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怕士氣受到打擊的藤井浩:厲聲命令道隨即,又一個日兵士兵倒在了阿那道的刀下,但阿那道的胸口卻又受了重創

當第三個日本士兵上來的時候,阿那道已經搖搖欲墜了,他忽然扔掉了彎刀,聽憑刺刀從他胸口穿過,死死抱住了日兵,一口咬向了他的喉嘛

看著地上到死也緊緊抱著敵人屍體的阿那道,吉野次郎悄悄抹了下臉上的汗水:「這是什麼人億」

鐵青著臉的藤井浩二暴烈地斥責著手下看得呆若木雞的士兵:「衝上去,衝上去,殺光他們,除了男人,女人隨便你們享用!」

高山族的勇士已經無路可退了。他們握著手中的彎刀,張開弓箭保護在領的周圍。

沙庫伊並沒有任何的驚慌害怕

:「高山族的族人們,我們已經沒有路可退了,不要落在僂寇的手裡,一起證明自己的勇敢,讓森林見證高山族人永不屈服的心吧!我們的朝廷終有一天會知道我們所做的一切,朝廷一定會幫高山族報著血海深仇的!」

沒有人說話,高山族的人一個個走到了洞口

沙庫伊看著越來越近的日本人。看著那一張張越來越清晰的醜惡的面孔,臉上綻放出了最燦爛的笑容,他慢慢拉開了手裡的弓箭,就算要死。也要死的像個真正的男忽然一聲地動山搖的巨響在日軍身後炸響,接著一聲接著一聲,象天上的雷神再也無法容忍日本人的卑劣。一道比一道猛烈的驚雷如同長了眼睛一樣在日本士兵中炸開,遭到猝然襲擊的日軍大呼小叫,到處躲藏。無數的士兵被炸得身異忠,

高山族人一下怔了,不知道生了什麼事情。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面巨大的黑色軍旗出現在了日本人的身後!

無數的廝殺吶喊聲,在日軍背後響起,無數的爆炸中,在日軍中間炸開!

數不清的中國士兵出現了,他們用迫擊炮不斷轟擊著日軍,他們端著上了刺刀的步槍出山呼海嘯一般的怒吼!

來了,中**隊終於出現了!

「前進,目標以內日人,皆殺之!」界晨大聲地叫著。

機槍在那掃射,日軍成片成片倒下;刺刀在那上下翻飛,一個一個,的「野豬」慘呼著倒在刺刀之下。

高山族人終於反應過來,是自己政府的軍隊到了!真的到來!

無論什麼樣的苦難,無論什麼樣的艱難,在這一刻高山族他們終於熬著看到了勝利的這天! 險峻的地勢,起伏綿延,就只有孫堅他們所佔據地方,龍盤虎踞,直接遏制住命運的喉嚨。

「叔弼,鮑叔義倘若真的繞過我們攻打汜水關,他真的是….」

孫堅戲謔的說道著,行軍打仗的忌諱這鮑叔義正好給犯了,汜水、虎牢二關為何能稱作天下雄關,並非是它們又高又大,而是它們佔據的地形,周圍奇峰跌宕,想要以奇襲攻打汜水、虎牢二關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說的就是汜水、虎牢二關。

二關堪稱是洛陽的門戶,乃是一個易守難攻的雄關。

「大哥,權利動人心,諸侯中心思各異,濟北相鮑信他也想要立功,欲要立功就要難免要和二位兄長爭鋒一二,但如今二位兄長勢頭正足,雄兵悍將更是無數,鮑信固然利欲熏心可他並沒有愚蠢到那個地步,真的以為靠他麾下的一二萬兵力能撼動二位兄長。」

「可時不待人,一旦汜水關被兄長拿下,等攻打虎牢關時,這塊肉,無論是難啃的骨頭還是一塊香碰碰的肥肉都必須要拿出來讓給眾人分食,到了那個時候,兄長以為他鮑信能分到多少的肉糜。」

「所以他必定會出兵,必定會攻打汜水關,不過如此正好,也可以試探一下,汜水關內到底有多少的兵馬,同樣的也能看出他董仲穎到底對於汜水關有多看重。」

「三弟你的意思是?」

「大哥你的兵馬駐紮此,而我的兵馬正對汜水關!」

公孫瓚眼睛一亮,以往他倒是沒有想到走山路攻打汜水關。

「曾聽聞鮑忠曾在洛陽做過官,有些小道可以出其不意攻打的汜水關,可鮑忠蠢!蠢不可耐!他能知道的事情,汜水關的守將難道會不清楚,李文優可不是蠢貨,定然會防備著這一手,甚至可以說,汜水關的守將想要的就是鮑忠這樣的蠢貨,如此一來,他們只需要花極少的代價,就可以獲得極大的收穫。」

輕輕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陳歡臉上的鄙夷之色更濃,利欲熏心者終究是活不長,輕輕的敲打著桌子的陳歡旋即道:「大哥,正如二哥所言,你的步兵可駐紮在此處,伏擊汜水關內的守將,至於二哥守在這裡,震懾群雄!」

白馬義從天下無雙!

這並非公孫瓚自吹自擂,硬生生打出來的威名,用敵人的鮮血與血肉鑄就的威名。

「妙!」

孫堅、公孫瓚兩人都同意陳歡的主意。

……………………………………

次日,汜水關內駐紮進大量的兵馬,從而西涼第三猛將華雄的到來,直接刺激著已經意志消沉的汜水關將士,剎那間個個都是雄赳赳氣昂昂的,士氣不可謂不強。

駐紮在汜水關外的孫堅、公孫瓚二人臉色而一變,董卓大軍氣勢的改變,作為先鋒的他們,感受最為直接。

「看來,來了一條大魚。」

正當孫堅、公孫瓚愁眉不展的時候,在他們的身後響起陳歡平淡的聲音。

「三弟….」

「大哥,不用多說,這乃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陳歡絲毫不覺得意外的神色,一下子就安撫孫堅、公孫瓚二人的心,隨之指著汜水關道;「大哥、二哥,汜水關董卓必然看重,這一點昨夜小弟已經與兄長說過,試探乃是主要,同樣的小弟也想要看看能被董卓派來汜水關中鎮守的大將究竟是何等人物。」

聞言,公孫瓚、孫堅都哈哈大笑起來,他們都是驕傲的人物,自負勇武,不弱於人。

就算聽說董卓有一義子名喚呂布呂奉先號稱是勇冠三軍,自負是天下無敵手,在他們這些人聽來完全只是一個笑話。

不曾交鋒過,誰敢自認為天下無敵。

當日的,汜水關熱鬧非常,一片歡聲雀躍的,少了那幾日的死氣沉沉。

尤其是汜水關守將胡軫瞬間鬆了一口氣,這些日子來,他一直在做噩夢,夢到自己的項上人頭突然在睡夢中,直接被孫堅、公孫瓚二人給拿了,每天過著膽戰心驚的日子,憔悴的臉色就足以說明胡軫眼下的狀態,不僅如此,就連胡軫麾下的副將等人也是這等神態。

不過這樣的情況,在華雄來了之後,瞬間就煙消雲散。

有了主心骨,那種迷惘感已經沒了……

「將軍。「

胡軫躬身而立,恭迎華雄與李肅二人。

「好好下去休息,明日和某說一說如今的情況。」

「諾!」

胡軫跟隨華雄的時間也不算短,見到胡軫這等神色,華雄本來還存在斥責質問的心,一下子就削了下來。

「讓李兄見笑。」

這一路上,李肅的見識也是讓華雄佩服,他有點明白軍師的安排到底有什麼意思。

「無可厚非,胡守將能堅持到這個地步,已經是不易。」

能堅守不攻,安撫關內的將士的情緒,不說其他的,關說這一點,就足夠說明胡軫是一名合格的將領。

「不過,華將軍接下來我的意思還是固守汜水關,最好不要讓人看出我們的底細,等相爺把兵馬全部抽調回來后,憑藉著汜水虎牢二人,洛陽固若金湯!」

三萬的兵馬!

這一次,董卓給了三萬的兵馬,三萬兵馬乃是董卓抽調出來,其餘的兵馬一時間不能在這麼快的時間內抽回來,他們此行的任務是拖延時間,把時間拖延到董卓把其餘各地的十數萬兵馬給抽調回來,抵禦各路諸侯的聯軍,甚至是到最後的絕地反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自然。」

華雄粗獷張狂的臉上平靜的頷首,他並非是一無是處的莽夫,李肅講的這些他自然是懂的。

再過一日,汜水關相安無事,接連下了十數日的雪終於停了,久違的太陽從烏雲中冒出了頭,站在太陽底下,積雪消融,天一下子冷了起來,比起下雪天的時,這天更冷。

冷到骨子裡面…

站在城門上的將士都在瑟瑟發抖著…

帥帳內,靠著火盆,帥帳的溫度沒有那麼低,起碼還能抵禦中外面的寒冷。

「兵馬已經備足,就等叔弼你一句話。「

調集兵馬,孫堅用的時間很短速度極其之快,在軍中,孫堅可以說是有絕對的權力。

「三弟,為兄這邊也隨時待命。」

聞言,陳歡臉上的笑容更甚道:「現在只是等待時機。」 **隊的突然出現,將瀕臨絕境的義軍從死盧線衛拉乃網下!

第一團的勁旅,在黑色軍旗的指引下。對日軍起了排山倒海似的進攻,而那些隱藏在岩洞中的高山族義軍,也歡呼著,吶喊著,用自己的弓箭和高山族獨特的慶祝方式為中**隊打氣助威!

日軍和日警被逼到了一塊小小的範圍之內,就在不久前還三面包圍高山族義軍的他們,現在卻反過來被三面包圍。

他們唯一可以走的路,只有原始森林。

可是這片茫茫的原始森林,即便是當地人走進去,不在天亮前出來。一旦到達天黑,那些也無法活著出來

藤井浩二如同一個輸光了的賭徒一般,不斷大聲呼喊著,要求自己的士兵抵抗到底!而吉野次郎,則睜著血紅的眼睛,聲嘶力竭的呼喚著日警追隨軍隊戰鬥到底!

可是一切都已經顯得無濟於事了

越來越多的日軍倒在了槍口下,越來越多的日警被打成了蜂窩一般。

吉野次郎忽然出了一聲慘叫。一枝箭刺穿了他的大腿。

兩顆手榴彈從天空落下,「轟、轟」再聲,兩名日軍機槍手當場被炸死,另兩名受里重傷,痛苦的在血泊里不斷翻滾

趁著這個時候,中**隊已經衝到了面前。

仗打到這個時候,日軍士兵已經喪失了全部作戰信心!

讓藤井浩二無法置信的一幕生了:

自己的部下,竟然開始出現舉槍投降!

藤井浩二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的,他們真的投降了!

大日本帝國的士兵,怎麼能向支那人投降?

其實藤井浩二並不知道,在登陸作戰中,像這樣投降的日本士兵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就好像會傳染一樣,越來越多的日本士兵選擇了放下武器的方式。或許這是他們最正確的選擇

兩名中國士兵沖了上來,藤井浩二舉起指揮刀,狂叫著沖了上去

刺刀格擋開了指揮刀,接著。另一把刺刀閃電一般落入了藤井浩二的右肩處。

指揮刀落地,藤井浩二痛苦的彎了腰」

而就在這一瞬間,這個曾經驕狂不可一世的日軍中隊長,成為了一個俘虜!

和藤井浩二幾乎同時成為俘虜的。還有他的同伴,逼迫高山族人大起義的吉野次郎

戰鬥只用了最短的時間即告結束。幾十名日軍、巡警戰死,其餘的都成為了俘虜。

高山族的男人、女人,紛紛從溶洞,從森林中走了出來。

他們帶著好奇的眼光。審視著這些突然出現的救兵。

這些軍人,和他們所看到的任何一個軍人都不一樣,軍官穿著黑色軍服,噔著黑色皮靴,士兵們穿著黑黃色的軍裝,精神抖擻

「大軍到此,我高山族乃得有救!日人奪我土地,殺我青壯,辱我婦女,乃激至我等而反。深陷絕境。非大軍援助,幾近全部身死」吉莫阿達走到中**官面前,行了高讓族最尊敬的禮節。那名中**官身後閃出了尤哈尼:

「領,這是政府軍營長界晨。後面的是團長司徒定僂。領讓我尋求大軍幫助,我也不知去哪尋找,幸賴神明保佑,是政府軍找到了我。一聽我族有難,司徒長官乃命界長官星夜馳援,終究趕上」

「拿酒來,拿酒來!」吉莫阿達連聲說道。

美酒被端了上來,吉莫阿達舉著酒碗微過頭頂,請最尊貴的客人飲用。

界晨喝了,正想說話,忽然見到沙庫伊上來,面色悲憤哀傷:

「阿麻,希南,希南他在森林裡去了神明那裡」

吉莫阿達身子晃動了下,不久前。自己剛剛失去了小兒子,現在,連媳婦也已經去了神明那

在高山族義軍身陷絕境的那一刻。希南微笑著用繩子和大多數的高山族女人一樣,誓死不落日軍之手,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暗淡之色從界晨臉上一閃而過了:「領不要悲傷,既然領有禮物相送,我也有一些回撫」

說著揮了揮手,部下押著兩個日本人走了過來。

當看清這兩個日本人的嘴臉,所有的高山族人眼中都出了能夠殺死人的憤怒眼神。

藤井浩二和吉野次郎!

沙庫伊沖了上去,一拳打倒了藤井浩二,接著無數的高山族人沖了上去,把全部的怒火都泄到了吉野次郎的身上

界晨平靜的在邊上看著,沒有任何想要勸阻的意思。

打了好久好久,沙庫伊喘息著走到界政…消!」長官,是把眾此野豬交給我們了嗎。」野豬?界晨怔了一下,接著點了點頭

「那麼,我們將按照高山族的規矩來懲治我們的仇人!」沙庫伊顯的有些興奮,打了一個呼哨,讓所有人都停了下來

在日本人驚恐的目光中。藤井浩二和吉野次郎被高山族的勇士押進了茫茫的原始森林

走了許久,在一塊陽嚨,勉強能夠透露進來的地方停下。

藤井浩二和吉野次郎或許意識到了什麼可怕事情即將生,不停的在那「嗚嗚」叫著,不停的扭動著自己被死死捆綁住的身子。

沙庫伊蹲下了身子。抓起地上的一把泥土。湊到鼻子下聞了聞,然後直起了身子。

在他的示意下,藤井浩二和吉野次郎被脫光了全部衣服,然後背靠背的被捆綁在了一顆巨型古樹之上。

看著兩具**的肥胖身子,沙庫伊的嘴角流露出了一絲殘酷的笑意

不知道他說了一句什麼話,同伴們很快在附近找來了許多不知名的野花。然後把野花中的花蜜擠出。開始耐心地塗抹在兩個日本人的身上。

沙庫伊平靜地看著忙碌的同伴們。平靜地看著驚慌不已的野豬,平靜地說道:

「在森林裡,有一種「蛇蟻。我們叫它「神的看護者」這種蛇蟻喜歡聚集在毒蛇出沒的地方,和毒蛇和平相處。他們本身不喜歡吃花蜜,但是如果將花蜜和鮮血混合在一起,那就成為了他們最喜歡的食標。

兩個日本人眼裡露出了崩潰的神情,他們曾經聽到過「蛇蟻。的

事。

花蜜和鮮血混合在一起,將成為每一隻蛇蟻最愛的食物。它們不會放過任何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