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塵卻是無比篤定的說道:「我的夢境不會出錯,就是葉青天殺了紀無涯將軍!」

「讓我作證原來是因為他得知的方式太離譜了,這小子到底什麼來頭?」

不管別人信不信江塵的話,反正現在卿伊是對江塵深信不疑。

「哈哈哈,好!」

「想要知道是不是葉青天殺的很簡單,去找一趟他便知道了。」

「卿帝,跟我走一趟!」

紀無傲一把抓着江塵,身形化作一道青煙消失不見。

而卿帝則忐忑的跟在紀無傲身後,三人直奔南域而去。

當幾人進入南域境內的時候,西門頓時感到了卿帝的氣息。

「卿帝?還有一股玄之又玄的氣息,他們怎麼會到南域來?」

西門眉頭緊鎖,百思不得其解。

「聖師,隨朕走一趟,卿帝帶人來到南域了。」

「什麼?這個時候過來……難不成是因為紀無涯的死?」

萬天流也是眉頭緊鎖,連忙跟着西門朝着卿帝所在的方向趕去。

由於卿帝身上的氣息太過獨特,故而他一踏入南域疆土便會被西門得知。

很快,雙方碰面,西門和萬天流的目光均是不約而同的落在了紀無傲身上,他們只感覺紀無傲有些面熟,但卻不知道對方的身份。

「這位乃是天機閣紀無傲紀大人,此行乃是徹查紀無涯之死。」

卿帝冷哼一聲,對待西門和萬天流沒有好臉色。

「天機閣的人?紀無傲?跟紀無涯定然關係匪淺。」

西門和萬天流均是神色難看的微微拱手行禮。

「不必驚慌,我不會參與你們兩域的鬥爭,此行我只為兄長報仇。」

紀無傲彷彿看穿了兩人的心思,只是淡淡的擺手道。

聞言,兩人不約而同的鬆了口氣,「有什麼幫得上忙的地方?」

「帶我去找葉青天!」

紀無傲幾乎是用命令的語氣,居高臨下的看着兩人說道。

「葉青天?難不成是葉青天殺了紀無涯?這倒是給我們省去了兩個大麻煩。」

萬天流心中大喜,不管是葉青天還是紀無涯,對南域的危害都極其大。

本來萬天流還有些忐忑,但在知道紀無傲的目的之後,心中竟是有些竊喜。

「葉青天如今就像是烏龜一般躲了起來,我們也找不到他的位置。」

自從上次毀了葉青天的老巢之後,葉青天的行蹤變得愈發神秘,他們甚至都有很長時間沒有聽到葉青天的消息了。

一邊的江塵暗中觀察著許久未見的兩位故人,心中稍微安定了不少,雖然跟他計劃的有些不一樣,但始終都還是按照他的計劃發展着。

他只是沒有想到紀無傲會直接帶他來南域找葉青天。

萬天流此刻也注意到江塵的存在,他只是感覺眼前的少年很不凡,忍不住多打量了幾眼,腦海中更是莫名其妙的浮現了江塵的身影。

「也不知道那小子現在在東域怎麼樣呢?這麼久都沒有消息,又時逢亂世……」

萬天流面露擔憂之色的看向東域方向,殊不知這些動靜都是江塵搞出來的。

「廢物,就知道你們靠不住,難怪這麼多年都無法剷除魔頭。」

紀無傲手中拿出一塊金色羅盤,滿是嫌棄的罵道。

「你可一定要找到葉青天,不然浪費了我這麼多心血。」

江塵在心中祈禱著一場好戲的上演。

。 「斬!」

冥熵雙手握住長刃,猛然劈斬而出,刀光閃耀,幽燚之火凝為一束黑光射出。

秦楓雙手揮舞,催動星河天戰圖中的無盡殺意匯聚成一柄長劍,揮斬而出,化為一道金光。

「轟隆!」

黑光與金光相撞,爆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伴隨着可怕的能量風暴席捲而出。

秦楓心知以其一己之力難以匹敵對方,連忙後退,並招呼幽汋與幽啟玄,三人相合一處。

「助我!」秦楓喝道。

幽汋沒有絲毫猶豫,立即催動靈體,將自身剩餘能量盡數輸給秦楓。

幽啟玄遲疑了一息,旋即湧出一股強大的精神力,毫無保留地給予秦楓所用。

秦楓驅使著兩股力量匯聚於星河天戰圖之上,令其爆發出更為強大的威能。

黑光深邃,金光耀眼,二者彷彿靜止了時間,凝固了空間,令得山谷分為兩色。

「轟咔!」

星河天戰圖畢竟是真正的魔器,魔威浩蕩,終將冥熵的長刃壓制。

「噗嗤!」冥熵不禁吐出一口鮮血,望着秦楓眉頭皺起,面色有些猙獰。

幽汋與幽啟玄耗盡了力量,秦楓也是頗為虛弱,連忙沖幽花翎與幽玄冷喊道:「他已受傷,還不快出手!」

震驚發愣的二人回過神來,連忙祭出殺招攻去。

冥熵心知此戰已是討不得便宜,催動殘餘之力向後退去,擺脫攻擊后,喝道:「你叫幽鴻?本魔子記住你了!今日之屈辱,來日定找你償還!」

隨即,他帶着虛頡向著山谷之外退去。

秦楓等人無力追擊,更是不敢追擊。

玄鳳谷遭遇大難,此時變得破敗不堪,但那株黑色奇樹竟是還在,只是五枚奇果只剩兩枚。

翌日,奇果成熟,經過商議,秦楓與幽花翎各得一枚。

「唳!」

就在這時,一聲憤怒的鳳鳴響起,只見一頭黑色鳳凰從天而降,更是扑打出陣陣幽風與幽火。

「那是掩月玄鳳!」幽啟玄望見落下的鳳凰出聲道。

掩月玄鳳是鳳凰中一種,天賦極強,蘊含幽風火六種元素之力,成年即為魘獸。

眼前這頭卻是九品鬼獸。

秦楓等人連忙抵擋,化解攻擊。

秦楓與幽啟玄對其都頗感興趣,二者對視一眼,後者連忙退一步道:「幽鴻兄若是有興趣,便歸你了。我已有一頭九品鬼獸,以我目前修為,無法再收服這等級別的靈獸。」

「如此,多謝了。」秦楓說道,旋即出手壓制掩月玄鳳。

掩月玄鳳的實力不俗,但終究是敵不過秦楓,很快便是敗下陣來。

當着眾人之面,秦楓催動歸鴻宗的控獸訣,暗中卻是施展萬靈訣,準備收服掩月玄鳳。

以其展露出的修為,要想收服這等靈獸自然極難,他裝出極為吃力的樣子,頗為僥倖地在即將耗盡氣力之時將之成功收服。

聽掩月玄鳳所述,它自幼棲息於此谷,其祖上便是傳說中的那頭玄鳳,它還有幾個同族,不過在成年後便是紛紛離開,去了其他之地。。 和《西遊來行》的導演以及嘉賓們第一次溝通很愉快,約定要12月二十五號在一家烤肉店見面,這次聊天就結束了。

當然,《西遊來行》的節目組需要與WG公司溝通,兩邊交談,支付多少錢才合適,葉靈私底下和陳友導演說過,參加綜藝節目的名額只能是她,這也是她在防止WG公司不做人,畢竟這麼好的資源,不用在WG公司的藝人身上,反而浪費在她這位只有一年合約的藝人,怎麼想,WG公司也會不肯啊,其中以藍姐最為可惜了。

可是,葉靈才不管藍姐這些人的思想,人這個綜藝資源是她自己找來的,和公司有什麼關係,非常討厭經紀公司的這種做法。

只要WG公司不徹底封殺她這一年,《西遊來行》再堅定專用她這位藝人,WG公司不會卡她。

誰會想要得罪明顯有很大上升空間的演員?

明星只要包裝的好,誰都能成為擁有粉絲有商業價值的明星,可明星本身有本事,有實力,一般就很少會去得罪,在娛樂圈獨一無二的人,才能長久。

當晚和陳友溝通完畢,葉靈轉身就和金三問打了電話,說了新綜藝的事情,惹來了金三問的一陣嘆息,陳友的名聲金三問聽說過,好幾個著名綜藝的導演,基本上只要她上手的綜藝,都能大火,是付費平台的大熱門綜藝導演。

陳友的綜藝對葉靈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機會,金三問也會使力。

來到了音樂頒獎典禮這一天,註定星光璀璨,大牌雲集。

一大早就起來,先去美容室,做個保濕全身美容,做頭髮,等到在美容室弄完,再次回到了宿舍,開始穿上晚上要走紅毯以及舞台表演的衣服,是的,同一件,作為剛出道沒有一年的女團,再加上還是別的經紀公司,怎麼可能會出錢給十人準備禮服,能夠重新設計一套舞台服裝就差不多了。

穿好服裝,就開始在化妝師,因為今晚要表演第一張專輯主打歌曲,有點惡女的感覺,一個個都化上了煙熏妝,尤其是眼妝,葉靈的眼線在眼尾處上挑,有一種黑暗貓咪的感覺。

等到收拾整齊,大家準備吃午飯,全部都是三明治和牛奶,並且一人只有一個,不能多吃。

面對這要求,大家只有忍了。

下午五點鐘開始,按照頒獎典禮安排的紅毯順序,所有前來的明星們都乘坐各自的車,停在紅毯面前,與此同時,頒獎典禮是現場直播,各大粉絲們早就守候在直播間里,在明星們出現之前,鏡頭首先掃蕩者紅毯外的場景,上百號人守候在紅毯路上,手裡拿著攝像機的有,擺好攝像機架待在原地準備拍照的也有,各位娛樂記者以及各大雜誌的人們都守候在場地里。

【哇~~不愧是到年末盛典了,來的人好多!】

【肯定會來人啊,大家都要拍第一手資料,還有採訪呢!】

【希望我哥哥們今晚的造型不要失敗啊!我已經收購了哥哥們的造型師了,每次都要讓人吐槽半天。】

【不要刷別的彈幕了,我家女娃們出來了!】

【無敵可愛小女娃,牛奶皮膚小女娃!】

隨著第一組女團明星的到來,女娃們的粉絲開始在直播間瘋狂刷屏,要給她們的小女娃一個牌面。

穿著可愛的紗裙,手上還帶著毛茸茸的貓咪爪,每個人的頭上都夾著不同顏色毛茸茸的可愛玩偶夾子,這是一群長相丟屬於可愛那一類型的女孩們,出道兩年,在女團市場以可愛風格佔據了不少地盤。

【啊~~~~】

【長腿歐巴們來了~~】

【西裝的哥哥們好帥啊~~~】

彈幕像是播報一樣,來一個團體,就有粉絲們開始宣傳。

這次五位的男模團,一個個西裝革履,高挑的身材,加上不錯的顏值,剛出道的那一會兒吸引了不少粉絲,可後續公司們對男模團的發展沒有策劃到位,幾首歌幾張專輯下來,粉絲們反倒還沒有剛出道那一會兒多,但還是有不少的死忠粉。

一夥接著一夥,從紅毯開頭,走到了紅毯的盡頭,拿起筆在身後的簽名板上寫上自己的名字,然後接受紅毯對面的記者們以及鏡頭的洗禮。

one-oink出場的時間被安排在中間,一輛黑色的保姆車開在紅毯開始部分停下,車門從內推開,首先走下的是虞淼,她和王筱的站位分別是隊伍的兩邊,葉靈站在中間,身邊是劉媛媛和余甜甜。

就按照隊伍站隊的順序一個個走下保姆車,大家排隊向前走,耳邊響起著記者們的聲音。

「葉靈,看這邊!」

「葉靈,看這裡!看這裡!」

「轉頭,換個造型,葉靈,笑一下,面對這邊笑一下!」

「劉媛媛!看這裡!做出你古怪的撒嬌動作!」

「王筱……」

「虞淼……」

隊伍里稍微有名氣的成員基本上都能聽到一兩聲名字,然後朝著聲音的那個方向擺出造型,其中喊著葉靈的名字最多,小師妹的角色火了,可記者們居然找不到葉靈的第一手資料,在劇組裡的葉靈可以說變成了記者們的絕緣體,今天就要全部讓葉靈還回來。

當十人全部來到了紅毯的盡頭,大家就換了一種方式。

「所有人,看這邊!」

「來來,茄子,笑一下啊!」

「全部轉身,都看這裡,換個造型吧!」

「……」

隨著這群人的要求,葉靈十人只好照做,拍完照后,一一拿起筆在後面的簽名板上寫上自己的名字。

接下來,是接受採訪。

一陣常規問題之後,大家走進了整個頒獎場館,在屬於她們的座位坐下,隨著她們到來,正在觀眾席位上坐著的買票進來的粉絲們大聲叫著她們的名字。

坐在沙發上,接下來就沒其他事了,她們需要在這裡除了走上舞台的那段時間外,需要在這裡坐上好幾個小時。

後續有不少的歌壇大前輩出現,後輩起身向前輩們表示敬意,娛樂圈文化,大家都在遵守。

寧榮作為個人前來,就安排在one-pink組合身後的位置上。 李初晨只是用一根銀針,竟然就能改變他的病情,這這這,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唐正浩怎麼也沒有想到,他的外孫,現在居然變得這麼厲害了!

他是境外獄神殿殿主,勢力滔天,武功蓋世,還有過人的醫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