙,今日居然自己送上門來了。」

「哦?」他看向周圍,在洞**的弟子都已經死了,到處都是屍人的殘骸,「倒是有些實力,我們辛辛苦苦累計起來的居然,混賬。」

黑袍骨老看到夥伴回來,頓時淡定無比,摸著他為數不多的鬍鬚,「沒事,五個都是優質無比的材料,那兩個女子更是頂級的爐鼎。」

周魚緲咬著貝齒站起來,「賈凱強我和你對付一個武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