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唰」的振翅.直衝九天.在剎那間避過了攻擊.但是饕餮的吼叫聲實在太恐怖了.那股聲波衝擊而來.使得熊孩子身軀猛震.七竅溢血.差點從天上栽落下去.楚楓也是內腹氣血翻湧.喉頭髮甜.差點噴血.

「嗡..」

就在這時候.這片盆地四周突然衝起熾烈的血光.無盡的符文沉浮.形成一片血色的結界.瞬間籠罩了方圓十餘里.血煞氣息激蕩九天.將楚楓與熊孩子以及暗金獨腳夔和饕餮都困在了其中.

「哈哈哈.」十餘裡外的丘陵傳來了得意的笑聲.道:「我們不惜代價布下血塗之陣.本是要獵殺這兩隻生物.卻不想你竟然也隱藏在附近.今日一併解決了.也算是永絕後患.」

楚楓心中一沉.心裡深處的擔憂終於成真了.那隔絕這裡的血光與符文散發出的血煞氣息太濃烈.讓他感覺到了難以言喻的壓迫感.

「嗡..」

十餘裡外的四周.有物體在閃爍光芒.透射出一束束血光衝上天穹.於天穹上形成一道陣圖.無盡的獸篆交織閃耀.垂落血色瀑布般的光芒.將這裡徹底籠罩與封困.

「小子.實在是出乎我們的意料.短短一年不到.你竟然能突破到這個境界.來到第四區域.確實是天賦異稟.擁有驚才絕艷之姿.可惜啊.今日既然陷入我們的血塗之陣.再驚艷的奇才也都只能化為枯骨.」

十餘裡外的丘陵樹林內相繼走出許多的身影.全都是中年人與老者.一個個目光凌厲.渾身閃爍靈紋光芒.他們自四方的丘陵上的樹林中走出.臉上儘是得意的笑容.

這批人非常多.遠遠超過楚楓的意料.除了古離國竟然還是北霄國的人以及木族等大部族的人.粗略估計得有三百人.

看著這些從丘陵走出的人.即便是在規則的壓制下也有著先天秘境三重天巔峰的境界.楚楓這才這到他們為何敢如此淡定地出手獵殺暗金獨腳夔與饕餮.

三百人高手加上血塗之陣.這便是他們的底氣.覺得無論如何也足以獵殺暗金獨腳夔與饕餮了.如今楚楓又突然出現.陷入了陣中.這是眾人沒有意料到的.也算得上是意外的驚喜與收穫.

天上沉浮的陣圖垂落下血光.化為了血色的火焰.炙烤與煉化著陣內的一切有生命之物.血色火焰的溫度在緩緩升高.開始的時候還不覺得有什麼.可是很快便讓楚楓有了肌體生痛的感覺.隨著時間逐漸流逝.他的肌體都已經開始發紅了.

雲深曉夢 「吼..」

暗金獨腳夔發出憤怒的咆哮聲.雖然渾身早已傷痕纍纍.可是其威勢依舊懾人.一聲咆哮震得四方的血色火焰都不斷跳動.

「可惡的人類.這是獸族的血塗之陣.你們怎麼會擁有.以為就憑這血塗之陣就能奈何得了我們嗎.真是蚍蜉撼樹.不自量力.此陣一破.你們都要成為本王的血食.」

暗金獨腳夔口吐人言.聲中充滿了輕蔑與不屑.根本沒有將兩大古國與幾大部族的高手們放在眼中.似乎也不懼怕血塗之陣.

「轟隆隆.」

暗金獨腳夔仰天噴出藍色的長河.隆隆聲中衝擊天穹上沉浮的陣圖.藍色的汪…洋頓時便淹沒了高天.浪濤千重不斷衝擊陣圖.

「唰.」

陣圖轉動.其中浮現密集的獸篆.震出縷縷寶紋.抵擋浪濤的衝擊.一時間根本難以撼動陣圖分毫.

「變種夔.本座先殺了那個該死的人類.而後再與你聯手破解血塗之陣.你先堅持片刻.」饕餮口吐人言.其雙目剎那間變得暴戾而兇殘.森冷冷地盯著楚楓與熊孩子.邁著大步逼來.

「饕餮.你要是選擇與我動手.怕是會耽誤破解血塗之陣的時間.到時候全都得困死在這裡.誰都出不去.平白讓那些傢伙得了好處.」

楚楓從熊孩子的背上跳下來.隨手將其推向遠方.他立身在原地.凝目看著不斷逼來的饕餮.體內的精血不斷奔涌.紫金色的血氣自毛孔中透射出來.抵擋住了四方的血色火焰.

「擊殺你不需要多少時間.難道你以為先前趁我不備能傷到本座就真的能與本座爭鋒了.你們人類還真是可笑.同階中莫說與本座這種神獸相比.就連凶獸怕是都比不上.要捏死你們就跟捏死螞蟻那麼簡單.」

「可惜.你的血脈並不純正.」楚楓淡淡地說道.看著不斷逼近的饕餮.神色始終鎮定而從容.道:「在血脈不純正的情況下.就算你來自第五區域.施展出的神術威力巨大.但想要奈何我卻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不信你可以試試.」

「同階的人類竟然如此自大.真是狂妄無知.」饕餮怒極而笑.那雙暴戾的眸子中泛動森冷而兇殘的光芒.距離楚楓還有二三十米的時候.直接一爪子拍了過來.

「哧..」

饕餮體型巨大.這一爪子貫穿了二三十米的長空.如一座小山壓落下來.將楚楓身周方圓數米都籠罩其中.它沒有施展神術.單純以肉身力量攻殺過來.認為僅此便足矣將楚楓擊殺成肉泥.

「轟.」

楚楓舉拳迎了上去.紫金色的拳頭與饕餮的大爪子重重迎擊在一起.頓時爆發出震耳欲潰的巨響.血氣餘波如海潮般席捲十方.一浪高過一浪.將那些血色的火焰都衝擊得潰散.

「蹬蹬蹬.」

饕餮的爪子被震了回去.龐大的身軀都忍不住連退了幾步.雙目中爆發出驚駭的光芒.似乎不敢相信人類的肉身力量竟然可以達到這個程度.

而楚楓的雙腿也深深陷入了地面.膝蓋以下全都被埋在了泥土中.剛才的那一擊.力量太強了.

「唰.」

饕餮再次攻來.爪子上閃爍淡淡的神紋.鋒銳無比.透射的光芒將空氣都給割裂了.呲呲聲響.

「鏘.」

楚楓祭出龍紋黑矛.衝天而起.迎向饕餮.手中的黑矛瞬間刺出數十次.與饕餮那鋒利的爪子不斷硬撼.金屬顫音刺耳.火星飛濺.

「嗷..」

饕餮怒了.加持了神術的爪子.堅硬而鋒利.可是每一擊都被楚楓手中的兵器給擋住.這讓它不能接受.咆哮聲中.渾身神紋密布.張口猛然一吸.其嘴如無邊的空間黑洞.恐怖的吸力剎那間籠罩了前方百米內的一切事物.滿地的沙石快速飛向其口中.

「鏘」的一聲.楚楓將龍紋黑矛深深插入地面.並且鼓動精血施展千斤墜.強行穩住身體.以至於不會被饕餮的吸收吸走.與此同時.他施展靈術.手臂於身前輕輕划動.數十道金色的劍氣「唰唰唰」自體內沖了出來.如金色的閃電般劃破長空.對饕餮展開瘋狂驟雨般的攻殺.

饕餮不敢硬抗.畢竟身體在先前與暗金獨腳夔的廝殺中早已是傷痕纍纍.要是硬抗劍氣.多半會傷上加傷.於是它選擇了閃避.吞噬萬物的神術也驟然停止了.龐大的身軀一下子衝天了高天.而後對著楚楓猛攻下來.

楚楓仰頭看向天穹.注視饕餮的同時.眼角的餘光看到血塗之陣的陣圖.心中頓時一跳.此刻那陣圖的顏色越發的深了.陣圖中央像是凝聚著一汪血海.無盡的血水在翻騰.血煞氣息更加濃烈了.

絢爛奪目的金光自楚楓體內透射出來.金霞將血塗之陣內的天地照得金碧輝煌.楚楓的肌體上浮現出密密麻麻的古篆.散發出古老而玄奧的氣息.霸體金身下.給人一種強勢霸道而不朽不滅的感覺.

在目前的情況下.楚楓知道不能再耽擱了.血塗之陣的威力越來越強.不能再拖下去.必須要儘早將其破開.否則後果將會很難預測.

「鏘.」

楚楓渾身古篆閃耀.絢爛的金光綻放.使得他看起來像是一輪濃縮的神日.他掄起金色的拳頭衝天而起.對著饕餮就是一頓瘋狂轟擊.拳頭如雨點般落在那龐大的身軀上.

「嗷.」

饕餮怒吼.雙目幾乎都要噴火了.本以為要擊殺一個處於同階的人類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結果數次出手都沒有佔到便宜.反而還吃了悶虧.此刻更是被壓著打.

「人類.我要強行恢復到巔峰.以神術的絕對力量鎮殺你.」

「我勸你還是考慮清楚.強行恢復巔峰也不見得能勝過我.到時候反而遂了那些人的意.他們對你的血肉骨骼以及神血等等可是期待的很呢.」

「饕餮.本王快要堅持不住了.你若還不來相助.本王便壓制不住血煞之氣了.這血塗之陣的威力將會徹底爆發出來.到時候你我就算是能強行破陣.多半也要死在這裡.」

暗金獨腳夔在遠處大喊.而天上的陣圖更加不穩定了.其中浮現的那汪血海瘋狂咆哮翻騰.煞氣瀰漫.垂落下的血光也濃烈了不少.

「饕餮.是要與我死磕.最後全都死在血塗之陣內.還是現在聯手破陣.孰輕孰重.你自己掂量.」楚楓大聲說道.而今想要活著離開這裡.只有依靠饕餮與暗金獨腳夔的力量來破陣.

「吼.」

饕餮怒吼.一爪子拍來.楚楓見狀並未閃躲.以霸體金身硬生生抗住了這一擊.鏗鏘聲中.肌體上的古篆都差點滅了.肌膚也被割開了幾道淺淺的口子.

楚楓運轉生命精氣.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那暗淡的古篆又一次變得金光璀璨.這樣的畫面讓饕餮極為震驚.如此強大的肉身.即便是某些神獸都難以擁有.可是面前這個人類竟將肉身修鍊到這個程度.實在是讓它不敢相信.

「你也看到了.以我的本事.你想要擊殺我.機會並不大.而現在血塗之陣即將到不可控制的狀態了.你自己選擇吧.」

「人類.」饕餮鼻孔噴著白煙.森冷冷地盯了楚楓一眼.道:「本座暫且放過你.等血塗之陣破開.血食了那些螻蟻后再來殺你.」 楚楓沒有理會饕餮放出的狠話.先前他沒有選擇閃躲.以霸體金身硬抗一擊.目的是為了讓窩火的饕餮出口氣.同時也讓它明白自己的肉身到底有多強大.只有這樣才能讓其更快做出選擇.前去幫助暗金獨腳夔.

饕餮選好了位置.與暗金獨腳夔相距有百米左右.它盤坐在地上.施展神術.演化出神紋打向空中沉浮的血塗陣圖.這時候.楚楓也選擇了一個位置.與兩隻強悍的生物呈三角站立.施展化劍術與開山術.控制金色的劍氣與斧頭衝上天空.沒入血塗陣圖內.壓制其中的陣紋與獸篆.

「哈哈哈.就憑你們也想破解血塗之陣.簡直是異想天開.」

「今日既然身陷血塗之陣.唯一的結局只有死.省點力氣.不要做無謂的掙扎了.」

血塗之陣外.一名古離國的老者緩緩捋動鬍鬚.帶著得意與自信的笑容.道:「這血塗之陣乃是數年前從古墓中所得.雖然被幾大古國平分.而今我們布下的陣並不完善.但要困殺你們卻遠遠足夠了.」

「剛才我聽到楚楓那小子說什麼饕餮.真沒有想到.竟然會是傳說中的神獸.不過怎麼與古籍上記載的樣子不太一樣.」

「或許是應為血脈不夠純正吧.但即便如此其渾身上下也都是寶了.這次真是天眷我們兩大古國.得到它們的真血與神血.未來必定能培養出大量的強者.在這荒域天地中.誰還能對我們造成威脅.」

兩大古國與各大部族的人議論紛紛.言辭間充滿了激動與期待.他們好整以暇地站在陣外.也有好些高手盤坐在陣基前.以靈術關注陣基中.不斷激發其能量.

陣中.暗金獨腳夔、饕餮、楚楓.不斷以寶術、神術、靈術.壓制陣圖中的血煞之力.開始的時候效果甚微.漸漸的.翻騰的血海平息了下來.血煞氣息淡薄了許多.垂落下的血光與火焰的煉化能力也變得弱了很多.對楚楓他們根本造不成什麼傷害了.

「哼.以為這樣就能破開血塗之陣了嗎.」盤坐在陣基前的古國高手們冷笑.他們的手掌上浮現出詭異的符文.而後將其打出陣基中.瞬間就與陣基相融.

「嗡..」

突然.天空上的血色陣圖開始嗡鳴了起來.整個陣圖快速變大.如同一片天宇般遮掩了方圓十餘里.並且快速往下壓落.猛烈的勁風讓楚楓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鎮壓力.

「一群不知死活的螻蟻.爬蟲而已.很快你們便會是知道什麼是蚍蜉撼樹般的可笑.」饕餮非常憤怒.身為神獸血脈後裔.同階的戰鬥力比人類強悍了不知道多少倍.況且它來自第五區域.擁有神通手段.而今卻在這裡被人類的陣法給困住了.

「饕餮.到現在還是不要挫藏了吧.我們聯手強行轟開血塗之陣.時間長了.對於你我的傷體會有很大的不利.」暗金獨腳夔沉聲說道.那雙眸子中閃爍碧藍色的光芒.像是兩顆藍寶石.立著獨角站在那裡.其頭上的玉角符文閃耀.一柄暗金色的狼牙棒飛了出來.開始的時候只有小指母那麼大.很快就變成了數米長.

「想不到今日在這裡還得浪費本座的蛻下的真骨.」饕餮張口血盆大嘴.吐出一道強光.那是一根骨頭.其上烙滿了符文.閃爍晶瑩的光澤.散發出一股恐怖的氣息.

「轟隆隆.」

血色的陣圖快速壓落.百米的高度.片刻間已經不足五十米了.這片天宇都被遮掩.變成了一片血色.

「饕餮.你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

暗金獨腳夔看向饕餮.得到其應答后.頭頂上沉浮的暗金色狼牙棒「唰」的衝上高天.迎風見長.剎那間變成數百米那麼長.透射出刺目的暗金光芒.

「哧.」

暗金狼牙棒猛然砸了出去.暗金色芒如長虹般貫穿天地.瘋狂轟擊在血色的陣圖上.立時爆發出驚天動地的轟響聲.血色陣圖轟鳴不止.其鎮壓的趨勢也短暫一滯.這片大地猛烈搖動.裂痕斑斑.

「唰.」

與此同時.饕餮吐出的那段真骨爆發出衝天的光芒.其上的符文瞬間閃耀了起來.交織成獸篆.熾烈得如一顆顆濃縮的星辰.

「嗡.」

真骨輕輕一震.一道如瀑布般的強光帶著神紋衝上天空.直擊血色陣圖.「嘣」的一聲.將陣圖擊出一道口子.

「快來幫忙.穩住陣基.絕對不能讓他們破陣衝出來.」

兩大古國與幾大部族的高手們無法淡定了.這樣的情況讓他們心膽欲裂.要是血塗之陣被破.將會是怎樣的後果.不用也想也知道.他們都將成為血食.

一時間.兩大古國與幾大部族的高手統統奔向陣基.聯手為陣基灌輸靈紋.血色陣圖上的口子開始緩緩癒合.鎮壓的速度也加快了幾分.

「轟.」

暗金色的狼牙棒瘋狂轟擊.紫金光芒比長虹還要璀璨.不斷轟擊在血色陣圖上.使其嗡鳴聲不止.滿天潰散的符文在飛射.與此同時.饕餮控制的真骨上符文爆閃.交織出無盡的獸篆.透射出熾盛的光束.「唰」的一聲.又將血色陣圖破開一道大口子.

可是兩大古國與幾大部族的高手們在瘋狂灌輸靈紋.陣圖開破開的口子被快速修復.鎮壓的趨勢依舊沒有止住.在這種情況下.楚楓再次施展霸體金身.肌體上古篆密布.同時取出古劍中的那柄主劍.衝天而起.劍身高舉.催動精血猛斬陣圖.

「唰.」

劍氣如虹.浩然正氣與殺伐之氣共存.在天地間激蕩.楚楓雖然並不能催動這柄古劍.也無法發揮其特性.但就這般將其當做普通的兵器來使用.也是無堅不摧.陣圖上剛要癒合的口子被古劍一斬.一下子擴大了數倍.

陣圖與陣基相通.突然遭受重創.透過陣基反震回去.頓時將陣基前的人崩飛一大片.鮮血狂噴.那些高手們驚駭莫名.看向楚楓的眼神充滿了震撼與忌憚.

「一定要穩住陣圖.兩隻生物衝出來.死的只有我們.可要是讓楚楓逃走了.將來必定會給古國與部族留下後患.」

有古國與大部族的高手們在大吼.此刻對於他們來說.楚楓的威脅反而比饕餮和暗金獨腳夔還要大了.他們強行穩住內傷.瘋狂激發陣基.

「螻蟻們.什麼塗血之陣.給本座破.」饕餮厲吼.祭出的真骨上竟然浮現出了一片小型的陣圖.其中衝出一頭與其體型相同的饕餮虛影.轟隆隆奔向血色陣圖.

「轟..」

在饕餮虛影的撞擊下.血色陣圖猛烈搖顫.虛影潰散了.但是血色陣圖也裂開了許多的縫隙.幾乎要四分五裂.就在這時候.暗金獨腳夔駕馭狼牙棒瘋狂轟擊.而楚楓也再次高舉手中的古劍.斬出數十丈劍芒.

「嘣.」

絢爛的光照亮了天地.血色陣圖接連承受猛烈攻伐.終於堅持不住了.轟然崩潰.十餘裡外的陣基邊上.許多的高手都給震飛出去.鮮血噴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