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純美女,若說在這個學校,有很多,但若說最美麗的,那便是李依,食堂的學生一看便知曉,她就是李依。

許多人都帶着憐惜之色,衆人不知情,認爲李依真的被糟蹋了,雖說前兩天也有過謠言,但範圍不廣,而如今在一個食堂人都知曉,那便是千人左右都知曉。

千人,在學校就是四五分之一左右,這下可謂是大傳播,不出一會兒便可能傳整個校園,那對於李依的聲譽可是極爲的不妙。

四人打好了飯,並不理會衆人的目光,唯有李依眼眸中帶着複雜之色,畢竟這件事是因她而起,她又是一個女生,聲譽便是命。

唐顏以及幾人尋了一處少人的地方,將手中的飯菜放下,幾人便陷入了沉默,唯有周圍的喧譁聲。

尤其是李依,臉上覆雜之色都可以看出,心裏亂做一團,若真是放在誰身上,都是一件大事,更何況是一個弱女子。

“李依,這下你要坦白了,那晚的事情經過”不過片刻,唐顏便夾起了菜送入嘴中,一邊嚼着嘴中的飯菜,聲音緩緩道出,敲在李依的心靈。

── 本章完 李依聽到唐顏的問話聲,心裏猛的一顫,擡起雙眼看着唐顏,嘴上嘆了一口氣,她的父親將這件事拜託給唐顏,唐顏自然有權力來管。

她並不是不想查清楚,她是怕風聲顯漏,這事若弄錯了人,恐怕李依會很內疚,畢竟李依心地還是善良的。

但如今事情都變化成這樣了,唐顏也開始管理這件事了,本來這兩天過的挺好的,但對方卻藉助昨天傍晚陳晃的事情,將這事又勾起,而且還是更加有依據。

“那天晚上是班級裏的一個學生生日,她叫我去KTV陪她過生日,我就去了,結果就與坤哥碰面,遇上了坤哥,等我出來時便被坤哥纏住,然後就遇上你了”

李依支支吾吾的說道,這事她本不想說,因爲怕唐顏直接將林靜玲鎖定爲嫌疑人,就怕林靜玲暗地裏恨上她。

雖說她與林靜玲的關係並不熟,但怎麼說也是同一個班級的,擡頭不見低頭見,若是雙方對帶着仇恨,這很難相處在同一個班級。

“那個是誰?”唐顏放下筷子,眼睛直接盯着李依的雙眼,他要看看李依是否撒謊,李依的性格他懂,而這事若牽扯出來,恐怕李依跟班級裏的那人關係會變僵。

“是,是林靜玲”李依說着,便低下了頭,繼續吃着桌子上的飯菜,而唐顏則在思考,身旁的王慧糖以及何欣都在一旁聽着,尤其是王慧糖,都已經按耐不住就差拍桌了。

“陷害依姐,我這就去削了她”王慧糖聽到兩人的講述,她心裏也是燃燒着一團怒火,準備起身了卻被一旁的何欣拉住。

“慧糖,先別輕舉妄動,這樣子會把事情鬧得越來越亂”何欣拉着王慧糖說道,何欣做事本身就冷靜,不會像王慧糖一樣腦熱便衝動。

而何欣的性格正好克王慧糖,兩人雖說性格如同一冷一熱,但卻可以陰陽互補,這也是兩人成爲最好的閨密的原因。

“你先坐下,別衝動,這事我會辦的”一旁的唐顏朝着王慧糖揮了揮手,如今知曉了這事與誰有關,那便好辦了。

“現在最主要的不是抓出指使者,而是將謠言給劈掉,但沒有證據,若是將對方抓住,對方死活都不承認,那也洗脫不了”

“這事交給我吧,我會去調查”唐顏的聲音對着周圍的幾人說道,聲音中帶成熟穩重,並非如同普通年輕人那般暴躁。

若是唐顏還帶着暴躁的脾氣,恐怕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需要怎麼做,這些唐顏都會考慮,唐顏的心態,肯本不像十八歲人的心態。

王慧糖聽到唐顏的解釋,也是放下了心中那團怒火,王慧糖雖說是美女,但她卻不注重細節,而是一潑辣直爽,辦事從不經過大腦的人,卻不得不承認王慧糖的樣貌是很萌。

“嗯,吃飯吧”李依聽到唐顏的話語聲,點頭嗯道,隨即便招呼幾人吃飯,人是鐵飯是鋼,想事情也不要餓了自己。

這餐飯幾個不過一會兒便吃完了,三人又恢復了往常的樣子,有說有笑,只有唐顏在沉思,顯然他把這個擔子自己一個人擔下了。

“師父,要不要教我武功”在身旁的王慧糖揮了揮那粉拳,對着唐顏說道,昨天唐顏教了她一些,也可以說是防身用的,如果多加熟練,若晚上需要打劫的,也可以應付過來。

唐顏還在沉思,並未注意到王慧糖的聲音,而王慧糖也感覺到了唐顏無視她,直接走到唐顏身旁用力搖晃唐顏的手臂。

“哎呀,疼,你幹什麼啊”唐顏回醒過來,便甩開了手臂,問道王慧糖,顯然也是嚇了一跳,畢竟在出神的狀態在外界被人這麼一碰,也是會讓人嚇得蹦起。

“教我武功嘛師父,你是不是覺得沒有學費不想交啊,學費我慢慢湊給你好不,教我拉”王慧糖直接抱住唐顏的手臂,對着唐顏撒嬌,胸前那兩塊肉團恨不得將唐顏的手臂死死夾住。

身旁的何欣以及李依也是無奈了,雖說兩人是師徒關係,但這親密度,可不僅僅是師徒,某人一直被吃豆腐。

那某人自然便是唐顏,唐顏自從遇到王慧糖,便不斷的被吃豆腐,王慧糖可是大美女,若換作別人,恐怕還不亦樂乎。

唐顏感受到手臂的摩擦,想甩掉卻無法甩掉,因爲王慧糖整個人都抱住了唐顏的手臂,簡直是熊抱。

腦中靈光一掃,錢?或許他真的想到了什麼,若說錢,這天底下還真沒有什麼事利益辦不到的,只要有錢,死士都可以收到。

“放手,我有要緊事”唐顏一發力,手臂便從王慧糖的懷中抽出,思維一轉便跟衆人打了招呼就急忙退去。

“今天中午我有要事,你們先玩,我去調查一下”唐顏丟下一句話便朝着操場外小跑而去,不出一會兒便消失,只留下三人在操場上。

“你說他去幹嘛?那麼急”王慧糖嘀咕說道,自己的捨身唐顏竟然都不要,唐顏忍耐力還真是極強,不過心裏更加想泡上唐顏,或許是那份虛榮心在作怪。

“不知道”李依說道,搖了搖頭,身旁的何欣也是聳了聳肩,三人便走出操場,去另一處地方。

而在遠處的唐顏,唐顏則是在掩飾自己,將放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減到零,在人羣中極爲的普通,沒有一絲的不同,誰也不會在意他。

而他此時所在的位置,便是他所在的那個教學樓,教學樓人不多,一個班級最多也就有五六個人,其餘的則不是去玩耍便是去宿舍午休。

而唐顏如同不存在一般,朝着教學樓上走去,沒有一個人發現唐顏,即便看見唐顏,也無任何的奇怪,此時唐顏身上的氣質就如同一個普通人一般。

若丟在人羣中,恐怕都無法分辨出有什麼不同,這也是唐顏以前的經驗,以前的唐顏跟如今的唐顏,那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

走上了二樓,二樓走廊無任何一人,只是偶爾的出來一兩人,但都是下樓梯,極爲的安靜,班級裏面也沒有多少人。

唐顏悄悄的走到班級門口,誰也沒有發現,而班級裏也就只有五個人,這五個人唐顏有三個不認識,只認識兩個。

這五個人無一例外都是女生,而唐顏認識的那兩個人,有一個則是程雪,而另一個,唐顏天天都可以見到,那個人便是林靜玲。

五人在教室中說話,圍在林靜玲的桌子,而桌子正中央正是林靜玲,唐顏摸了過去,幾人都與任何人察覺到。

“哼,這下讓李依這個**身敗名裂”

“等這次將她絆倒後,我看她還有什麼臉面當校花”

兩名唐顏不認識的女生說道,臉上都帶着陰險之色,而中央的林靜玲則是極爲的享受,非常喜歡現在的環境,她想讓李依倒。

但她們卻不知道,唐顏就在旁邊,只是被桌子給掩蓋住了,而唐顏本身就厲害,只要他故意僞裝,誰也不會知道。

唐顏聽到了兩人的交談,心中那個結也是解開,原來對方是羨慕李依是校花,纔要算計李依的,不過這種算計方法,也實在是太狠毒了。

唐顏無聲的掏出放在褲袋的手機,點擊了錄製視頻,而手機則是對着幾人,幾人卻都不知道,此時已經被錄像了。

“哼,等這事過去了,我作爲東家,好好犒勞一下大家,到時候票票我也不會少一點給你們”在中間的林靜玲臉上帶着譏笑之色,對着身旁的幾人說道。

“玲姐,我們跟你混的,還怕沒錢?那個李依我早就看不慣了,尤其是那天還扇我一巴掌,若不是那個狗男人護着,我早撕碎她”一旁的程雪臉上帶着陰險,她很恨李依,更恨唐顏。

“雪姐,這個你不用怕,我們幾個在學校裏放風聲,我看看李依能美多久,我要讓全世界人都知道,李依是**,哈哈哈哈哈”在一旁的另一女生笑道,極爲的豪邁,這五人可謂是一個毒過一個。

“嗯,就是不知道坤哥那邊怎麼樣,打電話也不接”林靜玲點頭笑道,隨即便自語說着。

“嗨,坤哥的本事你還不知道,估計是操了那**,現在還在樂不思蜀呢”一旁的程雪說道,絲毫不掩飾身上的賤樣。

在一旁的唐顏心態極爲的安靜,即便聽到了這些,他也無任何波瀾,他的心如止水,即便是萬箭穿心,他也不會喊一聲疼。

── 本章完 “希望如此吧,不過消息又說李依是被唐顏救了,唐顏的身手可以不一般,上次在班級裏耍得黃強幾人團團轉”林靜玲隨即擔憂的說道,眼眸轉向旁邊的幾人。

“唉,別胡思亂想了,坤哥可能是有事才消失一回,也許過幾天坤哥就回來了呢”在一旁的一位女生不耐煩說道。

“接下來我們怎麼做?”程雪對着林靜玲說道,幾人在這裏商量對策,心機極爲的高,可以說是物以類聚。

…………………………

在錄製完整個視頻後,都將近有十多分鐘了,後面的價值沒有太大,唐顏也退了出來,在教室裏面潛伏十幾分鐘沒有被發現,如果那幾人知道,一定會嚇一跳。

這事只要抓到證據便好辦,只要有證據就可以爲李依洗脫恥辱,若是想抓幕後黑手,唐顏分分秒秒就可以抓到。

可抓了也無濟於事,這件事需要的不是幕後黑手,而是能洗脫李依那恥辱的證據,若沒有證據,即便林靜玲被逮到,李依也任然揹負着髒名。

這事還是唐顏在靈光一閃突然悟出的,世界上沒有什麼東西利益辦不到,在這個文明社會,利益指的便是錢。

竟然林靜玲想黑李依,那就必須需要同夥,而同夥不可以平白無故的幫你,這就需要利益誘惑了。

唐顏也是無意中想到的,本就抱着試試的狀態,沒想到還真的碰上了,這次可謂是大豐收,這段視頻就可以定罪林靜玲了。

但唐顏總還是覺得差了什麼,這段視頻只是幾人爲了利益而傳播李依那天晚上的事,她們也不知道那天晚上坤哥是否將李依給辦了。

“還差一點”唐顏走下了教學樓,低聲自語道,這一段事情並不能洗脫李依的罪名,頂多就是可以定罪罷了。

但還需要讓李依清白,光這清白二字,這段視頻卻沒有,因爲這段視頻中的人,也不知道李依現在是否被坤哥強了。

而如今唐顏所需要的,便是坤哥的口供,一個視頻陷害李依,還需要一個視頻,那便是讓坤哥承認那晚上沒有**李依。

兩個視頻如果串起來,這樣纔是洗脫李依聲譽的最好辦法,只要辦到了這兩件事,想洗脫李依如今揹負的那並不屬於她的污點,並不難。

但讓唐顏無奈的便是,張化坤不知道在何處,張化坤被唐顏一拳打斷手臂骨頭,那他自然應該會在醫院,而唐顏不可能衝到醫院找他。

N市不知有幾家醫院,若是一個一個找,這樣也不妥,但唐顏有預感,或許自己可以守株待兔。

“等他吧”唐顏低聲自語說道,張化坤身爲混混頭子,一條街的老大,那他自然不會受這份窩囊氣,等他出院恐怕會主動來找唐顏。

唐顏在學校亂逛,並非去宿舍跟班級教室,班級教室若上去,程雪林靜玲幾人在上面,自然不妥,而宿舍。

宿舍唐顏說實話還沒有過去幾次,雖說學校每個人都有宿舍,但宿舍裏面的東西,比如被子席子,這些都是自帶的,學校不給你提供。

唐顏家離學校近,就七八公里,宿舍自然用不上,中午也就一個半小時的休息時間,在學校隨便逛逛時間便已經過去了。

在學校亂逛,學校很大,唐顏也不過才逛了幾個地方,便已經快上課,而他也要去教室了,周圍的人也逐漸變少。

這裏離教學樓太遠了,若是突然上課,恐怕來不及時間回去,若是遲到,會受老師的懲罰,誰也不想自討沒趣。

在路上也沒有碰到李依衆人,或許李依去宿舍了,而唐顏沒有找到李依,乾脆直接回了宿舍,這次他可是大豐收,收集到了一個重要的消息。

這也不怪林靜玲衆人太笨,而是唐顏太厲害,畢竟幾個高中生,能比得上一個經驗跟頂尖高手差不多的人麼?

唐顏來到了教學樓,原先那清淨空蕩的教學樓,人影遍佈,喧譁聲打鬧聲每一層都有,學生也大部分都已經回來。

走上了教學樓,上上下下也有很多人,依舊是原先那模樣,無任何不同,唐顏不出一會便已經上到了二樓,二樓上也是有許多人,打打鬧鬧不在少數。

教室裏已經有了將近二十人,在裏面說話聊天,極爲熱鬧,見到了唐顏進來,紛紛都把視線放在了唐顏的身上。

唐顏如今在學校可是有一些名氣,那關於李依的謠言如今在整個學校都傳開了起來,衆人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不過昨晚陳晃真的被打了,這件事是真有發生,學校也證明了這件事的真僞,又有謠言說唐顏是爲了復仇而打陳晃,這幾串事情連在一起,變得有頭有尾,在衆人心裏,恐怕相信都佔據多數。

唐顏並不理會周圍的目光,他現在已經是焦點,他也清楚,別人這樣看他,這也是在常識之中,他也無需理解。

回到了座位,在座位上翻着書,無聊的看着書上的內容,不過一會李依也進來了,跟唐顏打了一個招呼便坐在座位上。

幾分鐘後鈴聲也響了,下午第一節課的老師也來到,在講臺上講述着課程,不知不覺一節課便這樣過去。

而第一節課下課,班主任毛雨豪來到班級,班級裏的吵鬧也淡了下來,毛雨豪看着周圍學生,隨即眼神便放在唐顏身上。

“唐顏,你過來一下”毛雨豪對着唐顏揮了揮手,隨即便走向教室隔壁的辦公室,唐顏看着毛雨豪的背影,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即便站起身朝着辦公司走去。

辦公室在教室的旁邊,也是在教學樓的中間,而教室則是在靠近走廊的地方,左邊是走廊,右邊則是辦公室。

唐顏走進了辦公室,辦公室沒有一人,這個只是臨時的辦公室,比如兩節同一樣的課連在一起,中間只休息十分鐘,而這十分鐘,老師便是在這臨時辦公室休息。

“唐顏啊,昨晚的事你也聽說了,那件事真的是你做的?”毛雨豪問道唐顏,李依是被誣賴,這他知道,他也沒有相信,但這次卻是學生打架,他怎麼能不管?

“是的毛老師,我之前在學校跟陳晃有一些過節,昨天晚上他就叫他的保鏢堵我,還好我功夫好,若不然如今我都變成廢人了”

唐顏如實回答毛雨豪,聳了聳肩,毛雨豪聽到唐顏的回答,眉頭皺起,陳晃被打他自然知道,但陳晃卻沒事,只不過是受到了驚嚇,而陳晃的司機,卻骨折。

陳晃的家人並未來學校討一個說法,陳晃的父親也向學校退學了,原因就是昨晚兒子被打,但他卻沒有告訴學校是誰打的陳晃,也沒有責怪學校。

如今毛雨豪聽到了事情的真相,即便是他的定力,也想不到事情那麼複雜,他現在才知道,原來是陳晃先堵得唐顏。

“那兩人是保鏢?職業保鏢?”毛雨豪問道唐顏,他只知道那兩人是司機,都被廢了,卻不知道那兩人是保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