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因爲這樣,毒花的脾氣也是越發暴躁,而青龍幫的混混們也很怕毒花,一半的原因,是怕被毒花看上,然後就會被那啥,要知道,男人被女人逆推,滋味並不好受,尤其是毒花這樣的男人婆造型,怎麼說呢,其形象特別有點像周星星電影裏《功夫》裏的包租婆形象,大家腦海裏如果沒有浮現毒花的造型,可以聯想一下元秋扮演的包租婆。

好多男人沒有被你推過,肯定會覺得沒有什麼,男人搞女人,跟女人玩男人,不都是一回事嘛!其實不然,大多的男性朋友多是受一些新聞報道的誤導了,以前不是有一個新聞,說山城重q有一個年輕男人在路邊走着,突然衝出來一名三十來歲的女人,女人上來就將男生撲倒,然後就開始解該男生的皮帶,可是這個男生不願意被逆推啊,於是就死活掙扎,寧死不從,但是心裏面卻是半推半就的,女人強j男人?男人又沒有損失?女人成功將男生的褲子褪下一半,然後就坐了上去,尼瑪,這個女人穿着的超短裙裏竟然是沒穿內褲的,這樣坐下去之後呢,男生也就停止了反抗了,然後女人就開始大力逆推了,女人應該是喝了酒的,顯得特別興奮,一番活塞運動之後,這個男生便被逆推謝了。然後女人擡起屁股,徑直走了,接着這個男生穿好自己的褲子,意味深長地消失在人羣中。

這時真事,網上有報道,還有現場圖片呢,大家可以百度一下啊。據說這個消息被網絡傳播後,每天晚上的這條街,都有不少男屌絲再次轉悠,希望被某個女人逆推!

但是真事情況不是這樣的,男人強行女人,女人也會感到痛苦和不適,同樣的女人逆推男人,男人由於沒有事前準備,被反插進來,那滋味也不少很爽的。具體是怎麼滋味,老葉我也不知道啊,我也沒有被逆推過,都是我自己想象的啊!大家要想體會真實的感覺,那就找個女人被逆推一下了。

再說到這個慕容左銘,毒花誇他服務得很到位。

“花姐,只要你舒服了,我以後天天伺候你!”慕容左銘心在滴血,但是嘴上卻鬥志昂揚道。

其實,毒花作爲一個馭男無數的中年婦女,爲什麼慕容左銘能讓毒花感到滿意呢?那是因爲慕容左銘的小吉吉與衆不同,他的小吉吉是帶鉤的正因爲是天賦異稟,才讓毒花爽透了。

“最近場子沒有什麼事吧?”毒花道。最近毒花除了被慕容左銘伺候,多很少出來了,一副居家婦女的樣子,而一些瑣事都讓慕容左銘打理。

“沒有什麼大事,只是聽說魚刺和喪昆的人到鐵頭的場子鬧事。”慕容左銘道,“這個魚刺和喪昆好像是鐵虎幫主的死忠,我們該怎麼辦?”

慕容左銘就是想了解一下毒花的意思,然後纔好做出下一步行動。

“哦,不要管,讓他們去鬧去,只要別動我的地盤!”毒花不屑道,“不然,我讓他好看。”

“花姐的意思,一旦鐵頭跟鐵虎鬧起來,我們保持中立?”慕容左銘笑道。

“嗯!”毒花笑道,“雖然昨晚被你弄得死去活來,但是姐姐又想要了~”

毒花說着撲向沙發上的慕容左銘。

不要啊! 強制寵婚 哥雖然很厲害,可是也是需要休息的啊!慕容左銘心中一陣悽慘的吶喊!

而在龍城的凱悅的大酒店。鄭文傑就下榻在這裏,而這裏也是高氏集團的產業之一。

“我吩咐的事情調查得怎麼樣了?”鄭文傑道。

“鄭先生,已經調查清楚了。”高氏集團龍城分公司總經理趙凱道,“那個少年叫高揚,今年十九歲,是國安局的祕密特工,那個男的叫葉子健,是龍城軍分區的司令,而女的叫葉湘兒,是跟高揚一起的國安特工,同時也是葉子健的妹妹。”

“老趙,你做的不錯啊,跟你透露個消息。”鄭文傑道,“那個高揚可能就是我們高氏集團未來的新主人啊,所以,在這個事情上,我們要盡心啊。我待會就打電話會**,把可能找到小少爺的事情跟董事長報告。”

“鄭先生,還請在董事長面前,爲我說幾句話啊,我來大陸龍城已經三年多了!”趙凱一副渴求的樣子道。這個趙凱是**本地人,本來時一個部門的經理,被派至龍城當高氏集團龍城分公司的負責人,但是一開始還很興奮被提拔,但是時間一長,趙凱發現這邊的生活水平以及習慣等等,都和**差別很大,於是就想回去了。這次,如果能將小少爺找到,可以說是立了一功,那自己要求調回**,也就不過分了。

“好,我會幫你在董事長面前說幾句的。”鄭文傑道。

此時,在鄭文傑臥室的門外,卻有一個三十多歲的瘦弱矮小的男人在偷聽,偷聽了一下,然後露出驚訝的神情,接着悄悄走開來到一個無人的角落,開始打電話。

“喂,是高總嗎?我是王祖藍啊!”王祖藍小聲道,“有消息了,這次鄭文傑來龍城是找小少爺的,目前已經找到了~~~”

這個王祖藍是趙凱來龍城時帶來的貼身助理,其實卻是亞洲最大的財團高氏集團副總裁高遠的線人。

這個高遠是高氏集團董事長高城的親侄兒,下面有沒有將**的高氏集團這個亞洲最大的財團的機構主要人事構成交代一下,以後也會用得着。

高氏集團董事長高城,有一個弟弟高強,也是高氏集團的董事,大約六十五歲。高強的兒子高遠,就是剛剛王祖藍彙報的那個高遠,是高氏集團的副總裁。

高遠四十來歲,極具野心,城府很深,一直意欲接管高氏集團,在高氏集團裏面,有自己的一派人馬。

媽的,這兩年真是流年不利,去年在瑞士雪山製造雪崩,本以爲可以將高城次子高翔,也是自己的堂弟謀殺死,但是高翔卻意外死裏逃生!現在又冒出高飛的兒子!高遠在心中暗暗咒罵道。

因爲高城有兩個兒子,大兒子高飛失蹤近二十年,多半不會出現了,所以高翔成了高氏的唯一繼承人,如果這個高翔也意外身亡的話,那作爲高城的親侄兒,繼承高氏的機會自然大大增加。

王祖藍結束與高遠的通話,又撥通了另外一個電話。

“喂,馬總嗎,我是王祖藍啊!”王祖藍小聲道,“有情況了,鄭文傑來龍城是找董事長的孫子的,目前小少爺已經有消息了~~” 高揚從女校長呂倩家出來,開着麪包車準備回家了,現在是炎炎夏日,高揚的麪包車卻是沒有空調的,但是心靜自然涼,高揚也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好,但是裝個空調也就三兩千塊,高揚心中計劃着抽時間去裝一個。

前面路邊有一排賣西瓜的,小的有三輪電動車賣的,大的有大貨車買的,而三三兩兩正在購買。

此時是七點多,可是天依舊很亮堂,夏日的黑夜來的就是晚一些。想到湘兒此時在家正翹着腿,一副女漢紙的模樣,不禁暗笑。

買個西瓜回家吧!前階段的西瓜都是湘兒買的,自己作爲房客是不是要對女房東好一點呢?

高揚撿了家電動三輪小販攤前停了下來,因爲高揚覺得那些開大貨車的肯定賺得多,一個兩個西瓜無所謂的,但對於普通的小販,一個西瓜就是一筆生意啊。

“老闆,買西瓜啊!”小販客氣迎接道。

“是啊,幫我挑一個!”高揚笑道,“挑好點的哦!”

“你放心好了,我可是天天在這條路賣的。”小販笑道,然後開始挑西瓜。

這時,一輛轎車停了下來,從車裏下來一個二十出頭的青年,一看就是富二代,或是世家公子啥的,顯得很有氣質,但是公子也得吃西瓜啊,因爲天熱啊!所以這位公子下車賣西瓜了,而且直奔高揚正在買的這個小販。

“老闆,來個西瓜!”青年道。

“好嘞!”小販將高揚的西瓜稱好,隨口對青年道,“大哥,你的奇瑞真漂亮,多少錢買的?”

小販現在是開電動三輪車的,但是小販有夢想啊,過年看到村裏不少人都買了小轎車回家,那風光的啊,可謂光宗耀祖啊,於是小販在心中暗暗發誓,自己什麼時候也買輛小轎車回老家,然後亮瞎村裏人的眼睛。

但是小販關注的品牌都是奇瑞、比亞迪、吉利等國產品牌,因爲其他的牌子都是十來萬的,買不起啊,而這幾個國產品牌也就五萬左右,自己湊湊也就能買一輛了啊!

所以,每天小販賣着西瓜,眼睛卻盯着路上來來往往的小轎車,然後夢想着自己哪一天也能開上一輛。

當青年從車裏出來時,小販已經注意到了青年的轎車,哇塞!很漂亮啊!再一看車標,竟然是奇瑞的,奇瑞怎麼又如此高端大氣上檔次的車型了?我一直關注奇瑞的啊!

小販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所以才問了青年。

可是,青年的臉在瞬間綠了,就好像自己的老婆被人給睡了一樣的難過。

此時高揚還未走,剛剛將錢遞給小販,然後就看了一眼青年的轎車,果然很漂亮,再一看車標,是英菲尼迪的,英菲尼迪也算是豪華品牌了,但是早華夏的辨識度不高,加上英菲尼迪的車標跟國產的奇瑞出奇得相似,所以好多老百姓會認錯,把英菲尼迪當成了奇瑞,其悲催程度不亞於很出名的大衆輝騰,大衆輝騰一百多萬啊,老是被當成帕薩特。

高揚望了眼臉色發綠的青年,心中忍不住暗笑,這哥們,真夠悲催的。

青年心中也是大呼,蒼天啊,上帝啊,你爲什麼要如此折磨我,其實這已經不是青年第一次被人把自己的英菲尼迪當成奇瑞了,可是每一次自己解釋自己的車時豪車,五六十萬的啊,別人總是說沒聽過,或是一副不相信的樣子,搞得自己的高端車英菲尼迪還不如國產的奇瑞。

爲什麼就沒有一個識貨的呢?

“老闆,你看錯了,這可是英菲尼迪啊,豪車啊,起碼五六十萬啊!”高揚實在不忍心看到青年如此的悲催和痛苦,忍不住出口道。

啊!青年一眼看向高揚,露出一副感激涕零的目光,不容易啊,在當今這個社會,遇到一個識貨的人不容易啊!

“啊,這麼貴啊!”小販挑了個西瓜驚訝道,“我看車標跟奇瑞差不多,我還以爲奇瑞呢!”

“兄弟,你很識貨啊,咱們相識也算有緣,我們去喝一杯如何?”青年激動道。

“好啊,我看兄弟你也挺對眼的,那走吧!”高揚笑道。

有時候緣分這東西,不僅是男人跟女人才有的,有時候男人跟男人,也講究緣分的。就像現在的高揚和青年。

“前面有一間酒吧,叫相思湯,我們去那兒吧!”青年笑道道,“那裏美女很多的哦!”

“美女,我最喜歡了!”高揚也露出猥瑣的笑容道,“那走吧!”

相思湯酒吧,一個小包廂內。

“我叫沈雲飛,今年二十一歲。”青年伸出手自我介紹道。

“我叫高揚,今年二十~”高揚脫口想說自己二十九歲的,可是想到自己如今是重生到高揚的身上,當然不能用自己的年齡了,去年自己二十八歲,高揚十八歲,自己重生至高揚體內,如今翻個一年,高揚已經是十九歲了,“不,還不到二十,我今天十九歲~~~比你小啊!”

“來,先喝一杯!”沈雲飛笑道。

“好,幹一個!”高揚也笑道。

“我的車是不是買錯了啊,當初我就是看中了英菲尼迪的造型的。”沈雲飛一臉鬱悶道,“沒有想到遭受百般誤解!”

“呵呵,兄弟,你錯了,你不覺得你開着英菲尼迪裝十三很爽嗎,你開着英菲尼迪好幾十萬的車,但是一般沒有見識的人肯定會將你的車當初奇瑞,然後,你再亮出英菲尼迪的真正身份,這樣一下子就可以亮瞎他們的狗眼有木有?”高揚一番解釋道,“所以說,你開着英菲尼迪是裝逼的利器,泡妞的神器啊!”

“哇,真的假的,我還沒有裝十三過呢!”沈雲飛露出一副很遺憾的表情,想不到自己悲催的英菲尼迪竟然也有牛逼逼的一面啊!

“你想象一下,你開着英菲尼迪帶着一個姑娘出去玩,而這個姑娘以爲你只是開着一輛幾萬塊的奇瑞的普通人,那樣,這個姑娘就大錯特錯了,因爲,到最後,你讓他知道,哥的車那是五六十萬的,比什麼華夏賣得最好的寶馬五系的還貴有沒有!”高揚繼續道,“哥只是地調有沒有?個只是一個傳說有沒有?哥並不想炫富有沒有?”

“兄弟,你牛逼啊!”沈雲飛興奮道。

“你看到我的麪包車沒有?”高揚問。

“看到了,好像還是長安的,沒有空調的兩萬多的那種。”沈雲飛道,心想這個哥們只是開着長安麪包車的,這麼問難道有什麼牛逼的逆轉?可是這個高揚渾身上下看不出一絲一毫的牛逼之處啊!但是兄弟之間,也不用講這些,主要看緣分,能聊得來,聊得開。所以沈雲飛心底並沒有鄙視高揚的長安不帶空調的麪包車。

“你是不是覺得我一個開長安麪包車的,肯定沒有什麼錢?”高揚玩味笑道。 看着高揚玩味的笑意,沈雲飛心中納悶了,難道這個不起眼的小子也是個極盡裝逼能事的極品?

“從表面上來看,確實看不出你是有錢人。”沈雲飛笑道,“我這也是實話實說啊!”

“你說的不錯,我從樣子上看,的確看不出我有錢,但是你看看我的卡!”高揚說着很隨意地拿出一張黑卡道,“這種黑卡你認識嗎?”

“靠!果然是裝逼的,這種黑卡沒有個幾千萬上億的銀行根本不給你辦啊!”沈雲飛驚訝道,“我爸就說不給我辦黑卡,只給我金卡,所以,每次花錢的金額都有限制啊!”

“是的,我這樣的黑卡有好幾張,但是我這麼有錢,爲什麼開着長安麪包車呢?爲什麼不買個寶馬奔馳呢,就說蘭博基尼、瑪莎拉蒂什麼的也能買得起啊,就算買麪包,那起碼也得是五菱的吧?”高揚笑道,“兄弟,你知道爲什麼嗎?”

本來,沈雲飛心想你就是裝逼,扮豬吃老虎的吧,但高揚這麼一說,沈雲飛疑惑了。

“爲什麼呀?”沈雲飛疑惑道。

“你肯定想着我這樣方便扮豬吃老虎啥的,其實這些都是浮雲,哥這是低調奢華,跟你開着英菲尼迪被人當成奇瑞有異曲同工之妙,你想想看,哥口袋裏揣着黑卡,身上卻穿着幾百元的普通衣服,再開着長安之星麪包車,那是多麼的暗爽啊!”高揚笑道,“如果你泡妞,一開始小妞肯定看不上你呀,一個開面包車的,妹紙根本不拿正眼瞧你,但是哥在關鍵時刻,砸出個幾百萬幾千萬,一下子就可以亮瞎這些人的狗眼不是?扮豬吃老虎也是這個道理,遇到一些有錢的富二代什麼的,瞧不起哥是不?哥直接將你的豪車砸了,然後兩毛錢一斤賣給收廢鐵的,接着甩下一沓人民幣,這破車,哥給你一輛新的又怎麼樣!”

“哇,你真會玩啊!”沈雲飛驚訝道,“把裝逼裝得很徹底啊!”

沈雲飛剛剛聽到高揚說砸車,立馬想起什麼,然後盯着高揚看了看。

“望毛啊?哥喜歡的是女人好不!”高揚啐道。

“我階段,我在網上看過一個視頻,說什麼牛逼人物怒砸十輛寶馬的事,我怎麼覺得那個人的背影跟你很像呢?”沈雲飛疑惑,“不會是你吧?好像故事就發生在龍城!”

“啊,這種小事,我一般都很少對別人提前,你既然這麼說了,我就明確告訴你,那十輛寶馬七系就是兄弟我砸的。”高揚一副四十五度仰望天穹的樣子道,“當時一個富二代很囂張,所以老子就砸光了龍城所以的寶馬七系新車,讓那個富二代再也買不到車!”

“天啊,兄弟,你太牛逼了,我有點喜歡上你了!”沈雲飛已經開始露出崇拜的神色。

“我說過,我喜歡的是女人!”高揚笑道,“所以你可以崇拜我,最後不要喜歡我!”

“你妹的,跟我玩深沉是吧!”沈雲飛笑道,“兄弟,你這麼牛逼,是開公司的還是?”

沈雲飛想到這個高揚如此牛逼哄哄,起碼有個資金來源,就是富二代也不能讓他這麼玩法啊,錢不當錢啊!他哪裏知道,高揚砸完那十輛寶馬七系沒多久,那富二代的爹就很乖的將一千多萬大哥高揚了,不過,直接打緊葉湘兒的賬號,然後葉湘兒說算作高揚上繳的房租了,天啊,有沒有這麼貴的房租啊!坑爹啊!

“我開開公司,萬萬幫派,泡泡小妞,抓抓壞人。”高揚笑道,“別的也沒有什麼事!”

“兄弟,你開公司,還搞幫派?”沈雲飛驚道。

“是啊,正義幫聽過沒?”高揚道。

“好像聽過,是龍城東面新冒出來的一個幫派,最近好像沒有什麼動作。”沈雲飛道,“難道這個正義幫是你的?”

“大家聊得這麼開,都是兄弟,我就實話告訴你。”高揚神祕道,“我就是正義幫的幫主,這是個祕密,好多人不知道的哦!”

“啊,你就是正義幫的幫主!”沈雲飛直接震驚了,“要不要這麼牛逼啊,讓我開英菲尼迪的情何以堪哪!”

“低調你懂麼?平時打打殺殺的事情,都讓手下的人去做。“高揚笑道,”我這個幫主很少出面的,總攬大局就可以了。”

“兄弟,我們兩個今天這麼投緣,不如結爲異性兄弟怎麼樣,以後在龍城,乃至整個江南,我們都生死與共如何?”沈雲飛滿眼期待道。沈雲飛想到這個高揚如此牛逼,自己也是到龍城時間不長,對自己的家族自己的公司以後的發展都有幫助,多個朋友多條道啊。還有韋小寶就是這麼幹的啊,沈雲飛最喜歡的角色,沈雲飛自認爲自己很有俠義心腸,所以就想和高揚結拜了。

“靠,學韋小寶啊!”高揚笑道,“你爺爺的,想不到我們還志趣相投啊!”

“啊,那擇日不如撞日,高兄弟,我們不如就現在此時此地結拜如何!?”沈雲飛笑道。

“此時此地?”高揚笑問。

“此時此地!”沈雲飛堅定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