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逸羣顯然聽不懂這句梗,但總覺得不是什麼好話。

“哼,少自吹自擂了!靈植養植可是一門很複雜的學問,就算是正式靈植師都不敢這麼說,看你年紀還沒我大,最多也就個下品靈植學徒,真是謊話連篇,不知羞恥!”

忽然間,冷不丁迎面飛來一塊什麼石子般的小東西。 虧得沈逸羣眼疾手快,一把抓住,衝着傅雲氣道:“被我揭穿了就搞偷襲,好不要臉!”

傅雲沒好氣道:“拜託你看清楚是什麼東西再說話好不?”

“哼!我倒要看看……上品學徒!”

待沈逸羣攤開手,頓時一愣。

“不可能!我一定是眼花了。”

他用力揉了揉眼睛,又使勁眨了眨,再度看去。

“真的是上品靈植學徒!”

“一個破牌子而已,有什麼好看的?”

傅雲一把將胸牌奪過來,放回須彌袋中。

沈逸羣兩眼瞪得老大,死死盯着他,滿臉的不可置信。

看到這塊胸牌,沈逸羣此時的心情只能用羨慕嫉妒恨來形容了。

靈植學習不同於修煉,修煉靠的是不懈的練習和領悟,而靈植學習偏向於工科,必須有豐富的植物知識作爲基礎,還需要一定的體力基礎,所以一般靈植學徒都是從十五歲左右纔開始學習的。

而他出生於靈植世家,相較於其他人有着天然優勢,自小耳濡目染,因而從十歲起就跟着老爸開始學習栽種靈植了。

十歲下品學徒,十二歲中品,十四歲上品,在很多人還沒開始接觸靈植時,他就已經遙遙領先。

沈逸羣原本以爲自己在靈植上的成就一定能夠超過父親,將家傳的靈植產業發揚光大,但殘酷的現實立即給他上了真實到近乎殘忍的一課。

他們沈家終究只是一個普通人的家族,沒有仙脈傳承,也沒錢購買啓靈丹,所以他遲遲未能仙脈覺醒,不能修煉仙力自然無法達到築基期,當然也就無緣正式靈植師。

在店裏幫忙時,經常有機會跟着老爸去傅府運送靈植,看到百花園裏傅府子弟各自運起仙力與靈植溝通,令他眼紅之餘,不禁黯然神傷。

他們起步比自己晚,天賦看起來也很一般,但就是因爲覺醒了仙脈,未來在靈植上的成就定然超過自己。

而自己終究只是個社會底層的工匠,一輩子只能爲那些武學世家打工,僅此而已。

“看你這胸牌的樣式,應該是傅府的。”沈逸羣仔細打量着傅雲,有些疑惑,“難道你就是那個雲少?”

傅雲有些懵,自己的名頭有這麼大?

“怎麼,你認識我?看來我名氣還挺大的嘛,連個花店夥計都知道我!”

“花店夥計?”沈逸羣的嗓音陡然升高,臉色漲紅,“是靈植,靈植好吧!”

“好好,我糾正一下,是靈植店夥計。”

“什麼夥計,我是這店鋪的少東家!”

望着滿臉笑意的傅雲,沈逸羣突然反應過來,對方原來是在調侃自己。

“停停停,誰和你討論這個了,傅家雲少爺我可高攀不起,我只是聽人說起過你。”

“哦,聽誰說的?”

“我昨日去府上送靈植的時候,聽到百花園裏的不少人都在議論你。”

沈逸羣每次去傅府都只去百花園,認識的傅家子弟都是靈植學徒。

“議論我?議論我什麼?”

“自然是說雲少你是百花園百年不遇的奇才,第一次測試就直接成了上品學徒。”

傅雲頓時瞪大了眼睛。

傅溯這廣告打的也太假了吧!

我都沒在你百花園學習過,我這個上品學徒和你有一丁點兒關係嗎?

百花園對我而言最多也就算是考場而已,我考生考個全國第一還有你考場的功勞了?

不行,吃啥都行,可不能吃虧啊!

等下回去,一定要去找傅溯要筆代言費才行!

不過眼下還是要裝一下,畢竟是在外人面前,不能丟了傅家的面子。

“呵呵,其實也沒什麼,只是學徒而已。”傅雲謙虛道。

他還真是這麼想的。

有“靈植親和”這樣的神技在手,正式靈植師都是信手拈來啊!

“只是學徒,而已?”

沈逸羣面色頓時變得很難看。

他爲了得到上品靈植學徒這個稱號,可是每日早起晚睡、廢寢忘食,整整學習了十年。

到了這人眼裏,竟然變得如此無足輕重。

原本沈逸羣還覺得眼前這人畢竟是上品學徒,應該是有些真才實學的,但幾個照面下來,赫然發現他根本就是個不學無術的自大狂。

“你有什麼好得意的!”看着傅雲一副欠揍的賤樣,沈逸羣忍不住脫口而出,“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們傅府有自家的靈植測試點,測試都是你們自己人負責的,想拿個上品學徒還不容易?”

傅雲呵呵笑道:“你說這話可有證據?沒證據的話,我可以告你誹謗哦!”

沈逸羣剛要爭辯,突然見到傅雲身後走來一人,立即停口。

心中暗暗叫苦:今天出門忘了看黃曆了,不然怎麼會如此倒黴,說到誰誰就來了?

“雲少爺,您怎麼在這兒?”

傅雲轉身望去,便見百花園大管家傅溯笑着迎了上來。

我擦,本少爺特意起了個大早,就是怕出來採購碰上熟人,沒想到還是沒有躲過。

他買的這些東西可都是要拿到空間裏去用的,自然不希望被府裏的人知道。

讓別人知道自己買了一堆種子回去,過幾天突然捧出一大堆靈植來,不被懷疑纔怪了。

尤其是這位溯叔,靈植栽種可是他的老本行,怎會看不出箇中有古怪?

“溯叔,你起的還真早啊!”

這句話傅雲是帶着一絲怨氣說的,但在傅溯聽起來卻是十足的誇讚,連忙謙虛道:“雲少爺說笑了,其實平日我倒是沒這麼早的,只是因爲你,我想不起早都不行了。”

你早起,居然還與我有關?

喂喂,拜託你說話不要那麼容易引人聯想好吧。

傅雲訝異:“溯叔你這話是何意?”

傅溯笑道:“你前日教了崇興一道靈膳,有這麼一回事吧?”

他說的,自是自己教傅崇興做麻辣小龍蝦的事了。

“對啊,這道靈膳叫做麻辣小龍蝦,在這個時節配上冰鎮麥酒的話,吃起來可爽了!”

此時正值夏秋之交,氣候宜人,午後陽光充沛,到了晚間有些微涼,正是吃小龍蝦的最佳季節。

當地沒有啤酒,與之相近的是一種叫麥酒的飲料,喝起來同樣非常爽口,只是相較啤酒少了一些苦味,多了一份甘甜。

傅溯先前聽傅崇興描述過麻辣小龍蝦的美妙滋味,再聽傅雲這般一說,不由在腦海中想象着大快朵頤的場面,頓時直流口水,不住誇讚道:“雲少爺說的是,聽你這麼一說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沒想到你在靈膳方面也有涉獵,看來府內之前的一些傳聞多有不實之處,少爺你原來一直都是在韜光養晦啊!”

韜光養晦?

傅雲一愣。

沒想到自己一番作爲,反倒爲原身的斑斑劣跡找到了一個不錯的託辭。

想想自己也真是苦逼,向來都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哪有像自己這樣,後人勞碌順帶着還反哺前人的?

“哪有溯叔你說得這麼好,只是些小聰明而已。”傅雲不好說實話,連忙轉移話題道:“對了,你剛纔說到小龍蝦,那和你今日早起又有何關係?” “是這樣的。”傅溯嚥了下口水,一臉吃貨相,“我聽崇興說這道麻辣小龍蝦味道鮮美,吃了絕對停不下來,就一直催着他做。但倒黴的是膳房裏沒有這食材啊,我們多方打聽,得知今日凌晨有一批東臨城的水產商船會經過這裏,其中夾帶着一些藍鉗蝦,所以我們四更天就在下面河邊等着了。”

聽他這般一說,傅雲立時汗顏。

這倆吃貨也忒猛了,凌晨兩三點就來這裏等着買食材了。

虧得這傅崇興還算講道義,沒和他說我這裏還存着一些,不然估計早就被他們搶走了。

他也有些好奇,傅崇興是膳房的人專程前來採購食材並不奇怪,傅溯這百花園大總管日理萬機,靈植這點事都忙不過來了,哪來這麼多空閒時間的?

不過這種事只能想想,說是肯定不會說的。

傅雲好奇道:“那你們最後買了多少?”

他都不問“你們有否買到”了,這個點兒就過來還買不到的話,那也太離譜了。

而且看傅溯眉開眼笑的樣子,就不像是落空了的模樣。

傅溯咧嘴笑道:“126只藍鉗蝦,全包了!”

“這麼多!那得多少錢啊?”

傅雲參觀膳房時記得傅崇興曾經順口說過一嘴,對於他們這些普通人來說,想要吃些靈獸肉還是不太容易的。

倒不是說靈獸稀有,恰恰相反,城外幾乎各處山林河流之中都有靈獸出沒,區別只是數量多少和等階高低而已。

以傅家這樣的武學世家,捕獵仙階以上的靈獸縱然力有不逮,但抓點妖階靈獸還是綽綽有餘,但即便如此,傅家卻根本沒有設立捕獵靈獸的部門,並嚴格約束傅家子弟擅自外出捕獵靈獸。

主要問題還是在於利益分配上。靈獸身上一些部位可以用作靈膳、靈丹,高階點的更可用於製作靈器、靈寶,是修仙門派不可或缺的戰略資源,因此野外靈獸雖多,但通常都在某個或某幾個修仙門派的勢力範圍之內,普通人根本無法涉足。

市場上那些出售靈獸的,基本都是獲得了門派授權並獲得了特許經營令牌的,當然箇中肯定混雜了不少幕後交易。

因此,傅家膳房的靈獸食材來源,大多數是向那些獲得特許經營的商鋪購買的,價格昂貴不說,每月還有額度限制。

傅溯湊近,壓低聲音道:“還好啦!這東西都是些捕捉靈魚的副產品,本來就沒人要,而且他們也不懂烹製之法,如果不是事先和商船打過招呼,早就被他們放生了。我們給了船老大10靈幣,他就私下分出來拿給我們了。”

這麼便宜!

折算下來,一隻蝦還不到0.1靈幣。

而且這還是在傅崇興他們要的情況下,聽他的口氣,平時都是沒人要的。

想到這裏,傅雲不禁鬱悶起來。

原本還打算在靈池裏養小龍蝦的,但如果是這麼個行情,那不得養多少虧多少啊。

拒嫁男神33次 他就指着養靈植養靈獸賺錢了,這沒錢的買賣堅決不能做。

看來自己還得做下詳細的市場調查才行。

不過,從傅溯這一席話中,傅雲也看到一絲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