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又從房間走了出來。

「還好。」她還應付得了。

「那你周末有沒有時間?」

「怎麼了?」看出母親有話要說,葉靈站住了腳步。

「樓上李阿姨,她的孫女今年剛上初一,說成績怎麼也跟不上,想找人幫忙補一補,她讓我問問你。」

補習?葉靈搖頭。

「不願意?沒關係,李阿姨也是擔心找的人信不過,所以讓我先問問你,你是她們看著長大的,如果你肯教,就不用找別人了。但你今年初三,自己也要學習,那我幫你跟李阿姨回絕了吧。」

「嗯。」葉靈對李阿姨的小孫女有點印象,很……活潑的一個女孩子。如果要她教,還是算了吧,免得誤人子弟,老師哪是那麼好當的。

想想他的那些老師……葉靈搖搖頭進了房間。 ……

看到月霓裳這個模樣,美姬子忍不住抿嘴輕笑了起來:「霓裳姐,你就別裝了,全部在臉上寫著呢。」

月霓裳忍不住摸了摸她那有些滾燙的臉頰,怯生生道:「美姬子,真的很明顯嗎?」

「當然是真的了,」美姬子笑著道:「你看,主人在看你呢!」

月霓裳一時之間內心如同小鹿亂撞一般,坐立不安,臉頰通紅,不敢正視林逸,小腦袋偏到了另一邊,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

林逸不傻,看到了月霓裳這邊的反應,也是忍不住輕笑了起來,別說啊,月霓裳這小妮子看上去挺可愛的,還會吃醋了!

林若煙的心裡頭正在想事情,沒有注意到這邊,只是道:「好了,明天我們去找五大家族,一家一家的找,試一試看看能不能用錢解決,如果能用錢解決了,那也就不用像你說的那樣血淋淋了,睡覺吧!」

林若煙下了逐客令,這裡本來就是她的房間,也有資格說這話。

眾位女人離開了,倒是劉帥帥,悄悄的瞥了林逸一眼,忍不住悄悄道:「林哥,你當真打算幫月無瑕?」

「現在也是沒有辦法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林逸擺了擺手道。

劉帥帥也看到林逸的心意已決,不好再說什麼了,只好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林逸有些鬱悶的坐在了一旁的沙發上面,表情有些鬱悶,當初這月無瑕差點殺了他,可是現在居然還要幫月無瑕,林逸的心裡頭有些不對勁。

倒是林若煙,看到了林逸這個模樣,忍不住抿嘴輕笑了起來,搖了搖頭,轉身回到了卧室裡面去睡覺。

倒是林逸,躺在沙發上面睡覺,睡了半天也沒有睡覺,想起了月霓裳剛剛吃醋的表情,嘴角掛上了笑容,心裡頭也是痒痒了起來,望了一眼林若煙的房間,此時燈已經滅了,忍不住嘴角掛上了一絲笑容,轉身偷偷的離開了房間,直奔月霓裳的房間而去。

而就在林逸離開之後,「咯吱」一聲,林若煙的房門開了,此時的林若煙穿著一席白色的睡袍,那粉嫩的臉頰之上有些羞紅,忍不住嬌嗔道:「林逸啊林逸,房間裡面有我呢,你就偷偷的跑了,我都懷疑你是不是男人!」

林若煙和林逸已經確定了關係,來到大月氏之後,林若煙一開始還有些戒備,害怕林逸心懷不軌,可是一連好幾天林逸都沒有動壞心思,女人有時候就是這樣,男人來了,覺得男人壞,心懷不軌,可男人不來了,又覺得男人好像沒有一點男人的氣概。

憤憤的沖著門外瞪了一眼,然後踩著拖鞋優雅的轉身回了房間,這女人如果漂亮了,有氣質了,就連踩著高跟鞋都覺得很優雅。

至於林逸,敲了敲門,等到門開了之後,立刻就衝上去報月霓裳,然後壓在了沙發上面,這可把月霓裳嚇了一跳,仔細一看,才發現是林逸,沒好氣道:「你怎麼來了?不去陪你的林若煙了?」

說著月霓裳嘟起了粉嫩的小嘴唇,表情當中儘是醋味。

「酸,真是太酸了,」林逸沒好氣道:「我說月霓裳,你什麼時候也能這麼吃味了?」

「誰……誰吃味了?」月霓裳紅著粉嫩的臉頰,輕哼一聲道:「你走,你馬上走,陪你的林若煙去,別來找我,我可惹不起!」

月霓裳分明就是因為白天的事情有些吃醋,心情不高興,她奢求的也很簡單,就是讓林逸哄哄她,女人嘛,三分騙七分哄,只要用心了,沒有哄不高興的。

可是偏偏林逸就是一個不會哄女人的男人,當下挑了挑眉毛:「那我可走了啊!」

「走,馬上走!」月霓裳更加憤怒了,你安慰我兩句會死嗎?

林逸轉身就離開,態度有些冷漠,晶瑩的淚珠瞬間就掛上了月霓裳那粉嫩的俏臉,拿起抱枕就朝林逸扔了過去:「林逸,你這個混蛋,你就不能安慰安慰我嗎?」

林逸回過頭來,一把抓住了抱枕,嘴角還掛著笑容呢,結果一看到月霓裳都流眼淚了,也是一下子有些著急了起來,來到了月霓裳的身邊,輕輕的攬住了月霓裳的嬌軀:「這是怎麼了呀,我就是跟你開個玩笑而已,怎麼還哭了呢?」

「你壞,你壞,你就是壞!」月霓裳的粉拳狠狠地招呼著林逸。

當然了,如果月霓裳用了全力,那也是很疼的,畢竟月霓裳也是練家子,可是在這種情況下,女人哪裡會用全力啊,無非就是用粉拳招呼招呼林逸,以示自己的不滿。

粉拳打在林逸的身上軟綿綿的,就如同按摩一般,林逸更加用力的攬住了月霓裳的嬌軀:「行了,都多大人了,還生這種小孩子的氣,你看看,還哭鼻子了,丟不丟人吶?」

月霓裳瞪了林逸一眼,帶著哭腔道:「人家都說你的女人了,可你呢?一點都沒把人家放在心裡,我看呀,我還是趕緊回國去,繼續當我的交際花去!」

說著月霓裳推開了林逸,拉過一旁的抱枕,抱在了懷中。

「行了,別生氣了,我錯了還不行嗎?」林逸抱住了月霓裳,不顧月霓裳的反對,吻住了月霓裳那粉嫩的小嘴唇,月霓裳一開始還有些反對,到後來就抱住了林逸的虎背,開始瘋狂的回應了起來。

紹宋 月霓裳一旦瘋狂起來那可是非常可怕的,三下五除二,就正面相對,然後主動索取,林逸一直是被動的,月霓裳是主動的。

可能是玩夠了,最後月霓裳趴在了林逸的懷抱當中,享受著這難得的餘韻。

林逸也是忍不住鬆了一口氣,這女人真是太野了,差點就抵不住了,抱住了月霓裳的嬌軀,微微一笑道:「現在舒服了,高興了吧?」

「哼,」月霓裳翻了一個白眼:「這才剛開始,今天要和你大戰三百回合!」

「噗——」

林逸差點沒噴出一口血來,沒好氣道:「月霓裳,你當我是種豬呢?」

「連我都滿足不了,還找那麼多女人,你不怕腎虛嗎?」月霓裳輕哼一聲道。

男人最聽不了的就是這種話,林逸也是如此,當下也是不服氣了,把月霓裳摁在了沙發上面就開始了起來,整個過程足足持續了有一個多小時,把月霓裳這小妮子弄的慘叫連連,求饒不已。

林逸這才放了月霓裳,不再控制了。

等結束了之後,林逸攬著月霓裳的柳腰,靠在沙發上面,嘴角則是抽著煙,表情當中儘是愜意。

月霓裳望著林逸,抿著小嘴唇道:「林逸,你真的好壞,有時候我真的好害怕,你身邊有這麼多女人,有一天你會把我忘了的!」

「那怎麼會,」林逸瞪了月霓裳一眼:「別瞎想,我怎麼也不會忘了你的。」

「真的?」月霓裳道:「如果你要是忘了怎麼辦?」

「如果我要是忘了,就讓我一輩子不能人道,行了吧?」林逸有些無奈道。

月霓裳則是掛上了笑容:「誰讓你不能人道了,你要是不能人道了,你那些女人可怎麼辦?」

林逸沒有說什麼,只是靠在沙發上面,隨口道:「我怎麼總覺得你和月無瑕好像啊,你們兩個人的眼睛,鼻子,你看看,就好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你會不會是月家人?」

月霓裳愣了一下,沒好氣道:「我怎麼能是月家人啊,我不過是一個沒人要的孤兒而已,還有啊,我就是鼻子高了一點,和西域人很像,哪有和月無瑕就像是一個模子裡面刻出來的?」

…… 葉靈執迷於刷怪。

每天跑地圖,為的就是看哪裡的怪爆的錢幣多。

「劍剎哥哥,人家有事找你。」一個幫里的女生髮信息給他。

葉靈無語的看著信息,不知如何回復。

「你答應帶我刷本的,人家今天找齊了人,就差你了。」

對方發來的是嬌滴滴的語音,不知道有沒有十二歲的感覺。

葉靈嘆了口氣,別人欠的債他來還的感覺。

要了個地標,葉靈奔了過去。

而等在那邊的都是幫里的幾個人,抵不過的背叛竟然也在。

葉靈看著陸海濤,這算不算「緣份」?孽緣的緣。

但是答應別人的事,她還是習慣去做。

能現在完成,那就完成了。

因為他的等級最高,他們倒是以他為隊長,算是聽他的。

葉靈特別注意陸海濤,避免發生一些導火線一樣的東西。

在原主的整個事件中,陸海濤可以說就是那條導火線,因個人矛盾,而把他在網上的行為公佈於眾,若是一般人,玩遊戲並不會受到太多指責,可是原主從小到大都是乖乖學生,認真學習,對人有禮貌,尊老愛幼,獨立自主,是好學生的代表。經常受到左鄰右舍的誇讚以及父母的表揚。

但是,陸海濤不單爆出他玩遊戲的事,連他在網上的言行也公布出來,網上的他言語粗俗,囂張自負,談戀愛,約架,甚至是他對幫主的奉承,都被無限放大,使他從小到大的形象轟然崩塌,本來就對自己的性格存著許多的猜疑,事件發生后,每天面對鄰舍與同學的異樣目光,還有父母眼底深深的失望,都時刻刺痛他的心,終於在某天情緒爆發,選擇了不歸路。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抵不過的背叛——陸海濤的作為。

葉靈已經在避開這個人,但是他的出現頻率並不低。

「劍剎哥哥,你真好!」落影繽紛走至他旁邊,帶著仰慕的目光一副親近的模樣。

如果是原主,必定昂起頭享受這種狀態。

可是葉靈暗暗搓了搓手臂,不著痕迹的拉開兩人的距離。

「紛紛,既然人齊了,就開始吧。」陸海濤看了他一眼就移開。

「嗯嗯,今天的本不難刷,我只是差其中的兩件裝備,想要刷齊,謝謝大家來幫忙。」

其餘四人都是男生,聽落影繽紛這樣說,除了葉靈,個個都保證不管刷幾次,一定會幫她刷齊。

葉靈卻皺了眉,刷裝備那是那麼容易的事,運氣不好,刷幾轉都不一定爆得出來。

「你缺什麼?」

「啊?」落影繽紛先是一愣,然後一喜,連忙報裝備。

葉靈翻翻自己的庫存,只找到一件衣服。

「謝謝劍剎哥哥!」

其餘男生給他一種低壓的目光。

葉靈抬眉,他也不想給呀,但是這樣省下來的時間夠他爆數倍價錢的其它裝備了。

還給錢幣呢。

時間成本懂不懂?

他們不懂,只是覺得被他搶了風頭,但又實在是自己沒貨拿不出手,像吃啞巴虧。

「走吧。」葉靈不管別人的心情,帶頭先進了副本,終歸自己會跟上,走快點,時間有限吶。 葉靈第一次和人配合。

雖然是級別比他低的副本,但怪多也不好打。

本以為有五個人,大家一起打不會有很大難度。但他回頭,看見三個男生都往落影繽紛身邊湊,好像打怪只是業餘的,來到身邊才解決掉,又悠哉閑哉的說說笑笑。

他們該不會以為他這個開路的也這樣閑的吧?

既然一起打,為什麼要他一個人耗葯?

這是他剛才補血的時候發現的,這葯有人出錢呀?當然沒有啦!

於是葉靈也學聰明了,別人能划水,他就不能么?看著皮厚的,他就退一退,腳步一側,讓旁邊的人上。

慢慢打著打著,大家自然看出了葉靈的意思。

可是又沒法當面指責什麼,唯一沒有惹眾憎的是他始終離落影繽紛遠遠的,令另外的男生氣順了一點。

但是這樣的你推我讓,竟然差點通不了關。

幾人你看我我看你,內心一片尷尬,表現不成反丟臉了。

於是接下來,認真了不少。

刷了三轉,把配飾爆出來,葉靈第一個離了隊。

「劍剎哥哥……」落影繽紛喊住他。

「還有事?」葉靈停住腳步。

落影繽紛卻一臉可憐的看著他。

他做了什麼嗎?葉靈努力想了想,自己沒欺負她吧?

「紛紛叫你,你這是什麼態度?」陸海濤打的是字。

「我不是問她有什麼事了嗎?」他很禮貌且耐心的等她說話了。

「女生叫你,你就是這種態度嗎?!」

「那要什麼態度?」 https://ptt9.com/29316/ 葉靈反問。

「你這是什麼態度!」

感嘆號都用上了,應該是激動了。

葉靈靜靜打字:「我禮貌的在等她說話。」 我親愛的鬼丈夫 不然早走了,時間寶貴。

「禮貌?你這還禮貌?!你騙鬼啊你!」陸海濤也是個出名的爆脾氣。

「……」

葉靈覺得再解釋下去,還是無法消他的火氣。

「落影劍剎,你囂張什麼,不就是個堂主嗎?有什麼了不起的!玩了這麼久等級還么低,拿什麼傲,切!」

葉靈眨眨眼,這等級低嗎?

翻了一下對方的資料,85級。

我沒傲……葉靈忍住不開口,但心裡卻莫名的爆了好多粗話。

彷彿馬上就能指著人叫單挑的衝動。

打一架才爽!

去,跟他單挑!

像是轟炸機般,一直在鼓惑著他。

看向陸海濤的眼神都變了。

「不服氣,來單挑啊,有本事打一架!忍著算什麼爺們!來啊!」陸海濤拿著武器指著他,若不是系統的限制,必定戳到他心窩了吧。

被人戳心窩了,為什麼要忍著?!

心裡彷彿有一堆抓狂的動物在嘶吼:他等級比你低,怎麼打得贏你!你是堂主!被人當面挑釁你忍他幹嘛?干他呀,立威呀!否則以後誰都可以欺負你啊!這是江湖規矩,打回去懂不懂?!

不懂。

葉靈跟心裡的聲音回了一句。吵得他頭都暈了,反而聽不清楚那些暴躁的聲音。

「沒事我先走了。」打架什麼的,他沒興趣。

「劍剎哥哥……」

「有事發信息。」雖然不懂原主交這種朋友的意義,但是他不會主動破壞些什麼的。 ……

林逸仔細的打量著月霓裳,事實上確實是這樣,月霓裳的鼻樑骨相比較漢族人來說確實高了一點,就像月霓裳所說的那樣,和西域人特別像。

林逸搖了搖頭,把這個念頭甩出了腦海,可能就是一個巧合吧,只是世界上真有這種巧合嗎?都姓月,而且模樣還有些相似。

「怎麼,你覺得我和月無瑕有關係?」月霓裳看出了林逸內心當中的疑惑,不解道。

「沒有,我就是有些好奇,算了算了,不說這個了,」林逸擺了擺手,琢磨了一下道:「你做生意的水平怎麼樣?」

「看怎麼說了,如果讓我投資,我肯定不行,不過讓我去談業務什麼的,應該還湊合吧,」月霓裳琢磨了一下道:「不過都知道我是交際花,沒有公司要我的。」

「那可不一定,」林逸笑著道:「不如你去給林若煙幫忙吧,她現在整合了四大財團,公司的事情也越來越繁忙,給她忙的都不可開交,有了方碧涵這一個助手還是有些忙不過來,我看不如你也去吧,你一天這樣無所事事的,不如找個事情來。」

月霓裳抿住了小嘴唇:「怎麼,你不願意養我嗎?」

「那倒不是,別說養一個你了,就是十個都沒問題,」林逸無奈道:「你要是不願意那就算了,我就是這麼隨口一說。」

「我也沒說不願意呀,」月霓裳嘟起了粉嫩的小嘴唇:「反正我也沒事幹,去就去唄,就是不知道林若煙願不願意要我。」

「那有什麼不願意的啊,你放心吧,這個話我來說。」林逸拍著自己的胸口保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