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慕容乘風,北斗派大護法,武道宗師巔峰層次,北斗派如今在禪城的隊伍中,就是由慕容乘風率隊,慕容乘風是北斗派極少數的參悟星辰吐納術的強者,當聽見楚塵參悟了星辰吐納術的時候,慕容乘風第一個不相信,在北斗派,最快一個參悟了星辰吐納術的天才,也足足用了十五年的時間才成功感觸星辰,踏入星辰吐納術的門檻,而慕容乘風本人,足足二十年的時間,才在機緣巧合之下,成功參悟了星辰吐納術,而後實力飆升,如今才剛過五十,就穩坐北斗派大護法的位置。

慕容乘風眉頭皺著,「或許,這真的只是與星辰吐納術相似的內功心法。」

他潛意識裡,沒法接受楚塵參透星辰吐納術的事實。

他也沒有過於去糾結這個事情,畢竟,究竟是不是星辰吐納術,三天之後的清風觀上,他一看便知。

「達摩山有沒有什麼行動?」慕容乘風問,視線冷冷地眯著,「這群武僧看起來一副與世無爭的樣子,可是,一旦讓他們有單獨對付楚塵的機會,他們一定會果斷出手,想要獨霸天機玄陣。」

「誰都想打這個主意,可是,各門各派都在盯著,達摩山想要獨攬,幾乎不可能,我們反倒更要注意的,是另外一個宗門。」高振龍皺著眉頭。

鄧傑虎最明白他的想法,脫口而出,「戰龍島?」

「我們三大派和九玄門的氣息境強者,都是通過戰龍島出海,現在所有人都聯繫不上,唯一能給我們帶來線索的就是戰龍島,可直到現在,還沒有任何關於戰龍島武者現身的消息,我不相信,戰龍島會對天機玄陣沒有興趣。」高振龍沉聲說道,「我懷疑他們想要坐收漁翁之利,或者是,在暗處對付楚塵。」

「將我們所有的力量都派遣出去,務必查出戰龍島武者的行蹤。」

「還有,將戰龍島抵達禪城,並且可能想要獨吞天機玄陣的消息釋放出去,讓戰龍島成為眾矢之的,他們自然也不方便向楚塵下手了。」

「如今的局勢之下,任何人,任何勢力,都休想獨吞天機玄陣。」

類似的對話在各門各派之間上演。

包括達摩山。

一夜之間,各種消息瘋傳,禪城成為了武者界的風暴中心。 仙地之中,一尊快大成的聖靈被青帝殺念一招打得神魂寂滅,太皇劍和青蓮帝兵,也再次回到大夏皇朝與妖族的的手中。

現場遺留下仙器碎片綠銅塊,聖靈的古老戰車,還有它的屍體。

一時間成為了大戰的目標,周峰剛搶到兩塊聖靈化成的神金碎塊,就有王騰、中皇和諸多教主等打來,現場的每一件物品都是無價神物,沒有人會放棄。

「轟!」

突然,祖龍脈古穴裏面,霞光萬道,一隻猴子大棍震天,將祖根都給打穿了,十幾隻精靈般的小生物四處亂跑,有的像鳳凰,有的向龍馬……

「龍穴孕育的夢幻級神髓!」眾人驚呼。

此時芬芳四溢,離得很遠也能聞到,幾乎浸入到眾人的骨子與靈魂深處,有種飄飄欲仙之感。

「砰」

周峰探出一隻晶瑩的大手,把一條金色小龍和一隻火鳳凰般的小精靈抓到手中,煉化為兩塊絕世龍髓。

「堪比不死神葯的夢幻級神髓!」

「滾開!」

「擋我者死!」

此地再度被引爆,很多教主、聖主都狀若瘋狂,竭力施展手段搶奪各種神物。

有人放棄了綠銅和聖靈化為成的神金,奔向夢幻級神髓,特別是年老的教主和聖主居多。

綠銅塊自古相傳就是中州至寶,神秘莫測。

聖靈身死碎裂化成的神金是頂級神材,可以鑄造無敵聖兵,甚至成長到更強的境界,而它乘坐的戰車雖然被青帝震裂,依然可以匹敵傳世聖兵。

夢幻級神髓堪比不死神葯,是延命的仙珍,是那些老教主與活化石的最愛,因為他們生命無多。

「錚……」

周峰的誅仙四劍齊現,組成一片玄黃瀰漫的劍域,將兩個大能絞殺得粉碎,身死魂消。

「錚……」

他抓過誅仙,其餘三劍垂落下道道母氣護體,滔天的的法力運轉,一劍劈下,玄黃劍芒沉重如山嶽,無堅不摧,再次把一位教主斬成兩半。

千古龍穴源源不斷的噴湧出精純的龍氣,匯聚一身,讓他暫時有仙二境界的法力,斬殺了很多針對他的大能強者,非絕頂聖主和皇主,根本就無人是他的一合之敵。

「轟!」

場中再次出現一股極道威壓,除了混沌青蓮和太皇劍,第三件帝兵現世,是段德和第二大寇天瞎老人合作,祭出了吞天魔罐。

「那位大帝的魔兵!」

狠人大帝的罐子有種魔性,垂落下萬道烏光,隱隱約約間,眾人還聽到了一聲嘆息,讓很多聖主都為之色變。

那件帝兵太特別了,彷彿裏面的神祇隨時隨地都處於復甦狀態,讓人驚懼,很多人的快速倒退。

「嗡……!」

虛空一陣嗡嗡作響,天空之上出現一幅古意斑斕的畫卷,發出熔煉三千世界的氣息,像是要將整個人間都收納進去。

「九黎神朝的帝兵——九黎圖!」

「天啊!四件帝兵齊現!」

「為了中州至寶,居然帶來了這麼多帝兵!」

一些實力稍弱的大能只能退出戰場,放棄仙珍神物的爭奪,極道帝兵下場,根本就沒有其他人的機會。

「轟!」

周峰持着誅仙與天帝劍再次碰撞之後,也是快速分開。因為王沖的原因,在爭奪中王騰總是針對他。

現在帝兵齊齊出現,周峰、王騰、葉凡和中皇這幾個可戰絕頂聖主的年輕一輩,也只能脫離中心戰場,快速後退到邊緣,面對極道之威,遠古聖人都不敢硬碰。

「大羅銀精、十幾塊九天神玉,神丹碎片、聖靈神金和夢幻級神髓都已經得到,綠銅就讓他搶去吧!」周峰掃視了全場一眼,轉身化為一道流光遁向出口。

仙地中的神物基本已經被眾人搶奪完畢,只有號稱中州至寶的綠銅僵持了下來,四件帝兵彼此牽制,誰也無法拿到手中。

「刷!」

意外發生了,邊緣地帶的葉凡不知道施展了什麼方法,居然將其攝了過去,一把撈在手中,轉身踩着神秘的步伐瞬間遠去。

「放肆!」

「找死!」

下一刻,四劍帝兵的持有者快速追了出去,其它如諸子百教的教主、中州的皇主、南嶺的戰主和妖主,還有西漠的神僧和東荒的聖主緊隨其後。

踏上來時的生路之一,然後快速闖過迷霧區域,周峰已然出現在外界,茫茫無邊的百萬里秦嶺,讓他感到天高地闊。

「真龍體,那裏走!」

「留下仙珍神物!」

他剛出來,就有很多人追出來,都是一方教主級人物,在仙地中有龍氣之助,仙二大能都拿他無可奈何,但離開千古龍穴,那些頂級人物怎麼會容許他帶走那麼多神物。

中州至寶有幾件帝兵盯着,這些教主沒有機會,但離開了秦嶺祖龍脈,周峰就是一個化龍境界的小修士,是一塊大大肥肉。

「一群臭魚,改日全斬了你們!」周峰低罵一聲,倒沒有傻傻的與那些教主硬碰,他只是化龍秘境顛峰,跨越八禁也最多戰半步大能。

「刷!

他踩着行字秘,在原地留下一道幻影,瞬間遠去,只留那些教主在後面吃灰,臉色很是難看。

「碼的,那小子怎麼跑那麼快?」有教主罵道。

「我看到他在化仙池搶到很多神物,還有夢幻級神髓,簡直就是移動的人型寶藏。」

「傳聞,上次仙府世界開起,他還僥倖奪取到神靈屍體,沒想到讓他給溜了!」

很多仙二境界的人物極為不甘,其中就有蕭家的大能,陰陽教的副教主,還有幾個諸子百教的強者。

他們很早就盯上了周峰,等他離開千古龍穴時,奪取他身上的仙珍,可沒想到一個化龍境界的螻蟻,比起仙二巔峰活化石的速度還快。

「嗯!不對,還有一個人跟了下來。」沒多久,眾多教主級人物早已不見,但周峰感到還有人居然牢牢跟着他。「是你,王戰陽!」

原來是那個老到時日無多的陰陽教老教主,居然跟上了行字秘。

「小崽子,知道你有極速步法,本教主早有準備,看你這次如何逃脫。」王戰陽陰沉着老臉,恨聲道。

「老貨,你吃盯我了?」周峰只是微微皺眉,倒是沒有多大的危機感。

「交出夢幻級神髓和神靈屍體,我可以考慮饒你一命。」王戰陽為活化石級人物,雖然達到了仙二巔峰,卻也時日無多,周峰獲得的兩塊絕世神髓,足以讓他再活上兩三百年,所以他緊追不放。

「老傢伙,你是在做夢!」

周峰轉身就走,將行字秘施展到極致,那怕是顛峰聖主也要被遠遠甩開。

「小崽子,任你跑到天涯海角,也逃脫不了。」王戰陽的速度看上去並不快,卻始終保持一段距離,無法拉開。

「怎麼回事?」飛行中的周峰感到有些疑惑,武道天眼大開,射出兩道璀璨的神芒看向後方,只見老傢伙身上有一張神秘的符籙,發出一股氣息鎖定了自己。

不管踏着行字秘有多快,後面的王戰陽像連着一根無形的絲線,始終不落後。

「耗費了珍貴的一枚荒古神符,你就是再快十倍,我也能如影隨形,今日你逃不掉!」王戰陽發出陰冷的笑聲。

「原來如此!」周峰恍然大悟,記住是有這麼一種神符。

7017k 隱賢山莊

溫馨的一間酒店裏,張艷舞弄著被王子如弄亂的秀髮,媚笑着看着王子如,心裏想,為什麼和人不同呢?

自己這個師兄一看就是一個充滿獸性的假人,而牛亮卻不同,有一種可以不用行動就可以征服在他身邊的女孩子。

張艷幾句話讓王子如的獸性消退後,心裏暗喜,自己早知道這個師兄的脾氣,只要你一刺激他的心靈,他的頭腦立即會清醒過來,獸性立即會停止。

現在王子如被自己幾句話刺激停下了獸性,不在對自己毛手毛腳的,很是愜意。

「師兄……不會吧!你的意思是讓我去查牛亮的底細,這個任務太簡單了吧!」張艷坐到床上一下軟綿綿語氣的道。

張艷行動上這樣,心裏卻在暗笑,自己師兄的脾氣自己明白,只要在他想欺負自己的時候來點刺激他內心的話題,他就沒有興趣欺負自己了。

王子如聽了張艷的話后搖了搖頭道「師妹!這個你就不知道了,牛亮本來在五年前去狼峰山掉下狼峰山的萬丈深淵中,本來我以為牛亮死了,人死了,那就無所謂了,可是想不到最近他又出現了,他這一出現,哎!……我的這頂綠帽子就……哎!……」。

王子如當着張艷能說出這麼直接的話,說明張艷在他心裏是一個什麼話都可以說的人。

張艷聽了呵呵笑道「師兄啊!牛亮給你綠帽子,這話有點不對吧!人家牛亮是在你前面認識張曼茹的,說真心話,是你搶了人家的戀人啊!」。

王子如一聽張艷的話后,心裏的淤塞突然暢通哈哈大笑道「師妹!你說得對啊!我怎麼之前不這麼想呢?你這麼說我一下就想通了!可是我想通了有什麼用呢?在外人心裏卻不這麼想呀!」。

張艷聽了媚笑道「師兄啊!只要你想通了就好了啊!別人怎麼想是別人的事,你幹嘛在乎呢?」。

王子如聽了師妹張艷的話后,點了點頭,但隨即搖了搖頭嘿嘿冷笑道「我不這樣想,別人這樣想,對於普通人來說可以算了,但對我來說就不行了,我不是普通人,所以我不會放過牛亮的,現在你去他的老家探查一下,打聽一下,你就說你是他以前的女朋友,來他家找他,他們家的人一想你是他之前的女朋友,那麼就不會防着你了,這樣你打探起來就容易多了,你明白嗎?」。

張艷聽了師兄執意不放過牛亮,心裏不舒服起來,牛亮不是壞人,師兄幹嘛要把他趕盡殺絕呢?

自己雖然恨他,但不至於想要他的命啊!

在海邊峰口處,牛亮被魔小刀和大塊頭攔截,張艷還想,只要牛亮到了生死存亡關頭,自己肯定會奮不顧身的去救牛亮。

張艷卻沒有想到,牛亮居然能用智慧輕易的把大塊頭踢滾破下入海,又不知道用什麼武功把魔小刀擊敗了,還要文把自己也擊敗了。

張艷現在對牛亮是又愛又恨的,心情糾結,而自己的師兄又迫使自己非得去追查牛亮的底細,張艷目光瞟視着王子如,臉在微笑心裏卻無法笑,只能點了點頭道「好的!師兄!我保證完成任務!」。

王子如見自己的師妹答應了自己,目光柔情的看着張艷婀娜的身體,嘿嘿邪笑一下道「師妹,有句心裏話我一直想說,其實……其實我一直都非常喜歡你的,不過今晚我還有事,改天我……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