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當古碑聖者說道孽徒的時候,七夜的心也跟著劇烈的顫動了一番。

『古碑聖者,竟然稱烈元子為孽徒,難道……』

「前輩!」

七夜喊了一句,古碑聖者的臉色緩緩舒展。

帶著幾分歉意,古碑聖者連連嘆息。 第六百一十八章秘辛

「靈玄子,收了一個好徒弟!」

古碑聖者看向七夜,臉上努力做出一份笑容。

「我來和你講講我那孽徒的事情吧!」

古碑聖者緩緩說道。

「我隕落已有一百餘年之久,一百餘年啊!」

喟然嘆息。

「我本名司空玄,乃是司空家古族的族人,我族存在數萬年,底蘊豐厚,人物輩出。族中有多位武聖坐鎮!」

「而我,當初便是司空家的老祖,實力造化參天,幾乎觸摸到神境屏障!」

「我也自詡天賦異稟,能夠踏足那等境界,當時可謂目空一切!」

說道自己觸摸到神境屏障,古碑聖者的臉上帶著一抹傲然,而七夜也是震驚無比。

神境,那是超越武聖的至高境界,而在七夜所踏足的聖域,九天十地,神境又被成為至尊境,那等境界,幾乎是武者的最高境界。

這古碑聖者能夠觸摸到那一境界,也算有自傲的資本,可是他如今落到如此境地,恐怕也深有緣故。

七夜沉默不語,細細聽著古碑聖者的講述。

「當初窺視到神境,本想閉關突破,可是沒想到,我那孽徒陣烈元,為了窺視至高之境,竟然出手偷襲於我,想要奪取我的武道記憶。」

陣烈元即烈元子,烈元子乃是古碑聖者的弟子,更是第一位親傳弟子。

烈元子的天賦不及古碑聖者,就算如何修鍊,也只能達到上位武聖的階層,無法接觸到那至高之境。

當初古碑聖者接觸到至高之境,告訴自己的弟子,他要閉死關的時候,烈元子就起了歹心。

能夠觸及到那等至高之境,那是要何等的機緣和天賦!

烈元子想要奪取古碑聖者獲得機緣,突破那等至高之境,所以心裡生出了噬師的想法。

「我那孽徒千算萬算,在我修鍊毫無防備的時候出手偷襲我,甚至聯合了烈戰聖地的另一個老東西,然而他們都沒想到,我的肉身雖毀,然而我的靈魂,卻接觸到了半神之境,通過那等造化之力,我幸運的遠遁而走。」

說道這裡,古碑聖者幾乎是睚眥欲裂,恨不得生撕裂了烈元子,以及他嘴中的那個老東西。

「雖說我接觸到半神之境,靈魂之力得到了一點升華,能夠施展出那等造化之力。」

「然而我接觸到的,僅僅是神之境界的表皮而已,若是我能夠半隻腳踏入神境,何懼我那孽徒的偷襲……」

古碑聖者緊緊的攥著靈魂之力凝成的拳頭,心緒波動極大。

「可惜,沒有若是,也沒有如果。當時我從兩名上位武聖聯手之下逃脫,便耗費了我幾乎所有的靈魂之力!」

「走到天人絕地,我的靈魂幾乎消散!」

「好在天人絕地的大陣有些特殊,我的靈魂才得以凝聚,可是雖然凝聚了靈魂,我的實力卻是盡失!」

「這麼多年來,我為了心頭的仇恨活著,苟且偷生的活著。」

「東躲西藏,吞噬殘魂,幾乎用了百年時間,我的實力才重新恢復道中位武皇,百年時間啊,當初我不到百年之間便成為聖者,那是何等英雄。」

「這一百年來我恢復中位武皇的實力,可是那僅僅是靈魂之力的境界罷了,沒有肉體,無法凝練天地之力,我的實力也就永遠無法恢復!」

「想要誅殺我那孽徒又如何可能……」

古碑聖者搖了搖頭,話語里幾乎是絕望的語氣。

「前輩,若是我能幫你重塑肉體,重新恢復實力,助你清理師門,您願意相信我嗎?」

娛樂帝國系統 七夜突然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當七夜說出這話的時候,周遭的一切都變得極為安靜。

古碑聖者望著七夜,那虛幻的靈魂面孔之中,泛起一陣顫抖,還有一分凝望。

雖然七夜心頭的話讓古碑聖者心頭一喜,可是看到七夜的實力,他卻搖了搖頭。

「七夜小輩,你的實力不過武王五階,靈王九階,如何能夠為我重塑武聖之軀?讓我恢復實力?」

古碑聖者嘆息說道,話語里還是有幾分不相信。

「前輩,您稍等一下!」

七夜突然之間神色一沉,手中的靈魂之力急速震動。

七夜突然出手,讓古碑聖者如臨大敵,可是當七夜施展出隔絕結界的時候,古碑聖者才放下心頭的敵視。

「玄心天地,斗轉星移!」

七夜一聲低喝,玄心空間瞬間被打開!

「玄心,你來給古碑聖者一個答覆!」

在七夜叫出玄心的時候,玄心空間之內,一隻五隻尾巴的小火狐跳了出來,毛茸茸的小火狐笑著小臉。

而這小東西突然之間,變身成了一個可愛的十二三歲的少女,她的面孔竟然和木靈有著八分相似,倒是像個小仙子,不過她身上的氣息,卻和木靈迥乎不同。

「小火,胡鬧,你怎麼跑出來了,快回去,這裡太危險了!」

七夜臉上有些慍怒。

小火狐跟著自己,在玄心劍魂和木靈的照顧之下,實力突破到了武王之階,如今更是能夠化形為人。

玄獸化形極為麻煩,不過有玄心劍魂的幫助,小火狐倒是化形成功。

不過這小傢伙,竟然按照木靈的模樣化形變成了一個小小木靈,小仙女。

只是木靈身上帶著自然聖潔的玄靈之氣,而這個傢伙卻是一抹火熱的火焰飄動,反而多出了幾分嫵媚,如果她有著木靈那般高挑,恐怕也是一個禍國殃民的小仙女。

「小火狐!咦,奇怪,為何是五尾?」

古碑聖者見小火狐突然出現,也是愣了一下。

「主人,這小丫頭在玄心空間里悶壞了,你就不要怪罪她吧!」

玄心劍魂突然閃身出現,摸著小火狐的腦袋,不過卻使得古碑聖者再次一驚。

「靈魂體!」

古碑聖者驚訝的說道。

「呵,我可不是什麼靈魂體,而是老主人蘊靈而生的劍靈,玄心神劍中的生靈!」

玄心劍魂笑著說道,隨手一揮,一份靈魂印記突然出現,似乎在凝刻什麼東西。

他看似的確是靈魂體,不過他卻是萬千世界中的奇異生物,靈體生物。

「蘊靈而生的劍靈?怎麼可能?」

古碑聖者驚訝的說道。

當初他的武器也有靈的存在,只要武者實力足夠強大,就能孕育自己的武器之靈。

不過能夠如同玄心劍魂這般,倒是讓古碑聖者極度驚訝。

因為一個劍靈竟然如同人一般能夠施展靈道印記,這即便是靈皇靈聖也難以做到的。

倒不是靈皇靈聖無法做到,而是這種靈道傳承實在太過高深了一些,一個劍靈能夠做到這種程度,倒的確是太讓人驚訝了。

「萬千世界,無所不有,這有何玄奇的?若是我的實力尚存,何須主人依靠你!」

玄心劍魂再次搖頭說道。

「放鬆心神,不要抵抗!」

玄心劍魂一指,一份靈魂印記緩緩飄向古碑聖者。

古碑聖者雖然怕七夜對自己動手,可是七夜暴露這些玄妙的東西,也不得不讓古碑聖者相信七夜!

「血肉融魂丹!八品聖丹。」

「起死回生……」

緊緊掃了一眼這陣道印記中的東西,古碑聖者的靈魂狠狠的波動了一下。

「這丹藥是真的?」

古碑聖者再次驚聲問道,眼裡依舊是不可思議。

「哼,如果不是真的,我何必廢那麼大的力氣找出來?」

「若非你曾經是武聖巔峰,觸摸到至尊之境的人物,我可不會讓主人廢了這麼大力氣,花了這麼多時間來和你多說廢話。」

「你雖然現在是中位武皇,主人藉助天人絕地這大陣的力量一樣能夠絞殺你!」

說道這裡,古碑聖者的臉色也是變得微冷,因為玄心劍魂的話並非是虛言,現在的他可不是什麼古碑聖者。

「主人之所以為了讓你恢復實力,那是想要藉助你的實力,或者說藉助烈戰聖地高層的實力,完成主人的事!」

玄心劍魂是何等高傲的人物,如果不是因為七夜,他可不會和古碑聖者多說什麼。

「完成主人的事?你們要什麼?」

「那至尊之境又是什麼?」

古碑聖者又問,話語是急促無比。

「不是我們,而是主人。」

「主人要救他的小女友,可是主人現在的實力還無法和那些人抗衡,所以需要幫助!」

「我若是幫你恢復實力,甚至還能讓你突破到至尊之境,至於至尊之境便是你口中所說的神境!」

「靈武大陸是武神的叫法,而其他世界確實至尊之稱!」

玄心劍魂的話,讓古碑聖者的靈魂再一次劇烈震動了一下。

因為玄心劍魂的話,蘊含的信息可是有些多。

雖然信息很多,可都是讓古碑聖者堅定決心的信息。

「我若能夠恢復實力,踏足更高的境界,烈戰聖地,會支持你做一切事情,哪怕和其他聖地開戰!」

古碑聖者這一句話,讓七夜點了點頭。

「雖然你的決定讓我很滿意,可是將來的事情誰也說不清楚!」

「更何況,我身上的秘密牽扯太大,至尊極限的強者都無法經受的住誘惑,你,恐怕一樣不能!」

「所以,我需要在你的靈魂之中種下一份靈魂印記!」

「倘若你要對我圖謀不愧,你的靈魂直接會煙消雲散!」

「不過你放心,我七夜不會做出卑劣的事情」

七夜又道,他不相信一切,因為他身上的秘密實在太過可怕了一點。

「哈,哈哈哈……我司空玄威震百戰域北域,沒想到如今不得不在你這麼一個武王娃娃面前低頭!」

「造化弄人,造化弄人!」

「可造化弄人又有何妨,只要你能讓我恢復實力,讓我誅殺那孽徒,受制於你又如何!」

「來吧!」

古碑聖者悵然說道!

「放心,我只是讓你幫助我一些簡單的事情,我的實力足夠之時,會接觸印記。」

七夜搖頭說道。

而另一邊則是開始種下靈魂印記。 第六百一十九章齊仲

「小火,趕快回去,這天人絕地太危險了,待會兒遇到危險,我可不能保護你!」

七夜瞪了一眼身旁的小火狐,故意凶著臉。

「人家就不嘛,在裡面呆了呆了那麼久,好不容易化形成功,人家就是想出來看看!」

小火狐眨巴著眼,那副可憐巴巴的模樣,就像是木靈在傷心一般,這倒是讓七夜有些不忍。

可是天人絕地里太過危險,武皇階別的凶魂都有存在,七夜自然不敢讓小火在外走動,更何況小火狐是一隻靈獸,如果被一些貪婪之輩看到,說不定會搶奪。

「聽話!」

七夜又道,雖然小火狐那雙眼睛看的七夜揪心,可是七夜還是強硬的說道。

「這裡太危險,等回到了聖地之內,我就放你出來!」

七夜拗不過這小丫頭,只好無奈的說道。

「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