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八蛋,一個小小的拍賣行經理而已,居然也敢對我狗眼看人低?”

想到解除了傭屬關係,楊正剛再也沒辦法從自己身上抽傭不說,自己現在還能拿到拍賣的七成所得,魏明便是開心的眉開眼笑,恨不得立即回到島村,將那島上的靈果全都給買出去。

就在這時,一個嬌俏的身影,擋在了他的面前。

“你是……”

看着身前身段誘惑,容貌清冷,瞅着也絕不像是那種靠臨街攬客爲生的女人,魏明皺眉道:“有事?”

“魏先生,你可真是貴人多忘事啊!”

秦冰冷哼着伸手在臉上一拂道:“現在想起我來了麼?”

眼見秦冰伸手一揮,整個人就從大波浪美女變成了那清冷的面容,魏明情不自禁的兩眼瞪大,知道這絕對是修行手段。

要是以前見到這種手段,魏明怕是會興奮的尖叫出聲,直接對秦冰盛情邀約,然後好好討教討教修行方面的知識。

不過經過之前王會長的提醒,已經認識到修行者之間殘酷的叢林法則之後,魏明卻是直接伸手揪向了秦冰的臉蛋,並誇張的尖叫道:“原來是秦小姐,哎你剛剛這一手是怎麼弄的?是魔術啊還是川劇中的變臉?”

“你放開我!”

一個沒留神就被魏明揪的小臉生疼的秦冰直差沒氣的一巴掌將魏明給扇出去,揉着臉頰咬牙切齒的道:“你別跟我裝蒜了,剛剛拍賣的那幾盒靈果,我知道就是你的!”

“靈果?什麼靈果?我都不知道秦小姐你在說什麼……”

魏明茫然一瞬,轉而卻一拍腦袋有點不好意思的道:“雖說我現在已經有女朋友了,但如果是秦小姐你想的話,直說就行了,用不着這麼多的彎彎繞,畢竟你這麼漂亮……”

“你什麼意思?”

聽着魏明這一大堆,秦冰皺眉道:“我說的靈果,跟我是不是漂亮,有什麼關係?”

“嗨,我說你這人!”

魏明一臉大家都是成年人,心照不宣的表情攬着秦冰的香肩道:“不說這些了,咱們走吧!”

“你幹什麼你!”

秦冰抖身之中便將魏明震開,沒好氣的道:“你準備帶我去哪兒?”

“還能去哪兒,當然是去開房了——你來找我,不就是爲了這麼?”

魏明嘿嘿道:“老實說,雖然因爲我長的帥老犯桃花,但像秦小姐你這麼主動的,我也還真是第一次碰到,所以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不過話說頭裏啊,是你找我開房的,待會兒這房錢可得你付,我可不能又出錢又出力!”

“無恥之徒,下賤!”

下一瞬,秦冰氣急敗壞的尖叫聲,以及魏明的慘叫聲,便幾乎同時在後巷中響徹雲霄。 “你瘋了吧你?”

魏明抽着鼻子悻悻的瞪着秦冰尖叫道:“既然你不是那意思你也可以直說嘛,幹嘛打人啊你?你別以爲你能打就了不起……”

“打你,我打你都是輕的!”

秦冰將一雙小拳頭捏的嘎巴直響,咬牙切齒的盯着魏明,心說要不是因爲你那靈果有關……

居然敢對本姑娘起如此淫褻之心,本姑娘非得活閹了你不可!

“秦小姐,有話好說,別動手啊!

注意到秦冰的表情,魏明一邊後退一邊道:“你說那什麼靈果,我是真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

“你少跟我裝蒜!”

秦冰冷笑道:“雖說你身上沒有靈涌,看起來似乎的確不是修道中人,但上次你賣我靈植盆景,這次私拍靈果,你又在現場,你怎麼解釋?”

我的嬌妻 “什麼靈植啊,那就是一盆景好吧!”

“普通盆景,你敢問我要八百萬?還一次一百萬的加價?”

“那不是看準了你死活都會要麼?”

魏明開口,眼見他一臉像你這樣的白癡,我不宰你宰誰的模樣,秦冰便又氣的牙根子都在癢癢,強忍着道:“那今天拍賣靈果你居然也在,你怎麼解釋——你可不要告訴我一切都只是巧合!”

“本來就是巧合麼!”

魏明拉扯了一通自己只是碰巧路過之類道:“不信你自己去拍賣行問!”

秦冰自然不可能真蠢到去拍賣行問。

畢竟不說暗網規矩,但凡敢泄露客戶資料,那就是死路一條這些,就說普通拍賣行,怕是都不會告訴她客戶資料。

不過這並不代表秦冰就完全沒辦法。

冷哼聲中,秦冰道:“既然如此,那你不介意把身上的東西都拿出來給我看看吧?”

“不介意,當然不介意了!”

雖然明明知道秦冰是想看看自己身上有沒有暗網特配的手機,只要自己身上有手機,那就一準賴不掉……

但魏明依舊裝作一坦蕩不已的模樣,開始慢悠悠的往外掏東西,一邊尋找機會。

而機會,也很快就出現了。

七八名小青年穿巷而過,看到魏明那狼狽不堪靠牆而站的模樣,紛紛面露疑惑之色。

“看什麼看,沒見過帥哥被人當街劫色啊?”魏明道。

一聽這話,幾名小年輕頓時樂了,滋滋有聲道:“還真別說,哥兒幾個還真沒見過一爺們被一漂亮姑娘當街劫色的——你們繼續,別管我們!”

該死的傢伙!

秦冰聽到這話頓時羞惱無比,狠狠的瞪了魏明一眼纔回頭冷喝道:“不想捱揍的話,就趕緊滾!”

“我去,看不出來這麼漂亮的姑娘,居然如此彪悍啊!”

一聽這話,幾名小年輕紛紛哇哇怪叫了起來,有拿出手機拍照的,又嘎嘎有聲的嚷嚷你橫豎都是劫色,不如將哥兒幾個一起劫了得了……

“哥兒幾個個個年輕力壯,而且保證絕不反抗,讓你劫個過癮,咋樣?”

怪笑聲中,幾名小年輕不但沒走,反而走上近前開始毛手毛腳。

“找死!”

氣急敗壞之中,秦冰隨手就將其中一名小年輕給抽飛了出去!

“媽的,說就說,你怎麼打人呢?”

另外幾名小年輕見狀頓時就紅了眼,紛紛前衝。

毫無疑問的,幾人幾乎在瞬間便全都給秦冰放翻在了地上!

“一羣廢物,簡直不知道天高地厚!”

秦冰不屑冷笑,回頭之時卻發現原本靠牆立正的魏明,早就沒了蹤跡!

“謝了啊幾位哥們,回頭我請你們吃飯!”

已經衝到了巷子口的魏明是哈哈狂笑,然後扭頭便衝進了人羣之中,心說想抓我,沒那麼容易!

故意兜了七八個大圈,確定已經將秦冰甩掉了的魏明,這纔來到了停車場開車去拿剩下的包裝盒。

“你來拿剩下的包裝盒?”

聽到這話,那廠長目瞪口呆道:“你那五個包裝盒都用完了?都賣出去了?”

“當然了!”魏明道。

“……”

廠長無語的道:“二十萬一盒,還真有人買?這年頭還真有這麼多傻子?”

“我說你幾個意思啊?”

魏明不賴煩的道:“你管我一盒多少錢有沒那麼多的傻子,我就問你我的包裝盒呢?我告訴你啊,我可是付了一半的訂金,今兒過來拿東西——你可別告訴我沒有!”

廠長哭喪着臉道:“我哪兒知道你那水果二十萬一盒還真有人買啊,所以我就給你上了幾個樣品,剩下的壓根就沒做!”

一聽這話,魏明豈會不知道這傢伙心裏打的什麼主意?

“魏老闆,你別生氣!”

廠長忙不迭聲的賠不是道:“這事是我做的不對,你看這樣成不成,我把你的訂金全部退給你,剩下的貨款我們也不要了,你這批包裝盒我們廠免費替你加工,最遲明天就可以將包裝盒給你——你看如何?”

“要明天過來還沒有,你就給我等着!”

悻悻的拿回了三萬塊押金的魏明是鬱悶無比,咬牙切齒的咒罵着奸商一邊下樓,然後他就呆了。

“跑啊,怎麼不跑了?”

秦冰懶懶的靠在車門上道:“你不跑的挺快的麼?”

車牌都被你記住了,我跑個毛啊?

魏明沒好氣的白眼,擺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道:“要殺要刮要奸隨便你,反正你說的什麼靈果,我一概不知道!”

奸你大爺啊奸!

瞅着眼前這一開口就讓人恨不得敲碎他一嘴牙的傢伙,秦冰狠狠的磨着後牙槽許久才道:“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想怎麼樣?”

魏明無語的道:“是你纏着我的好麼?要問怎麼樣也是該我問你怎麼樣纔對吧,你居然問我想怎麼樣?”

“好,那咱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

見魏明這麼說,秦冰深吸一口氣道:“我需要那些靈果,你開價,只要價格合適,你有多少我要多少!”

“都說我不知道什麼零果蛋果的了,你有完沒完了?”

魏明翻着白眼,一臉你怎麼就聽不懂人話的表情道:“要沒別的什麼可說的話,那我可就走了啊,希望咱們以後能永不相見!”

說罷便鑽進汽車要發動車子走人。

就在魏明以爲今天秦冰是拿自己沒什麼好辦法了的時候,秦冰開口道:“靈果雖好,但卻不是那麼好買的,要一時賣不掉白白爛掉了,那可就是暴殄天物了!” 正準備加速離開的汽車,發出刺耳的剎車聲狠狠的停在了原處。

魏明搖下車窗道:“剛剛你那話,到底幾個意思?”

“肯承認你手裏的確有靈果了麼?”秦冰冷笑問。

“你能不能別老靈果靈果的了?都不知道你說什麼!”

魏明乾笑一聲道:“剛剛你說水果不好保存——難道你還有什麼除防腐劑外更好的保存方法?”

“我的方法對水果可沒用,只對靈果有用!”

秦冰道:“因爲它只有一個用處,那就是阻止靈果中的靈氣流失——既然你沒有靈果,那相信咱們沒必要再談下去了吧?”

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魏明乾脆也不再遮掩,只是道:“我怎麼能確定你說的是真的?”

“試試不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