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蒙正要說什麼,就被溫迪攔住了。

「陳無!有些事情是躲不過的,我清楚你是怎樣的人!」

陳無停住步伐,難得開了個玩笑。

「溫迪,這可是你教會我的,選擇自己的自由!」

身後傳來一陣輕笑,陳無越走越遠。

走到沒有人的地方。

陳無直接傳送回了武器店。

系統更新之後,就可以設置私人傳送錨點了。

僅限於通過地圖傳送,每個錨點100原石,私人傳送錨點數量不限。

開玩笑,這麼危險的事情,自己去了,要是引起什麼蝴蝶效應,還不得哭死。

雖然自己來到蒙德之後,也已經改變了許多。

……

回到店裡,埃梅利看到陳無,微微一愣。

「你不是去找迪盧克老爺了嗎?」

陳無擺擺手,

「英雄的故事,將會有英雄來完結,我摻和什麼?」

埃梅利的點點頭,隨後嫣然一笑,

「但,你就是我的英雄啊。」

陳無愣住。

站在原地,陳無和埃梅利對視了一陣。

淪陷在埃梅利此時的笑容和話語裡面。

頭腦中不由自主地回憶起,自己來到蒙德見證的每一件事,每一份食物。

還有相遇的每一個人。

……

……

陳無突然長嘆一聲。

「會不會有那麼一點丟人啊。」

埃梅利走過來,踮起腳尖,右手輕輕掐住陳無的臉蛋。

「你應該尷尬會更多一些吧?」

陳無攬住埃梅利的細腰,低頭和埃梅利擁吻片刻。

埃梅利合上雙眼,睫毛一顫一顫的。

臉頰升起紅暈,卻沒有推開陳無的意思。

陳無感受到唇上的柔軟,留戀許久。

「好了!該走了!」

埃梅利感覺自己有些窒息,推開了陳無。

陳無笑了笑。

「謝謝你給了我勇氣。」

埃梅利紅著臉白了陳無一眼。

「快去快去!少來這套,真肉麻!」

陳無就這麼攬著埃梅利的腰不鬆手。

埃梅利一雙芊芊玉手挽住陳無的後背。

頭埋在陳無的胸膛。

「好了,真的該去了,你可是蒙德的英雄老闆呢~」

陳無低頭,輕嗅埃梅利灰白色頭髮的清香。

「是塞西莉亞花的味道?」

「嗯。」

陳無放開了埃梅利,握住了她的手。

聲音中的那股不自然的感覺終於消散。

「我是蒙德的黑心老闆,但我只是你的英雄老闆!」

埃梅利瞪了陳無一眼。

「走啦!」

「要不要和我一起?」

埃梅利搖了搖頭。

「我的身體到了蒙德之後,一直出現問題,這次我不能和你一起了。」

陳無點點頭。

「老婆,我走啦~」

埃梅利瞬間變成蒸汽機,一發冰凌發射了過來。

陳無伸手催動風元素,身隨流風。

仰頭大笑出門去!

我輩亦是風流人! 「嗯,很貴。」說着,墨靖堯瞄了一眼她身上的衣服。

喻色更慫了,「很貴是多貴?五千?」

「五萬。」他從來不亂來,多少就多少,加工費兩萬塊,至於食材他隨便說個三萬好了。

因為,這一桌子所有的食材都是有機的,蔬菜是沒有添加化肥綠色生長的,普通的超市買都買不來,說三萬真的是相當便宜了。

「墨靖堯,你怎麼不去搶?」喻色跳了起來,伸手就要去掐墨靖堯的手背。

墨靖堯一看到她的手勢,默默的放下了手裏的烤串,就把一隻如同藝術品般的手遞到她面前,「掐。」

於是,喻色頓時就沒掐的興趣了。

好沒意思。

「那我不需要了。」

「嗯,不用最好。」這些食材他只願意為她一人準備,其它人,他不樂意。

喻色白了他一眼,說他小氣吧,他這正請她吃燒烤呢。

算了,她不跟他一般見識,她跟同學吃普普通通的食材就好了。

「墨靖堯,你怎麼不吃?」她已經吃飽了,只是還沒吃夠,於是,挺著圓滾滾的肚子還在努力。

「等你吃完。」他都覺得他燒烤的速度都供不上她吃的速度,他要是跟她一起吃,估計這小姑娘得饞的流口水。

那吃相,嘖嘖。

可他就是喜歡看,誰也管不著。

「我吃飽了,就是還沒吃夠,我可以邊烤邊吃的,我來烤,你吃吧。」喻色發現自己都快要成資本家了,於是,絕對好心的把墨靖堯推到了按摩椅上。

墨靖堯掃了一眼那一根根被喻色消滅光的竹籤,她要是再吃下去他會擔心她的腸胃,「好。」

比起喻色的狼吞虎咽,墨靖堯的吃相就斯文多了,每次喻色回頭,男人都是一付不疾不徐的速度,慢慢的吃着。

「你不餓嗎?怎麼吃那麼慢?還是我沒醒的時候,你偷吃了一餐?」

「沒有。」

「那趕緊吃,小心胃。」有點沒想到他也沒吃午飯,但是剛剛她吃的時候,他一直默默的為她燒烤。

這會看墨靖堯,對他的好感度又提升了一丟丟。

喻色正烤著,忽而就發現剛退下去的潮水那裏有一道黑影在蠕動着,「有人。」

她這一嗓,墨靖堯瞬間就到了她的身邊,「在哪?」

然後,順着喻色的手指,他看到了,「這裏等我,哪也別去。」

只有十幾米的距離,而且目測五百米內除了不遠處的那個人,再沒有其它人,墨靖堯這才放心的走了過去。

經歷過車禍的人,自然是警惕任何靠近自己的人。

「救命……救命……」在距離那人兩步遠的時候,墨靖堯停了下來。

如果不是喻色,他不會理會這個人。

是死是活都與他沒關係。

但是喻色喜歡治病救人,他就滿足她這善良的習慣。

是個女人。

不過到墨靖堯的眼裏,只認定她是一個女人,對於女人嬌好的面容,他一點感覺都沒有。

「我馬上叫車送你去醫院。」既然能說話,最多也就是嗆了幾口海水,死不了。

「謝謝。」女人點了點頭,腦袋就落到了沙灘上,已經沒有力氣再動再說話了。

墨靖堯叫了車,就離開了。

「她怎麼樣?」喻色還以為這男人會把人背過來救治一下呢,沒想到他直接一個人回來了。

「死不了,一會會有車接她離開。」

「我去看看。」喻色說着就要放下手裏的烤串。

「她能說話,意識清醒,送去醫院就好了,我不想惹麻煩。」後面一句,墨靖堯的字音咬的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