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還沒有醒過來,許菲菲也不知道到底這是怎麼一回事,就知道剛剛王玉經歷過了一次生死大劫,假如不是搶救及時的話,王玉可能真的會掛了!

陳陽就在許菲菲的身邊,他搓著鼻子,「很正常,我早就說過她會有問題的……,不過,我沒有想到會這樣嚴重,真的很危險啊!」

「什麼意思?」許菲菲問道。

「我先回辦公室去!」陳陽搓了搓鼻子,嘴裡說道:「我現在嘴裡有些口渴,回去喝點、來」,…,順便說一句,如果她不改變目前的生活習慣的話,她會繼續有這種疾病的!」

「你倒是說清楚!」許菲菲見到陳陽真的要離開,一把抓住了陳陽的手腕,王玉是許菲菲的朋友,要是別人,許菲菲只是問上一句,要是陳陽不肯說,也就不在問,但王玉不同怎麼樣都是朋友,王玉一定要問個清楚!

「我說的已經很清楚了那是她的生活習慣導致的肺栓塞,你應該知道原因其實那病因並不在她的肺部,而是在她的tuǐ部,你記得她說過她的職業是什麼嗎?」

「經營網站……,就是那個學習動漫的網站!」許菲菲眨了眨眼睛,在許菲菲看來,經營網站並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陳陽笑了笑,嘴裡說道:「那我跟你說一件事情,經營網站需要的是坐著工作,這種工作方式會導致你的下肢承受太多的壓力尤其是長時間的坐著工作,會導致你出現下肢靜脈血栓脫落,那血栓就會在你的血液裡面遊走到時候,就是一顆定時炸彈不知道會出現在你的身體里什麼地方!」

許菲菲倒吸了一口冷氣,她沒有想到這點,在許菲菲的心裏面並沒有往這方面去考慮過她雖然也聽說過陳陽所說的那種疾病,但因為是少見病因此,許菲菲並沒有放在心上面,並沒有想到自己的朋友也可能得這種疾病!

「這個不太可能吧」,…,!」許菲菲不太願意相信這是真的,她很希望陳陽告訴她說,這都是假的,只是陳陽騙她玩的,但她顯然失望了,就看見陳陽把頭點了點,嘴裡說道:「當然是真的了,難道你認為我在騙你嗎,我可沒有這種耐心!」

許菲菲沒有話講了,這種病是長時間坐著工作,導致下肢出現血液問題,一般來講,長時間坐著之後,要適當的活動活動,同時應該多喝水,一稀釋血液!

陳陽看見許菲菲這樣子,他搓了搓鼻子,嘴裡說道:「菲菲,我該說的都已經說過了,你的那名同學現在就這樣了,好像這裡沒有我什麼事情了】我也應該離開了……,晚上的約會還正常嗎?」

「正常!」許菲菲說道。

「好吧!」陳陽說道,「我聽你的,你說怎麼樣就怎麼樣,反正我是答應你了,我就不能做一些不遵守承諾的事情來」,…,!」

王玉是許菲菲的同學沒錯,但並不代表許菲菲就一定要在這裡陪著王玉,王玉的父母也趕到醫院來了,由王玉的父母照顧王玉,並不需要許菲菲在這裡!

許菲蘋她還有自己的事情,王玉突然的出現,打亂了王玉的安排,在王玉的計劃裡面,她會和陳陽晚上一起用餐、看電影,電影票許菲菲都已經買好了,就是突然之間王玉的出現,讓許菲菲把這件事情給放在了後面!

現在王玉的事情被擱到一邊去了,這裡面只有陳陽和她了,許菲菲才說道:「那個你知道楊鵬吧?」

「恩,知道,不是醫院的住院醫生嗎,怎麼了?」

「一直都在追我,最近也不知道他的腦袋哪裡不對了,總在約我看電影,我說我有男朋友了,他還不相信,晚上我也約了他了!」許菲菲說話的時候,眼睛看著陳陽,嘴裡說道:「這次你可要幫我,我真的不想被他給纏上,真的很煩啊!」

「我以為什麼事情呢,原來是這件事情啊,好啊,我最願意做這種事情了!」陳陽聽到許菲菲這一番話之後,他笑寧m題來,ll菲菲,你說吧,你要我怎麼櫻鄉號」

「到時候再說吧!」許菲菲說道,「我給他打個電話,讓他準備一下……,吃飯的餐廳我已經選擇好了!」

「這種事情我最願意做了,反正不是我出錢!」陳陽說道。

許菲菲給楊鵬去了電話,陳陽的車就停在醫院的門口,那輛車可是豪車,在陳陽去丹瑞這段時間裡面,許菲菲就開著陳陽的車!

許菲菲拿著車鑰匙和陳陽走出了醫院,在經過醫院門口的時候,正好楊鵬也換了一身便裝追出來,當他看見陳陽和許菲菲一起的時候,楊鵬微微頓了頓,嘴裡問道:「陳專家,你也一起?」

「是啊,我和我女朋友一起吃個飯!」陳陽說著他的大手摟住了許菲菲的小蠻腰,許菲菲神情一稟,顯然沒有想到陳陽竟然這樣做,這可是出乎他的意料,許菲菲隨即想起陳陽這樣做也是為了幫她,許菲菲的臉上帶出笑容來!

楊鵬的眼睛落在陳陽那摟著許菲菲蠻腰的大手上,他的眼睛裡面閃過一絲異常的光芒來,顯然是在妒忌,不過,楊鵬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就看見他把頭一搖,說道:「愛情是需要自己爭取的,就算你們是男女朋友又怎麼了,我一定會爭取的。」

「哎呦,沒有想到你還是很有骨氣的,說出這一番大道理的話來,行啊,你有本事,我喜歡你這個對手!」陳陽說著就要舉起手來,就看見楊鵬把向著旁邊閃了一下,嘴裡說道:「陳專家,你在醫院裡面是專家,但現在不是在醫院,我們……,我們都是平等的,你……,你身份並不比我高!」

「我什麼時候說過我的身份比你高了,是你自己這樣亂想的吧,楊鵬,我只是想稱讚你有骨氣,並沒有別的想法!」陳陽撓了撓頭,嘴裡說道:「不過,我看你的模樣,你一定認為我有什麼暴力傾向,那我還是不碰你得好,走吧,上車!」

陳陽招呼著楊鵬上了車,許菲菲要開車,陳陽指了指副駕駛座,「菲菲,我來開車吧,我好久都沒有開車了!」

「你行嗎?」

「怎麼不行!」陳陽拉開車門,坐到了車上,「嘭」的一聲,陳陽把車門關上,扭過頭來,望向坐在後座的楊鵬,嘴裡說道:「你想吃點什麼?」

「隨便!」楊鵬說道。

陳陽笑了起來,「小夥子,我現在越來越發現你很有意思了!」陳陽好像已經看出來什麼了,但他卻故意沒有點破,話裡有話說道:「不過,我想提醒你,有些事情並不像你想象的那樣,放棄的話,對你比較好!」

「我……,我為什麼要放棄!」楊鵬嘴裡說道。

「我只是善意的提醒,並沒有別的用意……,開車了!」陳陽說著開起車子來了!

許菲菲感覺陳陽已經看出來了一些什麼,但陳陽卻沒有說出話,許菲菲的頭扭向陳陽那邊,看了一眼正在開車的陳陽,就看見揀陽沖著許菲菲一笑!

「有什麼好笑的,剛回來就傻笑!」許菲菲看見陳陽沖著她笑的時候,忽然像一個小姑娘一樣對陳陽說出這句話來!

那楊鵬一聽到許菲菲這句話的時候,他的眉頭又是微微一皺。

楊鵬的細微的表情都被陳陽瞧在眼睛裡面,陳陽故意不說破。

許菲菲所說的飯店就是位於黃河路上的一家餐廳,那餐廳在眾多大的酒店和飯店之中只能算是最普通的一家餐廳,地角一般,要不是熟悉的人,想找到這家餐廳倒是需要費上一些功夫,看起來,許菲菲以前是來過這家餐廳吃飯。

「就這裡!」許菲菲指著那家餐廳示意陳陽把車停下來。

「菲菲,你先下車!」陳陽說道。

許菲菲看了看陳陽,不明所以的點了點頭,她先下了車。那坐在後座上的楊鵬此刻也要下車,就在這個時候,陳陽忽然說道:「楊鵬,我們聊聊吧,有些事情不要憋在肚子裡面,最好說出來,我可不認為你是一個喜歡糾纏別人的男人!」

「我……,我哪裡有了,我……,我不會放棄菲菲的!」楊鵬聽到陳陽這句話之後,嘴裡說道。

陳陽搓了搓鼻子,嘴裡笑道:「我不認為是這樣的,我總認為這裡面有一些別的事情,不如我們說說!」

「我……,我沒有話和你說!」楊鵬說道。

「但我有話和你說!」陳陽笑道,「我已經看透了你的心思!」!。 陳陽輕呵了起來,那笑聲讓楊鵬變得有些不安起來,他的眼睛裡面掠過一抹驚慌不安的目光來,顯然楊鵬的心裏面本來就有著別的打算!

「我沒有,我沒有別的心思!」到了這個時候,楊鵬還在堅持著,不肯說出來他的〖真〗實打算,陳陽聽到楊鵬這句話之後,就聽到陳陽輕呵道:「你真的忘記我是幹什麼嗎?哦,我記得了,並沒有和你說過我的另一個身份,也好,既然已經到了這份上了,那我也就和你說一下吧,我另外一個身份…………六算命師!」

「什麼,算命師?」楊鵬大驚失sè,眼睛看著陳陽,他不敢相信陳陽的鼻!

陳陽搓了搓鼻子,嘴裡說道:「怎麼了,難道有問題嗎,我不像算命師?」

「你怎麼是算命師!」楊鵬脫口而出,嘴裡說道:「你不是醫生嗎?」

「誰規定說醫生就不能是算命師,你也不相信算命的話嗎!」

「我我沒有,你在胡說!」那楊鵬聽到陳陽這句話之後,他的眼睛都不敢看這陳陽的眼睛了,嘴裡說道:「我不知道你再說什麼!」

「我想你的心裏面知道我再說什麼,楊鵬,我剛剛說過了,我是算命師,我能看透你的心思,更能猜透你的心裏面的想法,要不要讓我給你算算命?」

「不用!」楊鵬聽到陳陽這句話之後,忽然推開了車門,下了車!

看著那像逃一樣跑進餐廳裡面的楊鵬,陳陽笑了起來「真是一名有意思的年輕人,看起來,這年輕人還是需要一點點時間來勸說的!」

陳陽嘴裡嘀咕著,然後他也推開了車門,下了車!

許菲菲早已經在餐廳裡面選好了座位,陳陽和楊鵬進來之後,許菲菲伸出了手來,招呼著陳陽和楊鵬過來!

陳陽走到許菲菲的身邊,緊挨著許菲菲的身邊坐下來,他的手也順勢地摟住許菲菲的小蠻腰來,這一切都被楊鵬瞧在眼睛裡面,但楊鵬卻當做沒有看見,他的手裡拿著茶杯,喝了一口茶水。

陳陽的大手捏了一把許菲菲腰間的nèn肉,許菲菲的俏目望向陳陽,故意孥了孥嘴,陳陽面對著許菲菲輕呵了起來。

陳陽和許菲菲這**的行為都被楊鵬瞧在眼睛裡面,楊鵬嘴娶嘀咕道:「有什麼的!」

「楊鵬,你在說什麼呢?」許菲菲問道。

「沒…………六!」

陳陽看著楊鵬,嘴裡輕呵道:「楊鵬,我剛剛跟你說過了,我是算命的,要不要我給你算算命?」

當陳陽說他是算命的時候,就瞧見許菲菲把俏目又望向陳陽這邊,顯然陳陽這句話也出乎許菲菲的意料!

「不用!「楊鵬說道。

「真不用?」陳陽問道。

「真不用!」

「但我就想告訴你你被騙了,被一個大騙子給騙了!」當陳陽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就瞧見楊鵬的臉sè一變,他的眼睛看著陳陽,嘴裡說道:「你又不認識他,你怎麼知道我被騙了,王神仙很有名氣的!」

「王神仙?」許菲菲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稱呼來,她的眼睛裡面閃爍著疑huò的目光來,許菲菲並不太清楚這其中的事情,她看著楊鵬,問道:「王神仙是誰?」

「王道友!」楊鵬脫口而出,說道:「難道你真的不知道他?他可是上過電視的,電視台還對他採訪過,很多的名人都去拜訪他……!」

聽著楊鵬那滔滔不絕的描述,陳陽把臉轉向許菲菲那邊,嘴裡問道:「菲菲,你知道這個叫王道友的人嗎?」

許菲菲把頭一搖,說道:「不知道,我根本不認識他!」

「他是活神仙,他算的命很准!」楊鵬嘴裡說道「你們不要懷疑,我親身證實過了,他不需要我說話,就能算出我的來意!」

「這個我也可以,我也是算命的!「陳陽聽到楊鵬這句話之後,立刻說道。

「你不要在這裡胡鬧!」楊鵬忽然變臉了,顯得很生氣,他的眼睛看著陳陽,嘴裡說道:「王神仙算出來我只要和菲菲結婚的話,我們就會很幸福,我們會很富有的…川!」

「你真確定是他算出來的,而不是他胡說的!」陳陽忍不住想笑出聲音來,但眼看著楊鵬就在他的面前,陳陽也不好意思笑出來,那樣會讓楊鵬很沒有面子的,陳陽還是忍住了!

「當然是算出來的!」楊鵬說道「王神仙什麼都知道,他說我和菲菲是命中注定的姻緣,目前我們之間可能還有一點點的小bō折,但只要我堅持,很快就會過去的,菲菲,我一定要讓你看到我的真心!」

「撲」!

許菲菲剛剛喝了一口茶水,聽到楊鵬這句話之後,許菲菲把嘴裡的茶水噴了出來,她趕忙拿著紙巾,踩著桌上的水,嘴裡說道:「楊鵬,你別讓我笑了行不行,我受不了這樣啊……

我真的對你不喜歡,我有男朋友了,你也看見了,你就別堅持了,至於你說的那個什麼神仙的話,你還是別相信了,你就當你就當神仙放屁了!」

許菲菲說話向來是不講究的,這幾天來,許菲菲都是耐著xìng子沒有對楊鵬發火,要是換成以往的許菲菲,早就罵上去了,她可不喜歡被楊鵬跟著屁股到處纏著,她最討厭就是這樣的生活方式!

「菲菲,你要相信我,我真的很愛你,!」楊鵬還想要說的時候,此刻,陳陽打斷楊鵬的話,說道:「楊鵬,你說那個王道友在哪裡,我倒想會會他,看看是他厲害,還是我這個算命師厲害!」

「你要和王神仙見面,那你得預約了,他很忙的,不是什麼人都能見到他的!」楊鵬冷哼道。

「那我出一百萬,你告訴他說,假如他能算準我的想法,那一百萬就是他的!」陳陽說道「我會把我的想法寫字紙上,事先放好,要是他算準了我的想法的話,我一句話不說,一百萬直接轉給他!」

「你有一百萬嗎?」楊鵬不相信地看著陳陽。

「那你認為外面的車是誰的!」陳陽冷哼道「你該不會認為我能買得起那一輛豪華轎車,卻沒有一百萬吧,!」!。 看牌面,小日本的牌是最大的,所以最先由他說話。

「500萬。」小日本陰著一張臉說道。整個晚上就他一個人輸的那是最慘,可以說,他名下屬於自己可以挪動的錢已經全部都進了歐陽的腰包,當然,還有一小部分進了老烏龜的口袋。

歐陽見老烏龜和羅闊嚴兩人都不跟后笑道:「你們兩個都不跟嗎?那不是只剩下我一個人和他玩。」說著丟下了五百萬的籌碼。

很快的,牌發完了。小日本的牌面分別是黑桃a、k、q、10,加上他的底牌黑桃j,那可是黑桃同花順,最牛的那一種。再看歐陽,他的牌面那是方塊j、紅逃k、梅花a、梅花9,再加上底牌方塊8,那牌簡直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他了。

見到歐陽面前的這副破牌,小日本的臉上流露出了今天晚上難得的一次笑容。

「我賭你今天晚上所贏的所有,你敢嗎?」小日本囂張的說道,這也怪不得他,這一局他是有囂張的本錢的。

歐陽嘿嘿一笑,說道:「我有什麼不敢,不過你有這麼多錢嘛。看你面前的籌碼好象是不多咯。」

「怎麼,怕我沒錢啊。這是我名下價值十五億美金的財產,我作價十億梭你賭桌上的所有籌碼。」說著命令手下將自己名下財產的文件拿了過來,不過讓歐陽感覺到奇怪的是,他怎麼來賭錢還隨身攜帶著這些東西,難道早就知道自己會輸?

歐陽望向了羅闊嚴,羅闊嚴連忙說道:「我們遊船上有專門的工作人員和律師可以幫你核算,不過這需要花一點時間。」

「ok,我沒有問題,那就等等吧。」歐陽翹起了二郎腿。

在羅闊嚴的示意之下,荷官開始封牌,拿了兩個大大的鐵罩子分別罩在了歐陽和小日本的牌上。歐陽不屑的一笑,這種東西,也就防防那一般的老千,碰上歐陽,哪怕是最一般的修真者,也可以悄無聲息的換掉底牌。

不消片刻,律師已經將所有的文件準備妥當並且擬好了合同。歐陽看都沒有看合同,直接便在簽字處簽上了自己的大名。

見到歐陽簽字了,小日本的原本就已經非常興奮的臉上再次流露出了勝利的笑容。他卻不知道,就在剛剛荷官封牌的時候,歐陽已經將自己的底牌和小日本的底牌來了個對換。

荷官將蓋在牌上面的罩子取掉之後,小日本不顧自己的右眼皮直跳,快速的翻開了自己的底牌,同時嘴中大叫:「同花順,哈哈,我吃定你了。」

看著小日本那囂張的樣子,歐陽心中不禁為他默哀,同時冷冷一笑,翻開了自己的底牌。出現在小日本面前的赫然就是一張黑桃j。

「你出老千,黑桃j在我這呢,哈哈!」見到歐陽的牌也是一張黑桃j,小日本笑的更加囂張了,要知道,在賭場里出老千那是要砍掉雙手的。

「喂,你先看看自己的牌再笑好不好,笑的這麼難聽和鴨子叫一樣。」歐陽挖了挖自己的耳朵,好象是要把剛剛聽進去的話挖出來似的。

聽到歐陽的話,小日本情不自禁的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派,自己的那張黑桃j已經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變成了一張方塊8,此刻他的牌正是8、10、q、k、a,不是同花,更不是同花順,就連一對那也沒有。

看到自己的牌,小日本一下子軟了,癱倒在了自己的座位上,嘴裡一直嘀咕著。

由於小日本沒什麼錢了,歐陽也失去了在玩下去的興趣。

見歐陽要走,小日本忽然像發了瘋一樣的猛的站起來,「你,不要走,我要和你賭俄羅斯輪盤。」

「俄羅斯輪盤,你還有籌碼嘛?」歐陽沒聽說過俄羅斯輪盤這種賭博方法,所以開口問道。

「嘿嘿,這次我們不賭錢,賭命。你敢嗎?不敢的話就將原本贏的錢留下來。」 神醫傾城:腹黑兒子妖孽爹 此刻,小日本的面部表情那是無比的猙獰,看上去非常的恐怖。

「賭命,嘿嘿,有點意思啊。正好無聊就陪你玩玩,說說吧,怎麼玩!」歐陽笑著說道,不管是不是賭命,對他來說都沒什麼關係,反正也沒什麼危險,能有人陪自己玩,那也是不錯。

一聽到歐陽答應了俄羅斯輪盤這種賭法,歐陽眼尖的看到羅闊嚴的眼中閃過一道陰恨的光芒。這讓歐陽心中對這位上海黑道一哥起了懷疑,於是不由自主的開始窺探起羅闊嚴的大腦,看看他心中到底在想些什麼。

「靠,果然不愧位一代梟雄,竟然能想出這樣狠毒的辦法,無論最後哪邊輸,他都可以贏個滿堂彩啊。」歐陽心中暗道。原來這俄羅斯輪盤賭除了兩人在上面拿命賭之外,所有這艘游輪上的人都可以進行下注。不過有我在,你想賺可就難咯。

一把銀白色的左輪手槍被一個女侍者放在一個紅色的托盤裡端了上來,槍的旁邊放著一顆金黃色的子彈。

「兩位,需要檢查一下嗎?」羅闊嚴對著歐陽和小日本問的道。見歐陽和小日本都搖頭,他才示意女侍者將那顆子彈裝進這把左輪手槍里。

在女侍者裝子彈的時候,歐陽用自己的神識通知了正在下面大廳大輸特輸的張菲雪,讓她等會記的買自己贏。

這個時候,游輪上的所有賭客都已經通過那麥克風知道了有人將要進行那恐怖的俄羅斯輪盤賭。 楊鵬雖然是醫生,但卻並不能表示他就不相信算命之說,尤其是在親眼見識過那所謂的王神仙的神算之後,心裏面對王神仙是份外的相信!

現在聽陳陽一說王神仙的不好,楊鵬的心裏面早已經不願意聽了,只是礙於陳陽在醫院裡面的身份和地位,楊鵬雖然心裏面對陳陽很不滿,但也只能把怒氣壓在心裏面!

陳陽提出來會出一百萬和王神仙打賭的時候,楊鵬眼睛瞅著陳陽,就好像是不相信陳陽一樣「你開玩笑吧?」「我有這個必要開玩笑嗎,你大可以把我的話轉告給你所說的那名王神仙,他要是真有本事的話,就和我比試一下,那可是一百萬,他要是贏了我,那一百萬他就拿走!」

「好,我現在就和王神仙聯繫!」

楊鵬去打電話去了,許菲菲此時才說道:「你幹什麼打賭,明明知道是騙子,還要拿出一百萬打賭萬一你輸了的話,豈不是那輛車就要抵押出去,你有多少錢啊,你要是真有錢的話,就不至於和我們合租了!」「我是不想離開你們!」陳陽笑呵呵地說道。

「你少來了,我才不相信呢,我問過唐果,唐果說你很窮的,從你每個月給唐果的零用錢上就看得出來,你很窮!」

陳陽搓了搓鼻子「只有餓死的秀才,哪有窮死的醫生,醫生不富得流油都算不錯了,那你現在所開的車難道不是我的?」

「這個!」許菲菲一頓,陳陽所說的倒沒有什麼錯,她所開的車確確實實是陳陽的沒有錯,許菲菲孥了孥嘴,說道:「懶得理你了,我說不過你行了吧……!」

楊鵬回來的時候,臉上掛著笑容就好像是中了獎一般的開心,他一屁股坐回來「陳醫生,王神仙答應了,明天下午我帶你去見他,一百萬,不要忘記了你的話!、,這早已經在陳陽的意料之中,陳陽說道:「這個是當然了,我想不用你說,我也記得我答應過的事情菲菲我們吃飯吧,吃過飯之後還要去看電影那個楊鵬,看電影你也跟著嗎?」

「我……,!、,楊鵬微微一頓,此刻,就聽到許菲菲說道:「楊鵬,我只有兩張電影票,就算你跟著去,那也找不到我們再說了,我和我男朋友看電影,你去的話不是當電燈泡嗎?」「我不去了,我有事情菲菲,下次我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