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淼盯著鄭文傑,自從認同了鄭文傑的政治眼光之後,王思淼就相信鄭文傑已經選好了最終的贏家,聽鄭文傑這麼說,王思淼忍不住問道:「若是北洋和清流都贏不了,那最終的贏家到底是誰。還請鄭兄給小弟分說一下。」

鄭文傑看王思淼神色如此認真,立刻想明白了王思淼方才那句敲打自己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原來王思淼根本沒有把陳克算到黃雀的範疇裡頭,他滿腦子都是想著怎麼從眼前的朝局裡頭得到好處。想明白了這層,鄭文傑心裡頭忍不住給王思淼下了一個判斷「鼠目寸光。」

即便是在北洋裡頭,鄭文傑都算是一個激進派。鄭文傑也是個秀才,沒有繼續考舉人的原因是他覺得自己考不,所以根本就沒有動這個心思。考下秀才功名之後,鄭文傑乾脆利落的投奔了北洋。北洋集團雖然很大程度依靠了慶親王,但北洋集團與滿清頑固派的鬥爭相當激烈。在南方已經通過「東南自保」表明了對朝廷的有限不服從態度之後,以直隸為自己核心根基的北洋集團則是希望最終能通過壓制滿人集團來獲得朝政的主導權的。

鄭文傑跟著王士珍東奔西走,親眼看到很多事情,鄭文傑比北洋大多數人更加激進,他堅信滿清是撐不下去的。滿清統制階層居然能讓北洋集團膨脹到這種程度,從歷史的角度來看,北洋集團對滿清取而代之僅僅是一個時間問題。

鄭文傑之所以對陳克投注,是他已經看清楚了一件事,北洋集團根本沒有認清形勢,大多數高層的想法是奪取朝政的主導權,而不是取而代之。陳克這個人與鄭文傑一樣,都堅信滿清的覆滅已經近在眼前。所以陳克手裡頭根本沒有幾個人的時候,他就敢下定決心推倒滿清。與之相比,北洋集團已經呈現出明顯的暮氣。

看王思淼與北洋的人一樣,滿腦子都是朝廷裡頭的鬥爭,鄭文傑反倒放下心來。王思淼是絕對不會和自己爭奪與陳克的合作機會的。既然王思淼如此不爭氣,鄭文傑認為也沒有再挽救王思淼的必要了。他笑道:「王兄,你想想看,北洋已經不被太后待見,那岑春煊同樣不會贏。太後年事已高,總要為身後事考慮。王兄讀過史,你看史這時候都是怎麼做的?」

王思淼讀的並不算好,大部頭的史他看著就頭痛。聽鄭文傑說完之後,王思淼乾脆直截了當的問道:「鄭兄不妨明說。」

「王兄,你想找那黃雀,不用管台怎麼唱。你就找塵埃落定之後,太后最終會信賴的人。」

「太后信賴的人?」王思淼有些不明白。

「不是太后信賴的人,而是太后最終會信賴的人。」鄭文傑笑道。

鄭文傑的話說的十分玄乎,王思淼是完全沒有聽明白。朝廷裡頭的人,無論是袁世凱也好,岑春煊也好,看著都是慈禧信賴倚重的。而且其他得勢的,哪個不是慈禧信賴的呢?若是想從中間找出慈禧最終信賴的人,還真不好判斷。

「還請鄭兄說的更明白些。」王思淼急切的問道。

「太后最終信賴的,不是立憲派,也不是保皇當。那些只有靠支持太后才能得到勢力的,才是太后最終信賴的人。」鄭文傑乾脆就把話給徹底挑明了,「現在台的這些人,都是要得到太后的支持。他們其實不是太后的人。太后若是歸天,皇帝親政,離了太后這幫人照樣能自立於朝廷之。你說太后真的能信這幫人么?現在朝廷裡頭已經有人不願意再鬧出波瀾,那麼鬧出這麼大事情的岑春煊定然是沒有機會的。而太后既然能對袁大人下手,那自然是不會讓袁大人繼續這麼風光八面。所以,王兄既然想投注,那就投奔后黨。」

這番分析很有道理,問題在於鄭文傑高估了王思淼的能力,想了好一陣,王思淼還是問出了自己最關心的問題,「鄭兄,你覺得我該追隨哪位大人。」

若是別人這麼問,鄭文傑早就把難聽話給說出來了。王思淼現在握著最初的情報線,鄭文傑還真不能這麼做。他笑道:「王兄不妨去試試看醇親王載灃。這次查楊翠喜案,太后欽點了載灃。可見太后認為此人可堪重用。而載灃雖然不通政務,卻很懂進退。等查了楊翠喜案之後,他聯名了文,然後就辭職。也算是敢於任事,又識大體。載入灃年少,並無自己的羽翼,王兄走他的門路,定然會有收穫。」

王思淼萬萬沒想到鄭文傑居然推薦了載灃。載灃今年才二十四歲,根本是毫無人望。投奔載灃的話,何時才能有前途呢? 巨星閃耀時 「鄭兄,你可有其他的推薦?」王思淼很不樂意這個推薦。

「王兄,你是信得過我才來找我,這等器重我是很感激的。既然你信得過我,那我又何必欺瞞王兄呢?你想,別的人位高權重,王兄你就是去了,也不會被當回事。載灃如此年輕,突然得到了人投奔,你覺得他會如何對待?」

王思淼還是不太願意,一個勁的要鄭文傑給個別的建議。但是鄭文傑倒也一口咬定載灃。別的人他根本不推薦。王思淼看實在是擰不過,只得作罷。

而事情的變化又一次證明了鄭文傑的先見之明。王思淼從五月底開始就專攻載灃的門路。載灃此時已經就任正紅旗滿洲都統,負責鍵銳營事物。這個位置雖然很高,不過這只是滿族人自己的內務。在朝廷大建新軍,調整官制,準備立憲的這個時代,眾人都認為滿人的力量是註定要極大受限的。這些官位權位看著雖然高,但都是繡花枕頭而已。

王思淼投奔載灃之後,倒是得到了相當的禮遇。在雙方的從屬關係確定之後沒多久的6月19日,慈禧突然任命載灃「在軍機處行走」。這個年僅二十四歲的青年突然就介入了滿清的權力中心,成了炙手可熱的新貴。連帶著,王思淼的這次政治投機同樣得到了極大的成功。

因為跟對了主子,王思淼立刻忙了起來。鄭文傑也落得清靜。此時他的堂弟已經帶回了陳克的消息,陳克派人到北京建立了一個聯絡站。以後鄭文傑只要把收集到的最新消息直接交給北京的聯絡員就可以了。不用陳克專門說明,鄭文傑就已經明白,陳克與王思淼達成的情報線已經成為了不那麼重要的一條線。鄭文傑心中非常滿意,他不僅與陳克達成了心照不宣的協議。而且還能夠通過王思淼這條線得到他以前根本接觸不到的情報。

王思淼有把柄落在鄭文傑手中,他是不敢動鄭文傑的。只要陳克的勢力沒有遭到毀滅性的打擊,鄭文傑自己就已經擁有了牢不可破的地位。

北京黨小組早已經不是陳克在的時候那個組織,陳克當年是想聚集肯身體力行的去搞革命的同志,他早就言明,「沒有腦袋別褲腰帶,從種地開始干起的覺悟,那就不是真的想革命。」這也是鄭文傑對陳克不滿的真正原因。鄭文傑一點都不想在這個時代中身體力行,鄭文傑清楚的知道這不是自己所擅長的。

看似默默無聞的營運著一個情報組織,雖然名聲不顯赫,卻高高在隱藏在歷史大幕的背後,操縱著歷史的進城,這才是鄭文傑希望在這個時代中擁有的位置。無論是滿清也好,北洋也好,陳克也好,或者是以後的什麼勢力也好。鄭文傑希望的是親眼看著他們在自己情報操縱下運行。這種感覺,這種自我認知才是鄭文傑需要的。

陳克建立起了人民黨專門的情報線后,北京朝廷的內部的消息暢通無阻的向安徽傳去。這些資料將決定滿清命運的「丁未政潮」很大一部分面貌展現給了陳克。陳克原先並不知道這麼一場政治的鬥爭,現在他得到這些消息的時間,僅僅比北京晚了兩天而已。

自從罷免了御使趙啟霖,北京朝廷的台諫方面的反應最為強烈。由瞿鴻禨的門生汪康年主辦的《京報》特刊布消息:「言官大會於嵩山草堂,謀聯銜入告趙御史聲援。」5月19日,御史趙炳麟疏稱,言官不宜獲罪,言路不宜阻遏,並以掛冠辭職相抗議。御史惲毓鼎也擬「言官不宜反坐」折,反對將趙革職。5月23日,江春霖再次奏,詳細分析了載灃、孫家鼐覆奏中的種種疑竇,要求朝廷將該案推倒重查。

但這些攻擊已是強弩之末,奕劻等人的地位重見穩定。在政潮翻動中,奕劻等得以脫出逆境,除孫家鼐、徐世昌、誠勛等人說項開脫外,很關鍵的還有兩個人。一個是大學士軍機大臣世續,他與奕、袁的關係本來密切,又擔心瞿、岑見用,「徒苦老慶奕,於滿人無利」,所以,在「楊翠喜案」發后的一天獨對時,話中有話地點破奕劻與春煊「素有嫌怨」,使「慈意稍為之解」。另一個是奕劻之女四格格,她是慈禧的寵物,「朝夕為其父兄泣陳冤屈」。當然,更重要的是,北洋派的實力遠遠超過清廉派,慈禧也沒有最後下定決心擯棄北洋。

5月27日—月21日為第三階段。北洋派瓦解了清廉派的攻勢后,開始組織反擊。

岑春煊到京初始,慈禧准其隨時入見,岑亦不推辭,屢屢求見或奏疏,放言無忌,使朝野頻生波瀾,慈禧因而漸有「倦勤之意」。奕、袁趁機施展謀略,讓兩廣總督周馥、閩浙總督松壽接踵電奏饒平、黃岡、欽廉等地三點會「合力擄搶」,難以平靖。5月27日,奕劻向慈禧「獨對」,極力誇大兩廣軍情,聲稱非岑春煊不能平定,提出讓岑重任兩廣總督,得到慈禧同意。岑瞿不知內容,無法採取對策。旋即,岑春煊出任粵督的諭明發,任郵傳部尚僅只25天的岑春煊被排擠出京。岑又驚又氣,大嚷:「朝廷用人如此!既有今日,則當時何必移我滇與蜀?」隨即折,託病不願赴任。23日,清廷再諭其赴任。岑想面見兩宮挽回,亦被慈禧三言兩語匆匆打發,岑知京城已不容他存身,又不願忍氣赴粵,只有再施故伎,以養病為名重蹈滬濱。

清廉派兩員主帥去其一,實力大減,北洋派再接再厲,又把矛頭對準瞿鴻禨。5月23日,在政潮中曾一度傾向於清廉派的御史惲毓鼎,為京津鐵路事赴天津同袁世凱面商,其間受袁拉攏,並接受賄賂1000金,甘當替名槍手。6月16日,惲呈遞農工商部右侍郎楊士琦前已擬好的彈幼瞿鴻禨的奏疏,次日,瞿被開缺。惲氏彈章給瞿安了四條罪狀:一暗通報館,二授意言官,三陰結外援,四分佈黨羽。赫赫軍機,不經查證,便速於罷斥,引起人們的紛紛猜疑。清廉派的另一重要人物軍機大臣林紹年在旨下后,公開抗辯,「如此何足以服人?」,隨班進值時又力請派查,慈禧推諉不過,只好讓孫家鼐、鐵良調查此事,但又聲明,「林某要查,我不知如何查法?」孫家鼐請發原彈疏,慈禧竟然回答:「汝查而己,何必原折?」孫、鐵自然不會去自討沒趣,瞿案不了了之。

清廉派失勢,但岑春煊尚掛有粵督之職,況且,此公頗不甘寂莫,臨出京前又連十數通奏摺,遍議朝政。為徹底消弧後患,北洋對岑再次落井下石。6月1日,北洋一黨羽偵知岑將赴海,便向兩江總督端方發出密電:「西林岑春煊假滿即出京,無他意,亦不容其旁規」。7月日,御史陳慶桂參奏岑「屢調不赴,驕賽不法,為二百餘年來罕見」。附片中列舉岑「貪、暴、驕、欺」四大罪,還有多處牽連到盛宣懷,說岑、盛倚仗權勢合資經營企業。折中還提到岑與「逆黨」康有為、梁啟超、麥孟華等有關係,並且多次「禮招」麥孟華「贊幕府」。但折后,慈禧只是將詞連盛宣懷的兩條摘出交端方密查盛宣懷時在海,而把彈劾岑的內容留中。北洋見不能根本撼動慈禧對岑的信任,於是採取更有力的殺著。有關這一「殺著」的具體詳情,時人後人都有相當多的記述,但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比較流行的說法是策劃了所謂「偽造相片事件」,即江

督端方通過袁氏黨徒蔡乃煌偽造了岑與康、梁、麥孟華等人在《時報》館前的合影,交給奕、袁,由奕劻在獨對時面呈慈禧,慈禧看后又驚又恐,當即罷免岑的職務。

陳克看到北洋居然提供了「合成照片」,忍不住連連搖頭。他很是後悔,當時自己穿越前去買東西的時候為何不吃飽了撐的帶筆記本。用軟體合成照片,絕對比1907年的合成照片逼真多了。

但是沒多久,新的消息傳來。陳克如同突然飛入這個時代的一隻蝴蝶,蝴蝶效應最終還是會顯現出來的。突然有人把陳克與袁世凱的關係給公之於眾,「朝廷震動」。 一一「郭少,這個小妞真正點!」「何止是正點,簡直就是絕色!咱們說好了,這可是我先現的,誰也不能和我搶」。

「怎麼是你現的。明明是我先現的,她那帽子還是我摘下來的

「關少,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這小妞可是我先攔住的,然後你才動的手,所以按理說,這個小妞應該歸我所有!」

「不對,難道你沒有聽說先下手為強嗎?既然我先下的手,那麼這個小妞就應該歸我!」

!」

看著眼前的兩人的醜惡嘴臉,媚兒羞憤異常,本來她正興高采烈的幫著李震採購那些野生動物。但是沒想到居然被兩個無賴纏上了,而且還被一個無賴把遮掩容顏的帽子打掉。

「你,你們,!卑鄙、下流!」現在又聽到兩人滿口淫言穢語,媚兒憤怒的咒罵了兩句,就準備快點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哎!小妞別走呀。你還會說華夏語?這就更妙了」。媚兒想儘快離開這裡,但是對方去不讓她如願,那個關少色迷迷的擋在了媚兒離開的路上。

「是呀!你聽這聲音。簡直能把人酥到骨頭裡!」郭少的表情更是不堪入目。

當初聽到這兩個人說話的時候,媚兒現這些人也都是華夏人,而她本身就很嚮往華夏,再加上李震也是華夏人,於是就愛屋及烏,對這兩個人根本沒設防,這才導致自己的容貌被對方看到了。而引來這個。



本來她想躲開他們。而且在潛意識裡,她不想給李震帶來麻煩,但是沒想到對方居然堵著路不讓她走。這讓她不由得慌亂起來,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出現在她的對面,看到那道身影,媚兒慌亂的心神突然穩定了下來,並且對著那個身影微微一笑。

這一笑頓時令花朵都黯然失色,古有一笑傾城,媚兒這一笑絕對傾國,直看得那兩個無賴唇話燥,雙眼獃滯,過了好半天才從恍惚中醒悟過來,然後兩個人頓時如同瘋狂了一般,雙眼緊緊的盯著媚兒,嘴裡卻和自己的同伴交涉。

「關少,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歡我手裡的那塊千年暖玉嗎?只要你不和我爭這個小妞,那塊暖玉就是你的

「不行,只要你放棄,我的藏品讓你隨便挑!」

「關少,你非得和我爭?」

「這不是爭不爭的事。這個小妞我要定了,誰要跟我搶,我和他拚命!」說到最後,兩人的表情都開始猙獰起來。

李震沒想到居然還有這麼狂妄自大的人,也不知道這兩個人依仗的是什麼,居然就敢光天化日之下,說出這麼囂張的話,

「少爺,他們是什麼人,居然敢在大街上是無忌憚的商量著一個大活人的歸屬問題,難道他們以為自己是緬甸王?」李震聽到媚兒的叫聲時,艷兒也看到了自己的姐姐遇到了麻煩,於是也帶著人飛快的趕了過來,同樣聽到了那囂張的話,頓時站在李震的旁邊不屑的說道。

「他們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丑」。李震語氣冰冷的說道。

「誰?」關少本來和那個郭少爭執得火冒:丈,突然又聽到有人嘲諷斥責他們,頓時就轉移了火線,準備把火撒到外人身上。

「誰在那裡胡說八道?」郭少可能也有點想找人出出氣,所以也瞪起了眼睛。

李震出現的位置是在那些人的身後,所以當那些人轉身尋找聲音出的地方時,媚兒趁機直接跑了過去,站到了李震的身旁。嬌媚中帶著膽怯的說道「少爺!我給你添麻煩了!」

「這不是媚兒的錯。都是這些蒼蠅太討厭了!」媚兒長得非常小巧

。網到李震的肩膀,所以李震一抬手,就能輕易的摸到對方柔順的秀。

「關少,這小子居然敢說我們是蒼蠅?」郭少找到人之後。正準備火,但是突然看到媚兒跑了過去,以及對方氣定神閑的樣子。頓時火氣就消了不少,然後靠近關少小聲的說。

「郭少,這小子我怎麼看得有點眼熟?」關少並沒有理會郭少的話,而是看著李震小聲的說道。

「眼熟?難道他也是哪家的大少?」郭少連忙向李震仔細看去,果然現確實好象在哪裡見過這個人。

「兩位對我的女人糾纏不休是什麼意思?」雖然對方說話的聲音很但是李震卻聽得很清楚。不過他並不認識這兩個人,所以直接冷冷的詢問道。

雖然看得眼熟,但是關少和郭少一直都沒有想起眼前的人是誰,後來兩人暗想,估計不是什麼重要人物,所以兩人才會不記得,因此在聽到李震冰冷的詢問時,兩個大少的紈絝習氣又上來了。

「小子,這個女人是你的?」關少非常乖張的指著媚兒說道。

「我們哥倆看上了你的女人,這是你的榮幸,識相的把你的女人送過來,我們哥倆一高興。還興許打賞你幾個」否則,直接在這裡讓你人道毀滅,反正這裡是國外。而且到處兵慌馬亂,死上幾個外國人根本就是死無對證!」郭少更加囂張,連如此明澗書口四凹3口們廠告少,麗薪由」、諜麗多

「人道毀滅?呵呵,這個詞還真不錯,如果你們消失在這裡,估計華夏應該能少幾個禍害吧?」對方的話直接把李震的殺機引了出來,他知道有些紈絝不學無術,而且異常囂張,視人命如草芥,但是卻沒想到他們居然能把這話說得如此輕鬆。

而且聽到這話。這讓李震不由得想起某個富二代在飆車撞死人後說過的一句話「撞死人怎麼了?不就是陪二十萬嗎?這還不夠我一個月的零花錢呢?」

李震冰冷的語氣不由得令關少和郭少一寒,不過有一個人比他們兩更感到害怕,那就是姜二,因為這兩個人是和他一起來的,而且也都是分量不輕的太子黨之流的人物。

當然這兩個人之所以見李震覺得面熟,主要是因為當初李震和孫三較量,拳砸擂台的時候他們也都在場,不過對於這些大少們來說,他們做事的風格就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所以他們當時印象雖然很深,但走過了沒多久,就逐漸的模糊了。

這兩個人印象模糊了。但是並不代表姜二模糊,而且在聽到郭少大言不慚的說要將李震人道毀滅的時候,他的冷汗都冒出來了。

先李震的厲害他是知道的,他不相信他帶來的人能打得過他。而且就像剛才他們話里說的那樣,這裡是外國,而且還是一個社會不穩定的國度,所以這裡簡直就是一個殺人滅口的絕佳地點,不過他知道這個被滅口的百分之百的不會是李震。

所以雖然姜二非常恨李震,但是也只是想給他製造點麻煩,根本不會觸動對方的底線。引來對方的殺機,但是別人可不這麼想,於是姜二連忙就要上前制止關少和郭少愚蠢的行為,免得連累自己被李震藉機滅口。不過還是晚了一步。因為他看到關少張狂的下令,讓自己的保鏢去把李震拿下。

「卑!」看著從關少後面走上來的一個體形勻稱,雙眼冒著寒光的少年,李震冷冷的哼了一聲,雖然這聲冷哼帶著一絲輕蔑的味道,但是李震的內心深處卻沒有輕視對方。反許非常認真起來,因為對方身上居然有強者的氣息。

以李震現在的能力。可以很清晰的感應到對方的強弱。而李震認為是強者的,最起碼是和修鍊的戰技的李龍同一級別,雖然還對他構成不了多大的威脅,但是以對方的年齡來說,卻也不得不讓李震重視。

要知道,看樣貌對方也就和個十**歲的大男孩似的,而且除了眼神冰冷以件,臉上還帶著一絲稚嫩的氣息。

戰鬥瞬間就拉開了序幕,李震本來就是個戰鬥的時候不喜歡多說廢話的人,而對方更是利索,直接就是一腳踢了過來。

「力量不錯!」李震單手擋住對方的腿,另一隻手將媚兒往艷兒身邊拉了一下,然後直接擋在兩人的身前,而且同時在心裡對對方的力量做了個評介,和他一年前,沒有得到桃源世界時的力量有一拼。

「少爺!」對方什麼話都沒有說,站出來就打,這讓媚兒和艷兒同時一驚。艷兒更是驚恐的摘掉自己的眼睛,露出了慌張的面容。

「不要怕。一群跳樑小丑而已,看少爺怎麼收拾他們!」李震輕鬆的說道。

「又一個美女。啊!雙胞胎!關少,雙胞胎!姐妹花呀!」郭少一開始並沒有注意艷兒。雖然艷兒的打扮也很吸引人,但是露出容貌的媚兒已經吸引了他全部的目光。不過當艷兒將遮蓋住大半個臉的墨鏡摘掉后,他頓時驚為天人,也不顧身份和場合的大呼小叫起來。

「恩!恩!啊!啊!」而關少也早已經被雙胞胎絕色的容顏驚呆,只知道哼。享哈哈,什麼話都說不出來,臉上也全是痴迷之色。

雙胞胎對於他們這個等級的紈絝,並不是沒有見過。而且漂亮的也不少,但是像媚兒艷兒她們這種帶著異域情調的,禍國殃民等級的美女,卻絕對是第一次碰到。

兩個。大少的表情看到了李震的眼裡,這讓李震心裡狠,暗自決定一定要給他們一個難以忘懷的教刮,或者有可能的話,直接把他們扔進桃源世界,讓他們過過野人的生活。

李震這邊一狠。手腳上的力量同時也加重了起來,接連兩腳踢過去,直把對方的保鏢踢得連連倒退。

「啊!」對方的保鏢也算是少年得志小小年紀就有一身好功夫,然後跟隨在紈絝身邊。一直都倍受尊重,並且享盡富貴,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挫折。頓時怒喉了一聲,將身上的襯衫猛然脫掉,露出一身充滿力量的肌肉。揮舞著雙拳。再次向李震沖了過來。

「咦?」看著衝過來的年輕保鏢,李震的臉上露出一絲疑惑的表情,因為他在那今年輕保鏢的脖子上,看到一個碧綠色的翡翠墜子,墜子為長方形,一面由黑色的寶石鑲嵌成麻將八餅的樣子。也就是說,這個墜子其實就是一個由翡旱田黑色寶石組成的麻將中八餅的形態。

這樣的墜子可是不多見,不過李震疑惑的表情一閃既逝,根本就沒有人注意到李震表情舊入只,只是看到他迎著對方的拳腳沖了上去。然後瞬間。曳八…拳我一腳的打了起來。

其實按照李震現在的身到甚至制服對方,都不是一件難事,而且如果動用一些特殊的手段,滅掉對方也只是分分秒秒的事,但是李震卻沒有這麼去做,而是控制著力度和對方糾纏著。

隨著他們的打鬥本來就很熱鬧的小鎮變得更加熱鬧了,人們都圍了過來,很快就形成了一個。很大的圈子,站在那裡看熱鬧。

而且如果大家仔細觀察的話,先前那些穿著軍裝,但是又不是軍人的那隊維持治安的人馬,在現這裡出現打鬥的情況之後,尤其是知道是兩個外國人在打時,居然沒有一個上來的,都在那裡冷眼旁觀,甚至有幾個還圍了個圈子,臨時開起了賭檔。

見到無人干涉他們的這種行為,再加上李震與年輕保鏢糾纏不下,兩個大少突然變得迫不及待起來,郭少立刻將自己的保鏢叫了出來然後對他說「去把那兩位漂亮的小姐請過來!」

「是!」這個保鏢到是長得非常魁梧,而且表情肅穆,如果戴上墨鏡的話,很有種黑客帝國的那種感覺。

「找死!」雖然李震在那年輕保鏢打鬥,但是眼睛和耳朵卻一直都在注意著兩個大少以及雙胞胎的情況,而他本來想摸摸對方的底細,所以才沒下狠手,但是沒想到對方居然如此無恥,要對兩個沒有還手之力的女孩子下手,於是也不再藏私,迎著對方揮舞過來的拳頭,直接來了個,硬碰硬。

「啊!」然後隨著一聲清脆的骨折聲響起,那今年輕保鏢頓時抱著胳膊慘叫了一聲,就因為劇烈的疼痛而昏迷了過去,而他的胳膊不光扭曲得變換了方向,在關節處更是露出了一截嚇人的森白色的骨頭。

這一聲慘叫雖然短暫,但是聲音卻非常響亮,頓時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那個。魁梧的保鏢也是一愣神,不過就是在他愣神的空。突然就感覺肚子上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然後他這個人就如同騰雲駕霧一般,倒飛了出去,直接摔到五米遠的地方,然後連慘叫聲都沒有出來,就昏迷了過去。

「想要動我的人,是要付出代價的」。李震閃電一般的將兩個保鏢都打倒之後,立刻面色冷俊的一步步向關少和郭少逼近。

「你」你要做什麼?你知道我們是誰嗎?你要是敢對我們不利,我叫你候呦!」關少也不知道是被李震的目光嚇住了,還是別的什麼原因,一套俗得不能再俗的威脅人的話,脫口而出,聽的李震直搖頭,最後尖在忍不住,抬腳將地上的一塊小石頭踢了出去,正正的打在了對方的嘴上。

「你」!」郭少也沒有想到,事情的轉變居然是如此的快。頓時慌張的說不出話來。要知道。他們這一次走出來玩的,所以並沒有帶太多的保鏢,而率來的兩個保鏢雖然是精挑細選的,但是卻也被李震打



「剛才是誰告訴我,這裡是國外,而且到處兵慌馬亂,死上幾個外國人根本就是死無對證」。李震面帶殺氣的說道。

「不好意思!李少!請手下留情!」就在這個時候姜二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

本來他可以提前出現。但是當他看到李震和關少的保鏢居然打得「旗鼓相當」的時候,他又抱起了一絲李震能被打敗的希望。

關少的這個保鏢,他是見識過的,是關少從一個地下拳場找來的,是個打黑拳出身的,雖然年齡不大,還不到二十歲,但是已經保持了五十多場不敗的記錄。而且他不光功夫好,手段更是狠辣,姜二也讓自己的保鏢和他較量過,三個特種兵出身的保鏢都不是他的對手。

「姜二少出現得還真是很及時呀!」在見到這兩個紈絝之後,李震已經猜測估計他們是和姜二一起來的。畢竟不可能這麼巧,同一個地方同一天出現這麼多。目空一切的太子黨。除了結伴而來。其他的根本無法解釋。

「李少!看在我的面子上。高抬貴手如何?」姜二直接問道。

「可以,不過我的損失怎麼辦?」李震更是直接,因為他知道有姜二在,他也不可能把他們怎麼樣,還不如撈點好處呢。

「我們這一趟來,買了幾件不錯的翡翠雕件,就當做賠償,怎麼樣?。姜二說著從自己口袋裡掏出了兩個小盒子,而且在掏出這兩個盒子的時候,他的臉上出現了一絲肉痛之色。

「姜少,你認識他?」關少疑惑的問道。

「一會再說,快把東西拿出來!」姜二沒有解釋那麼多,直接在兩個大少的口袋裡掏起來。不一會,就捧著六個。大小不一的盒子放在了李震的面前。

「看在姜少的面子上。這次就饒了你們,把那八隻小猴子給我放下,你們就可以走了」。李震看都不看那六個盒子。拿過來后,順手扔給了雙胞胎,然後表情淡淡的說道。 爺!眾此東西」看著美二帶著另外兩個大少,扶百舊;傷員灰溜溜的離開,媚兒和艷兒一人捧著三個盒子向李震詢問道。

「送給你們了!」李震看都沒看盒子里是什麼東西,張嘴就把它們送人了。當然,雖然沒看,但是能讓姜二他們慎重的隨身攜帶,而且當做買命錢的棄西,絕對不會差了。

「謝謝少爺!」兩女一聽送給她們了,頓時就激動起來,當然,她們也不知道盒子里裝的是什麼,但是只要是李震送的東西,她們就喜歡。

李震面帶微笑的看著兩女欣喜的樣子,但是內心深處卻一直沒有平靜下來,而且他的心事都放在手心裡握著的那個翡翠鑲嵌黑寶石的麻將八餅上。

這個翡翠麻將是他剛才和那今年輕保鏢打鬥時,趁對方不注意,偷來的,而李震之所以會做出這樣的舉動,主要是因為,這種麻將他以前見過,在那個已經被他收進桃源世界的,星火條字部成員九條身上見過。而且他還知道,這翡翠麻將是星火組織用來識別身份的標誌,也相當於身份牌。

「九條、八餅!看來這個星火組織的成員是以麻將命名的,九條為條字部,八餅肯定為餅,不對,按照國際慣例應該叫筒字部,那麼是不是還有萬字部?那些花色東南西北中白又該是什麼人呢?他們的腦又是誰呢?這個組織成立的目的是什麼呢?」李震的腦海里劇烈得翻騰著。

「少爺!他們已經走遠了」。在李震思考的時候,目光不知不覺的看著姜二他們消失的方向。一句話也不說,而且神情嚴肅,看得媚兒和艷兒一陣疑惑,於是忍不住的提醒道。

「哦!啊!呵呵,突然想到一些以前的事情!」李震乾笑了兩聲,不過心中瞬間拿定了主意,星火組織太過神秘,從九條身身沒有得到太多的信息,那麼這次碰上這個八筒,那就絕對不能再放過,所以一定找機會將這個八筒拿下。

「少爺,你看我們買了這麼多小動物!」看到李震恢復正常,兩女立刻獻寶一般,將自己買到的野生動物搬到李震面前,炫耀似的說道。

「恩,好好,真不錯!尤其是這三隻小熊貓,還真是漂亮!」李震掃了一眼,堆了一地的各種鐵籠子,心情立玄變得愉快起來,不過在看那些動物的時候,李震突然現周圍的人群早已經散去,甚至連那些巡邏的人也都離開,這一片又恢復成原來的樣子,這個變化令李震再次感覺到奇怪「剛才這裡出現打鬥,怎麼會沒有人管呢?」

「這裡的巡邏隊是私人武裝,他們的只負責商戶的安全和利益,像剛才的打鬥,屬於私鬥,他們是不會插手的,即使出現死傷,他們也只當是看熱鬧!」媚兒的家離這不遠,所以對這裡的情況還是比較了解的。

「難怪這裡的人都那麼冷漠,他們不光常年捕獵殺生,更是漠視人類的生死,這心早已經冷了!」李震感嘆道。

「何止是變冷了,還很殘忍呢!」艷兒憤恨的說道。

「是呀,這裡的人哪個手上不沾滿了血腥,真應該把他們弄進桃源世界,讓他們過過原始人的生活!」媚兒也對這些人充滿了不滿。

媚兒的提議令李震有些心動,再回想了一下那些被無辜分割了的野生動物,這些人也應該受點教,不過真正做起來,還是非常有難度的。

先要考慮的是,這裡突然出現大量的失蹤人口,會不會給自己引來麻煩,其次就是這些人也都不是那麼好對付的,看他們那機警的眼神,李震相信,他們可是時刻都保持著一種異常警惕的狀態,弄不好就會泄露自己的機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