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頓時一愣,倒不是怕林沐雪會把自己的事暴露出去,而是意識到可能真出事了。

這半個月以來從沒聽說過魔門的動向,現在林沐雪作爲大師姐突然要回去了……

“是魔門那邊又起什麼事端了嗎?”江北皺眉問道。

“暫時還不知。”林沐雪緩緩從腰間取出了一個小的令牌,那令牌竟然出現了強烈的靈力波動。

江北不由得想起來老爹那一用就碎的破牌子…… “必須要走嗎?”江北緩緩擡起頭,看向林沐雪這滿是不捨的臉。

林沐雪微微點了點頭,張了張嘴巴,卻沒說出來話。

“什麼時候再回來了?不是說好了要在這成爲二階丹師的嗎?”江北咧嘴笑了笑。

林沐雪沉默了,她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樣的分別。

“不知道……這次宗門叫我回去很急,不然不會用這個陣牌的。”林沐雪咬着嘴脣說道。

“回去吧,畢竟是正事。”江北隨口說道。

林沐雪又點了點頭,轉身便要走,卻是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想起了什麼一般,又轉過身來。

將軍夫人嬌寵日常 “怎麼了?”江北微微一愣。

щщщ ●Tтkǎ n ●¢O

林沐雪搖了搖頭,緩步走了過來。

在江北詫異的目光之中,下一刻,自己好像是被抱住了……

正當江北反應過來想要反抱住林沐雪的時候,林沐雪已經放開了他,大步的走出了這隻供二人煉丹的小房間。

江北張了張嘴巴,隨後輕輕笑了笑,沒有再說話,只是看着林沐雪的背影,看着她的離開。

一整天的時間,江北像是丟了什麼一般。

感覺像是被甩了啊,不對勁,感覺是羞答答的小情侶突然就要異地戀了一樣,還沒手機發消息的那種……

沒事!等她處理好了宗門的事情之後肯定還是會回來了的。

江北把抓成了雞窩的髮型弄好,這才走了出去。

作爲一個擁有着大心臟,加鋼鐵直男的完全體,江北還是很豁達的,但是有點想哭是怎麼回事?

好像中了毒,林沐雪的毒,有點難受。

午飯沒吃,沒胃口,等到晚上的時候,江北終於捨得從煉丹房出來了,上午林沐雪走了他也沒送她,在他看來這就是下樓取個快遞那麼簡單的事,但是現在有點後悔。

很煩啊。

而丹堂大堂,還是依舊,人來人往的,要麼就是弟子在用宗門積分兌換着丹藥,再不就是來這三兩成羣的不知道在交談着什麼。

當然了,不乏很多的人想看看這名譽連山脈的女人到底是何種模樣,但殊不知,林沐雪也已經回了冰寒閣。

大堂內,侯煙嵐依舊還在等着江北。

江北出來的時候也第一時間看到了她,遠遠地打了個招呼,面帶笑容的走過去。

“她回去了,不過說是很快就會回來。”侯煙嵐輕輕挽住江北的手臂,笑着說道。

只是這笑容有些勉強,顯然已經習慣了有林沐雪的存在了,突然回去了她也有些失落。

江北咧了咧嘴,沒說出來話,到最後只是點了點頭。

心中仍是有些好奇,到底會是什麼事,能讓冰寒閣這麼着急,這次林沐雪回去了會不會有危險。

可是到了晚上的時候,江北便明白了……

“什麼?你要去參加試煉?”江北傻愣愣的看着面前的秦墨白,滿臉的不解。

秦墨白一臉嚴肅的點了點頭,答道:“說是試煉,但是絕對是充滿着危險,我也只是聽說過這殞神禁地的名頭,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開放了。”

“殞神禁地?”江北微微皺起眉頭。

“不錯,這次殞神禁地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突然開放,我也是今天才收到的消息。”秦墨白一臉的凝重。

“裏面有危險嗎?”江北攥緊了拳頭,所料不錯,這次的林沐雪回去肯定是因爲這個。

“不知道,但這次劉長老讓我帶領一衆內門弟子參加試煉,就連劉長老都沒進過這禁地。”秦墨白沉聲答道。

江北微微點了點頭,便不再說話,而秦墨白又說了幾句他知道的,便離開了。

當然了,這些話江北壓根就沒放在心裏。

但是唯有一句話他聽懂了,這次魔門的人也會參加,而且多半會有聖子級別的存在,相應的,正派宗門的不少親傳弟子也會加入進去……

江北意識到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林沐雪回去,九成九是因爲這個了。

第二天一早,江北便去找了王德壽,問個清楚!

“砰!砰!砰!”急促且有力的敲門聲響起。

屋內的王德壽皺了皺眉頭,直接喝道:“進!”

見到來者是這滅霸,王德壽臉上才掛上一抹不太自然的笑容,這一段時間這滅霸和他的猛男集團雖說接下了以前丹盟的不少“生意”,而且對丹堂的這幫長老也還行。

但是總覺得丹堂的人已經被江北徹底給籠絡了,他也彷彿失去了之前那般的絕對實力。

“王長老,早上好啊。”江北笑着打了個招呼。

“嗯,滅霸,你這大早上的不去煉丹怎麼來我這了?”王德壽略帶疑惑的問道。

“王長老,不知你可聽過一個叫什麼殞神禁地的地方?”江北直接問道。

也懶得跟這老頭玩什麼彎彎繞,直接點對大家都好。

但是江北的話說完,王德壽的心裏瞬間九曲十八彎,這小子這時候來問自己這個問題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他聽說了這殞神禁地的事?

沒錯!那林沐雪作爲冰寒閣的大弟子已經離開了造化門,回冰寒閣準備行程了,這滅霸肯定是關心了!

“這殞神禁地嘛……是上古的一個禁地了,據說是曾經有神靈隕落之地。”王德壽摸着鬍子說道。

心裏已經打定主意想要坑江北一下。

江北心裏暗罵這老頭不是東西,說的不都是廢話嗎?老子問你的是這個?

但是雖然心裏各種草泥馬奔騰着,態度上還是得謙虛點。

“王長老,不知可否跟小生詳細說說?聽說這次秦墨白他們也都會參加。”江北一臉笑容的問道。

“不錯,不光是我們造化門,所有的宗門,甚至還有魔門的修士也都會參加。”王德壽一臉深意的說道。

江北眼珠子轉了兩圈,沒有說話,等着這王德壽繼續坑自己。

“不過這些也都是那幫內門弟子的事,與我們丹堂沒什麼關係,滅霸小友怎麼想起來問這個了?”

“王長老,不知可否爲我弄三個名額?”江北真是懶得跟他廢話了。

王德壽明顯的一愣,滿臉驚訝的看着江北。

江北心裏又是一頓麻賣批,裝,還在這裝!

“滅霸小友,這殞神禁地的名額可不是那麼好辦的啊……”

“哦,那我自己去找門主大人要了,反正你弄不到。”江北撇了撇嘴,直接就把大哥搬出來! 江北這話一說出來,當時這王德壽就跟吃了死蒼蠅一樣難受啊。

屁股當時就覺得坐在釘子上,根本就坐不住了,站起來邁出來兩步就把江北拉住。

“這個,滅霸小友,門主最近因爲這事兒已經很忙了,我們還是不要去打擾他了吧……”王德壽一臉和藹的建議道。

江北也覺得這是個非常有建設性的建議,笑着點了點頭。

這嘴一咧,牙一呲的樣子,王德壽是怎麼看怎麼鬧心啊。

但是沒辦法啊,人家背後有那麼多人給他撐腰,而且人家還有個近三千人的弟子團伙,不由得他不慎重對待。

本還想着從這滅霸身上撈點好處,順路就給他弄幾個名額,但是現在看來,好處是撈不到了。

萬一真給捅到門主那,他自己也絕對吃不了兜子走。

江北能真去找那個什麼門主?不可能!他看到那老傢伙都慌呢!

這種強者一個個的喜怒無常的,這一秒可能還對你很和藹,下一秒可能就看中了本尊的美色,然後就要幹翻自己。

太可怕!

江北看着王德壽這個難受的樣子,很想問問他到底是個什麼感覺,但是終究還是沒問出來。

見好就收。

“滅霸小友,你作爲丹堂的新人,雖然實力不俗,但是你可要知道,那殞神禁地可不是什麼好去處啊……”王德壽還想要繼續一下,不太想放棄。

“王長老,你也知道,我這一個來月在造化門待得實在是沒什麼勁,也想出去放鬆放鬆心情。”江北笑着說道。

隨後,不經意間摩擦了一下自己的小戒指。

這簡單的一幕,瞬間讓王德壽眼睛亮了起來。

“好!既然滅霸小友你決定要去,那老夫就去幫你要幾個名額!包在我身上了!”王德壽拍着胸脯保證道。

說罷,眼睛盯着江北,等着他能從戒指裏取出一點可以促進大家感情的東西。

“好的,王長老,那就多謝你的幫助了。”江北一臉真誠的答道。

下一刻,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一般,趕緊說道:“既然這樣,那小生先回一趟雲瀧城,我爹這幾天想我了,王長老你應該不會介意吧?”

王德壽現在應該不是吃死蒼蠅了,這是直接吃屎了,臉都綠了。

但他是強者,他堅強!

王德壽擺了擺手,強撐着笑容擺着手說道:“哪裏哪裏,滅霸小友快去快回,內門弟子三天後出發了。”

江北笑了笑,轉身就走,也不跟這老頭子廢話。

回去和侯煙嵐以及江南說明了一下情況,也沒有再找秦墨白和其他人,直接就踏上了回雲瀧城的路。

他得去找老爹問個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有時候性命絕對不能被這幫道貌岸然的老傢伙們給掌控了,還是得問問老爹什麼情況。

上午收拾好東西出發,下午便到了雲瀧城,腳力在這擺着,畢竟造化門在連山脈的中央。

家裏的丹閣竟然歇業了……

江北一臉無奈的搖了搖頭,老爹也真是的,哪有這麼做生意的?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

推開門,喊了一嗓子,“爹!我回來了!”

“喊什麼喊!”與此同時,江萬貫也緩緩從樓上走了下來,有點難受,這敗家玩意怎麼突然就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