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幼琴哪裡肯聽這傢伙的話?手指微微一動,便是溝通紫極界中的那些巨劍,然而……她雙手盤旋了幾圈之後,周圍卻沒有絲毫的反應,也沒有任何波動,就像阿福所說,在這裡她根本無法溝通紫極界,節點失效了!

這下她便是束手無策,看著羅征在各種法則之力中不斷地掙扎,臉色也是越來越難看!

想到這裡,她竟然就要朝著真絕路一躍而上……

「你做什麼?」寧雨蝶冷聲喝道,便是一把拽住了溪幼琴。

若是此前溪幼琴跳上真絕路,恐怕不會有太大的危險,可是現在真絕路中那些霧氣幻化的武者都有生死境實力,又豈是溪幼琴能夠對抗的?

「可是羅征……」溪幼琴滿臉擔憂的說道。

溪幼琴在某些方面的確比寧雨蝶聰明,例如猜測羅征的心思,她的情商能夠得到具體的體現,但是武道一途,她卻是遠不如寧雨蝶,現在溪幼琴進入真絕路不過是找死而已。

好在溪幼琴的實力與寧雨蝶相差甚遠,無論她如何掙扎,都逃不脫寧雨蝶的控制。

然而就在這時候,蘇靈韻卻是淡淡的說道:「不用擔心。」

溪幼琴看了看蘇靈韻,哼了一聲,「你自然不擔心羅征的死活了……」

「不,」蘇靈韻搖搖頭,「我相信羅征,他有這份實力對抗!」

寧雨蝶也是點了點頭,「羅征的極限遠遠不止這點,不要聽這個傢伙的話,」說著寧雨蝶便是指了指阿福。

三女對阿福的印象可不是太好,只是阿福顯然也不在乎,他依舊只是淡淡的望著真絕路上羅征的一舉一動。

「轟隆……」

當各種法則之力擊打在羅征身上的瞬間,爆發齣劇烈的光芒。

看到這一幕,三女的手都緊緊地捏成了拳頭,臉上則滿是緊張之色。

光芒散去之後,羅征的身軀依舊穩穩地矗立在其中,只是身上的衣物便是被那些能量流給湮滅了……

「這……這小子,似乎將力量轉移了?」阿福臉上再次流露出訝然之色。

至於溪幼琴和蘇靈韻則是鬆了一口氣,臉上流露出微笑,她們才不在乎過程,也不想知道羅征是如何對抗這些攻擊的,她們只知道自己的夫君神勇無比,在這般攻擊之下他還能毫髮無損。

寧雨蝶的雙目之中則滿是震驚之色,「力量轉移,他如何做到的?」

阿福淡淡的說道:「暫時看不出來,他似乎融合了某種意志,可能是某個靈物,將力量轉移到那個靈物之上……」便是阿福也看不出來,羅征是與整個大千世界的意志融合了,他剛剛直接將力量轉移到了元磁神山之上,反正僅憑這種程度的攻擊,也是絲毫無法撼動元磁神山。

憑藉著力量轉移,羅征再次超前一路狂奔,任由那些聖族的人施展各種手段,羅征本身卻沒有半分停歇!

妙手醫妃來種田 不久之後,羅征感覺前方的道路漸漸明了起來,而且阿福與三女竟然在正前方。

羅征踏上真絕路的時候,三女是在他的後方,但沒想到這真絕路的盡頭竟然又回到了起點,倒是讓羅征有些吃驚。

「嗖!」

羅征便是一躍而起,跳出了真絕路,便是對阿福笑道:「算是通過了么?」

「第一階段通過,」阿福淡淡的說道。

「令牌呢?」羅征問道。

阿福指了指羅征身後,羅征扭頭望過去,那條田埂之上的陰陽二氣便是緩緩飄動,最終不斷地凝結,同時整個田埂也消失一空,在空中就有一枚令牌緩緩地降了下來。

三女也抬頭望過去,寧雨蝶則淡淡的說道:「是『坎』字。」

一枚篆刻著「坎」字的令牌緩緩飄落下來,徑自羅征了羅征的手中,他翻看了一下,就聽到阿福說道:「擁有『坎』字令牌,你能夠進入藏書閣中,閱覽群書!」

「藏書閣!」羅征的眉毛驟然一挑。

這仙府之中任何東西都非同小可,對於現階段的羅征來說,其他的東西或許還沒那麼重要,但是藏書閣肯定是不可或缺!

阿福卻是淡淡一笑,「你的實力,比我想象的厲害,就算是神海境大能,在聖族諸多生死境武者圍攻之下,也是活不下來,而你卻似乎將力量轉移到某個靈物之上,若是你對這靈物有自信的話,可以挑戰真絕路的第二階段。」

阿福以為羅征持有某種靈物,但是這靈物本身是不存在的,當然,也可以將整個大千世界看作是羅征的某個「靈物」……

一個大千世界的承載力還是相當恐怖的,即便是寰宇中的一些強者,固然能夠毀掉中域里的生靈,但是想要將整個大千世界毀滅,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羅征也不可能讓大千世界過度承擔太恐怖的攻擊,上次為了對抗那黑眼睛,羅征毀滅了大千世界所有的山峰,這次羅征是將力量轉移到元磁神山之上。

「當然!」羅征微微一笑。

阿福點點頭,下方的霧氣再度散開,在羅征的前方真絕路便是再度開啟!

「第二階段比第一階段的難度更大,你自己小心,」阿福說道:「不過你既然能夠將力量轉移掉,只要你那靈物能夠承擔,想必也是沒什麼危險了……」

於是羅征再一次義無反顧的沖入了真絕路。

這時候溪幼琴才扭頭對蘇靈韻莞爾一笑,「好了,可以轉過身子來了……」

蘇靈韻這才轉過頭,臉上還是充斥著羞赧之色,羅征身上的衣物都沒了,她剛剛便是害羞扭了頭,至於寧雨蝶和溪幼琴,她們兩女自然不會如蘇靈韻這般害羞……

第二輪廝殺,耗費了半個時辰,那些聖族武者的實力也提升了一個台階,儘管他們沒有動用任何功法,可是陰陽二氣幻化出來的武者修為都有神海境,便是連法則之力也提升到了三層,甚至於四層!

好在這些傢伙並不懂得施展領域,在東域南邊的暴亂星海之中,那元磁神山便是將這些力量完全吸收。

羅征專心在真絕路上衝刺,他卻沒有心思去查探元磁神山……

即使元磁神山刀槍不入,但承受的力量終究是有限度的,聖族的幾十位神海境大能輪番攻擊之下,其中蘊藏的力量何等恐怖?

這座大半截都坐落在海底的元磁神山,底部已經一道淺淺的裂紋,而那道裂紋則是不斷地在擴張著。

「完成!」羅征通過了真絕路的第二階段,這邊卻是看到蘇靈韻猛然轉過身子,看到蘇靈韻羞紅了耳根,羅征則是笑了笑,才將一套衣物從須彌戒指中取出穿上。

隨著茫茫的大霧降臨,天空之中再次出現了一枚令牌。

這一次出現的則是一個「艮」字令。

「這個令牌,又有何用?」羅征便是奇道。

阿福看到羅征拿到的是這枚令牌,他臉上倒是流露出一絲喜色,「有這枚令牌,你便是能將這仙府帶在身邊!」 阿福的傀儡之身,乃是這仙府第一任府主打造,他沒有天人五衰,傀儡也不可能崩壞,換句話說,他就算想自殺都不可能,應該靈魂被牢牢地封在其中,他也不可能自散靈魂之力……

對於阿福來說,鎮守在仙府原本就是一種枯燥的事情,死對於他來說是一種奢望。

若是有人能夠呆在仙府之中,對他來說是一件好事。

前面幾任府主,都曾試圖掌控仙府,但全部失敗了,例如天渺道人,阿福也曾期盼過天渺回歸,然而他終究還是死於天人五衰……

現在,這羅征卻是在一點點的掌控仙府,不僅拿到了「坎」字令牌,還拿到了「艮」字令牌!

「將仙府帶在身邊?莫非這仙府可以飛走?」羅征奇道。

阿福點點頭,同時又搖搖頭,「艮字令牌,是六枚令牌之中比較特殊的一枚,它本身就是這座仙府的投影,它相當於這座仙府的大門,當然,你也可以將它當成仙府,帶在身邊的話,任何時候你都能回到這座仙府,」阿福大約是心情不錯,想了想后又補充道:「你可以將其看待為那女子的天紫身,算是一個空間節點,」說著阿福指了指溪幼琴。

「原來如此,」羅征恍然大悟,如此一來,日後他想要回到仙府,就不需要萬里迢迢趕來東域,而是直接通過手中的「艮」字令就可以進入其中了。

「還要繼續嗎?」阿福又問道。

短短的時間,羅征已經拿到了兩枚令牌了,但是這一次羅徵選擇放棄了。

下一輪真絕路,恐怕會冒出一大群神極境強者,雖然羅征可以將力量完全轉移,問題是元磁神山的承載力恐怕也是有極限的,一大群神極境強者,倘若是動用第五層本源法則,那威力強大的難以想象!

若是萬一將那元磁神山給湮滅了,溢出的力量恐怕會損傷到整個大千世界的根基,羅征不願意承擔這個風險,何況現在擁有了艮字令牌,他大可以等日後自己的實力提升,再回到仙府之中,拿到其他的令牌。

現在他手中還有一枚「坎」字令,便是微微一笑,「那我們現在可以前往藏書閣了吧?」

「沒有問題,」阿福點了點頭說道。

這時候羅征的目光卻是微微一閃,又問道:「其他人可以進入嗎?」羅征自然指的是寧雨蝶她們。

「擁有令牌,等同於仙府掌控者,她們是否可以自然是由你來定奪,」阿福說道。

「明白了!」

此前羅征雖然算是這座仙府的「主人」,但是他根本無法掌控任何東西,那枚「巽」字令牌充其量只是進入其中的一張門票而已,而震字令牌則讓他擁有挑戰真絕路的資格。

現在多出了坎字令牌和艮字令牌,他對仙府的掌控也是一步一步增加著,終究有一天他能夠拿到其他四枚令牌,甚至於是那乾坤二令!

於是眾人扭頭開始往回走,然而走到一半的時候,忽然從仙府的深處爆發出一道狂猛的戾氣!

「吼……」

與此同時一道怪叫聲便是傳遞而來。

即便是間隔著如此遠的距離,那一道戾氣也是讓人感覺到異常的恐怖!

羅征的臉色一沉,而寧雨蝶的臉色則是煞白,至於溪幼琴與蘇靈韻直接暈了過去……

「這是什麼!」羅征冷聲問阿福,說完他便是將蘇靈韻攙扶起來,而寧雨蝶則去攙扶溪幼琴。

那一道戾氣並不是從正面釋放,而且距離羅征頗遠,但卻讓羅征內心之中無比恐懼,那麼這東西又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阿福面色一變,這才淡淡的說道:「有個傢伙已經不耐煩了……」

「那聲音是從哪裡傳來的?」羅征問道。

「狗屋,」回答之後阿福又繼續說道:「羅征,你獲得了坎字令牌,可以自行前往藏書閣,我要過去看看了……」

說完之後,阿福也不管羅徵答不答應,身形一閃,整個人便是朝著仙府深處飛射而去!

在仙府的深處,便是有一個精緻的後院,而在後院的一角之中,卻有一段鎖鏈綁縛著一頭外貌彪悍的凶獸,這凶獸正匍匐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阿福面無表情的走向那頭凶獸,則是說道:「你急什麼?」

「吼……」那凶獸的聲音小了許多,但腦袋卻是對準旁邊的一個深坑咆哮著。

「是監獄里的那些傢伙不老實了?」阿福說著,便是走到那個深坑,在深坑的下方便是有一排柵欄,柵欄之下則是處於絕對的黑暗之中。

就聽到阿福淡淡的說道:「這麼多年你們都熬過來了,再等等又是如何?」

深坑之中並沒有人回答。

見狀阿福繼續說道:「那個青年天賦很強,而且氣運也不錯,他竟然拿到了四枚令牌,沒有一次重複,重要的是他擁有了艮字令牌和坎字令牌,日後……他或許能夠拿到乾坤二令。」

深坑之中,依舊沒有人說道。

「我知道你們不看好,但是這一次或許真的不同了,相信我,最多也不過千百年的事情,無盡的歲月都熬過來了,這點時間對於你們,對於我都是一剎那而已,多點耐心吧,」阿福又說道。

看到下面實在沒有反應,阿福則準備轉身離開,然而阿福剛剛準備扭頭離開的時候,就聽到深坑之中傳來一道聲音,「那你將他叫進來,我來調教他,保證用不了一千年,百年就夠了,必然將他成為這寰宇之中的最強者,去碾壓那些什麼狗屁天尊們。」

阿福站在原地沒有回頭,他只是搖搖頭才說道:「主人留下的規矩不能破壞,乾坤二令他拿不到,就無法進入這裡……」

說完之後,他再不理會,徑自離開了這一處後院……

深坑之中的柵欄旁邊,坐著一位衣衫襤褸的長發中年人,他淡淡的望著深坑上方,卻是喃喃的說道:「別說一兩千年了,就算是一兩億年我都是等得了,問題是監獄下層的那幾個怪物,恐怕等不了咯!」

羅征哪裡知道這邊發生的事情?

他與寧雨蝶喚醒了溪幼琴和蘇靈韻,然後又給了她們兩人一些定神的丹藥后,才朝著藏書閣那邊走去。

這藏書閣的大門,自然也是高大無比,這寬大的大門在羅征面前彷彿一座巨大的天宮!

「打開這大門,只需要坎字令牌就足夠了嗎?」說到這裡,羅征便是將手中的坎字令牌掏了出來,便是在羅征掏出令牌的瞬間,這道大門的中間便是有一道金光從那門縫中至上而下的閃過,隨即聽到「咔擦」一道悶響,整個大門便是露出了一道縫隙。

羅征一躍而起,試圖伸手去推送這大門,原本羅征看著如同山一般高的大門,估摸著還要費一般力量,沒想到這手剛剛觸碰到大門,那大門便是轟然打開,緊接著就有一股書香的味道撲鼻而來!

書自然沒有什麼香味了,這藏書閣中的書籍,必然是用特殊的木材制的紙漿,無數年之後便是將那天然的香味沉澱出來,這番嗅入鼻中,甚至讓人產生一種陶醉的感覺。

「進去吧!」羅征對寧雨蝶微微一笑,隨後便是第一個走進了藏書閣,而寧雨蝶,溪幼琴和蘇靈韻則緊隨其後。

衝鋒獻朕 即便是經歷了無數年,這藏書閣中依舊是纖塵不染,而在羅征面前,便是豎立著一座座堪比小山的書櫃,至於這書櫃之中的書籍,每一本都有三丈高,兩丈寬……

「這怎麼看?」看到一本本如此巨大的書籍,羅征臉上也流露出鬱悶之色。

(謝謝Léī13500閱幣打賞,謝謝寧月芸3K閱幣打賞,謝謝癖好,淡忘一切,小峰的打賞,會盡量努力!) 歡樂頌 鬱悶歸鬱悶,好不容易進入這藏書閣,羅征又如何肯空手而歸?

他便是一躍而去,跳上了第一排的書架!

這些書籍的外殼都是用某種金屬打造,摸上去十分冰涼,而且堅固無比,雖然羅征無法辨別這些書頁的材料,但是他卻可以肯定,拿來煉器怕也是綽綽有餘。

他抓住這巨大書本的一側,全身的力量爆發出來,用力一拽之下,不想這本大書竟然紋絲不動!

「這本書竟然這麼沉?」羅征的臉色霍然一變。

他這力量爆發出來,足以撕山裂地,可沒想到這一本沉重到這種地步!

天生神力,便是連藏書閣的一本書都拔不出來,羅征臉上也流露出不服氣之色,這一次體內的龍鱗之力驟然爆發,雙手扣住一角,便是用盡了全力,終於將這本書從書架上給拽了下來。

可是三女還抬著頭向上張望呢,驟然看到一本如同房屋大小的書砸下來,臉上也是流露出驚愕之色。

而羅征則是臉色大變,大聲吼道:「快點躲開!」

這玩意的重量也不知幾何,但羅征估摸著絕對不會比一條山脈的重量輕,幾乎等同於二十三座大山加起來的重量了,這番若是壓嚴實了,恐怕寧雨蝶都無法倖免,就別說溪幼琴與蘇靈韻了。

好在寧雨蝶的反應也是奇快無比,她雙手便是輕輕探出,一左一右抓住了溪幼琴和蘇靈韻兩女,朝著身後急退而去!

幾乎是剛剛推開的瞬間,那本房屋一般大小的書便是直接砸在了地上!

也不知這地面用何種材料所制,如此沉重的東西砸下來,便是連一個坑都沒有出現,彷彿就像是一本尋常書本,扔在地上一般……

不過這仙府也不知道存在多少歲月了,若是一般的石頭搭建,哪裡奈的住漫長歲月的侵蝕?恐怕早已經變成了飛灰,但凡能夠抵得住歲月侵蝕的東西,都絕非是尋常之物。

羅征一躍而下,站在了地上,臉上便是流露出一絲歉意。

至於寧雨蝶則狠狠地瞪了一眼羅征,便是有些責怪羅征的魯莽,不過剛剛羅征卻是明白寧雨蝶足以拽住兩女,否則他可以利用時間法則,將她們三人救出。

將這本書從書架上弄下來后,羅征則走向書本的邊緣,這便是用力的將這大書的第一頁翻開!

僅僅只是一頁封面,重量也堪比一座大山!

當羅征翻開這大書的瞬間,便是看到書頁第一面上,一排排淡金色的字開始浮現出來。

羅征看到這些字后,目光驟然就是一閃,其中的每一個大字,都給羅征一種無形的壓力,這些字體扭扭曲曲,宛若鬼畫的符文,但是羅征也懂行,他卻是明白這些符文並非是神紋,而是某些其他的東西……

盯著這大書看了好一會兒后,羅征臉上流露出一絲無奈的笑意,「看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