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黑沼人蛟這個印內技在蛟潭禁地這個覺醒技的控場內釋放時,就成了融合技——黑蛟刺影。

黑蛟刺影這個印內技施展時可以製造出漆黑的假體,而且也可以選擇與真身完成瞬換,假體來自於黑蛟潭,以蛟潭禁地這個控場技能而言,漆黑的地面就是黑蛟潭(下面將以此稱呼)。公娘子可以在蛟潭禁地里上天入地,雖然上天指的就是隨意飄著飛,但入地也不是為了順口而這麼一說的,要知道此時的地面對於他來說可就是黑蛟潭。

公娘子的真身當然就來到了黑蛟潭,他倒如魔蟾真身一般,隱藏於地面游移到了敵手背後。公娘子在空中換了漆黑的假體為何魔蟾真身沒有發覺?因為他身上是黑蛟鱗甲套裝(包括那三角造型的頭盔),全身就是漆黑的存在,除了發著耀眼紅光的八階蚩字神印。關鍵還是被火柱擊中之後,那假體瞬間就成了一個火人。

公娘子以黑沼人蛟的形態出現在魔蟾真身的背後(黑沼人蛟形態下不顯示蚩字神印),而且是悄無聲息的。魔蟾真身對著空中的假公娘子是一頓愉快的焚燒啊!此時它已停止了火柱的持續攻擊,看著空中不斷掉落下來的焚燒碎塊,它發出了一聲愉快的「咕哇」,敢惹怒的傢伙馬上就徹底化灰了。

雖然說來話長,從魔蟾真身一躍偷襲到現在公娘子將要偷襲它,不過就是短短几秒鐘的功夫。

公娘子舉著一隻漆黑的怪手,對準著身前的魔蟾真身。此時只能形容為怪手,這黑手上既有漆黑的鱗片,雖然漆黑一片很難看出,又有銳利的尖爪,而手指之間還有蹼,又有著人手的基本造型,所以只能這樣稱之。

就見這個老變態的怪手上忽然一亮,散出一片金光。「轟」的一聲巨響,一把金色巨劍轟落在魔蟾真身那巨大的蟾蜍頭上,真是一穿到底啊!這把金色巨劍三寸厚、三尺寬、三丈高,此技能名為——鎮天劍。

鎮天劍看著就知道不像是蚩字神印應該有的技能,這是很強大的印外技能,公娘子直接轟落在魔蟾真身的頭上,這是下了死手啊!魔蟾真身連慘哼一聲都沒有發出,就被鎮天劍重重地釘在了地上,整個大蟾蜍腦袋都被釘貼在地面上,怎麼看也是不活了。

過了好幾秒魔蟾真身依然是這副死樣,看來是死絕了!公娘子吁了口氣,這一戰可不輕鬆啊!他慢慢地解開了黑沼人蛟的形態,但是並沒有隨之解除蚩字神印。黑沼人蛟這個持續技能消耗有點厲害,與蛟潭禁地不可同言而喻,但是這個技能已是相當變態了,成了融合技黑蛟刺影就更是誇張!

「呵呵哈……」公娘子發出一陣嫵媚的嬌笑,是又激動又開心啊!終於要實現他那瘋狂變態的夙願了!他又用男人聲音不禁感嘆道:「這萬年的死癩蛤蟆終於死啦!真他奶奶的厲害!老子都他媽快到殘月狀態了,這才打了多大點功夫啊!他媽的,呵呵。」說到這裡一聲嬌笑,這老變態又變成了他的玉姐,媚聲道:「倒是可惜那幫公子了,白白燒成灰了,也沒起多大作用嘛!搞得奴家都受傷了啦!呵哈哈……」

《九州異志》里根本就沒記載公娘子對錢威所說的火魔蟾影的弱點,殺他們的理由很簡單,見到了他這個隱藏了三十來年的真容豈能不死?他所說的火魔蟾影消耗一波是弱點,只是他想當然而已!不過確實有一定道理,不管是妖物還是神裔,先損耗掉一部分能量總歸是有點影響的。既然有點效果,讓錢威那幫人馬做炮灰,對於這個老瘋子來說何樂而不為呢?

公娘子正等著火魔蟾影死後出現萬年精魄,可這大坨的死癩蛤蟆雖然開始消失於地面,可最後卻什麼也沒出現,倒像是它又變成了平面的黑影,隱藏於地面之上。

書外話

白魅啟:你考慮過我們這些看客的感受嗎?

大漠三萬里:什麼意思?

白魅啟:黑蛟譚、魔蟾真身是黑色的、那老變態雖然一身漆黑神印裝,但還有個發著紅光的蚩字神印。可倒好,你還把他變成了漆黑的黑沼人蛟,你說說,我他媽看一堆黑影子打架嗎?

大漠三萬里:滾一邊去!我管你啊!反正讀者大人們是看文字的。

大漠三萬里(獻媚眼):讀者大人們賞一個吧! 晚上厲宸帶著宮恩恩在江城私房菜館狠狠造了一頓。

宮恩恩在厲宸的監督下還小酌了一杯。

介於某人的酒品,厲宸實在是不敢讓宮恩恩多喝。

若是在家裡倒是求之不得,可在外邊,這光天化日之下的,耍起酒瘋來就脫衣服,他厲宸可招架不住。

晚上回到家宮恩恩就一頭扎進樓下客房,把自己關在屋子裡,不知道在裡面鼓搗起什麼來。

厲宸洗完澡,挨屋找宮恩恩,終於在樓下客房找到他的小媳婦。

厲宸推門進來時並沒有引起女人的注意。

男人踱步移到宮恩恩身邊,發現宮恩恩正在聚精會神的畫一幅油畫。

再仔細一看女人正在照著桌子上的一個擺台畫裡面的人物。

擺台裡面的相片是厲宸和厲萬年、紀曉鴻照的一家三口的合影。

這張擺台一直都放在客廳的展櫃里,現在卻被宮恩恩拿來當了畫像模板。

而宮恩恩畫的正是三個人中的一個,紀曉鴻。

宮恩恩已經畫了有一會兒了,油畫板上紀曉鴻的整體輪廓大致已經勾勒出來。

「為什麼只畫我媽,不畫我!」

對於媳婦只畫自己老媽,不畫自己,厲宸竟然生出醋意來。

「別鬧!這是我要送給你媽的見面禮。」

宮恩恩並不看厲宸,依然聚精會神的畫著。

「送給我媽?為什麼?」

「哎呀!我們周末不是要回老宅嘛,第一次上門,我總不能空手去吧?也不知道你媽喜歡什麼,索性就畫幅畫嘍!」

宮恩恩想了一下午,都沒想出要送什麼見面禮給自己這個刁蠻婆婆。

最後決定發揮自己的特長,乾脆就畫幅畫送給紀曉鴻好了。

「隨便買點什麼就可以了,何必這麼費心!」

厲宸眉頭一皺,心疼起媳婦來。

工作一天了,回家還不休息,馬不停蹄的趕畫,就只為了博婆婆一笑。

「那哪能行?」你媽可不是隨便就能對付的。

「我若是買東西送給你媽,便宜的她看不上。買貴的,知道我沒什麼錢,裡外都是你掏的錢,也不見得她能領我情,還不如我自己親手畫幅畫送她,即表心意,又表誠意。」

聽了宮恩恩的話,厲宸微微一笑,覺得自己這小媳婦的情商還是蠻高的。

「那你為什麼選擇畫油畫?而且畫她的肖像?」

據厲宸了解,宮恩恩的繪畫功底深厚,不光油畫畫的好,中國的水墨畫也是一絕。

而且宮恩恩完全可以在自己之前畫過的諸多畫作中挑一幅送給紀曉鴻就可以,沒必要再格外花費精力和時間再創作一幅新作品。

聽了厲宸的疑問,宮恩恩停頓了一下,然後笑嘻嘻一臉自信的說道:「這你就不懂了,這叫投其所好!」

「投其所好?怎麼解釋?」

厲宸被宮恩恩的話勾引的很有興緻。

「我呢……中午和你媽吃飯的時候發現,你媽特意選了一個掛著油畫的包間,而且整個包間的設計都充滿了西方油畫色彩,所以我想你媽應該是喜歡油畫的。」

厲宸點點頭,覺得分析的很有道理,關鍵是紀曉鴻確實很喜歡油畫。

「那為什麼要畫她本人?」

「這個是根據你媽的性格來定的,你媽媽是個很強勢,很以自我為中心的女人,關鍵呢人又長得漂亮,所以她很需要一張能彰顯她美麗與智慧的畫像!」

「真不愧是我厲宸的女人!」

厲宸聽了宮恩恩一番話,情不自禁豎起大拇指,內心是由衷的佩服自己的小媳婦。

誰說漂亮的女人一定就是傻白甜,自己媳婦就是很好的例子,情商高著呢!

「不過,恩恩,我覺得你真不應該放棄畫畫,應該堅持下去!」

看著畫板上自己親媽的容貌已經栩栩如生,厲宸認真的說道。

「哎呦!我的厲大總裁!」

宮恩恩口吻中帶著些許無奈,「像我們這樣的小老百姓家庭,畫畫只能當成是業餘愛好,畢竟能畫出名的畫家太少,我呢也要賺錢養自己,所以有一份旱澇保收的工作很重要!只能放棄。」

當年報考大學時,宮恩恩也有想過考美術專業,但宮長安覺得以宮恩恩的學習成績考一所名牌大學不成問題,再加上學美術的就業率也不是很好,所以就讓宮恩恩放棄了繼續畫畫這條路。

「可是現在你有我啊!」

厲宸被宮恩恩的話刺激的不輕,堂堂濱江實業總裁夫人還怕吃不上飯?想畫畫那還不是想怎麼畫就怎麼畫,砸多少錢,都得給她捧紅了不可!

「哎呀!好啦!不說這些沒用的了,我這大學都快讀完了,說啥都晚了!」

宮恩恩並沒有把厲宸的建議放在心上。

當務之急,她現在只想著在周六之前把這幅畫完成。

「你靠靠邊,擋著我亮了!」

厲宸高大的身影正好擋著頭頂的水晶吊燈,影響了宮恩恩對色彩的判斷。

「……」

厲宸欲言又止,不得不往後退了幾步。

剛才還和自己聊的好好的,這麼快就嫌棄自己了。

這女人翻臉真是比翻書還快!

想跟宮恩恩好好理論一番,人家現在正忙著呢,也不搭理自己。

厲宸憋氣,遠遠站了幾分鐘,見宮恩恩始終不搭理自己,索性走開了。

再說周六很快就到了。

厲宸領著宮恩恩第一次踏進老宅的大門。

今天厲家老宅的人可是全到齊了。

不光厲宸夫婦,就連厲宇一家三口也來了。

畢竟結婚是大事,禮應全家人都在。

宮恩恩拿著自己連續熬了三宿才完成的作品遞到紀曉鴻面前。

「媽,這是我為您帶的見面禮,一點心意,不成敬意!」

「人來就可以了,還帶什麼禮物!」

紀曉鴻話說的很敷衍,隨手接過畫,她可沒指望宮恩恩能給自己帶什麼像樣的禮物。

「給您帶了,您就好好收下,這可是恩恩花了三天晚上的心血,親自為您畫的!」

厲宸對紀曉鴻的語氣很不滿。

「親自給我畫的?」

聽了厲宸的話,紀曉鴻一愣,認真看起手中的畫像。

整個畫像色澤明艷動人,畫像里的紀曉鴻寧靜祥和,從容微笑,紀曉鴻才看了一眼就被深深吸引了。 公娘子感覺情況不對,連忙警覺地飛入空中,心中暗自慶幸沒有解除蚩字神印狀態,要是沒有蛟潭禁地繼續控場,可別讓這到手的寶貝給飛了!他心中也不由納悶,那《九州異志》里也沒有說火魔蟾影還有第三形態啊?

公娘子開始之時不惜消耗體內三成的印壓,用禁地蛟龍也就是那漆黑的蛟龍輪廓,對著鐵蛋子一頓猛轟,就是為了將其逼成魔蟾真身的新形態。這萬年怪物最厲害的、也是最難對付的地方,就是只要變化到新形態,之前受到的傷害就忽略不計,等於滿血復活,而且比之前還要強大。

現在這萬年老怪物要是再變化到下一個形態,變得有多強大就不提了,公娘子消耗掉那麼多的印壓可是實實在在的,讓這變態老瘋子也覺得受不了啊!

黑蛟刺影,釋放出這個牛X技能就是百分之十的消耗,施展之時如果選擇與製造的假體完成瞬換,那又得消耗百分之五,好在是持續黑沼人蛟狀態的時間短,但也有個八階印壁百分之一的消耗。印外技能鎮天劍的消耗也是不低,釋放一次也得百分之八。

這些對於公娘子這麼一位窺神天尊來說,也屬於高消耗的大招了,一次技能釋放的最高消耗達到百分之十已經是非常嚇人啦!

現在大體算來公娘子體內還有三成左右的印壓,這老瘋子剛才自話著說快到殘月狀態,顯然是有些誇張。不過即使他不是個瘋子,在大戰之後帶著誇張的語氣感嘆上這麼一句,好像也是人之常情。

要是魔蟾真身真的還會變化到下一個形態,公娘子雖然是個牛X大號,可光靠體內殘存的這點印壓,顯然也要捉襟見肘啊!

鎮天劍這個印外技能,雖然看來就是一把金色的巨劍而已,可殺傷力絕對很高,否則公娘子也不會不惜消耗選擇這麼個印外技能來給魔蟾真身致命一擊了。

公娘子飄在空中,一雙漂亮媚眼警惕地看著身下黑蛟潭,手中蛟影一揮,黑蛟潭裡冒出四條露出半身的漆黑蛟龍來,以他為中心,在他身下的四個方位防護著。公娘子這是凝而不發,和白魅啟之前的第二道印閃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火魔蟾影要真有第三形態,那驟然一擊的威力,絕不容小窺。公娘子心中暗罵道:「這死癩蛤蟆也太不合常理,就算你他媽還有什麼狗屁變化,可這魔蟾真身的癩蛤蟆頭可是實實在在地吃了老子一記鎮天劍啊!怎麼可能不死呢?就是有什麼該死的第三形態,也該他媽的沒機會變化才對啊?」

公娘子看著身下毫無動靜,又不禁想道:「難道還是說這玩意就這麼死了,《九州異志》上的什麼萬年精魄、幻生神體都是騙人的?那我和玉姐豈不是……」

「真是氣死老娘啦!」公娘子想到這兒,不禁鬱悶地大喝一聲。

公娘子身下那守護著的四條冒出半身的漆黑蛟龍,消失在黑蛟潭中。他現在是希望火魔蟾影有第三形態,要真就這麼死了沒有萬年精魄出現,終身夙願破滅,那可真要氣瘋他啊!雖然他就是不折不扣的大瘋子!他如此這般為之就是想勾引出火魔蟾影來偷襲,他實在是無法接受夙願破滅的想法,這也就是個瘋子行為。

可即使這樣還是什麼都沒有出現。

公娘子瞪著他那雙漂亮的眼睛直直地注視著黑蛟潭,每過一秒離夙願破滅就更近一步,簡直就是煎熬啊!可他又不甘心就這麼解除蛟潭禁地,萬一那死癩蛤蟆是不敢再戰,正裝死躲著,那豈不是要讓它給逃啦!

公娘子現在好生後悔這三十年來沒有好好修鍊,要是到了印字封神的境界,那蚩字神印最高的第九階印內技能,就可以隨意改變蛟潭禁地的形態,而且他在蛟潭禁地的控場空間里也就真是無所不能了,那這死癩蛤蟆也根本是無處遁形。

後悔啊!可這世上從來沒有後悔葯!

「媽的,我XXXXX!」公娘子感覺都快氣爆了,蹦出一句極其難聽的髒話。

公娘子抱著一絲希望,為了能和他的玉姐比翼雙飛,他索性從空中來到地面,拿身體勾引他幻想中有可能因為怯戰而躲避的火魔蟾影的第三形態。

這絕對就是瘋子行為!

公娘子的猜想全都錯了,火魔蟾影既沒有他想的第三形態也沒有死亡,也不是怯戰在躲著裝死。

火魔蟾影是為雙體同生,想要將其殺死,必須是同時幹掉火魔(戲稱的小鐵蛋子)以及蟾影,火魔和蟾影合為一體之時,也就是蟾影將火魔吞入腹中,這樣蟾影既可以治療小鐵蛋子,小鐵蛋子也可以治療蟾影。

公娘子一記鎮天劍只是轟殺在蟾影那巨大的頭上,當時也確實殺死了蟾影,但並不是真正的殺死,因為它肚子里的小鐵蛋子可是一點事都沒有。雙體同生的火魔和蟾影即是單獨的生命體,又是共生形式下的兩個身體部分,加上有著相互治療的能力,所以小鐵蛋子在那麼大坨的蟾蜍影子受到致命一擊之後,對其治療,蟾影恢復了一點生機之後就又變成平面影子的狀態,隱藏於地面。

這也就是鎮天劍將立體出現的蟾影釘殺於地后不久,就那麼消失不見的原因。

蟾影雖然沒有真正的死亡,那是因為雙體同生的形態,如果只是個體,那當頭一記鎮天劍不死才怪呢!小鐵蛋子雖然稍稍治療了一下,蟾影就可以化成黑影藏於地面,但這種行為要是換成人來說的話,只是手指動了一下而已。

這樣等於死亡的重創,即使是地下萬年的妖物,只靠著雙體同生這種特殊生命體自帶的互療功能,沒有個上百年的緩慢恢復期根本就不可能痊癒,但是火魔蟾影有著滿血復活的變態本事,那就是進入到更加強大的新形態——魔蟾真身。

是的,你沒有看錯!公娘子所認為的火魔蟾影被他一頓蛟龍猛艹逼出了魔蟾真身,其實不過就是地上的蟾影而已,準確來說就是蟾影吞進小鐵蛋子的合體狀態,而之所以合體只不過就是為了治療小鐵蛋子。

魔蟾真身這種可以滿血復活而且變得更強的變化形態,又怎麼可能簡單到蟾影一口吞進小鐵蛋子就完事了呢?所以這最多只能美其名曰——合體狀態。

當時公娘子是一頓猛操作,黑蛟潭內是禁地蛟龍群起洗刷鐵蛋子火魔,火魔受傷自然不輕,隱藏於地面的蟾影就隨著群起轟擊的禁地蛟龍一口吞下了火魔,成為合體狀態。禁地蛟龍是漆黑一片,蟾影又是黑的,所以蟾影混在裡面一躍吞下鐵蛋子,根本就看不出來,這也就小鐵蛋子忽然消失不見的原因。

火魔蟾影被公娘子揍得這麼慘,這萬年的妖物怎麼可能這麼沒脾氣地怯戰逃生,之所以到現在隱藏不見,就是因為正在進入魔蟾真身的新形態。火魔看起來是個燃燒的鐵球,當然不是真正的鐵,否則早就被火焰融化了。那被火焰包圍著的漆黑圓球就是火魔本體,也就是火精黑化成魔的形態。

火魔散化為黑火精與蟾影融為一體是為魔蟾真身,由於蟾影頭部受到致死一擊,所以火魔蟾影變化為魔蟾真身的速度要比正常情況慢了許多。

書外話

白魅啟(鄙視眼):這一章好水啊!

大漠三萬里(攤手無奈臉):我要是不說明了,直接就把想好的大戰情節開展,難道不會覺得莫名其妙嗎?就算這是玄幻小說也得合情合理啊!

白魅啟(不屑臉):切…… 整個畫像色澤明艷動人,畫像里的紀曉鴻寧靜祥和,從容微笑,紀曉鴻才看了一眼就被深深吸引了。

整幅畫有半米高,用正方形的雕花實木畫框裱起來。

畫中的紀曉鴻端莊的坐在椅子上,雙手疊握放在腿上。