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安不由的流露出幾分有趣的表情,這樣的招式,纔算是真正的招式。

“這招沙漠狂刀倒是十分不錯,我倒是想要瞧瞧,還有沒有更爲厲害的招式。那麼你也來試試我的雷霆刀法!”沈安說道。

只見沈安揮動銀龍刀,銀龍刀上產生了一道可怖的雷電,隨着這道可怖的雷電朝着前方衝出,宛如整個空間都帶上了一種焦胡的氣味一樣。

“沙漠狂刀!”

“雷霆刀法!”

一把黃橙橙的長刀與沈安手中的銀色銀龍刀進行碰撞,哐哐哐,火花閃電爆射而出,王陽天不斷的向後退卻着,整個人都是陷入到了一種驚恐當中。

這個四品後期的覺醒者,怎麼讓他覺得如此恐怖,這等實力,他也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區區四品後期的覺醒者,怎麼可能傷得了他?

“不過是四品後期的覺醒者罷了,難道還能夠與我匹敵不成?”作爲一個五品覺醒者,王陽天有着屬於自己的自傲,有着屬於自己的傲慢,他可不會輕易的就敗給對方。

沈安道:“你別低估了雷霆刀法的威力,低估了這招的威力,只會讓你陷入困境!”

果然此刻雷霆刀法的威力徹徹底底的爆發出來,帶着可怖的威力,將身爲五品初期的王陽天逼得節節敗退。

王陽天口中吐出一口鮮血,僅僅這一招就已經將他震出了內傷。

要知道現在的沈安已經不是之前的沈安了,現在的沈安已經達到了四品後期,即便是面對五品初期的覺醒者,他也有一戰之力。

絲毫也不必畏懼對手。

“你已經敗了!”沈安盯着王陽天說道。

一時間,整個王家震動起來,王家的所有人都沒有預料到這一個結果,怎麼會變成這樣,他們怎麼會輕易的落敗?

“這不可能,我們怎麼會落敗,我們的家主明明就那麼強大,那麼無敵。”

“竟然連施展出了沙漠狂刀的家主都落敗了,這……這……”

“我還能說什麼,這實力只能說太過於強悍了。”

沈安看向王陽天說道:“現在開始,兌現你的承諾!記住,明日之後,我不要再聽人說禹州有王家這個家族,聽明白了嗎?”

沈安的話,顯得霸氣十足。

然而王家的人卻沒有人膽敢站出來反駁這句話,沈安太強了。

直到沈安離開王家,都沒有任何一個王家的人膽敢站出來阻止這一切。

“難道就這麼讓他走了,難道我們王家真的要從此從禹州消失不成?這怎麼可以?”

“我們王家這些年來好不容易纔在禹州積攢下了根基,沒想到今日之後,這一切就要成空了,我……我真是不敢相信。”

“家主你倒是站出來說一句話啊,能不能給我們指出一條明路?我們不會真的從此從禹州消失吧,我們王家所有的根基都在禹州啊。”

“都是那個覺醒者,若不是他的話,我們王家也不會被逼迫至此!”

“乾脆我帶人去刺殺按個覺醒者一次,如此一來,那個覺醒者也必死無疑。”一個王家之人提議道。

王家家主王陽天此刻才中驚訝的表情當中緩和過來,從之前到現在他都處在一種恍惚當中。

這個人的實力爲什麼會這麼強?

不過是四品覺醒者罷了,這強大得也太過於離譜了一些。

“不要胡鬧,都給我站住,誰也不能去對付此人。都給我聽着,王家之人,給我連夜撤出禹州,從此不得再踏入禹州一步,都聽明白了嗎?”王陽天說道。

一夜之後,王家從禹州蒸發了。

第二日一早,禹州都是王家的傳聞。

“聽說了嗎,昨日有一個覺醒者襲擊了王家,王家從此就從禹州一夜之間蒸發了,真是不敢相信,竟然會一夜蒸發,偌大一個王家啊,說消失就消失了。”一個青年男子道。

“不是吧,王家在禹州好歹也算是一個大家族,王家怎麼可能憑空就消失不見了,這其中肯定有貓膩吧。你說是一個年輕覺醒者襲擊了王家。王家可是一個家族,區區一人之力怎麼可能威脅得到王家?我覺得你是在胡說八道。”

“不可能吧?王家在禹州實力不弱,應該沒有人可以輕易將王家幹掉纔是。”

……

沈安走在人羣當中,他此刻也在禹州,昨日他原本是要離開的,可是在離開的途中他聽說了禹州將要舉辦一場斬妖盛會。

而且這次的斬妖盛會的冠軍還能夠有豐厚的獎勵,這讓禹州,甚至禹州附近幾座城市的覺醒者也是心動無比。

“斬妖盛會應該就在今日舉辦吧,呵呵我倒是要看看,斬妖盛會會是怎樣一個結果。”沈安喃喃自語的說道。

沈安找一個人打聽了一下斬妖盛會的路線所在,旋即便朝着斬妖盛會的方向趕去了。

斬妖盛會將在禹州廣場上舉行,沈安來到這兒之時,已經有不少人聚集在此了。

衆人對着斬妖盛會的幾名會長指指點點。

“看到沒,那個就是張會長,他是主持斬妖盛會最爲公道的一位,由着他在參加斬妖盛會的這些人休想作弊。”

“哈哈哈,斬妖盛會真是一個空前的盛會啊,不少的覺醒者應該都會來到這兒吧,這下該讓別的地方的覺醒者好好見識一下我禹州覺醒者的厲害了。”

“斬妖盛會馬上就要開始了,幾名斬妖盛會的會長已經聚集起來。”

只見斬妖盛會的張會長站到所有人面前,他開口宣佈着道:“下面,我宣佈斬妖盛會即將開始!”

隨着張會長宣佈斬妖盛會即將開始,周圍那些報名想要參加斬妖盛會的覺醒者也是紛紛的舉起手來,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加入其中。

沈安也在這些人當中,他畢竟也要參加這次的斬妖盛會。

沈安已經處於一種人擠人的局面當中。

“哈哈哈,這次我搶到了斬妖盛會的門票,一定可以好好的表現。”一個覺醒者道。

這時一張的紅色門票飛到空中,數十人都要去搶奪這一張門票,競爭可謂是激烈無比。 第326章門票

沈安知道,這時一個極好的機會,這些人在他的面前,根本就不夠看。

想要跟他搶奪這張門票,這些人還差了太多。

沈安一躍而去,踩踏着這些人的肩膀,朝着前方衝去,輕盈的身法,讓他很快就抓住了那張門票。

那張門票根本就無法從他的手心當中逃脫。

“他居然搶到了我們的門票,這下我們只能去搶別的門票了,真是可惡啊。”

“去搶奪別的門票吧,再不抓緊一些的話,恐怕沒有機會了。”

“明明這個地方的門票是最好搶奪的,沒想到還是讓人給捷足先登了。”

沈安成爲了別人眼熱的目標。

對於這一切,沈安倒是覺得完全是在預料當中。

“呵呵,搶奪斬妖盛會的門票不過如此。”沈安喃喃自語的說道。

很快,斬妖盛會就開始了,該搶奪到門票的覺醒者,也已經獲得了門票。

此刻,斬妖盛會的會長正是宣佈道:“現在斬妖盛會立刻開始!”

隨着這一聲喊出,周圍的人也都是激動與興奮起來。

“斬妖盛會啊,空前的盛會終於要開始了嗎?”

“下面第一頭出現的妖獸是赤焰虎,誰有本事上來將這赤焰虎給斬殺了?” 獵天 斬妖盛會的週會長宣佈道。

只見一頭渾身燃燒着火焰,渾身帶着紅色亮麗甲殼的老虎站到了廣場的中央,那老虎看起來無比的驚人,猛地一聲嘶吼,都足以給人一種撕心裂肺的可怖力量。

好驚人的氣息,周圍的那些人都是嚇得向後退了幾步。

“這就是今年斬妖盛會出現的第一頭妖獸了嗎,沒想到第一頭妖獸竟然就是赤焰虎,這傢伙是三品初期覺醒者也無法輕易擊殺的存在,只有三品中期的高手才能夠與赤焰虎有一戰之力。”一個瞭解赤焰虎強大實力的年輕覺醒者說道。

“就是啊,赤焰虎的實力不容小覷,我們聯合起來也未必是赤焰虎的敵手。不過此次搶奪到門票的卻有着不少三品中期以上的強者,相信他們要對付赤焰虎會非常簡單吧。”又一個覺醒者說道。

“嘿嘿嘿,不知道第一個上去對付赤焰虎的倒黴蛋究竟是誰呢?我倒是很想要瞧瞧啊。”一個覺醒者帶着玩味的語氣說道。

……

就在這時,第一位覺醒者站到了赤焰虎的面前,這個人叫作王耀,王耀目光移去,他只覺得眼前這頭赤焰虎強得可怕。那灼灼的熱量,讓王耀險些自閉。

“可惡沒想到弄到了門票,還這麼困難,這就是強大的赤焰虎了嗎?看起來不是很好對付啊。”王耀盯着赤焰虎說道。

這赤焰虎的實力遠遠的超過了他的想象了。

王耀還沒有行動起來,赤焰虎就已經向着王耀壓迫了過來,赤焰虎一對強大的虎爪落下,帶着鋒利與灼熱的虎爪,威力驚人。

王耀利用一個閃身避開了這一擊,不過地面上卻是留下了數道虎爪留下的傷痕,那傷痕之中還在燃燒着一種火焰,十分的可怖。

若是這樣的攻擊襲擊在人的身上,不知道會發生怎樣恐怖的事情。

沈安站在人羣當中,他顯然也感受到了那赤焰虎的厲害,這赤焰虎只怕比大多數三品中期的覺醒者都要更強。

“這次的斬妖盛會還真是有意思,真是一次不錯的斬妖盛會啊。”沈安喃喃的說道。

這時,廣場中央傳來了王耀的聲音,王耀不斷的揮着走,王耀投降:“我輸了,我輸了!我投降了,我不打了,我不打了。”

若是斬妖盛會再繼續下去的話,只怕他也會就此喪命,顯然王耀的選擇是正確的,現在退下,纔是最好的選擇。

負責這次斬妖盛會的週會長站出來說道:“我現在宣佈,王耀退出斬妖盛會。”

王耀嚇得屁滾尿流,趁着這個時候,趕緊撤離出了斬妖盛會,再也不敢對斬妖盛會有絲毫的妄想了。

開玩笑,他若是繼續對抗赤焰虎的話,是會死人的,他真的會喪命,在對抗赤焰虎的過程當中,他顯然已經感受到了其中的危機。

“下面我將宣佈第二位上場,這次上場的將會是梅遠志!”週會長對着衆人說道。

隨着梅遠志幾個字念出,周圍的人都彷彿是震動了起來,什麼梅遠志?

“梅遠志真的要出手了嗎?梅遠志可是我們禹州年輕一輩當中的傑出高手,想不到梅遠志竟然也會出手。呵呵他應該可以在這次的斬妖盛會當中獲得一個不錯的名次吧?”

斬妖盛會是按照斬殺的妖獸累積積分,按照積分來排名,至於出現的妖獸也完全是隨機的,比如這頭赤焰虎,就完全不應該出現在第一輪。

梅遠志走到廣場中央,他望着不遠處燃燒着灼灼烈焰的赤焰虎,整個人都是陷入了一種平靜當中,似乎面對那灼熱的赤焰虎,他也沒有絲毫的感到畏懼。

“就只是一頭羸弱的老虎罷了,根本就不必嚇得雙腿發軟,我現在就展示出我的實力給你們看看,讓你們清楚清楚,什麼叫作真正的力量。”梅遠志說道。

梅遠志的實力何其的強大,他根本就不將那頭赤焰虎放在眼中。

好似那頭赤焰虎在他看來根本就不足爲懼一樣。

只見梅遠志向着赤焰虎走去,雙手抓住赤焰虎的一隻前腳,猛地將赤焰虎向着地面一砸。

乓的一聲,隨着赤焰虎重重的落在地上,不遠處的地面也現出了一個坑印,坑印之中有着火焰燃燒,場面看起來十分的混亂。

廣場周圍關注着這一切的覺醒者都是驚歎起來,紛紛的鼓掌,認爲這是一場無比精彩的戰鬥。

“這就是梅遠志嗎,實在是太強了,太可怕了吧?”

“僅僅用了一個摔跤的姿勢,就已經將那頭強大的赤焰虎給摔在了地上,我實在難以想象梅遠志會如此之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