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爆炸,那些植物藤蔓瞬間縮回去了數米長。

而梁豹此刻也是雙手一展,一道猛烈的火圈向四周爆炸開來。

周圍的幾十根藤蔓瞬間被大火吞噬,快速收縮。

遠處的那個美艷少婦一陣痛叫,對著夜宵攤裡面一個正在擺弄燒烤的男子喊道:

「死鬼,你還不烤個球啊,還不出來幫老娘,老娘死了,晚上你吃個球!」

距離梁豹等人數十米的地方有個中年男子正在擺弄烤串,聽到美艷少婦的罵聲,一聲怪叫,雙手將烤架上的幾十根烤串全部抓起來,跑過來叫道:

「娘子別急,讓我老王來幫你。」

中年男子一邊說著,雙手一揚,幾十根烤串帶著尖銳的呼嘯聲,分別刺向梁豹,樊忱和王倩。

樊忱也不含糊,手中長劍一抖,百千劍影對著中年男子衝來。

而樊忱則是身影一閃,瞬間衝到了那美艷少婦面前,漫天劍影將美艷少婦給圍困住。

王倩手握長劍,站立一旁,擔心還有別的人圍攻。

片刻之後,那美艷少婦一聲尖叫,

「啊!」

一條手臂被梁豹給劈下來。

那美艷少婦痛呼道:

「老鬼,我不是對手,跑了!」

一閃身飛到半空之中。

梁豹且能讓她逃走?

緊跟著一個瞬移,出現在美艷少婦的身後,直接一拳轟過來。

「砰!」

一聲巨響,美艷少婦身體一震,身體向地面直接墜落。

梁豹如影隨形,一腳踩在美艷少婦高聳的胸口,手中長劍頂在了她咽喉處。

那中年男子被樊忱纏住,無法脫身,聽到美艷少婦的痛恨,急切地喊道:

「死婆子,你怎樣了?」

心一急,攻擊就開始亂了,防禦也出了問題。

樊忱抓住機會,一劍刺中了男子的大腿,長劍一斜,生生地將他一條腿給切了下來。

梁豹當初是飛豹學院戰力榜第一的高手,樊忱的戰力榜第三的高手,兩人都是帝級巔峰,戰力非同小可。

那男子同樣慘叫一聲,身影一閃,化著一頭十幾米長的巨蠍,對著樊忱噴出了一股濃烈的黑煙。

黑煙瞬間瀰漫,帶著一股腐臭氣味。

樊忱知道厲害,趕緊屏息向後爆退,同時雙手向前發出一股颶風,吹散那股濃烈的黑煙。

王倩則在一旁叫道:

「小心黑煙有毒!」

手中長劍化著萬千劍影,層層擋在了樊忱的身前,防止那男子偷襲。

不過片刻之後,黑煙消散,那中年男子已經失去了蹤影。

梁豹叫道:

「不用追了,和我一起將這個女人帶回王府。」

梁豹反手拿著美艷少婦的剩餘的一隻手,長劍頂在她的後背。

「敢跑我就殺了你。」

美艷少婦此刻終於是有些驚恐了,立即求饒道。

「我不跑,你別殺我!」

「你是誰?為什麼要刺殺我們?」

「我,我是,」

美艷少婦正要說,突然,一聲雷暴霹靂響起,半空之中一道閃電對著梁豹等人劈下來,氣勢極其恐怖。

梁豹一驚,瞬間爆退了上百米。

「轟!」

那道閃電劈在了梁豹等人站立的地方,梁豹三人雖然快速躲避開來,但是那美艷少女則已經變成了一具燒焦的屍體。

梁豹一聲怒吼,身體衝天而起,手中長劍殺氣暴漲,對著半空中的一道人影刺去。

半空中的人影似乎無心戀戰,對著梁豹打出一道光芒,整個人瞬間消失在黑夜中。

那道光芒帶著凌厲殺氣,瞬間殺到了梁豹的身前,梁豹頓時感覺不對,激出防禦光盾,同時身體向後瞬移。

「砰!」

梁豹被瞬間擊飛了上百米,直接將一家宵夜攤的桌子給砸得粉碎,正在吃宵夜的人被強大的衝擊波擊飛,各個重傷在地。

樊忱和王倩兩人飛奔過去,快速餵了一粒大血丹給梁豹,背著梁豹就往王府的方向飛奔而去。

道極無天 一路之上,樊忱和王倩緊張不已,生怕那襲擊這追殺過來,從剛才那人擊殺美艷少婦和攻擊梁豹的手法來看,此人進化境界極高,戰力駭人。

所幸的是,樊忱背著梁豹跑到了王府大門前,對方也沒有追殺過來。

樊忱大喊道:

「王府戒嚴,加強戒備!」

背著梁豹沖入王府。

門前的侍衛已經增加到了八個,看到這個情況也是一陣緊張。

樊忱背著梁豹進入王府大廳,早有侍衛去緊急通報蕭剛和大王子,兩人從床上跳起來,匆匆趕過來。

「什麼情況?」

「怎麼回事?」

梁豹此刻躺在一張椅子上,吃下了大血丹之後,體內的傷勢正在慢慢恢復。

位面無限重生 「樊忱,怎麼回事,梁豹他?」

「殿下,我們今天三人到附近宵夜,沒有想到就遭受到了對方的暗殺,對方先是下毒,結果被梁豹識破,然後他們就直接攻擊,被我們擊退,

本來我還抓了一個活口要帶回來審問的,結果對方另外還有高人埋伏,一道閃電便殺死了那個俘虜,滅了口,

梁豹去追擊那個高手,結果被他大傷。」

蕭剛一驚,說道:

「梁豹已經是帝級巔峰,能夠一招擊敗梁豹,此人的基因進化等級至少在皇級以上才,帝國都城之內,皇級境界以上,懂得電系攻擊的,只有第一戰將完顏康。」

書客居閱讀網址: 走過城樓甬道,面前的官道之上一道倩影孤身站立,雙臂展開的絕望又無援

她本是一介柔弱女子,又奈何在此大勢面前,只能被家族推出

一滴晶瑩的淚珠從她眼角滑落,或是不甘,或是委屈

但她還是站在了這裡,擋在了數萬軍隊的面前!

賀翎面色一怔,身後的大軍也隨之停下了腳步

「賀翎!」

慕容夢雪紅潤的眼角之上淚珠橫流,雙臂展開似是要攔住大軍,朱唇輕咬,緩緩開口:

「對不起,我自知慕容家做了傷天害理的醜事,更是對你不起的惡事,所以,若是你要報復,我絕無怨言,請先拿我開刀吧!」

醉枕香江 賀翎面色一變,眼睛不由得微眯,這個女人!

如此凄慘的模樣,又怎麼能讓自己下得去手?

「來人,殺了她!」

當下直接命人上前一刀捅死她!

隨從士兵們猶豫了,這女人顯然不簡單,跟主公一定有什麼情分所在,若是就這麼被自己殺了,豈不是跟主公結梁子么

一旁的賈詡卻是毫不在意,踱步上前,手中拿出一抹粉塵,對著慕容夢雪一灑!

「嗡」

無色無味的微塵一過,慕容夢雪整個人眼珠翻白,暈了過去

看的賀翎手心一顫,可一想到自己家族的慘狀,就滿是憤恨!

「殺!」

一聲令下,血洗慕容家!

而這,只是浪費他們的復活機會罷了….

……

慕容家之後,除了洛陽中的其他家族外,其他州的所有家族都受到了賀翎的無情屠殺!

大戰還未真正拉開序幕,這十大家族便損失慘重,是很難打起來了

聽說趙青舒那邊拉了外援——董卓,派了浩浩蕩蕩的西涼鐵騎,聲勢浩大的朝著荊州派了過去,無極宗,天征革命軍,十大家族各自拉了自己的主力,也想荊州這邊聚集,似是要把賀翎的老家給端了!

幾日後,玩家聯盟軍的身影出現在了荊州的地界之上

整整三日後,五千萬玩家大軍入襲荊州!

這是天征開啟以來,規模最為浩大的一戰!

予你此生不換 賈峰率領左前鋒攻打長沙郡,楊騰和趙青舒攻打武陵郡,十大家族率領後方坐鎮,侵佔一些小縣城,徵集軍糧,為中軍和輜重~

聲勢浩大之時,大唐鎮也迅速做出了相應的調整攻略

由周倉,張曼成,程咬金,黃忠率領的一隊人馬前往武陵郡支援

長沙郡則是賀翎親自帶隊,再加上魏延,華佗,趙括,等人前往支援

所有投靠大唐鎮一方的玩家,也達到了千萬之餘,當下在趙括的安排下,各自前往任務地點

……

賀翎等人從傳送陣來到這長沙郡的郡城

如今的郡城已經被黃忠帶人早就修好了,城下兩千萬玩家部隊在賈峰的帶領之下正包圍著郡城!

「主公!」

在這裡等候多時的守軍看到賀翎出現在傳送陣中,頓時鬆了口氣!

兩千萬是什麼場面,且看城下密密麻麻從左到右,從右到左遍地,目光所及之處都是人頭聳動,兵甲遍布!

賀翎等人上了城牆,仿若一瞬間便上了戰場,一股莫名的意氣在胸口徘徊,千軍萬馬聽候自己差遣!

城下敵軍軍陣之中,賈峰一身青色鎧甲,在賀翎將目光投過去之時,也將目光投了過來

上次在戰場相見,還是生死兄弟,這次見面卻是仇人相見!

「主公,他們所站之處在陣腳外!」

一個器械兵從後面走到賀翎身旁,低聲說道。

這次跟著賀翎來的,不僅是普通士兵,器械兵也來了幾千人,只是大唐研究院研究出來的弩炮就帶來了有三百架,殺傷力驚人

「弩炮也射不到嗎?」

賀翎面色微變,眉頭緊皺,這個距離投石車或許達不到,你弩炮也達不到是不是說不過去了?

弩炮就是貫穿性強大,射程超遠,按照這個標準來的,若是你弩炮的射程跟投石車一樣,還不如造投石車得了!

「能,但是魯院長說,這些弩炮都還未進行安全評估……」

器械兵連忙解釋,面色猶豫道。

「你聽他的還是聽我的?」

賀翎不耐煩的問了一句

「明白了!」

器械兵點點頭,走回去,調製弩炮去了!

遠處,卻見賈峰一手令下,幾千輛投石車都被推了出來,雖然不及大唐牌投石車那麼輕便精緻,但也具備了投石車的基本攻城——殺傷力,射程!

看來上次被大唐鎮的投石車給打出陰影了,這次準備的倒是挺齊全的!

不過,現在的大唐鎮可是研究出新玩意了,他這些可不夠看的!

還是多虧了上次聽賈詡的話,抄家去了,得了幾十萬金幣,有將近十分之一的資金都投給了大唐科研院,剩下的賀翎自己留了一部分,然後都給張亮保管了,聽說張亮高興地好幾天都樂呵的停不下

「賀翎!你們的投石車有這麼多嗎,哈哈,受死吧!」

帶領著這幾千輛投石車車隊的玩家,瘋狂的在遠處叫囂,由於射程的原因,他們還需要往前推走一段距離~

賀翎不知道他有什麼好豪橫的

當下也是大手一揮!

「轟隆隆!」

似乎有什麼巨大機器運轉的聲音,讓玩家們為之一驚,卻是看到一架架弩炮的炮口從城牆之上擺了出來

「那是什麼鬼!?」

「炮!?」

「卧槽,又開掛了?」

….

玩家們一陣驚駭,若是真把義大利炮給弄出來,這仗可沒法打下去了!

好在,那並不是

幾個器械兵給弩炮上箭,光是這特製黑色箭羽就有兩米之長,胳膊大小粗細,兩個器械兵一次只能搬運一個,弩炮之上一次也只能發射一個!

很快,備彈好了

要測試一下陣腳了,器械兵看了眼賀翎,賀翎尷尬的點點頭,自己剛剛想要出動的是新研究出來的那個殺器啊!

也罷,弩炮試試吧!

「嘣!」

好傢夥,這弩炮還真打出了炮聲的感覺,肉眼可見的波動在箭羽之上浮現

「咻~!」

一陣異常刺耳的破空聲猛地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