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成凌空懸浮在譚雲身前,右手猛然舉起,他身後的同門全部停止飛行。

「原來是天門神宮道友。」汪成盛氣凌人的看著譚雲,聲音雖小,卻充斥著不容反駁的意味,「交出身上火種、財物,然後給你三息,消失在我面前。」

這是一種命令而極為霸道的口吻。

「你為何如此囂張?」譚雲凝視著汪成,「還有我很好奇,我為何要把財物給你?」

不待汪成開口,其身後一名祖皇境九重的男弟子,便破口大罵,「我去你娘的,我們汪師兄讓你交出來,你就趕緊交出,廢你娘的什麼話!」

譚雲盯著那弟子,眼神越來越冷。

汪成皮笑肉不笑的對著那弟子擺了擺手,那弟子當即不再開口。

隨之,汪成看著譚雲,淡淡道:「你問得問題很好,汪某不介意回答你。」

「首先,不是因為我囂張,而是但凡我極樂神宗弟子都是如此。」

「其次,在這九百年中,凡是遇到我的天門神宮弟子,都會乖乖的把財物交給我。」

「若你不給很簡單,我會把你帶著祖戒的手砍下來,自己親自取。」

狠毒!

聽著對方狠毒的話,想到被極樂神宗殘忍殺害的百億名屬下,譚雲眼神越來越冷,戾氣愈發濃烈!

「呵呵,汪某說了這麼多,看你的樣子,你是不打算主動交出來了,對嗎?」汪成鄙視的看著譚雲。

譚雲無聲,直接無視。

「給臉不要臉的東西!」汪成罵了譚雲一聲后,對著方才羞辱譚雲的那名祖皇境九重的弟子,淡淡道:「去砍下他的右手,他若敢動一下,就殺了他。」

汪成言語中充滿了對生命的漠視,彰顯著他心中的殘忍毒辣!

「是汪師兄!」

「敬酒不吃吃罰酒的白痴!」那弟子右手一翻,祭出一把神斧,凌空朝譚雲飛去,掄起神斧,帶著一道漆黑的空間裂縫,朝譚雲帶著祖戒的右手砍去!

就當神斧即將砍中譚雲時,譚雲右手猛然一揚,閃電般抓住了那弟子手持神斧的手腕。

「咔嚓!」

「啊……我的手!」

令人脊背發寒的骨裂聲中,那弟子手腕被譚雲硬生生捏爆。

譚雲右手一晃,抓住了掉落的神斧,反手一斧朝那弟子眉心劈去!

「該死的東西,你敢!」

耳畔激蕩著汪成的怒喝聲,譚雲置若罔聞,依舊斧頭劈下!

「咔嚓!」

「嘩啦啦!」

頓時,那弟子腦袋被劈開,血液噴洒,魂胎俱滅后屍體墜落在平川上葬身火海,只留下了一枚祖戒!

俯視著平川上化為灰燼的弟子,三萬多名極樂神宗弟子徹底怒了。

反觀譚雲,眼神愈發無情,殺戮一觸即發! 「該死的雜碎,是誰給你的膽子,膽敢殺我極樂神宗的弟子!」

汪成怒視譚雲,雙目中幾乎能噴出火來!

他並未親自動手對付譚雲,在他心中,自己乃是極樂神宗堂堂精英弟子第一人,若自己動手,就是自降身價!

「你們幾個去給我把他廢了,然後,我要活剮了他!」汪成對著身旁六名祖皇境大圓滿的弟子命令道。

「是汪師兄!」六人應聲后,釋放出了祖皇境大圓滿的氣息,紛紛祭出神劍,帶起一蓬蓬劍幕撕裂了虛空,朝譚雲凌空殺去!

六人儘管嘴上不說,可那眼神分明就沒把譚雲放在眼中。

在六人心中,對付一個區區祖皇境九重的小子,哪用自己六人同時出手?

「殺!」

望著朝自己殺來的六人,譚雲口吐一『殺』字,手持神斧,自虛空中快速閃爍起來。

「不好!他速度太快了,我看不清!」

「此人有著越級挑戰的能力……」

「……」

「撲哧、撲哧——」

六人震驚之音突然中斷,但見隨著譚雲從六人身旁一閃而過,頓然,六道斧芒釋放而出吞噬了六人。

六名弟子在斧芒之下,身體化為六團血霧,屍骨無存!

「我們一起上,宰了他!」

「宰了他……」

「……」

望著死去的同門,極樂神宗弟子們紛紛叫囂著,就想一擁而上宰了譚雲。

「都後退!」汪成大手一揮,毋庸置疑道:「他速度很快,快要趕上我了,你們上去就算殺了他,也會死很多人。」

「他交給我了!」

聞言,眾弟子紛紛後退,在眾人心中,身為精英弟子第一人汪成的話,還是很具有權威的。

眾弟子憤怒之音,吞噬了雲端:

「汪師兄,殺了他!」

「汪師兄,您不要讓他死的太痛快,您要挑斷他手筋腳筋后,再慢慢地折磨死他!」

「汪師兄……」

「……」

汪成對同門的吶喊聲充耳不聞,他右臂猛然一揮,一柄古屬性的中品祖帝器神劍,自右手憑空而出。

汪成持劍,劍指譚雲,咬牙切齒道:「自從極樂神宗、天門神宮、西洲祖朝之人,共同進入遠古火獄尋寶以來,天門神宮還從未有人膽敢殺我極樂神宗的弟子!」

「你這個雜碎……」

不待汪成話罷,譚雲厲聲道:「你這個滿嘴髒話的螻蟻去死吧!」

「鴻蒙神步!」

譚雲施展鴻蒙神步后,由於速度極快,就像是在汪成前方虛空中憑空消失一般。

原本還牛逼哄哄的汪成,臉色大變,一股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他急忙咆哮道:「所有人一起上殺了他,快……」

汪成咆哮聲一頓,接著,發出了殺豬般的哀嚎聲,「撲哧、撲哧!」卻是譚雲突然出現在其身前,手持神斧砍斷了他的雙臂!

「砰!」

譚雲左掌猛然揮出,抽爆了汪成的腦袋,無頭屍體噴薄著血液,墜落在了平川火海中。

「啊!這不是真的,他只是祖皇境九重,怎麼會殺了我們汪師兄!」

「太可怕了……」

「怎麼辦啊……」

眼見汪成死亡,三萬多名精英弟子,驚恐自語著紛紛凌空後退。

「都給我站住!」隨著一聲厲吼,一名身材魁梧、祖皇境大圓滿的弟子,從人群中飛出,出現在了最前方,「汪師兄死了,還有我!」

此人實力在極樂神宗精英弟子中排名第二,名為孔龍。

孔龍回首望著眾人,大聲道:「那小子是強,但是汪師兄是大意之下才喪命的!」

「我們這麼多人,他只有一個,難道還怕他不成!」

這時,上百名弟子凌空飛到了孔龍身前附和道:「孔師兄說的對,我們三萬多人,根本不用怕他!」

「沒錯!」

聞言,眾弟子這才心中稍有心安,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把他們嚇得臉色煞白,渾身發抖!

「嗖!」

「撲哧!」

卻是譚雲手持神斧,施展了鴻蒙神步,極速出現在了孔龍身前,孔龍還未反應過來,便被譚雲一斧頭劈死!

「鴻蒙神瞳!」

譚雲不再浪費時間,施展了鴻蒙神瞳,朝眾弟子掃視而去。

凡是和譚雲四目相視的弟子,皆神色獃滯,呼吸間,便有上萬名弟子神色變得木訥。

「咻咻咻——」

「轟隆、轟隆隆——」

譚雲手持神斧,攀升到了雲海上空,極速舞動神斧,立時,一道道長達萬丈的斧芒,帶著崩塌的虛空,吞噬了一名名神色獃滯的弟子。

「砰砰砰——」

成百上千的弟子被斧芒吞噬后,紛紛爆碎開來,化成了一團團血霧。

短短眨眼間,便有五千多名弟子身死道消。

這些肉身毀滅的弟子中,僥倖祖皇胎、魂未泯滅的弟子,聲嘶力竭的吶喊道:

「都不要看他眼睛,他修鍊了控人神智的瞳術!」

「你們快逃啊!快逃到遠古火淵,告訴我們少主,讓少主帶人殺了他,為我們報仇……」

「……」

聞言,驚魂未定的兩萬多名弟子,急忙閉上了雙目,釋放出神識,不要命的釋放出體內的祖皇之力,掉頭朝遠古火淵方向逃去!

「極樂神宗的人聽著,今日我要大開殺戒,所有人都得死!」

譚雲踏空而立,一把將手中的神斧丟掉,一聲怒吼響徹天地。

想到屬下們的死,譚雲殺紅了眼,施展鴻蒙神步,朝逃亡的敵人追去!

他並未施展鴻蒙火焰、鴻蒙冰焰殺敵,因為一旦施展,鴻蒙冰焰、鴻蒙火焰在讓敵人飛灰湮滅時,也會將敵人們的祖戒給焚毀。

如此一來,敵人是殺的輕鬆,可所有戰利品也會被燒的一乾二淨。

「金倪、木馨、清影……給我殺!」

譚雲祭出鴻蒙弒神劍的同時,金倪等十一柄五光十色的鴻蒙神劍也飛出了譚雲眉心,帶著崩裂的虛空,開始收割著一條條敵人的生命!

譚雲面對親人,甚至哪怕是他部下的一兵一卒,他都重情重義,但是!

但是面對敵人,他從未有過仁慈之心。

因為他清楚,對敵人仁慈便是對自己殘忍!

「撲哧、撲哧——」

在十一柄鴻蒙神劍收割著敵人生命時,譚雲手持鴻蒙弒神劍,以比敵人快數十倍的速度,殺入了人群中,大開大合的揮劍!

「轟隆、轟隆隆——」

譚雲每一劍揮出,便有一道摩天劍芒,帶著轟然崩碎的虛空綻放而出,立時,便有上百名敵人粉身碎骨而死!

「嘩啦啦——」

「撲通撲通——」

瓢潑血雨,伴隨著一具具殘骸灑落虛空,令夕陽黯然失色…… 殺戮整整持續了半個時辰,最終三萬多敵人無一人生還,屍體全部葬身下方平川上的火海之中。

疾風吹過,吹亂了譚雲的滿頭白髮,卻吹不散他眼中對敵人的殺意,和因死去的百億部下而隱藏在眼眸深處的悲慟。

「回來吧。」譚雲輕聲話罷,十一柄鴻蒙神劍,鑽入了他的眉心,懸浮在了腦海深處。

譚雲又將鴻蒙弒神劍收入腦海中后,俯視著下方火焰滾滾的平川,右臂一揮,立時,三萬多枚祖戒騰空而起,宛如一片星海,懸浮在了譚雲身前。

譚雲白髮舞動,釋放出神識,湧入了所有祖戒內,最終發現共有上千種遠古火種。

只可惜品階太低,對鴻蒙火焰、鴻蒙冰焰而言,只不過是雞肋之物罷了。

不過,好在這些火種價值不菲,帶出去可以出售獲取祖石。

此外,令譚雲極為滿意的是,三萬多枚祖戒內的所有祖石,兌換成極品祖石的話,達到了三十多億!

這無疑是一個不小的收穫。

「這些極樂神宗祖皇境的精英弟子,便有這麼多祖石,豈不是說,極樂神宗的核心弟子,極品祖石會更多?」

暗忖此處,譚雲心情有些激動,只要自己有了足夠多的極品祖石,便可讓方梓兮為自己開啟星域時空大陣,在大陣內瘋狂修鍊。

他記得方梓兮說過,開啟星域時空大陣一日,需要耗費三千萬極品祖石,他渴望得到足夠的極品祖石,進入修鍊!

譚雲深吸口氣平復心情后,星眸中寒芒畢現,「方才有弟子說,呼延嬴楓就在遠古火淵內。」

「好,非常好,那老子就來個瓮中捉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