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門道友,敢問你的兩個兒子,可正是因爲有此寶物,才能晉級如此之快?”

江萬貫一臉深意的點了點頭,摸了摸下巴答道:“不錯,絕兒正是因爲長期吸取此物,感悟天地大道。”

“嘶~”歐陽易又是猛地吸了一口,一根菸就沒了……

“這個……不知這靈煙可對外出售?我想購買一些。”歐陽易一臉認真的問道。

饒是旁邊的歐陽雄風也爲之一震,怪不得那滅霸滅絕在煉丹的時候都要點上一根!

如此寶物!怎能不加以利用!

“暫時所剩無幾,都被之前那林家公子給買走了。”江萬貫搖了搖頭,一臉的可惜。

“林家公子?”歐陽易愣了一下,隨後對着歐陽雄風一臉深意的點了點頭。 此時,如果說誰最得意。

那定然要數姜武無疑了!收了這滅霸一萬塊靈石,只花了區區十萬靈石就給解決了。

這還不然,甚至還能讓歐陽城主滿意,讓他的事得到一個好的解決!

這靈石花的值!

可是又不由得很懊悔,當初怎麼就想不開收了他這一萬靈石呢?

早就知道他是歐陽老哥看中的丹師,哎,真是被豬油矇蔽了心神啊!

當初要是不收這一萬靈石,很可能現在也不會花出去這麼多了。

這可是自己一半的身家啊!

再看看一旁的那滅門,更是不知道該怎麼說好,自己絕對是他不過他的。

修煉界實力至上,丹道也只是讓社會地位高一點罷了。

打起架來,總不能拿丹爐出去砸人吧?

很煩。

忍着吧,不就是一點靈石嗎,能換回歐陽城主的欣賞還是很重要的。

而江萬貫,也自然是心緒亂作一團,讓這敗家玩意走了說到底他還是真捨不得。

生怕他又把人家宗門給攪和了,然後再一次被追殺……

而且還有大兒子,看剛纔那個情形,小兒子要是去宗門了,大兒子絕逼得跟着。

這倆敗家玩意,還真是不給自己省心!

不過唯一不用發愁的是,作爲宗門的新人弟子,他倆要是集結在一塊……

反正是不能受欺負。

也只能在心中祈禱,希望他們別欺負別人欺負的太厲害。

實力?那都是無關緊要的,內門弟子大師兄秦墨白他可是注意到過。

當初還在樹上看賣呆呢,自己過去溜達一圈,差點把尿都給嚇出來。

不能成事,這要是換做自己的小兒子……

算了,再點一根菸吧,想這兔崽子着實是在給自己找難受呢。

半晌,江北也終於回來了,看樣子是決定好了。

一臉深沉的先看了看老爹,老爹不搭理他……

江北又轉頭看看歐陽家兩個大哥,人家倆這表情就很讓人滿意了,一臉期待的看着他。

饒是當初剛進來的時候裝的跟二五八萬一樣的歐陽易都忍不住激動了。

什麼情況?說話啊!別在這傻站着!

江北撓了撓頭,深吸了一口氣,這才說道。

“歐陽城主……我覺得可以,只是……”

“滅霸小友,有話直說便是,只要老夫能幫得上忙,定然全力相助!”歐陽易也不管什麼了,直接打斷江北的話。

江北看了一眼老哥,暗歎了口氣道:“是這樣的,我哥也想去……而且還有我妻子,也會跟我一同前去,您看……”

歐陽易當下就懵了,隨後猛然就站了起來。

“滅霸小友!此事可是當真!”歐陽易一臉激動的問道。

熟不知,這一切江萬貫早就看的透明白了。

但是有一個人懵了,侯煙嵐。

她什麼時候說要和江北一起去了!他走了自己在這照看丹閣不好嗎!這王八蛋夜夜不讓自己安生!

尤其是昨天還……

扯了扯江北的衣袖,嘟着嘴,一臉的不情願。

江北扭頭看過去,微微一笑。

“煙嵐,放心吧,不管我去哪,一定會帶着你的!不能讓你獨守空房!”江北一臉深情的說道。

來自侯煙嵐的怒氣值+16

“好!好!好一個有情有義的兒郎!老夫同意了!”歐陽易連說了數個好字,拍手稱快。

這人他沒看錯!

以後定然擔得起大任!

“事不宜遲!老夫這就回去和造化門那邊接洽!”歐陽易一臉激動的說道。

“等一下,歐陽伯伯。”江北趕緊止住了他要往外跑的動作。

我不是你心頭好 很煩,這破地方的人怎麼一言不合就要跑?

“滅霸小友,還有何事?”歐陽易真是沒想到,這次竟然能直接把這等重要的事解決掉。

這滅霸當初在天境五階的時候都能比肩一個合谷一階的弟子。

那麼他現在合谷一階了,那戰力不得直逼內門大弟子?不敢想啊。

而且他還有個同境界的哥哥!

“是這樣的,我……可能有時會掛念家裏,能不能……”江北一臉猶豫的說道。

“沒問題!滅霸小友,我會去和造化門的門主打個招呼的!”歐陽易欣然答道。

見狀,沒什麼其他事了,索性帶着二人離開。

回城主府的路上。

“哥,真是沒想到,此事竟然如此順利就給解決了。”歐陽雄風也是一臉唏噓的說道。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啊!哈哈哈!”歐陽易爽朗的笑聲絲毫不加掩飾。

“只是……我擔心那滅霸小友……”歐陽雄風一臉沉重的說道。

“放心!屆時我和葉門主打個招呼,不會讓他太過參與戰鬥的。”歐陽易一臉笑容的說道。

“而且滅霸小友絕對可以給宗門弟子做好保障,別忘了他丹師的身份。”歐陽易接着補充道。

“話雖如此,但爲何總覺得還是會出大事……”歐陽雄風低聲說道。

“弟弟,你這是關心則亂啊,哈哈哈!走!先去林家!”

歐陽雄風一愣,隨後一臉深意的點了點頭。

這年頭,果然是有關係在哪都吃得開。

丹閣內,江家一家人大眼瞪小眼中。

秦楓雙眼含着淚水,彷彿是被拋棄了的小女人,一臉悽苦的看着江南。

“滅絕大哥,你們都走了,可是我該怎麼辦。”秦楓終於忍不了了,鼻子一酸,差點哭出來。

江南撓了撓頭道:“秦楓,你先在這跟老爹修煉丹術。”

話音落下,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麼,轉頭對着江萬貫說道:“爹!要不你就收秦楓爲徒吧!”

江萬貫微微一愣,片刻後點了點頭,他對這小秦楓還是比較喜歡的,情投意合,大家都愛抽菸。

也都愛煉丹。

“滅絕大哥!我不想留在雲瀧城,我想跟你們一起走。”秦楓拼命的搖着頭。

果然!當時江萬貫臉就黑了。

“老夫親自指導你,你還敢不同意?”江萬貫的眉頭擰了起來,冷聲問道。

“不是的……不是的,滅門叔叔……”秦楓那動靜,真是讓人覺得心疼。

小孩子可太可憐了。

可能是江萬貫也意識到了什麼,主動從戒指裏取出各種各樣的小盒子。

隨後,一一打開,每個盒子裏裝着幾十根靈煙,都是三階靈草的!

當下,除了侯煙嵐之外,在場的所有人眼睛都亮起來了。

秦楓喉嚨滾動,狠狠地吞了口唾沫。

可更誇張的要數江南了,作勢就要搶!“爹!先給我來五盒!” 但是,江萬貫怎麼可能犯這種低級錯誤?想搶你老子的煙?沒門!

只見江萬貫大手一揮,這些小盒子瞬間消失。

下一刻。

“撲通!”一聲脆響,傳入江北的耳中。

江北木訥的轉頭看去,只見……

“徒兒拜見師父!”秦楓一臉認真的跪在了地上,叮咣的就開始磕頭,也不怕疼。

江萬貫老神在在的摸了摸下巴,很滿意,就不怕你不拜我!

果然,跟我這倆兔崽子混時間長了都一個樣,見到這破玩意就跟沒命了一樣!他媽的,也不知道是福還是禍……

“起來吧起來吧,從明天開始你也該親自上手煉丹了。”說着,又給秦楓來了一小瓶開天丹。

“這一瓶開天丹你先嗑着玩,沒事的時候想着得把境界提上去。”

“爹!我倆的呢!”江南和江北異口同聲的喊了出來,他們過幾天都要走了,老爹怎麼一點表示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