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每次都會問這樣或者那樣的事情?

「嗯,我給宮烈先生送點茶水,」她這樣做好像不為過把。

諾華看葉清音對自己警惕的眼神就知道她這是在想些什麼。

葉清音這個時候看著他,「諾華先生,我可以走了嗎?」 只見諾華這個時候整個人看起來有點不太高興。

葉清音看著他的模樣,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問,可是要是問了,會不會有點不太好。

諾華和葉清音僵持了很久,最後,諾華實在是無法自己再繼續生悶氣了。

「你,為什麼知道給宮烈先生端茶水,不知道給我端一下?」這個時候,諾華頗為委屈的一說。

葉清音差點反應不過來,他這是7什麼意思。

只不過,她其實覺得一切都還好,只要自己完全可以好好的。

「額,我下次記住了,一定給你送過去,那我先回去了。」她還要回去把消息告訴菲。

所以,現在她特別想要擺脫菲,現在她自己已經沒有什麼好選擇的了。

諾華聽到了葉清音的這句話,心裏面特別的高興,總而言之,這樣的也是挺好的。

「嗯,好夢,」諾華最後只說了這三個字,心裏面就覺得自己就是應該要好好的珍惜這件事。

葉清音只是茫然的點頭,其實她自己也不好說,因為自己現在整個人看起來好像有點不知所措。

最後她直接離開了,這一次回來和往日不同,菲早就在樹下等著她。

她自己也知道,菲是因為擔心父親的事情。「菲,我回來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所說話,是否奏效?

菲一見到葉清音回來,這個時候,立馬跑到她面前,「怎麼樣,你和他談得怎麼樣了,他同意了嗎?」

畢竟這樣的事情,那個喜怒無常的宮烈,她自己也和他交過幾次手,可是她自己還是摸不清他的套路。

清音其實也沒有辦法給她說出一個準信,「菲,我覺得是可以的,可是,我不敢保證,所以,我。」

菲也知道葉清音是沒有辦法對付得了他的,「嗯,這不怪你,這樣把,我今晚去他那裡看看,如果他沒有做出任何行動,這就說明,你成功了。」

葉清音點點頭,「那你要注意一點,因為我剛剛回來的時候被諾華看到了。」

其實她總覺得諾華是不是在偷偷的跟自己,要不然每次去宮烈餓房間為什麼都可以見到他?

菲也很無奈,這個諾華就是一直跟葉清音過不去,「嗯,我知道了,快點回去吧,記得關好門。」

強勢寵妻:霸道老公,別逼婚 葉清音點頭,然後就離開了,她自己也知道這些地方她沒有辦法輕鬆自如的來來去去。

她回到自己的房間里,希望自己的父親沒事,也希望所有人都沒事。

早上醒過來的時候,葉清音第一個反應就是去找菲,可是房間里不見他的蹤影,所以他人已經去哪裡了。

葉清音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難道是自己的父親真的出了什麼事?

她有點害怕,可是自己又不知道該怎麼辦。

所以她只好立馬換上衣服,出去工作,只是她剛想要出門的時候,發現菲回來了。

「菲,你終於可以了。」葉清音激動得不行,心裏面就覺得見到她真好。

菲有點無力的一笑,「嗯,我得去補眠了,」她跟了宮烈一晚上,最後就只發現他,一個人去了一個墓地。 葉清音也不知道這個時候該怎麼去忙,她還是放下不下。所以就算是快要耽誤了自己的工作,她也要過去問一問。

「菲,你告訴我,他到底有沒有去找我的父親。」她心裏面還是挺擔心自己的父親,

菲搖了搖頭,「你放心,你父親沒事,你就別擔心了,」

菲說完了之後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欠。

「我好睏,清音,我要去躺一會,要是諾華來了,你幫我請個假,」菲還沒有等到葉清音回復,這個時候她已經去躺著了。

葉清音這個時候就想著,也好吧,只要自己的父親沒事,她就擔心了。

看著菲熊貓眼的模樣,她自己也知道就不需要過去了,她自己一個人去忙。

這個時候,葉清音來到了平時工作的地方,只不過她沒想到今天諾華早就在這裡等著了。

她奇怪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其實她不太明白,他現在在這裡做什麼。

不過想想,她現在還是先起來了,這些事情已經沒有必要再說些什麼。

「諾華先生,我的同伴她不舒服,今天的事情就由我來忙吧,」清音並不知道現在的諾華怎麼回事,一直看著自己不放。

一直沒有聽到迴音的葉清音這個時候就去忙活起來。

只是現在,她還想著繼續忙著,只不過,到了現在,諾華還沒有移開腳步,只是看著自己。

她這下覺得更加奇怪了,「諾華先生,我臉上長了什麼東西嗎,怎麼要這樣看著我。」

她奇怪,可是她也不好說些什麼,只是現在諾華自己心裏面也不懂要說什麼?

「昨天,你去宮烈先生房間說了什麼,」他現在覺得一定是她和宮烈說了什麼,不然。他為了什麼會突然要找葉清音去伺候他。

葉清音被他這麼一問,更加不懂要說什麼了,「額,這個,這個,我也不太懂什麼意思,我沒有和他說什麼,怎麼了嗎?」

她現在倒是有點奇怪了,這是怎麼了,自己不是好好的嗎。

難道宮烈因為昨天晚上的事情和宮烈說了什麼?

她以為自己的父親沒事,一定是好了。可是現在聽諾華的質問,她心裡更加的不喜歡了。

葉清音只是看著他,好無辜的說:「嗯,我沒說什麼,只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這個時候,諾華繼續盯著葉清音的模樣,確認他沒有說謊。

所以他現在也想知道,到底這是怎麼回事。

她現在看著諾華,希望他可以告訴自己一些事情,只是現在葉清音已經不懂要怎麼說了。

她低下頭,沒有說話,諾華最後還是決定了把這一切告訴葉清音。

「嗯,宮烈先生點名要讓你去照顧他,之後,你不用來這裡了,」諾華再怎麼捨不得,可是現在他自己也知道沒有辦法去挽回。

葉清音突然間一愣,「怎麼回事,我不知道啊。」

這是什麼意思,她有點不太明白,不過,其實想想宮烈這麼做也好,省得整天被諾華這麼盯著。

諾華見到葉清音眉宇間的開心,「小音,至於那麼高興嗎你可是有夫之婦。」 葉清音聽到他這麼認真差點笑出來,這個孩子實在是太可愛了

她怎麼就不知道他老是惦記著這件事呢。

只是葉清音沒有說什麼,「嗯嗯,我知道了,那既然宮烈先生這麼說,我現在可以走了嗎?」

她現在也想走了,反正她不需要繼續待在這裡。

諾華沒想到葉清音這麼快就提出要走,「嗯,去吧,」諾華留下一個背影就離開了。

葉清音這個高興還來不及,已經沒有什麼好去糾結的事情了。

所以,她就由著諾華負氣的離開了,所以這個時候。她來到可宮烈的房門前。

既然昨天宮烈已經放棄了對自己父親的報仇,相信他已經相信了自己。

這個時候她就想著自己能夠好好的,「宮烈先生,是我,」她現在其實不想再隱瞞什麼。

只是她自己也知道,現在宮烈也許並沒有完全相信他。

葉清音這個時候就在門外等候,其實她已經想好了所有的說辭。

在她猶豫的時候,有人突然打開門,這個人不是宮烈,葉清音只是待在原地,也沒有動。

「宮先生在裡面等著。」來人說完了之後就離開了,根本沒有聽到葉清音的任何回應。

葉清音還在猶豫,可是她還沒有想好,這個時候宮烈出來了。

「還不快進來,」葉清音這個時候跟著他來到書桌房,其實他找她來,就是為了確實一些事情。

「說吧,有什麼事找我,」葉清音現在對宮烈毫無客氣之意,因為墨北辰的離開一定是跟他脫不了關係。

所以她非常確定和肯定,一定是他帶走了墨北辰沒錯,所以,現在她自己也知道了該怎麼做。

葉清音抬起頭,對於他所問的問題,並沒有驚慌之意。

「當年的事情,也有一些見到了兇手的模樣,」她現在還不能把所有的事情去全部告訴宮烈,

同樣了,她還沒有完全信任她他,他也在開始試探自己。

所以,現在的她現在也不著急,宮烈一聽到葉清音這麼說,立馬起來,「你說什麼,有目擊者證人?他在哪裡?」

葉清音沒有回答,就算知道了又能怎麼樣,還不是要回答。

這個時候,葉清音看著他一副耐心等待的模樣,心裏面其實覺得還好。

只是當她看著他還想要繼續聽下去的時候,已經沒有想到別的事情去了。

葉清音咬著牙,沒有繼續說下去的想法,只是她自己也知道,應該知道她現在也想著自己能夠好好的。

宮烈還想問出點什麼來,他現在只是看著葉清音,「說吧,如果你說不出什麼來,今天你就不可以回去。」

葉清音這個時候想著自己可以離開的,可是這個時候,沒想到宮烈會這麼說。

清音這個時候抬起頭,看著他,「我已經告訴你,他在這裡,其他的你可以自己慢慢去找這個後背有圖騰的人。」

宮烈還是不太相信她的話,「你怎麼知道只有他自己有。」

這個時候葉清音自信一笑,「嗯,這個世界上恐怕就只有他自己有。」

宮烈沒想到葉清音的答案,一點都沒有猶豫。 所以說,她確實沒有在說謊,知道她現在這回事,他可以先放心放心,「嗯,你先回去,」

葉清音就這麼輕鬆的離開了,她現在也開始知道了這件事。

所以,他是真的相信了,所以她開始明白了,既然在這裡沒有什麼事,她可以再去玩一會。

其實她心裏面還是挺想再見到墨北辰的,可是她又有點害怕見到他。

只是那日一別,自己就沒有再見到他,所以現在也不知道墨北辰怎麼樣了。

只是現在就想著自己能夠好好的把這些事情好好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這個時候她就想著自己能夠好好的,這個時候他就想著自己能夠把這件事處理好了。

這個時候他就想著這個就想著自己能夠好好的把這件事處理好了。

這個時候,諾華突然出現,她一愣,所以諾華都這麼的閑著的嗎,她自己真的有點不懂。

只是這個時候,諾華看著她的模樣,其實心裏面就是有其他的想法。

現在她還想著自己可以離開一會可是沒想到又碰到了他。

「怎麼了,你去宮烈先生那裡不好嗎?」諾華一開口就是關心的話,只是葉清音現在這個時候不願意聽他這些話。

「沒有,我沒事,」葉清音不知道諾華怎麼老是盯著自己,她來到宮烈這邊了,他還是在盯著自己,她是越來越不通了。

葉清音這個時候看著他的模樣,「諾華先生,宮烈先生已經吩咐我去做別的事情了,所以麻煩你讓一讓好嗎?」

她現在真的沒有什麼心思再繼續和她說下去,特別說這些話聽起來有點怪。

諾華也知道宮烈的事情耽誤不得,怎麼說,他也是萊西的左右手,所以,他自己也得罪不起來

所以,他現在也開始閑著自己需要坐墊什麼。

葉清音只是說完了之後,便自己離開了,她其實也想要自己,要是這一切可以完成了。

這個時候就想著,她也只能去找墨北辰了。

所以這一次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準備,心裏面就是想著自己能夠好好的面對他。

葉清音還是正常來到了原來的地方,可是這一次她見到的人不是墨北辰。

而且碰到了眼前的自己從來沒有見過的人,這是誰,可是葉清音從他的穿著,她還是可以看得出來,他應該在這裡的第一應該不低。

知道自己不可以隨意的離開,所以她還是禮貌的向著前人打招呼。

只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眼前,這些事情,她真的有點害怕。

萊西一直打量著眼前的人,好像是有點面生的。

所以她現在也知道自己應該要怎麼做了,只是她自己也知道,自己要怎麼做了。

萊西警惕的看著她,「這裡出主意你這樣的人,下去。」

萊西突然變得嚴厲起來,他希望萊音之後是要做大事的人,所以現在這個,確實不太合適。

葉清音聽著他這麼說,心裏面有點不舒服,其實她也懂他這是什麼意思。

在她想著自己的事情的時候,她完全可以好好的把這一切可以好好的講完。 葉清音這個時候聽得出來,對方應該也是大有來頭的人。

所以她現在也知道自己不敢茫然去頂嘴,「好,我這就下去。」

葉清音直接離開了,只是這個男人,她看他的第一眼心裡一點都不舒服。

她必須得回去讓菲好好告訴自己,這裡所有人的長相,而且在這裡的地位。

在房間里待著的葉清音等了好久,其實她自己也知道了,現在的她開始要把這些東西好好縷清一遍。

最後,葉清音回到了,她現在立馬回到了自己的住宿。

菲這個時候已經醒過來了,看到葉清音回來,自己也高興。

「清音,你回來啦?」她現在看著她,心裏面特別的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