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事務處理局顧名思義就是專門處理特殊事務的,是華盛頓官方成立的。對莊語嫣進行禁錮。就是這個局在負責。所以發生這種事後,作為現任局長的瑞克現在火急火燎,整個人坐立不安,在辦公室中來回走動著不說,低沉的咆哮聲此起彼伏的響起。所有人已經全都被命令回來,沒有誰能以任何借口歇著。

「混蛋,就知道吹噓自己多厲害,希惟索你這個王八蛋這次是害慘我了。」

「莊語嫣怎麼可能就被悄無聲息帶走?她現在到底是生是死,有誰能告訴我?」

「給我調取附近的所有監控設備,那片地帶沒有的話,就給我繼續往外擴展,哪怕將整座華盛頓給我翻遍,我都要知道莊語嫣現在在哪,這件事是誰做的。」

瑞克怒容滿面,原本白皙的臉蛋此刻因為憤怒漲紅的有些可怕。

「局長,剛收到消息,奧南博士今晚去過那座莊園。」

「什麼?奧南也過去了?那他現在是生是死?」瑞克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弄的越發煩躁,一個莊語嫣生死未仆就夠讓他倒霉了,假如說奧南也死掉的話,瑞克就是萬死難辭其咎。

誰不知道奧南是米國材料學家的古董人物。

「局長,現場處理小組已經過去,具體情況要等到調查后才能知道。因為大爆炸,現場痕迹幾乎被徹底抹平,所以想要找到有用的證據很困難。」

這就是蘇沐的聰明之處。

如嬌是妻:貪歡總裁不放手 你們不是想要找到證據嗎?我是不會給你們這個機會,我會用爆炸將你們所有人的視線全都吸引過來,讓你們誤以為莊語嫣已經死在爆炸中。如此的話,相信你們就不會再對莊語嫣有任何針對性的舉動。至於說到米國這邊會不會有人相信這點,這個由不得你們。在那種爆炸威力下,所有人的屍體全都會被高溫氣流毀壞,你們查無可查,又能如何?

這也是瑞克最為擔心的。

莊語嫣現在到底是生是死,瑞克不敢肯定。要是死掉的話怎麼都好說。但假如說是活著從裡面逃走,是被人救走的,那後果就不是瑞克所能承擔的。上面花這麼多精力對莊語嫣進行軟禁監控,瑞克當初也拍著胸脯向上級保證不會出現任何差池,現在這個結果讓他怎麼向上面去解釋?解釋的清楚嗎?

不要認為解釋不清楚就算完,要被上面知道莊語嫣被人救走的話。等待自己的結局絕對不容樂觀。

一個瑞克米國損失的起,但一個莊語嫣卻不是他們能承受的。

「局長,好消息,已經找到奧南博士下落了。」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刺耳響起,讓來回走動不停的瑞克唰的就站住,猛然轉身掃視過來,大聲喝道:「說,奧南現在在什麼地方?趕緊給我說,他現在是生是死。」

「局長。這裡有段監控視頻,是警方在爆炸后,對全市車輛進行例行檢查時拍攝下來的。奧南博士就被藏在這輛車的後備箱中,他現在還活著。」

是的,奧南確實活著。

瑞克通過屏幕也能看到這時候的奧南的確活著,懸著的心總算放鬆些許。

那是一條街道,一輛豪華轎車被攔截住,奧南就站在這輛車旁邊。他身體被兩個警察攙扶著。這時候的奧南臉上布滿驚恐情緒,身體顫抖。手指揚起指著前面坐在車內的人,聲音哆嗦。

「是他,是他將莊語嫣炸死的,他還想要將我殺死,就是他,他是個魔鬼。」

隨著奧南顫抖聲音的喊起。站在車輛兩側的警察全都舉槍大喝。

「你,將雙手放到方向盤上。」

「摸什麼,別亂動,不然我開槍了。」

「我們是華盛頓警方,現在懷疑一起恐*怖襲*擊事件與你有關。要帶你回去協助調查,你有權保持沉默。」

好,就是這樣的。

瑞克眼神火熱的盯著轎車,奧南的大喊大叫已經說出很多線索,最顯眼的就是車內坐著的,便是今晚兩起爆炸的幕後黑手,只要能夠將他抓住,他身上的責任就會減輕很多。想到這裡,瑞克恨不得立刻趕到現場去。處於這個位置的時間越久,瑞克就越發迷戀手中權力。要知道古今中外,對權力的熱衷,是每個人心底的本能衝動。

沒有誰不會喜歡權力。

沒有誰不會嚮往權力。

只有享受過權力帶來的優越感,你才會知道這輩子沒有白活。而你一旦享受過,想要再從權力漩渦中掙脫掉,就很困難。譬如很多人明明都應該退休了,卻死活以這樣那樣的形式依然工作在二線,難以割捨的就是這份權力。

就在警察將車門打開,剛看到坐在裡面的人是誰后,震驚全場的一幕發生。沒有誰知道這到底是怎麼發生的,但它卻真實的出現。這輛汽車轟然爆炸開來,強烈的衝擊波動瞬息間就將站在這裡的所有人全都炸飛。如此不算,在最璀璨的光團過後,這裡再沒有一個人能活著,四周的建築也倒塌不少,玻璃碎渣更是四散濺射。

警察全都死掉。

奧南死掉。

坐在車內的兇手也死掉。

即便沒有在現場,但當爆炸發生的瞬間,瑞克他們也猛地一顫,身體本能的向後倒退一步,眼睛不由自主地閉上了,就好像那團爆炸光芒是要衝向他們似的。

特殊事務處理局中頓時一片安靜。

沒有誰願意相信這事是真的,但這一幕卻就這樣生動的出現在每個人眼前。原本以為即將到手的線索,就這樣斷掉。心情彷彿坐上了過山車,驟上驟下,他們全都神情驚愕,嘴巴張開久久難以合上。

該死的,能不能不要這麼倒霉?剛到手的線索就要這樣飛走嗎?

瑞克同樣驚怒,不過他很快就恢復鎮定,臉上閃爍出憤怒光芒。

「奧南的話你們也都聽到,車內那個人就是幕後黑手,不要告訴我你們都不知道他是誰。他就是亞肯羅布家族的歐米,沒想到亞肯羅布家族真的夠有野心的,這種事情都敢做。都給我聽著,立即出動,將亞肯羅布家族的所有人全都控制住,一個都不放過,要是有誰敢拘捕,就地格殺。」

「是。」

誰都知道瑞克現在是需要一個替罪羔羊。

只要有這個羔羊在,瑞克就無需承擔太大的責任。至於說到亞肯羅布家族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兇手,此刻已經一點都不重要。

那麼真正布置出來這一切的蘇沐,現在到底在哪裡?(我的小說《官榜》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到設在機場航空指揮中心的營部,臧嘉裕有點頭暈

0多名營部參謀手忙腳亂,20多名各個連隊的軍官正在等待營長安排任務,在這些人中間,上士班長非常不起眼。

見到沒人答理,臧嘉裕退到角落裡。

完成火力引導工作后,戰鬥基本上結束了。全班8戰士無一傷亡,戰車駕駛員溫曉明還趁機「揀」了幾件戰利品。按照臧嘉裕訂下的規矩,戰利品進行「公平」分配,他得到了1把美國生產的m9式自衛手槍。

一件值得收藏,卻不值得用來保命的戰利品。

向排長彙報戰鬥情況后,臧嘉裕率領全班戰士吃了一頓有韓國泡菜的午飯、到韓軍澡堂里洗了個熱水澡。除了泡菜不大合口、洗澡水不太熱之外,其他方面都讓臧嘉裕等空降兵感到很滿意,甚至讓他們覺得這是在旅行,不是在作戰。

因為在上午的戰鬥中擔任了最重要的任務,所以下午清掃戰場的事情與臧嘉裕無關。

剛剛吃了晚飯,營部打來電話,讓臧嘉裕到營部報道。

肯定不是什麼好事,臨行前臧嘉裕讓全班戰士做好了戰鬥準備。

見到營部里忙得熱火朝天的樣子,臧嘉裕覺得自己來早了一點。趁大家都沒注意,他點上了香煙。

「臧嘉裕……」

聽到招呼。臧嘉裕趕緊丟掉煙頭。朝喊話地少尉軍官看了過去。

「你是臧嘉裕上士?」

「是。首長!」臧嘉裕立即立正敬禮。

「不用客氣。」少尉呵呵一笑。「營長叫你。跟我來吧。」

趁少尉軍官轉過身去。臧嘉裕拿出一名戰士在韓軍營地里找到地口氣清新劑。往嘴裡噴了幾下。就臧嘉裕所知。營長管尚勛不抽煙。而且討厭別人抽煙。

營長在指揮中心後面的通信室里,準確的說是一個布滿了通信設備的房間。

「……對,我知道……沒問題,立即安排。」見到臧嘉裕進來,管尚勛點了點頭,繼續對著話筒說道,「知道……210-117區域,團級規模,火力引導……好,我會聯繫匡定國……就這樣,我馬上安排。」

少尉軍官退了出去,臧嘉裕有點緊張。

「臧班長,你們上午幹得很出色。」管尚勛走了過來,「坐吧,別客氣。不好意思,後勤連還在準備晚飯,你吃過晚飯了吧?」

「已經吃了。」

管尚勛點了點頭,從放在電台旁的箱子里拿起一聽啤酒丟給了臧嘉裕。「韓國貨,雖然味道不怎麼樣,但是聊勝於無。」

臧嘉裕真有點手忙腳亂。

「我已經替你們班申請了集體榮譽,另外為你個人申請了優秀戰鬥獎章。」管尚勛在臧嘉裕旁邊地椅子上坐了下來,「現在的問題是,偵察排被擋在了翰林北面,第1526營正在努力守住翰林,無法協助偵察排突破韓軍防線。」

「有新的任務?」臧嘉裕打開了啤酒,啤酒花一下就噴了出來。

「韓軍加強了進攻力量。」管尚勛朝正在處理戰場信息的參謀打了下響指,接住參謀遞來的掌上計算機,將屏幕朝向臧嘉裕,指出了上面的1個藍色箭頭。「這是韓軍的從慕瑟浦出發,沿著島嶼中央小路向濟州方向突擊的韓軍步兵團,大約有兩千人。因為總參調整了空運順序,所以其他幾個營要明天上午才能到達,我們必須在此之前守住濟州。最好的辦法不是與敵人在機場附近打陣地戰,而是半路截擊!」

臧嘉裕點了點頭,大概明白了營長即將安排地任務。

「這原本是偵察排的任務,但是偵察排一時半會回不來,我只能安排其他部隊。」管尚勛微微一笑,說道,「你們在今天上午地表現非常出色,其他部隊還有更加重要的任務,我只能派你們班過去。」

「對付一個團!?」臧嘉裕瞪大了眼睛。

「對,阻擊一個步兵團!」

臧嘉裕很是不敢相信的看著營長,差點沒有叫出聲來。空降兵再厲害,讓一個班的8戰士去對付1個有2的步兵團,簡直就是主動送死!

「而且,你們只能徒步前進。」

「營長……」臧嘉裕捏緊手裡地啤酒罐,很想跟營長說說道理。

「別急,聽我說完。」管尚勛呵呵一笑,說道,「與上午的作戰行動一樣,你們地任務是為航空兵與艦隊指引目標。旅部已經發來消息,今天夜間,至少有1個艦載機大隊與1艘驅逐艦為你提供火力支援。如果一切順利,旅炮兵營將在下半夜到達,到時候將優先為你們提供炮火支援。也就是說,你們不用與韓軍直接交戰,只需要提供韓軍的坐標。」

「但是也要守住陣地。」

「這是肯定的,必須守住陣

管尚勛在掌上計算機上操作一番,調出了一份戰術:陣地的位置。「漢拿山西面大約十五千米,標高七百五十四米,朝向小路的一側非常陡峭,易守難攻。你們只要守在山頂上,就能俯瞰西側二十千米內的所有地面目標。雖然韓軍有一個團,但是沒有支援火力,也沒有裝甲力量。帶夠彈藥,合理安排防禦陣地,足以堅守十個小時以上。至少,偵察排能夠做到。」

「可我們只有一個班。」

「一個班也能做到。」管尚勛沒有跟臧嘉裕羅嗦,「如果你覺得兵力不夠,我可以把警衛班派過去。」

「警衛班?」臧嘉裕愣了一下。

管尚勛點了點頭,說道:「剛剛收到消息,駐紮在城山浦地韓軍已經到達細花里,大概在四個小時后就將到達朝天里。旅部剛剛下達命令,我們營將立即趕往朝天里,擋住韓軍的前進步伐。」

營呢?」

「2營?他們將協助工程兵修建野戰機場,同時南下增援翰林地6營。」

「也就是說,沒有其他部隊了?」

管尚勛笑了笑,說道:「如果有必要,你可以帶上警衛班。」

臧嘉裕遲了一下,說道:「不用,我們一定完成任務,只是……」

「有什麼要求就說出來吧,只要能滿足的,我不會拒絕。」

「八套偵察排地行軍裝備。」

管尚勛微微皺了下眉頭:「電動外骨骼行軍裝備?」

臧嘉裕點了點頭,說道:「運輸機把這些裝備空投了過來,就在後面的庫房裡。」

「你們會用嗎?」

「很簡單,去年就學會了。」

管尚勛愣了一下,隨即笑了起來。「沒問題,去後勤排申領吧,就說是我批准地,要是他們不給,就給營部打電話。」

「是!」臧嘉裕立即站了起來。

「儘快做好準備,最遲在半小時后出發。」管尚勛也站了起來,「越早到達,就有越多的時間修建防禦陣地。」

臧嘉裕點了點頭,沒再跟營長羅嗦。

回到班裡,臧嘉裕叫上7個弟兄一起去了後勤排。

「電動外骨骼行軍裝備」是專門為偵察兵研製的一種穿戴在身上的電力助力系統,最先提供給空降兵的偵察部隊。在5公斤8複合蓄電池的驅動下,該系統不但能夠負重120千克,還能以每小時25千米的速度行走至少8小時,或者以每小時15千米的速度行走20=。最重要的是,該系統能夠適應絕大部分環境,即便在地形崎嶇的山地也能行走,不會像車輛那樣受到地形限制。

對偵察兵來說,這絕對是最好的「助手」。

出人意料的是,特種部隊沒有使用「電動外骨骼行軍裝備」,大概與系統過於笨重,且無法在穿戴的情況下靈活行動有關吧。

2023年裝備空降部隊之後,各連均抽調了一個排參加適應訓練。

非常幸運,臧嘉裕的班參加了適應訓練。

要求獲得「外骨骼系統」,臧嘉裕只有兩個目的,一是加快行軍速度,二是攜帶更多的武器彈藥。

雖然只需要堅守一個晚上,但是戰鬥不會輕鬆。

別說c00全副武裝的士兵,就算是2000個暴徒,也很難應付。

北上的通道被擋住之後,韓軍肯定會圍住偵察兵控制的山頭,拚命發起進攻。1個班就個戰士,即便個個都是電影里的蘭博,也凶多吉少。

臧嘉裕可不想死在異國他鄉,更不想讓手下的弟兄有個三長兩短。

大概是營部跟後勤排打了招呼,申領裝備的時候沒有遇到多少麻煩。

有了「外骨骼系統」,還需要武器彈藥。

花了15鍾,臧嘉裕等8戰士在彈藥倉庫里挑選了陣地防禦戰所需的武器彈藥。主要是單兵武器,特別是地雷與榴彈發射器。趁此機會,戰士選擇了班用機槍,另外戰士則選擇了高精度戰鬥步槍。

空降兵是最擅長防禦的部隊,每個空降兵戰士都知道防禦作戰的重點。

用最少的兵力對付最多的敵人,關鍵不是幹掉多少敵人,而是打垮敵人的士氣、瓦解敵人的戰鬥意志、讓敵人放棄進攻!

在短兵相接的戰鬥中,火力密度與精度至關重要。

完成準備工作后,臧嘉裕還讓每個戰士帶上了幾袋高能口糧。

在第1521營的主力部隊向東開進的時候,臧嘉裕等8穿戴「電力外骨骼行軍裝備」的戰士在夜幕中踏上了南下的道路。

這是一場艱難的戰鬥,更是一場至關重要的戰鬥!(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首發 夜,真正的危險不在陸地上,而是在海上。

因為韓國空軍喪失作戰能力,無法威脅到航母戰鬥群,所以在7日下午,張韋昌命令伴隨航母作戰的「崑崙」號巡洋艦,「洪澤湖」號、「高郵湖」號與「洞庭湖」號驅逐艦北上加入支援艦隊,執行炮火支援任務。雖然巡洋艦與驅逐艦並不是主力反潛戰艦,但是少了護航戰艦,艦隊的反潛網變得更加稀疏。

更要命的是,艦隊必須在夜間轉向接受補給。

「華夏」級航母能夠攜帶2800~:航空燃料與1航空彈藥,按照每天出動120次戰機、每架次消耗6~:航空燃料與3~:航空彈藥計算,「華夏」級的理論作戰自持力為。因為實際情況與理論計算有很大出入,所以受戰鬥強度、出擊距離、任務性質等因素的影響,航母的實際作戰自持力在2到7天之間。

從6日夜間開始,到7日傍晚,20個小時內,3個艦載機聯隊總共出動1173架次,其中戰鬥機出動82次,平均每架戰鬥機執行了38次作戰任務,任務周期僅小時。即便以岸基航空兵的標準計算,這都算得上是極高強度的作戰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