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就算是普通人也會反抗的,哪怕明知道不是他們的對手。

所以,他們一般先會再送上去的飯菜當中,下一些迷,葯。

這是一種來鑒別到底是普通人還是修鍊你的辦法。

畢竟他們所放的迷,葯只是對普通人有效而已,對付一些修鍊者,哪怕是一些弱小的修鍊者也是沒有任何的辦法,那一些修鍊者根本就不會被這些迷,葯所迷惑。

如果裡面的人沒有被迷,葯所迷惑的話,那麼就代表著他們是修鍊者。

如果是這樣的情況的話,那麼他們就得從長計議,畢竟修鍊者可不是什麼好惹的存在。

雖然修鍊者不是什麼好惹的存在,但是他們所得的東西也是比普通的要好的多。

到了這個時候,他們就會動用另外一種辦法。

那就是在晚上的時候,他們會把手中的迷煙給拿出來,這名也是他們從修鍊者還是當中所得到的,就算一些中等修鍊者也足以迷倒,到了他們承受的時候,再用這一些迷煙把他們給徹底的迷倒,到時候他們還不是任由自己宰割。

要是不是修鍊者的話,那麼就更加好解決了,一道迷,葯足以讓他們昏死在這裡。

這就是他們「宰」客的方法。

不過,因為他們做的是黑店,自然不能在那一些光明正的地方上開著,所以只能在這荒郊野外上開著,不過這又有著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在荒郊野外當中的人口實在是太少了,有時候大半個月還不能見到過一個人路過這裡,就算有人路過這裡,也不一定會來到這一家驛站當中住下,畢竟他們所開的驛站實在是太過破爛了。

如果這一次不是安亦和雲周實在是找不到地方,也不會住在這裡的。

「進來吧。」

雲周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的開口說道。

這個時候,越不能慌,如果慌張了,說不定就能讓這裡的掌柜看出破綻。

到時候這樣的情況對於他們來說可就不妙了。

畢竟,他們兩人也只不過是安亦是修鍊者,而且還從來沒有和別人動過手。

也不知道自己的實力到底到了哪一步。

「兩位客官,好酒好菜上來了。」

掌柜的來到房間當中就立刻恢復了剛才初見時的那副笑眯眯的表情。

手中拿了一個餐盤,在盤當中有著一壺小酒兩個杯子,幾碟小菜。

然後掌柜的恭敬的把這一些東西擺在了他們的桌子上。

對著他們兩人作出了一副請用的手勢,然後退了出去。

…… 商業運作方面交給摩依雲處理,白露還是很放心的,於是毫無心理負擔的當了甩手掌柜,看了看邁特戴的八門修行進度,之後便去了後山森林的小屋。

「伯奶奶,我來啦。」

漩渦水戶獨自一人居住在後山的小屋,平時養些花花草草和琢磨一下家傳的封印術,在白露來時正在拿著花灑給陽台下的盆栽澆水。

盆栽造型有種獨特的韻味,有磨盤那麼大,主枝表皮乾裂,這是一株在盆栽當中相當長壽的同類,尤其是青翠茂密的葉子和虯結蒼勁的枝幹給人一種生命力及其旺盛的感覺。

類似的花草或者灌木類盆栽不少,擺滿了陽台上下。

這是初代火影千手扉間的遺物,很多人都以為初代火影的癖好是賭博,但那只是一點興趣而已,初代火影真正喜歡的是培養盆栽。

自從初代火影離世之後,漩渦水戶便不再問世事,村子和家族一概不插手,只是搬到了後山森林初代火影製造的小屋,照顧這些花花草草,過著平凡又平淡的生活。

而且,由於漩渦水戶是九尾人力柱的特殊性,後山這邊也算是禁地,尋常族人是不准許輕易過來的,唯有白露和綱手這樣與漩渦水戶及其親近的人不用在意。

漩渦水戶看到白露,放下手中的花灑,溫婉的笑道:

「小白露最近很少來後山了啊,在外面交到新朋友了嗎?」

她對於人的精氣神感覺要比一般人敏銳得多,算是漩渦血脈和九尾查克拉相結合誕生的新能力,輕易的察覺到了白露身上的變化。

雖然不明白是什麼原因,但比以往積極、活潑的多,這就是好事。

她不希望小叔的獨苗後裔死在戰場上,但也不希望天賦高超,兼具兩大血脈的白露像個烏龜一樣,毫無志氣的躲藏起來。

白露點了點頭,沒有隱瞞,不過也沒有仔細說,只是道:

「嗯,都不是忍者,還有個比較怪的人,不過能聊得來。」

漩渦水戶聞言笑著摸了摸白露一頭銀髮道:

「那就好,要好好珍惜,友情是很珍貴的東西。」

漩渦水戶察覺到了白露的隱瞞,並未在意,小孩子長大了,也有了自己的秘密,挺好,這也是一種成長。

至於是不是忍者就更無所謂了,白露自己都不是忍者呢。

白露乖巧的點頭。

「嗯。

他們雖然不是忍者,但也有很多優點的。

最起碼在美食方面就比木葉豐富多了,特別是點心,花樣多,味道也很好,我今天有帶來好多。

這個是櫻花糕,最有特色的美食之一。」

血妖姬 白露說著解開了一個封印卷,桌子上出現了一堆包裝的美食,這是他根據旋渦水戶口味單獨挑出來的,大多數傾向於清淡口味的。

說話間拆開了一個印著粉色櫻花的盒子放在漩渦水戶面前,裡面整齊擺放著十幾塊粉白色的糕點,散發著淡淡的清香。

「唔···真是精湛的手藝和美味的糕點。」

漩渦水戶品嘗之後,給出了讚許。

白露高興的笑道;

「對吧。」

自從爺爺離世之後,他幾乎是漩渦水戶一手帶大的,他想回報漩渦水戶,但是漩渦水戶隱世,並不渴求什麼,因此白露只能帶一些異界的土特產聊表心意。

漩渦水戶抿了口茶水潤喉,對白露道:

「小白露想過以後要做什麼嗎?」

「嗯···」

白露聞言沉吟,說起來,他做的事情並不少,但出發角度大多是以旁系少主身份進行布局,以他個人的角度,似乎並沒有特別想要做的事情。

回家是最終目標,但是那種事情太過遙遠了,靠萬花筒開門碰運氣大概是不太可能的,提升實力強行破界也需要很長的時間積累,或許幸運的話能在異界快速積累經驗。

所以說···他其實沒有什麼想要做的,還是鹹魚啊。

白露不方便對漩渦水戶說自己的最終目標,也不想因為當鹹魚讓漩渦水戶失望,想了想道:

「我想要讓大家生活好一些。」

所謂的『大家』當然不是指木葉,也不是指整個千手一族,白露不是聖人,他想要幫助的只有一直以來支持他的千手旁系而已。

漩渦水戶隱世卻不是耳聾眼瞎,對於外界的情報都心裡清楚,聯想白露最近做的事,雖然不太明白,但是白露的回答讓旋渦水戶很欣慰。

「很有擔當的想法,小白露已經長大了呢。

那就努力吧,有什麼困難的話,就來找奶奶。」

忍界的孩子普遍早熟,六七歲就要學著戰鬥、殺人,承擔一家之主的責任並非什麼離譜的事,作為千手一族這樣的大家族,白露在這個年紀,做出這種勇於擔當的言行是值得鼓勵的。

白露感激的道:

「謝謝奶奶。」

他當然知道自己在別院的小動作能瞞得過木葉、族裡的長老,甚至是大伯,卻絕對逃不出旋渦水戶的眼睛。

並不是說別院的旁系族人不忠誠,而是漩渦水戶太精明了,從戰國時代到現在經歷了風風雨雨,縱然只有一小點端倪,也很容易被漩渦水戶推測出大概。

有了漩渦水戶,白露才是真正的有底氣讓摩依雲在木葉乃至忍界盡情的發揮它的商業才能,攪風攪雨,賺的金盆滿缽。

「傻孩子。」

漩渦水戶嗔怪一聲,溫婉的笑著摸了摸白露的頭。

「中午留下來陪奶奶一起吃飯吧。」

「好哎,我想吃蒸魚,正好帶回來了很多香辛料呢。」

白露對於漩渦水戶的邀請樂意至極。

在外人的印象中,漩渦水戶是初代火影的賢內助,聰慧低調,很少出手戰鬥,但是身懷漩渦一族的封印秘術,又是九尾的人力柱,實力強勁。

很少有人知道,初代火影的賢內助真的很賢惠,上得廳堂,下得廚房,一手料理極為精湛,不過即便知道,也不是有口福能夠輕易享受到旋渦水戶的手藝。

白露就特別佩服旋渦水戶,甚至將漩渦水戶當做了女性中完美的存在,不僅僅是因為親情。

能夠靠著一手封印術將九尾生生鎮壓的漩渦水戶的實力其實並不遜色於初代火影多少,然而漩渦水戶卻甘願將自己隱藏於丈夫的光輝之下,默默付出,打理著千手一族的事務還維繫著千手一族與漩渦一族的關係,如此不能稱之為完美,還有什麼樣的人能稱為是完美的呢? 「小張子,人都準備的怎麼樣了?」

出去了之後,掌柜的再一次變了一副臉色,人生當中再一次變得狠辣了起來。

「放心吧,老大,人都已經準備好了。」

「五個兄弟都埋伏在外面,只要老大你一聲令下,立刻就能衝進來。」

珠光寶妻【完結】 「再說老大我看他們兩個也只不過是兩個普通人而已,哪有必要這麼麻煩,我直接帶兄弟衝進去把他們兩個幹掉就行了。」

小張子不屑的撇了撇嘴,似乎對於掌柜的這樣小心翼翼的做法十分的不屑。

「你懂什麼?雖然兩個人看起來只是一個普通人,但是誰又說得准呢,萬一他們兩個是兩個修鍊著呢,到時候說不定我們幾個人加起來還不夠他們兩個人打的。」

掌柜的眼神一瞪,對著小張子低聲怒吼道。

……

「掌柜的,你先來一趟,我怎麼感覺這酒菜有一些問題。」

就在掌柜的在外面焦急的等待著裡面發生的情況的時候,從裡面突然傳來一句聲音。

雲周那樣平淡的聲音就從這房間當中出來,掌柜的聽不出這裡面的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彷彿這裡面的人並沒有被自己迷,葯迷倒一樣。

「好咧,我馬上就來。」

掌柜的在下面恭敬的說了一句。

眼神當中有一絲疑惑。

難道這兩個人真的是一個修鍊者,自己的迷,葯對於他們兩個人並沒有什麼任何的作用?

掌柜的在內心當中暗自的想到。

但是又搖了搖頭,這又怎麼可能呢?要是這兩個人真的是一個修鍊的話,又怎麼可能在這個荒郊野外的破敗驛站當中住下。

要知道這個世界的那一些修鍊者,不管是邪道還是正道,都是十分看重臉面的。

一般都不會來這樣破敗的小店當中住著。

不過不過他也沒想太多,雖然遇到兩個修鍊者的情況很小,但也不是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情況的話,那麼他們想要做的事情可就得從長計議了。

畢竟,要是兩個數量級的話,那麼他們可就不好對付了,他們裡面也只有自己和小張子勉強可以算得上是一個修鍊者。

而且,還並不是什麼太強大的修鍊者。

……

「客官,小店的酒菜有什麼問題?」

掌柜的進來之後第一眼就看到了桌子上的那一些酒菜。

他的眼神一動,這酒菜已經完全被動過了,所以也證明這兩個人已經把這桌子上的韭菜已經吃過了,但是他們現在兩個人還是安然無恙的,坐在這裡臉上並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看起來自己這迷,葯真的對於這兩個人沒有任何的事情。

看起來,自己這一次遇到的還真的是兩個修鍊者。

沒想到自己開的這一家黑店還真是倒霉,已經好幾個月沒有來人到這裡住下,沒想這幾個月以來到第一次來人竟然是來的兩個修鍊者。

「你自己來試一下,裡面都有一股餿味了,自己沒有感覺到嗎?」

雲周的語氣已經變得有一些不善,彷彿對這個掌柜送上的酒菜十分不滿意。

…… 「奶奶我走啦。」

白露飽食一頓美味,小坐了一會兒,陪著漩渦水戶話聊家常,起身告辭,抿了抿唇。

奶奶的蒸魚味道依舊淡雅卻毫無腥味,魚肉軟綿卻不鬆散,著實讓人回味無窮。

「小饞貓。」

漩渦水戶打趣的伸手點了點白露的額頭,露出溫婉動人的微笑道:

「出門在外要小心,以和為貴。」

「嗯嗯。」

白露有點臉紅,他這好吃的屬性是上輩子帶來的,怎麼也改不掉,不過好在是最親近的人面前,他也不需要顧忌面子問題,倒是放得開。

出了後山森林,白露在自己小院門口站了一會兒,想了想,下午也沒什麼事,實力暫時進入瓶頸期,爺爺留下來的資料能看懂的都看過了,那些太深奧的資料和半成品忍術捲軸他不準備去動。

至於開發新的水遁或者水遁使用模式,白露想都沒想過,貪多嚼不爛,他現在正在開發實驗的就很好用,沒必要再浪費精力。

修行忍術,白露也提不起勁,水遁已經全部學會,他對別的屬性忍術興緻缺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